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几何形细石器源流初探(转)

考古学家依据石器的形态特征,把细石器分为几何形细石器和非几何形细石器两大类。其中,几何形细石器呈三角形、半月形、梯形等几何形状,主要分布在西亚、北非、欧洲一带;非几何形细石器的形状不规则,主要分布在东北亚和美国西北部(也称西北美);那么,几何形细石器是何时何地产生的?如何传播的?
中亚,是华夏先民西迁最大一个集散地。其最大的文化特点就是不典型性。似乎东、西方文化因素存在,但两种文化都不特别突出。如中亚旧石器中期文化考古,有人曾在中亚寻找欧洲和西亚莫斯特文化的石器类型,可是,“最近30年来的研究成果越来越清楚地表明,中亚的不少地区都能见到大致上可相比较的石器技术和石器类型序列,但是没有一种序列与西欧的完全一致(《中亚文明史·第1卷》法国丹尼,马松主编;芮传明译)”。这东、西方文化因素并蓄之地,恰恰正是探索几何形细石器源流一个可楔入的地方。
1980年秋,陕西大荔人化石地点进行了第二次发掘,在含大荔人化石的地层中找到了384件石制品,其中石器116件,属小长梁——东谷坨类型。张森水研究员等发现,大荔人遗址石器具有一些独特的特点,一是石器多用燧石制成;二是大量使用断片制作石器;三是石器以刮削器为主体,凹刮削器占的比例较高;四是出现三角形和梯形石片,这些特点正是欧洲中石器时代几何形细石器的基本特征。由此看来几何形细石器与勒瓦娄哇技术一样,原始人很早就掌握了这一技术,只不过在合适的环境和经济活动中才会应用它。
《中亚文明史·第1卷》认为:“蒙古高原东部的旧石器时代文化之形成曾受到两个地区的影响:蒙古高原西部(勒瓦娄哇-莫斯特砾石器加工业),从其锯齿工具所展示的西伯利亚风格来看,则还受到叶尼塞河与安加拉河地区文化的影响。”这就是说在蒙古高原,莫斯特文化由西向东,依次变弱,至少中部,存在有莫斯特文化,但相对要弱一些。
蒙古高原中部旧石器时代晚期最为重要的的遗址是鄂尔浑河左岸穆伊尔廷谷(彻尔郁穆科瓦雅峡谷)的多层居住地。位于蒙古古都哈喇和林废墟的对面,1949年由A.D.奥克拉德尼科夫发现。发现有五个文化层,从旧石器时代最早阶段至最后阶段,石器形成与制作的整个发展过程。奥克拉德尼科夫结论是:穆伊尔廷谷的所有文化层都体现了完全的一致性,贯穿了同一条发展线索。这一延续 性由下列事实加以证实:五个文化层都包括了勒瓦娄哇传统的石核(圆盘形、砾石形和棱柱形),以及抓扒器、刮削器、石锥和其他器具。这反映了这一地区勒瓦娄哇技术产生早,相对于西部或西方,还不够典型的特征。“非常有意义的是,随着文化层的向上移动,用刀形石叶制作的石器数量也越来越多。石叶的形状固定不变,但是其尺寸则逐步减小,于是,石制工具便趋向于变成细石器。更有甚者,最上面的文化层显示出,仔细修整和进行两次剥片的石器越来越多,以改善石器的形状。……最顶层属于旧石器时代的最后阶段,奥克拉德尼科夫将它定在距今15,000年与12,000至10,000年之间(《中亚文明史·第1卷》)”。从这里几乎可以看出几何形细石器诞生的全过程:继续延用勒瓦娄哇技术,保持形状不变,使原有石叶石器成为缩小版,又注重器形,仔细修理,于是,比较讲究的几何形细石器,大概就是这样形成的。
阴山以南,随着气候的变化,存在着时好时差的采集农业,属于非典型游猎文化区。华夏先民北上进入阴山以北,则是纯粹的游猎文化区,生活环境和生产环境不同,生产、生活工具必然要发生变化。通过上述基本可以看出,叶尼塞河一带大约是一个北部集散点,从此东、西扩散,形成不同的东、西两类草原文化。这一带的几何形细石器文化相当微弱,较难捕捉。但这一文化因子在向西扩散中逐渐得到加强和完善,这就是为什么典型的奥瑞纳文化和马格德林文化总是出现在西欧。由于西欧处于迁徙的末端,也是各种石器文化发展到了巅峰时期,也是东、西文化差异性最大的地方。
“中亚北部地区(蒙古、南西伯利亚、哈萨克斯坦)的新石器文化通常继承了旧石器时代晚期工具的装柄石叶技术传统。在中石器时代就开始出现的一个新生事物,乃是大规模地使用细石器,尤其是几何形石器(《中亚文明史·第1卷》)”。
根据《中亚文明史·第1卷》的相关描述,中亚是存在几何形细石器的,并且普及较晚,这符合中亚石器特征。却造成一个错觉,似乎是从欧洲传播过来的,其实不然。就和莫斯特文化一样,在中亚是存在的,但不典型。几何形细石器的产生与流变的过程大致是:当华夏先民北上阴山以北地区,新的生存环境使其在工具上进行了相应的改变,产生了一个新的类型几何形细石器。由此西迁过程中不断强化。过中亚西迁路径是:一路沿东欧大草原向西、向北扩散,一路过伊郞高原到今叙利亚一带,再环地中海扩散。伊比利亚半岛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末端聚集点,许多远古文明信息都在那里得以保存。苏联考古学家发现,克里米亚最初出现的是半月形细石器,与莫斯特文化在一起,随后出现了柳叶形石镞;乌克兰最初出现的是梯形细石器;德斯纳河流域出现的是三角形细石器;白俄罗斯和立陶宛出现的是柳叶形石镞和三角形细石器。相反,西欧细石器遗址同时出现几种几何形细石器,而西欧呈现的是一种多文化融合现象。而中亚自身,很早就有了这种几何形细石器因素存在,但不典型,直到中石器时代,才发挥出来。
裴文中先生在《中国史前时期之研究》中说:“在西伯利亚境内,已发现旧石器时代晚期之遗物,与欧洲之奥纳瑞文化者及马格德林文化者,均甚相似。在贝加尔湖附近,此种旧石器时代晚期之文化,更渐次演变而为中石器时代之文化,其遗物中如扁平多齿之鱼叉及短小之圆刮器等,均与欧洲阿奇利文化者相似。此种文化,分布于亚洲之北部及欧洲之中北部,成为一独立之系统。时间前进,此系统之文化更向中国境内移动,因地理环境之限制,演变而为细石器文化。中国之细石器文化虽与欧洲所发现之同时代之文化,稍有不同,但此为地方性质,实均为同一之系统。”能将欧洲几何形细石器聚焦于贝加尔湖一带,认识是独到的。无论几何形,还是非几何形细石器皆为同一文化系统的认识也是正确的,只是在流变迁移方向上还没有参透,这是在没有搞清人类起源与迁徙流变情况下,史家常见的一种错误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