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宋镇豪的观点

14:命氏之滥觞

前述商代多妇的命名时指出过,女子出嫁前在母族一般有私名,出嫁后夫方亲称为妇,凡“妇某”、“某妇”兼记其名者,大抵经夫族重新命名,其受有领地田产者,其名颇有“女子称姓”的意义,用来别其所出氏族。商代多子的命名,有的具有“男子称氏”和“胙之上而命之氏”的意义,已带有“命氏”的性质内涵,似可视为命氏制的滥觞。

据我们大略统计,甲骨文、金文中称“子某”者有156名,称“某子”者有29名,其中人地同名者有90例,约占总数185名的49%。如果说是纯属偶合,其间无任何特殊联系,则绝难解释。现举子名与地名同名例于下以作考察(单列数字者为《合集》号):
宋镇豪的观点

15:命氏之滥觞

如此大量的子名与地名相应,则决不会是偶然巧合。以上地名出现场合,或为卜受年之地,或为登人征集人役之地,或为王田于、步于、往于、在于之地,或为使人于、令于、呼于之地,或为来贡一方,等等,大致分布于王畿区内外周围一带,属于商王朝政治地理结构中的基层地区性单位。

显然,基于人口繁衍的生物学规律,这些子某或某子,作为商代社会生活组成体的一部,已相继在特定的社会条件和社会政治经济关系中,与一定的地域相结合,受有一块土地为其生存之本,就是说,子名与地名的同一,有其内在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而后者是人地同名的本质所在。换言之,这批子已成家立业,以其各自的土田族邑相命名,由此构成分宗立族的家族标志,跟那批纯以私名相称的子名,在性质上应有所区分。
宋镇豪的观点

16:命氏之滥觞

这批受有土田族邑的子名,性质接近《国语·周语下》说的“命姓受氏,而附之以令名”。盖以子相称者,乃示其身份系出自时王之子或时王父祖兄弟辈之后嗣,包括部分世代与王室通婚而联姻的异姓亲族之后嗣,但他们无不与统治集团核心体王族之间维系着世代相替的血缘联结关系。

“子”已构成商代社会特殊政治形态下的亲属称谓,意味着在同一“姓族”下,已分衍出许多等次不一的世系群,产生了不同类型的宗氏、分族或贵族分支家族。这些子名实已具有“胙之土而名之氏”的王权政治意义方面的内容。这些子,不仅本人即为本族氏之长,而且因商王朝统治权力运作的需要,同时还可担任商王朝的官职,如唐子有称唐侯,亚子有称亚侯,子邦有称侯邦,子奠有称侯奠,子虎有称侯虎,子安有称安侯,长子有称长侯或长伯,子羊有称羊伯,子凡有称卫凡,子商有称子商臣,子大有称臣大,子禽有称小臣禽,子妥有称小臣妥,等等,即所谓“受氏而附之以令名”。
宋镇豪的观点

17:命氏之滥觞

事实上,这些子名,因受土受邑、分宗立族和世功官邑,在许多场合已与族氏名号难分难解。如殷代铜器中的子左爵、子韦爵、子不爵、子行爵、子臭卣、子妥鼎、子刀簋、子何爵、唐子祖乙爵、子羊父丁鼎、子正卣、子龙觚,等等;恐怕视其子名为族氏名号更贴切些。

据甲骨文揭示,“子宋”(《合集》20035)一名,又有称作“宋白歪”(《合集》20075)和“宋歪”(《英藏》1777)者,“歪”或系子宋的私名,乃子生不久而命名,则“子宋”恐怕是其成人时分宗立族的受氏之命。由此推言,这些受有土田族邑的子名,恐怕大都属于成年“胙之土而名之氏”的新氏名。
宋镇豪的观点
18:夏商社会一夫一妻制和一夫多妻制并行,出于“广嗣重祖”和“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的观念,而有嫡、庶之分,这也是一夫多妻制的直接产物,最初只涉及王的配偶及其子女,但随着世代的衍替,宗亲关系中除直系亲属外,又会出现兄弟的子孙、父亲的兄弟及其子孙、祖父的兄弟及其子孙、曾祖父的兄弟及其子孙等复杂的旁系亲属关系。

商代父子相继之制和直系、旁系之分早深入人心,与之相应,在商人语言里已出现了跟“嫡”、“庶”二字意义相似的“帝”、“介”词语。甲骨文中的“帝子”(《合集》30390),应读为“嫡子”。“介祖”、“介父”、“介兄”、“介子”的亲称所指,都是旁系庶支。“帝介”之制是跟宗法制度强调宗子世袭制以及大、小宗统属关系的精神全相符合的。

甲骨文有“于西南,帝介”(《合集》721),“帝介”似可读为“嫡介”,也许是让嫡子和众庶子支子共同参与某项外祭活动,联络感情。又有“乎帝妣”(《合集》22450),帝妣似指嫡妣,为生称。帝妣——王母(《丙编》66)—王妇(《合集》18060)—子妇(《怀特》114),或可指为王室直系四辈女性配偶的亲属称谓。
关于私名与名子之俗,宋镇豪也有相关的论述。
宋镇豪的观点

19:据《今本竹书纪年》,商代的先王除有十干的所谓日名外,也都有私名的命名,如大乙名履,外丙名胜,仲壬名庸,大甲名至,沃丁名绚,小庚名辨,小甲名高,雍己名伷,大戊名密,仲丁名庄,外壬名发,河亶甲名整,祖乙名滕,祖辛名旦,沃甲名踰,祖丁名新,南庚名更,阳甲名和,盘庚名旬,小辛名颂,小乙名敛,武丁名昭,祖庚名曜,祖甲名载,廪辛名先,康丁名嚣,武乙名瞿,文丁名托,帝乙名羡,帝辛名受。这些王名恐不全是后人杜撰。

如《吕氏春秋·音初》即有云:“殷整甲徙西河”,整甲乃河亶甲整。《牧誓》云:“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受即帝辛受。可见有的王名是有所本的。甲骨文中有一些先妣名,如妣乙【左女右壹】、妣庚雍、妣癸【左女右黽】等等,也是身份辈名下加日名和私名,与上述先王名的结构形式相一致,说明名子之俗在有商一代是确然存在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