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外星人曾经访问古代地球人的证据,这些头像你凭空捏造不出来!

外星人曾经访问古代地球人的证据,这些头像你凭空捏造不出来!

品客论坛
百家号04-2119:46



温查文明,欧洲早期文明之一,位于今波斯尼亚、塞尔维亚、罗马尼亚和马其顿一带。遗址最早在塞尔维亚城市贝尔格莱德以东10公里处的温查村被发现,因而得名温查文明。
大量考古发现的证据证明该文明是真实存在的,距离塞尔维贝尔格莱德14公里处的温查村,这里挖掘出来2000多具神秘雕像,也是在该地区发现同类型雕像数量最多的地方。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雕像形象再现了古代到访过地球的外星人,而观察这些头像的特点,椭圆形的头,具有黑瞳的巨型杏仁形眼睛,狭长的鼻子,尖下巴和小嘴,和目前youtube上披露的疑似外星人视频影像非常相似。这些描述中外星人的肤色从蓝灰色到棕色,
当然现在也有部分人认为这些关于目击外星人的描述属于药物或者酒精幻觉,或者无意识的梦幻状态,小编对于此说法表示怀疑。

然而这样类似头像的雕像竟然出现在距今数千年的古代文明中,包括巴尔干,前南斯拉夫和北希腊的遥远的过去。
对于古老地球上的生物,曾经的古代文明都有很多猜测,然而这种发现几乎遍布地球的各个大陆,每个大陆都有可以考证的相关文件记录,还有纪念碑式的古建筑物存在,并且总是少不了一些奇怪的指向外星人存在的图案或者文字记录。

温查文化中原创独特的雕像,与美索不达米亚和美洲的其他文化类似,都具有独创性。它与它相邻周边的文化也有很大不同。
这些奇特形象的描述,似乎是半人半爬行动物的混合体。而在各种文化中也经常会出现一些奇怪形象的爬虫人雕像,或者被描绘成守护神,或者被描绘成邪恶恶魔。但最终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奇特雕像或者图案在地球上存在,对于研究人员来说也是个谜团。

数千年前,温查文明中的人类是不是已经与外星人有了接触?是不是外星人推动了人类文明和科技进步,这也使该区域的人类能够开发线性音节-字母语言表达等。
有趣的是在东南欧的文明中并没有发现文字系统的相关阶段,而是突然出现了一种表达形式。所以说文明出现和技术飞跃似乎并不是巧合,这与第一次发现的数千年前出现的所谓的外星生物,称之为“神”的力量似乎相关。
研究人员认为,这是我们目前所接触到的地球人类曾经与其他行星的外星人接触的最古老的证据。
温查文化,似乎有最早的青铜实践的痕迹,不过实践被中止。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21 20:24 编辑

这些头像很像螳螂头,让我想到西南地区的“堂狼山”和深圳的“塘朗山”还有新疆的“刀郎”……
话说现在流行的大眼长脸小下巴,其实也挺像螳螂头的(虽然被称“蛇精脸”)!莫非冥冥中,要到了一个轮回的节点……
古埃及崇拜蜣螂,古华夏崇拜蝉,昆虫眼睛有很多都是鼓出的复眼。话说三星堆文化那纵目也挺像许多节肢动物的眼睛的(有些节肢动物甚至有棒状的眼睛,比如某些昆虫、虾、蟹)——虽然蚕也是昆虫,但是很遗憾,我没看到蚕或蚕蛾有鼓出很长的眼睛。
卧牛,立马搜到篇文章!
非常有意义,不知道谁写的?奇文共欣赏:
[quote]
巧家古代堂狼山螳螂崇拜的螳螂族群创造了三星堆青铜文明
分享到 编辑文章


图片 1


  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的三星堆自被发现以来,引起了海内外众多专家学者矢志不渝的研究,文明起源的多元论得到有力支撑。但是,尚有许多未解之谜困扰着学术界,诸如:三星堆文化来自何方?三星堆遗址居民的族属为何?三星堆古蜀国的政权性质及宗教形态如何?三星堆青铜器物高超的青铜器冶炼技术及青铜文化是如何产生的?等等。围绕着这些谜团,形成一股三星堆研究热潮,各种猜想和假设被不断提出,甚至有媒体记者道听途说,把一些不严肃的观点强加在三星堆研究的个别专家头上,以至三星堆博物馆馆长张继忠先生不得不发表严正声明予以澄清:“三星堆作为长江上游古代文明的杰出代表,中原文化及周边诸文化对它有很大影响,虽然三星堆文明有着鲜明的地域特色,但它也是多元一体的中华文明的一支,绝对不是什么外星人的杰作。”“从族属关系上看,几代蜀王大抵属氐羌系,除此之外,还有巴人及荆楚民族、西南少数民族和越民族等,正像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构成一样,也是多民族的统一体,而非什么‘杂交文明’和‘来自其它大陆的老外’。”张继忠先生否定了“外星文明”说和“杂交文明”说,从宏观角度指出了三星堆文明的来源及三星堆文明创造者的族属,但尚未从微观角度给出具体答案。
  但不管目前情况怎样,随着考古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三星堆之谜必将撩开层层的面纱而大白于天下。云南省巧家县堂琅文化研究课题组的成员在阅读大量历史文化典籍和深入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取得重大突破,认为是来自滇东北的巧家古代堂狼山螳螂崇拜的螳螂族群创造了三星堆青铜文明。
  一、三星堆青铜人像体现的是堂狼山螳螂族群的螳螂崇拜
  在三星堆众多的青铜器中,数量众多、威严、神秘的青铜人头像、青铜人面具、青铜人像留下了许多难以破译的千古之谜。这些青铜像、青铜面具和青铜立人的眼睛夸张而怪异,而且很多没有瞳孔。北大考古文博院副院长孙华先生根据三星堆不同类铜像间眼睛的差别来区分铜像的身份,将它们分为三种类型:眼睛的瞳孔如柱形突出于眼球之外的一类是神而不是人;眼睛中间有一道横向棱线,没有表现瞳孔的,不是普通的人;眼睛中或有眼珠或用黑墨绘出眼珠的才是普通而真实的人的形象。无论何种类型,这些眼睛无一例外地得到夸张而突出的表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眼球如望远镜一般高高地凸出眼眶之外的青铜面具,毫无疑问,面具表现的是典籍中记载的“纵目”的蚕丛氏。面对这些铸在青铜人的头像、面具、人像上的眼睛,有学者认为它们体现了古蜀国的神职人员眼睛是失明的。有学者甚至认为“纵目”的蚕丛氏患了甲亢病。各种说法有其合理性,但似乎都不能找到令人信服的依据。
  三星堆更多的青铜人头像、面具由于缺乏身躯,难以展示三星堆“人”的全貌,对具备完整身躯的青铜大立人的研究能揭示更多的历史文化信息。二号祭祀坑中出土的立人像高达2.62米,重180多公斤,人像头戴兽面形高冠,面部特征为高鼻、粗眉、大眼,眼睛呈斜竖状,宽阔的嘴,大耳朵,耳垂上有一个穿孔。脑袋后端有发际线。身着衣服三层,最外层衣服近似“燕尾服”,身躯瘦高,手臂和手粗大,很夸张,两臂平抬,两只手呈抱握状。这是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青铜大立人像,被称为铜像之王。青铜大立人不是一件写实风格的雕像,从人物的骨骼上分析,他的躯体不符合正常人的比例。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找不到长有这般躯体的人。也就是说,这件雕像表现的不是一般意义的人。在孙华先生看来,那么粗那么大的手,那么细的身体,那么长的脖子都无法和现有的人种联系起来。只能把它解释为一种艺术造型,一种抽象、一种程式化的东西。这是古蜀人喜欢的一种艺术形式。
  那么,三星堆“纵目”的青铜面具是否真如孙华先生认为的是神而不是人,还是像有的学者认为是患了甲亢病?青铜大立人所体现的这种艺术形式创造的灵感又来源于什么呢?
  巧家堂琅文化研究课题组结合“纵目”的蚕丛氏,螳螂人、堂狼山、堂琅县均以之命名的螳螂,三星堆青铜“纵目”面具之间的关系和三星堆青铜人头像、青铜面具、青铜大立人的状貌进行深入研究后,认为它们不可能是蚕丛氏面目的真实描绘,而是受到“螳螂”这种自然物神性的启发,模拟螳螂的形貌而创造出来的。神秘怪异的面孔,跟螳螂的面相极为相似。尤其是夸张而没有瞳孔,透着一股杀气的眼睛,是复眼的螳螂眼睛的艺术再现。
  如果把号称世界铜像之王的青铜人像和完整的螳螂个体作比较,我们得到的信息就更为全面。三星堆青铜大立人其实就是螳螂拟人化的形象。跟螳螂比较,螳螂形体的主要特征,青铜大立人都具备。青铜立人面部最突出的特征是眼睛模拟螳螂眼睛,眼球凸出,狰狞可畏,中部一条棱线,更增加了神秘感和威严感。长颈,模拟螳螂颈部。着“燕尾服”的瘦高身躯,模拟螳螂躯干,“燕尾服”模拟螳螂收于背部的翅翼。那双夸张的大手,它那么富于张力,是力量的象征,它的造型基础就是螳螂用于捕捉猎物的前足。把三星堆青铜大立人和螳螂放在一起比较,我们发现两者外形的酷似,只不过,青铜大立人在塑造时增加了更多的超越螳螂和普通人的神秘因素。
  《本草纲目》载:“螳螂,骧首奋臂,修颈大腹,二手四足,善缘而捷,以须代鼻。”明代医学家李时珍用洗练的文笔对螳螂作了生动的外形描绘。《百度百科》“螳螂”条载:“螳螂,亦称刀螂,无脊椎昆虫,属于昆虫纲有翅亚纲螳螂科,是一种中至大型昆虫,头三角形且活动自如,复眼大而明亮;触角细长;颈可自由转动。前足腿节和胫节有利刺,胫节镰刀状,常向腿节折叠,形成可以捕捉猎物的前足;前翅皮质,为覆翅,缺前缘域,后翅膜质,臀域发达,扇状,休息时叠于背上;腹部肥大。”此条目从现代科学视角对螳螂形体作了更为详细的说明。
  问题在于,古蜀先民为何要花那么大成本把螳螂这种昆虫通过拟人的艺术手段铸造成他们顶礼膜拜、万古长存的雕塑形象?肯定跟他们的图腾崇拜有关。
  世界范围内,不同民族的先民们就曾把螳螂看成某种超自然的力量的化身,从而对其关注、敬畏和崇拜。
  据有关专家研究,新几内亚asmat族人、澳大利亚的一个“半族”和中国古代万州的獽人都曾以螳螂作为族群的图腾崇拜对象。《巴蜀图像符号中所见螳螂为“獽”之图腾考》和崔庆《万州古獽人考》考证,古代万州的獽人的图腾就是螳螂,认为螳螂即是古代“獽”人的图腾崇拜物。
  螳螂的英文名“mantis”源出希腊语,古希腊人相信螳螂具超自然的力量,尊称它们为“占卜者”。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载:“早在人类社会初期,人们就对螳螂表示了敬畏和关注。它们那种举起前腿竖立的姿势,好似在作祈祷,鼓鼓的眼睛透出机灵神气,能够任意转动的头部——正是这些特点加在一起,使得古希腊人赋予它一个含有占卜、预言、先知者意义的名字——mantis(螳螂)。螳螂由于它的奇特外形和两种不同速度的生活方式——一是纹丝不动的欺骗等待,一是闪电般的打击——总是被人们看作一种令人极其迷信、敬畏的生物。在欧洲,有种传统的说(下一楼接续)
[quote](接着上楼 )法,认为‘螳螂具有魔力’。意大利的一些省份里有一种极为普遍的信仰:如果向它作祈求的话,它会用前腿的姿势给一个迷路的孩子指明回家的方向。在东方人的历史中,则是把螳螂作为勇猛的象征。日本人称它为镰刀,它们的好斗进取气概常与古代日本剑客的名字相关。中国武术中有模仿螳螂动作的拳术。螳螂与中国的传统医药也早已结下不解之缘,早在公元前十五世纪,就被认为用不含卵的螳螂茧煮水可以治疗许多病痛——甚至可以防止刀剑创口的感染。在中国古代,有卵的螳螂茧还用来医治急腹痛,去除疣,减轻淋病的疼痛,治疗气喘、膀胱、胆囊等病症,以及治疗尿床、坐骨神经痛和气血虚弱、阳萎等病。直至今日,中国的中草药学家仍然在使用螳螂茧子和螳螂的蜕皮。”
  可见,敬畏螳螂甚至以螳螂为崇拜物在世界范围内并非绝无仅有。
  巧家堂琅文化研究课题组的孙世美、陈正彪等人在对三星堆文明与堂琅文化的深入研究中,提出了以 “螳螂”为图腾崇拜物的古代巧家堂狼山螳螂人创造了三星堆文明的观点,即大约在距今4000~5000年前,位于滇东北区域的云南巧家堂狼山就居住着一个以螳螂作为图腾崇拜物并以“螳螂”命名的彝族先民——螳螂族群,他们开采、冶炼堂狼山的铜矿、铅矿等矿产资源,运往成都平原,把他们对神灵、宇宙万物的理解铸进了三星堆青铜器物之中,青铜人头像、青铜人面具、青铜人像是螳螂人图腾崇拜的重要表现形式。
  二、三星堆青铜器物矿料来自螳螂族群居住的堂狼山
  据有关专家研究和科学检测的结果,滇东北铜矿带上的铜里的铅的同位素比值正好与三星堆的在同一范围内,开采历史最早的古堂狼山正好处于滇东北铜矿带的腹地。
  最早关于堂琅县和堂狼山的记录见诸常璩的《华阳国志》:“(朱提)西南二里有堂狼山,多毒草,盛夏之月,飞鸟过之不能去”,“堂螂县,因山得名也,出银、铅、白铜、杂药。有堂螂附子。”“‘螂’又写作狼、蜋、琅(汉洗作狼)。盖其地多螳螂,故以为名。” 著名学者方国瑜《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载:“《汉志》犍为郡有堂琅县,《续汉志》无,《晋》、《宋》、《齐志》朱提郡有堂狼县。按:‘狼’字作‘琅’,又作‘蜋’,作‘螂’,并对音字。” 由以上史料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堂琅县得名于堂狼山,堂狼山得名是因为“山中多螳螂”,写法不同,是因为古人习用同音字、异体字之故。那么,这座牵动史学界的古代堂狼山是今天的哪座山呢?
  《续汉志》朱提县下刘昭注《南中志》曰:“(朱提)县西南二里有堂狼山,多毒草,盛夏之月,飞鸟过之不能得去。”《水经注?卷三十六》又说:“(金沙江)又东北至犍为朱提县西为泸江水。有泸津,东去县八十里,水广六七百步,深十数丈,多瘴气,鲜有行者。”文中注释记载:“建安二十年立朱提郡。郡治县故城。郡西南二百里得所绾堂琅县,西北行上高山,羊肠绳曲八十余里……故袁休明《巴蜀志》云:高山嵯峨……三蜀之人及南中诸郡以为至险。”“……泸津水……两岸皆高山数百丈,泸峰最杰秀,孤高三千余丈……两峰有杀气,暑月旧不行,故武侯以夏渡为艰。” 从这里可知,古朱提县西泸江水(金沙江)的泸津距堂琅县八十里,则泸津应在今巧家大药山周边的白鹤滩镇一带。泸江水岸边“孤高三千余丈”的“泸峰”,即为今之药山。在朱提县治所(今昭通市政府所在地)西南二百里有一“绾”古堂琅县“西北行”“三蜀之人及南中诸郡以为至险”的“高山”,其“羊肠绳曲八十余里”,则此山应是药山为主峰的古堂狼山,即纵贯今巧家境内包谷垴乡、老店镇、马树镇、药山镇一带以药山为主峰延绵百余里的山脉。被堂狼山所“绾”(“绾”,据《古汉语字典》为“控扼”之意)的古堂琅县治所即在堂狼山中。《水经注·若水》载:“(朱提)县……西南二里有堂狼山,多毒草,盛夏之月飞鸟过之不能去。”对堂狼山的地理位置、特点作了说明。所谓“朱提县”西南“二里”有“堂狼山”,时朱提郡朱提县辖境即约今昭阳区、鲁甸县境,此应谓在当时距朱提县西南边界(今牛栏江边)二里的堂狼山。方国瑜《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载:“堂狼县在今会泽、巧家之地,堂狼山出铜,明、清时期开采者,地区甚广,主要分布于汤丹、落雪、因民、茂麓、九龙等地,在今会泽之西,巧家之南,沿金沙江东岸,其地多属巧家厅,原为会泽,分地设治也。不识汉、晋时期产铜者,亦在此地区者。乾隆《东川府志·山川志》曰:‘堂狼山在巧家米粮坝,晋宁州刺史王逊遣将军姚岳败李骧兵处,北距牛栏江边昭通府界百余里。’按:不说米粮坝之方位,惟距牛栏江边百余里,则在今会泽县迤车(以扯)汛以西至巧家城适中之处。未能确说地名,亦未能确定为古之堂狼山即在此否?”“今会泽县迤车(以扯)汛以西至巧家城适中之处”即在今巧家老店一带。《新纂云南通志》说:“堂琅山在巧家东米粮坝……延袤百余里。”据以上史料,以朱提郡、朱提县为基本观察点,根据方位和距离,堂狼山为今牛栏江边的巧家县包谷垴乡、老店镇一带之山,堂琅县即在老店镇境内。
  事实上,对堂狼山在今巧家县境内东部,堂琅县在老店境内,前人早有定论。清代《东川府志?东川地界图》将堂狼山明确标注在巧家老店镇、马树镇一带。民国卢汉主持编修的《新纂云南通志》地图明确将堂狼山的位置标为横贯巧家境内始于牛栏江边老店镇迄于炉房乡的东北——西南走向的山脉。民国《巧家县志稿·舆地·山脉》载:“堂狼山,属五区二甲天生桥。”民国时期巧家五区二甲天生桥即今包谷垴、老店一带。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名大词典》,对堂狼山和处于堂狼山中的堂琅县的地理位置作了认定,“堂狼山在巧家县东部”,“堂狼县在巧家东75公里老店子”。由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主编,由方国瑜、朱荣惠、尤中绘制的《中国历史地图集》西南部分,将“泸津”标示在今巧家白鹤滩镇一带的金沙江上,将距“泸津”八十里的堂狼山中的历代堂琅县治所标示在今巧家县境的老店镇境内。《巧家县地名志》在“老店子”条注为“汉堂狼县地”。《云南省历史地名考索》认定古堂琅县治所在今巧家老店子。
  可见,堂狼山得名原因为山中多螳螂,其地理位置是今天云南巧家境内包谷垴乡、老店镇、药山镇一带以药山为主峰的山脉。
  根据《华阳国志》的记载,堂狼山盛产以银、铅、白铜为主的有色金属和以堂琅附子为主的杂药。
  从宏观的地理区域考查,西南地区云贵川交界的滇东北,有一条金属大矿带。这一大矿带呈东北——西南走向,自昭通永善,经昭通市昭阳区、巧家县到昆明东川区,绵延近千里。这一矿带的北段即朱提山,中段即巧家堂狼山,南段即东川的大雪山。这一矿带北段朱提山以产银为主,兼有铜矿;中段堂狼山“出银、铅、白铜”,以产银、铅、铜为主,更以早于西方15个世界以上的白铜和堂琅铜洗而闻名于世,被誉为“世界白铜之乡”和“汉洗之乡”;南段大雪山自明、清以来,特别是清朝时期,其开采的铜成为清朝国家货币矿料的主要来源地。数千年来,这一矿带上的银铅铜为中华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但一直以来,这一矿带对中华文明的影响和应有的地位并没引起考古学界、文化学者、社会学家应有的重视。原因是众多研究者没有将这一矿带从一个有机的整体上进行研究,更多的是从朱提银、堂琅铜、东川铜等割离的点去做,这就难以从总体上把握滇东北这一矿带在中华文明中的地位和作用。巧家堂琅文化研究课题组的研究者们,以巧家堂狼山有色金属采冶的研究为中心,对整个滇东北有色金属矿带的有色金属的开采、冶炼情况查阅了大量典籍,开展了深入的田野调查,认识到滇东北金属矿带因其开采历史久远、开采规模宏大,对中华文明产生了深入持久的影响。因这一金属矿带主要分布在以巧家堂狼山为中心的古堂琅县地上,且古堂琅县地矿产丰富,盛产银、铅、铜,其有色金属采冶自古就闻名天下,堂琅县地开采的堂琅银是朱提银的重要部分,特别是堂琅铜因其对三星堆青铜器、商代青铜器、秦兵器、汉洗、白铜等等的特殊贡献,几乎成为中华青铜文明的代名词,为强调滇东北有色金属矿带中堂琅铜对华夏青铜文化、中华文明的特殊贡献,特称滇东北的有色金属矿带为“堂琅有色金属矿带”。千百年来,一群群一代代各族人民在堂琅有色金属矿带上开采以银、铅、铜为主的各种有色金属,创造了朱提银、堂琅铜、东川铜都等文化品牌。堂琅有色金属矿带最炫目的历史功绩是堂狼山螳螂族群采冶堂狼山的铜矿、铅矿等资源创造了三星堆、殷商青铜文明。
  从矿料的现代科学测定来看,三星堆、殷商青铜器的矿料所含铅的比值都在10%~15%之间,还有很多是在10%以下,而含这种低比值铅的铜产于今滇东北一带的巧家古堂狼山。
  《考古中国》载:“金正耀先生通过对三星堆青铜器的铜的同位素比值研究,得出了三星堆一、二号坑青铜器的铅同位素比值相同,二者年代相距不会太远。它们都大量采用了来自同一矿产地的矿料。这些含有高放射性成因的异常铅青铜器的相关原料产地,据朱炳泉先生研究,有几个可能性的来源地,其中滇东北一带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个区域。”昆明东川区区长田文曾将东川区的铜矿送去检测,东川铜里的铅的同位素比值正好就在这个范围内。现今东川区的铜和古堂狼山的铜恰好在同一个矿带——堂琅有色金属矿带上,古堂狼山的铜的同位素比值与现今东川区的铜的同位素比值是相同的,古堂狼山的铜的同位素比值与三星堆一、二号坑青铜器的铅同位素比值也是相同的。而东川区的铜的开采据《会泽县志》记载始于明清时期,秦汉之前开采且与东川区的铜恰好在同一个矿带上的只有古代螳螂族群居住的堂狼山的铜。
  同样,对殷商青铜器的科学分析,也得出殷商部分青铜器矿料从云南经古蜀国来到中原的结论,这说明云南的铜矿矿料在古代已大量通过古蜀国进入中原。
  在中国科技大学钱临照教授指导下,中国科技大学运用铅同位素比值法对殷墟5号墓所出土的青铜器进行测定,发现这些青铜器的矿料不是来自中原,而是来自云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采用“化学检测分析法”、“仪器检测分析法”二种方法中的“化学法”、“发射光谱法”、“燃烧碘量法测定硫”和“硬度计测定法”成功地测定了91件殷墟妇好墓出土青铜器物的合金成分,结果表明殷朝铸造青铜器的铜矿料来自云南金沙江流域的巧家一带。
  金正耀、李晓岑等先生分析了殷墟妇好墓出土的部分青铜器,发现其中一些青铜器中的铅同位素比值很低,这种比值很低的异常铅矿质在商代的青铜器中占有较大的比例(共几十件)。同时他们的实验结果表明,永善、巧家的铅同位比值最低(207pb/206pb分别为0.745和0.747),而具有这类低比值的异常铅的矿物产地至今在我国其它地区未见。李晓岑根据大量地质铅同位素分布场进行对比,指出云南矿质在商代中原青铜器中广泛存在,认为商代“妇好墓部分青铜器的矿料不是产自中原,而是来自云南某地。这就证明了,早在3200年前,云南的铜矿资源已经被开发利用了”。
  金正耀等人的研究随后得到了国外专家的证实。日本名古屋大学山崎一雄教授等人也对日本收藏的两件中国商代铜戈作出原料来自云南的结论。美国史密斯博物馆学院沙耶里(E.sayre)等人认为,西周、东周中原地区的部分青铜器,其青铜原料也与云南有关。
  屈小强、李殿元等主编的《三星堆文化》载:“云南自古富产铜、锡矿石。早在商代,中原王朝就大量从云南输入铜、锡,作为制作青铜器的原料。中国科技大学运用铅同位素比质法对殷墟5号墓所出土的部分青铜器进行测定,发现这些青铜器的矿料不是来自中原,而是来自云南。蜀滇近邻,蜀地固然有其铜矿,但商代开采的极少,锡料却必须仰给于云南。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测定,三星堆青铜器中的铅,就取之于云南的。大概其铜、锡原料也离不开这条供应途径。蜀、滇青铜器合金成分比较接近,足以说明这个问题。”这段文字以科学资料证明:四川广汉三星堆的大批青铜器的原料,来自于云南。中原商代的青铜原料铜、锡、铅等,也都来自云南。
 学者戈隆阿弘认为:“云南产铜、锡的地方很多,但要数矿型最大,产量最丰富,开采历史最久远,至今仍长盛不衰的,要数东川铜矿和个旧锡矿。因此,可以肯定地说,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中原商代及其以后的青铜器原料,主要是出自东川和个旧两个地方。”“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器和中原商代出土的青铜器,数量惊人,这些青铜器的原料,来自云南,这是历史的真实情况。”
  《青铜及滇铜文化》说:“东川铜矿的生产,据可考资料说明,最晚始于东汉。公元4世纪,东川已能生产白铜,同时,制造铜器的工艺水平已达相当水平。到了明代,东川铜矿业再度得到重视,至清代达到极盛。”事实上,这里所说的“最晚始于东汉”且产白铜的地区指的是《华阳国志》等古代典籍中的古堂狼山,即现在巧家县境内东部产铜的堂狼山。
  范文钟先生认为四川大凉山的彝族《指路经》送魂的最终地点“炤阿举堵”即现今巧家境内产铜的堂狼山区域。 彝族《指路经》:“亩独大山上,那里出铜矿。”戈隆阿弘认为“亩独大山”,彝语倒装,“亩独”即独姆,也就是笃慕,可理解为“独亩(笃慕)大山”,指古彝族先民和彝族再生始祖笃慕生活的地方——巧家堂狼山。
  从现实的田野调查来看,马应富、徐有林《巧家堂琅文化研究课题组田野调查小组关于开展巧家县堂狼山古代有色金属采炼遗址的初步调查报告》载:“通过实地调查,全县传说共有有色金属采炼遗址矿硐1525个,其中古银矿硐339个,古铅矿硐492个,古铜矿硐694个,古代铜矿的开采规模大于铅矿。调查保存基本完整的古矿硐353个,其中银矿硐39个,铅矿硐170个,铜矿硐144个。……古代铅矿开采遗址主要分布在老店镇团林堡村、大火地村、三合村,新店乡牛角村、白牛村、新店村、渭姑村、坪地村,小河镇小河村、新田村、拖车村,东坪乡岳坪村、东坪村、杨柳村,茂租乡茂租村。另外白鹤滩镇松梁村与崇溪乡马洪村也有分布。其中规模较大的主要是在老店镇团林堡村的周家老硐、大火地的麒麟硐、三合村的狮子硐,新店乡坪地村的迷羊硐。古代银矿开采遗址主要分布在老店镇团林堡村、新店乡三官寨村,小河镇小河村、新田村,马树镇小米地村、老箐村,白鹤滩镇大沟村,金塘乡大洼村。古代铜矿开采遗址主要分布在包谷垴乡包谷垴村、老店镇老店村的上村和下村,马树镇木桥村、小米地村、草皮地村,炉房乡噜布村、底里村、炉房村、荒田村、鲁德村,东坪乡道角村,大寨镇哆车村、车坪村、大寨村,茂租乡坪子村、油房村,白鹤滩镇黑桃村,蒙姑乡十里坪村,新店乡渭姑村。”调查发现,巧家堂狼山腹地遍布古代有色金属矿藏采冶遗址,而本地极少出土相关器物。这些矿料及冶炼物在遥远的古代就已运往成都平原、中原等地。
  堂狼山所在地的滇东北以其丰富的铜矿等矿产资源和先进的采冶技术而成为古蜀重要的战略基地。早在杜宇入主成都平原之前,堂狼山螳螂族群就以堂狼山的铜铸造的先进的生产工具、青铜兵器,使堂狼山区域的农业生产迅速发展,军事力量得到极大增强,创造了灿烂的青铜文化和先进的农耕文明。《山海经·海内经》记载:“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黑水即金沙江,表明这个区域农业的发达。以堂狼山先进的生产工具、青铜兵器所创造的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螳螂族群、杜宇族先后入主成都平原。这不同于古代中国在民族关系上游牧民族以落后族入主中原的特点,螳螂族群、杜宇族则是以先进族的身份从滇东北进入蜀地。
  这些研究充分说明,三星堆、商王朝青铜器矿料特别是铸造三星堆青铜器的矿料,来自今云南巧家的堂狼山中,由居于堂狼山中的古蜀国螳螂族群——彝族先民采炼提供。堂狼山的银、铅、铜,对古代社会的影响是极其巨大而深远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21 21:56 编辑
(接着上楼 三、三星堆青铜文明创造者巧家螳螂族群的后裔之一是今丽江彝族螳螂人
  四五千年前,一个神秘的族群——螳螂族群在堂琅有色金属矿带的堂狼山中开采冶炼铜矿等资源,从而把青铜文明和农耕文明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
  自上个世纪以来,在巧家县城附近的小东门、魁阁梁子、七里徐家垴包等地发现数处新石器时代石棺墓葬遗址和生活遗址,出土了大量陶器、石斧、石锛、铜削、青铜铃等实物。陶器没有彩陶,均为夹砂灰陶,这些墓葬的主人和崇尚黑色的彝族有密切关系。巧家石棺墓葬群出土的文物显示,此时的族群已经进入铜石并用的时代,青铜已经用于生产和生活领域。石棺墓葬跟古蜀国蚕丛氏属相同文化生态。
  蚕丛是传说中古蜀国的第一个蜀王。他和他的族群大约于公元前35世纪前后在岷江上游建立起称为“蜀”的邦国,其王朝历时数百年。《华阳国志·蜀志》说:“周失纲纪,蜀先称王。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死作石棺石椁,国人从之。故俗以石棺椁为纵目人冢也。”蚕丛氏部落就是氐族的一支,世代居住在岷山一带。以上传说和史料包含着许多重要信息:蚕丛开始称王,意味着建立了邦国;蚕丛族有“纵目”的习俗;与石相伴;死后葬石棺椁。1938年,中国学者冯汉骥在岷江上游汶川县一带调查,并在雁门乡萝葡砦清理一座残墓。这是首次运用近代考古学方法对西南地区石棺墓进行清理,也是中国学者涉足这一领域的开端。自此,西南地区陆续发现石棺墓,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起进入大发现时期,岷江上游、青衣江上游、大渡河下游、川西高原、川西南山地、滇西北高原、滇中高原、滇东北金沙江河谷的巧家一带,都曾出土大量的石棺墓群。
  巧家石棺墓的文化生态与蚕丛石棺墓文化生态的相同,而且从已发现的石棺墓群的分布情况来看,说明蚕丛氏族群兴旺强盛后,从岷江上游、青衣江上游、大渡河下游、川西高原、川西南山地,来到滇东北金沙江河谷的巧家一带。
  彝族典籍记载,约与蚕丛氏兴起同时代,彝族始祖希慕遮带着他的族群自“牦牛徼外”入居今巧家白鹤滩镇一带的“邛之卤”。那么,蚕丛氏和彝族始祖希慕遮究竟系何关系?一说蚕丛氏即希慕遮,一说希慕遮系蚕丛氏子孙,学术界尚无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学术界普遍认为,属于氐族的蚕丛氏系彝族先民。希慕遮族群是蚕丛氏族群中重要的一支。
  《西南彝志·六祖起源》等书记载,彝族始祖名希慕遮。《贵州通志·前世志》载:“罗鬼夷书曰:一世孟遮(慕遮),自牦牛徼外入居邛之卤,为卤氏。”《彝族简史》说:“彝族是以‘旄牛徼外’南下的古羌人这个人们共同体为基础,南下到金沙江南北两岸以后,融合了当地众多的土著部落、族群,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形成发展起来的。”《后汉书·西羌传》记载,氐羌是我国西北高原上的一大族群,距今6000~7000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古羌人部落。他们处在居无常所,随水草而逐迁的游牧部落阶段,以“父母姓为种号”,不相统一,依强而附。在西南众多的“种姓”中,其中号称“越雟羌”、“旄牛羌”与“青羌”数部则分别游弋于金沙江南北两岸的广大西南地区,他们与同时或先后抵达于此主要从事农耕的古越人部落交错杂居在一起,共同开发西南地区的经济和文化。从历史上看,彝族先民是沿着横断山脉岷江、雅砻江、安宁河等河流自北向南迁徙的。《云南彝族社会历史调查》中也有彝族的老家在北方之说。彝族毕摩们为死者送魂指路的路线,也多指向北方。据夷书载,“牦牛徼外”是个“万物之源出于雪,雪族子孙十二种”,“水从北方流进来,水从南方流出去”的地方,即现四川西北一带。“卤”同“泸”,“泸”即泸水,今谓金沙江。“邛之卤”即今西昌之南巧家县境内。
  彝族始祖希慕遮,抑或蚕丛氏带着他的族群自“牦牛徼外”入居“邛之卤”后,彝族先民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在堂狼山中,彝族的先民们和当地土著民族融合,逐步形成螳螂族群。
  “邛之卤”在今巧家县城附近沿金沙江一带和四川省凉山州宁南县、会东县隔江相望的平坝地区。在滇川两省的相邻地带,金沙江开山劈岭,一路东去,形成的山间冲积平坝,当地人称“坝子”,自宜宾以上,像巧家这样面积宽阔、土地肥沃的坝子不多见,当地人称“米粮坝”,可见其富庶一方。这里依山傍水,山上可狩猎放牧,坝区可耕种,金沙江里可捕鱼,是个理想的人居环境。更重要的是东部数十公里即是富藏银、铅、铜等矿产资源的堂狼山腹地。有着优越的自然条件,希慕遮和他的子孙们在这里发展生产,创造文化。巧家县城所在地的小东门石棺墓群、七里新石器晚期石棺墓葬群遗址、魁阁梁子古墓群的石棺墓群等出土石棺墓葬、陶器、玉器、青铜器、贝壳等文物就是他们生存的遗迹。
  奇怪的是,彝族是普遍盛行火葬的民族,而“邛之卤”展示的却是石棺葬。据近年来的考古资料分析,先秦及秦汉时期的石棺葬在西南地区分布很广,说明古彝族先民普遍实行土葬。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彝族葬俗的改变呢?贵州古彝文典籍《论撮阻却必杓》说:“撮阻杓阿余,撮阻细产了,火葬的底啊!”意译为:“吃人的鼻祖名阿余,吃人的就随着他产生了,火葬的制度也兴起了。”贵州彝族罗国义老先生说,彝族先民原行土葬,后来有种叫“撮阻羿”的人产生,由于“撮阻羿”爱吃人,连死人也吃,所以彝族就改行火葬了。而在《六祖光辉》中则记载彝族古代的一个部落“尼家”是行石棺之俗,古代蜀部落武洛撮之时也行石棺之俗。汉代以后,彝族丧葬习俗突然发生改变而行火葬,一方面是今天川、滇、黔彝族部落不断迁移、对流,进而整合成统称“夷”的族属;另一方面是与氐羌族的融合,形成了固定的文化共同特征,如父子联名制,行火葬,12世后相与婚姻、好譬类、党妻族、转房制等;再一方面,在迁移、对流的过程中,又分化出去一些部落,发展成其他兄弟民族。
  随着蚕丛氏族群中的希慕遮族群在巧家堂狼山区域的“邛之卤”兴旺壮大,势力扩张到整个堂狼山区域。彝族文献记载了堂狼山作为彝族兴起、强盛之地的史实。贵州彝文《指路经》说:“祖母住靡莫,父往堂琅地,孙往夜郎国,撑天地建国家,多同管理诸小国。”这段经文虽简,但述及到彝族历史上的三个重要阶段。史家考证,靡莫、堂琅、夜郎均在滇东北。司马迁在《史记.西南夷列传》中写道:“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显然,彝族文献里强调了彝族发展的纵向谱系,而司马迁却把西南区域的各族群放在同一时间平面上比较,强调族群的实力。司马迁对西南各族群的了解是极为有限的,把不同历史时段的族群放在同一时段上叙述也很有可能。相比之下,彝族自身的典籍更为可信。按贵州彝文《指路经》的说法,那段历史分为三个阶段,即靡莫、堂琅、夜郎。靡莫时期,也许就是希慕遮来到“邛之卤”并和当地土著族群通婚,“祖母”即为靡莫女性。和土著势力融合的希慕遮族群不断发展壮大,到了“父”这一代,势力扩大到堂琅,因为堂琅的铜矿、铅矿等资源优势,希慕遮族群的后代顺势崛起,创造了灿烂的青铜文化。到了“孙”这一代,希慕遮族群的后代创建了夜郎国,并且管理“诸小国”。四川凉山彝族《指路经》载:“去兮去兮,欲行路边站。堂狼山之旁,除秽摇神扇,倘若不摇扇,难把秽来除;人逝名犹在,倘若名不在,难把路来指。”因四川彝族不清楚彝族发祥地堂狼山的具体地理位置,在注中说:“堂狼山:虚化的地名,传说为古代彝族先民活动的中心。”  
  凭借堂狼山中丰富的铜矿等资源和漫长岁月的文化积淀,螳螂族群在堂狼山区域迅速崛起,向文明时代飞升,形成具有鲜明地域色彩的族群文化。巧家堂狼山区域出土的范铸法和焊接法相结合,以鸟和各种草食动物为主,顶部三个锥形物的青铜铃生动地展示了堂狼山螳螂族群的文化和社会生活。而最集中地表现螳螂族群文化的是他们族群的崇拜物——螳螂,以至于他们把自己族群命名为螳螂,并按螳螂形貌塑造了自己族群的图腾物。近年出土的“堂狼山里手辖印”、“堂狼山里木手印是”两枚古彝文印章充分证明了远在秦汉设置郡县之前,堂狼山里就存在着一个强大的族群——螳螂族群。
  1988年3月26日,昭通地区卫生局熊玉昆在昭通市怀远街货摊上发现一枚古彝文铜质印章。摊主王伟林介绍说,此印收购于1987年10月,出卖者系一操昭通口音的农村青年妇女。该印为长方形,长4厘米,宽3.5厘米,印面厚2.5毫米,印钮与印面高1.5厘米,印重39克。钮式为一立体青蛙。印文阳文,自右至左排列,刻工反刻,印文清晰,字里行间有界格。经贵州省毕节地区彝族文字翻译组王子国、王继超翻译,译定为:“妥鲁(堂狼)山里手辖印”,汉意是“统管堂狼印”。另,据朱文旭《夜郎为彝说》记载:“《凉山彝族奴隶制研究》1980年第一期上载有‘堂狼山里木手印是’彝文印章拓本印模,这枚印章是威宁一带出土的蛙钮铜印彝文印。彝语‘司洛莫’义为木手印,是古彝语词,早期专指一种传递军事信息的刻符木,相当于虎符。即一般的家支头人将一小木头分作两块,上有合为一块时吻合其刻划符号,遇有急事即拿此木手印告知对方,对方就以此召集人马奔赴前方。”
  巧家堂琅文化研究课题组研究人员综合分析这两枚古彝文印所反映的历史文化信息,认定它们为先秦之物,为古代螳螂族群遗印。理由有四:一是秦、汉及其以后历代中央政府与彝民族之印,为汉字印文或彝汉字共存印文。二是印文强调的是“堂狼山”,而非“堂琅城”或“堂琅县”,则应在堂琅城、堂琅县治设立之前。三是印章上的彝文文字通过翻译即是“堂狼山”,说明堂狼山最初即是彝语地名,说明远在古蜀国、秦、汉在堂狼山设堂琅城置堂琅县之前,“堂狼山”这一彝语地名即已存在,并有强大的彝族部落生存其间,而该彝文印章,即是堂狼山部落首领自制的印章。四是军事性的“堂狼山里木手印是”,同样从印文文字和印文“堂狼山”来看,该印也应在设城置县之前。也就是说,这两枚古彝文印章为早于古蜀国设置堂琅城之前的堂狼山古彝族首领所用,是堂狼山族群首领权力的象征和信物,是希慕遮族群——螳螂族群统治、开发堂狼山有力的实物证据。两枚古彝文印章为人们从另一个角度认识堂狼山提供了重要信息,其反映的重要历史文化信息应引起专家学者重视。
  方国瑜、尤中先生则从地名沿革入手考证,证实先秦时期在堂狼山中存在过一个强大的螳螂族群。
  方国瑜先生提出考证古代地名要将设郡县以前的居民、族群、郡县三者结合来了解行政区划的地域和每一地名的位置。同样,考证郡县以前的古代居民、族群,也可以通过郡县设置的地域和地名来考察。方国瑜先生《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载:“西南地区在汉初设郡县以前之地名,因无当时纪录可考,不能确说。惟地名多传写已有之名号,且设县多以原有族群为基础,则设郡县以前之族群及名号大略可知,不能详其事迹而已。兹从古代交通及《史记·西南夷传》所载,考校族群之较大者,不能认为汉初以前只有这几个地名。”“自汉武帝时,在西南夷地区开设郡县,沿至南朝萧梁时期,王朝统治,任命流官并存,其政治设施属于边郡。其郡县名号多依袭,而设郡区划则有改变……在西南地区的具体情况,各族群区域与政区有很大关系……郡县区划是在族群区域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也就是说,以族群为郡县区域,以族群分合为郡县分合:这是所谓‘羁縻统治’‘即其族群为郡县’的特点。族群区域和郡县区划是紧密联系的,在那时期的族群区域没有记载,又可从郡县区划得其大概。由于居民分布形成族群区域,又由于族群区域形成郡县区划,要把居民、族群、郡县三者结合来了解行政区划的地域和每一地名的位置,掌握这些问题的具体内容来考证地名,是可以相互证明的。”根据方国瑜先生的这一观点,堂琅县以前古堂琅地区的居民、族群,可以通过堂琅县设置的地域和地名来考察,从而可以考证出在堂琅县设立以前,堂琅县生活着螳螂族群和螳螂人。而这已为出土的古螳螂族群使用的古彝文印章“堂狼山里手辖印”所证实。尤中先生根据方国瑜先生的观点,对古堂琅进行深入考证后认为,远在古堂琅时期,古蜀国即在今巧家一带设立了堂琅城。尤中《中国西南民族地区沿革史》载:“蜀国境内也存在许多城镇,蜀国的统治者们在这些城镇中设立统治机构,利用这些机构来对周围的广大农村进行统治。蜀国统治时期先后出现的城镇如下:……(28)堂琅。西汉于蜀国时期的堂琅城设堂琅县。……堂琅城辖境盖即今会泽、巧家、东川一带。以上蜀国统治时期先后建立的城镇总共28个。……城镇的出现,是农业与手工业发达、商品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同时也是蜀族中统治阶级的统治权力上升的反映。设置在城镇中的统治机构,是蜀族中的统治阶级用来统治各族人民的机器。……南部的南广、汉阳、僰道、朱提、堂琅城,则用来统治当地的僰、僚等族的人口。” 方国瑜先生、尤中先生的考证和 “堂狼山里手辖印”等文物的出土,足以说明远在先秦时期,在堂狼山中即存在着一个强大的螳螂族群。
  方国瑜、尤中关于堂琅城、螳螂族群的考证是严谨而合理的。《史记·西南夷列传》说:“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及汉兴,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所谓“诸此国”即同书所说的夜郎、滇、邓都、锡唐、昆明等地。这当然也应包括堂狼山族群。置吏为何,郡县之吏也。汉兴,“因袭秦旧制”设堂琅县。“螳螂人”、“堂狼山”、“堂琅城”,山名,城名,族名均是相同的称谓。如果回复到最初,应该是 “螳螂人”、“螳螂山”、“螳螂城”,只不过后来由于汉语习用异体字的原因产生了字形上的嬗变。
  “堂狼山里手辖印”、“堂狼山里木手印是”两枚古彝文印章在昭通、威宁的出土,说明螳螂族群在堂狼山以丰富的铜矿资源和先进的冶炼技术为依托,强大后,跨过牛栏江,在昭鲁盆地繁衍生息。后来凭着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入主成都平原,创造了三星堆青铜文明。三星堆青铜面具双目凸出的“纵目人”和青铜大立人就是这个族群进入成都平原后铸造的拟人化的图腾物——“螳螂”。
  蚕丛氏螳螂族群在成都平原经过兴盛期,后来被新势力鱼凫族群打败,子孙逃到姚和雟(今四川西昌一带),在笃慕的带领下重新进入巧家堂狼山(罗尼山),发展成为今天的彝族。《贵州通志·前世志》载:“三十一世祝明(笃慕)居泸阴之山。”“阴”即水的南面。“泸阴之山”即金沙江南岸的山。康熙《大定府志》载:“有祝明者(笃慕),居堂狼山中,以伐木为业,久之,木拔道通,渐成聚落,号其地为罗邑,又号其山为罗邑山;夷人谓邑为业,谓山为白,故称为罗业白。”
  笃慕之前崛起于堂狼山的螳螂族群在漫长的融合分化过程中,不断有支系从堂狼山分化出去,今天丽江市玉龙县太安乡尚存这个族群的余脉——螳螂人。
  丽江“螳螂”支系自称“螳螂让”,他称“螳螂”,主要聚居于丽江市玉龙县太安乡红麦行政村,现有人口1027人,已被国家有关部门认定为彝族。据《丽江地区民族志》载,丽江螳螂人就是从昭通经楚雄、大姚辗转迁徙到丽江的。书中记载:“彝族‘纳若’支系包括‘他鲁’(他留)、‘他谷’、‘纳咱’、‘崀峨’、‘支里’以及‘螳螂’。经地方史志的考证,汉文谱牒等记载,‘纳若’支系原籍在楚雄府大姚县最早仍源于昭通一带,循金沙江而上迁徙至丽江地区。从文献记载和从昭通经楚雄、大姚到永胜的葬俗送魂路线,均证明丽江地区彝族‘纳若’、‘腊鲁’各支系与小凉山的‘诺苏’支系都是渊源于昭通的同源异流不同支系的彝族,只是前者要比‘诺苏’支系迁人丽江地区的时间早两三个世纪。”这是个神秘的族群。他们没有文字,但有自己的语言。漫长的岁月里,在和纳西等民族的融合中,他们能熟练使用纳西语、普米语、汉语等当地主流语言,而自己的语言仅限于自身族群内部交流。歌谣已失传,曾经有《十二月调》,用白族语唱,如今没人唱了。舞蹈和纳西舞相近,如今很少有人能跳。祭奠祖先时在坟前祭台上垫上青松叶。但是,他们保留了至关重要的两点,一是祖灵崇拜。他们没有彝族那样完整清晰的父子联名式的谱系,他们的谱系制作成一个松木灵牌,灵牌上仅保留三代人的姓名,如和氏桥家的牌位上竖排从右到左依次标明“祖母和一女之位”,“父和氏桥、母和老二之位”,“和氏门中之位”,“和氏那、和三子之位”。当第四代人出生了,就要把牌位上辈分最高的一代的名字刮去,牌位上始终保留三代。二是保留了自身族群最原始的称谓——螳螂。从堂狼山祖居地到丽江,数千年岁月,在和各个族群的较量周旋中最终保留了象征血缘和记忆的族名和语言。
  丽江螳螂人的存在,从现实层面印证了曾经繁衍生息于古代堂狼山的螳螂人族群。
  总之,彻底揭开三星堆青铜文明之谜,需要从古蜀国版图上成都平原周边地区入手展开深入调查研究。云南巧家堂琅文化研究课题组本着“大胆设想,小心求证”的研究态度,从典籍梳理出发,立足田野调查,从历史学、人类学、生物学等学科切入,结合众多专家学者已有的研究成果,在比较研究中得出最终结论,即巧家古代堂狼山螳螂崇拜的螳螂族群创造了三星堆青铜文明。
(自互动百科“http://w.baike.com/8cd5a19d6ed348c99b16eac68f19ad0c.html”)
四川人刀郎唱西域风情新民乐,冥冥中,大有因缘呢!温查文化和温江、汶川不知道有没什么瓜葛?温查文化跟三星堆文化不知道有什么共性没有!总之中国青铜的起源和三星堆青铜器的一支突兀都是大问题。

巧家——蟜极——乔治亚

会泽——黑塞哥维那

朱提——车师——Christ——Jews


亩独大山——玛多——木渎——墨胎——冒顿——摩尔多瓦——孟图——馒头——孟涂——缅甸——model——mould——modern——mantis

僰道——波罗的

螳螂——特朗普

彝语‘司洛莫’义为木手印,是古彝语词,早期专指一种传递军事信息的刻符木,相当于虎符。

“司洛莫”跟英文“seal”、“mark”、“stamp”是否有同源关系呢?“司洛莫”与“示罗”(注意所罗门黄金之丰富)、“西落鬼戎”、“斯拉夫”、“徐罗伐(新罗王族姓金)”、“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或许也都有关系,就是金天氏的文化传播(这西方上帝后来在中国文化里与东方少昊合一了)。

看来很有必要查一查彝族尤其是螳螂人的基因,看看那些Y-F、Y-N、Y-C跟欧洲那些古代遗址中的基因是不是上下游关系!这将是基因学与文化、考古结合的一个极好课题!
忽然又想到眼睛崇拜和独目人、二郎神,还有蜻蜓眼料珠,冶炼玻璃、琉璃,还有冶金,都有一定关联。巧家大药山,或许也是远古炼金术师们寻找“矿药(ore)”发现的金属产地。中国最古老的青铜产地是不是这里?本人以为黄帝所采首山铜很可能在这里,“首山”音变就是“蜀山”,当然更早蚩尤也曾在葛卢山得到金属矿并冶金,这个我还不敢说是哪里,但总得是有铜矿的地方。远古全球化,似乎一直就保存在语言活化石里!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3# 癯鹤
好厉害,确实像螳螂头!!!
说到外星人,也说不定地球生命最初来自于外星呢!光音天在哪里?不过《道德经》倒是提到了不朽的播种者“谷神”:

《道德经·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现在高道不做科研是不了解这句话的深妙含义的!看看这个新闻,谷神星,有机物在火流星中绵绵若存到地球,莫非就是天地根——地球生命播种者!呵呵呵,老子说的没错哟,哟西!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给谷神星命名,却这么巧合像是为《道德经》做验证似的。到底是不是言与神同在呢?

美国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学者在坠落地球的陨石上发现生命迹象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8年1月16日 12:05






美国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学者在坠落地球的陨石上发现生命迹象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来自美国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学者在两块陨石上发现了水和一些复杂的化合物。他们认为,这一发现证明,这些落在地球上的天体可能正是为原始地球带来生命的物质。他们的这一发现被公布在Phys.org网站上。


研究者们对这些在1998年掉落在陨石内部的岩盐晶体的化学组成进行了分析。伦琴射线拍摄结果显示,在这些晶体内部和一些有机分子。其中包括氨基酸、碳氢化合物和其他组成,这些物质都是地球上重要的生物学物质。


这一研究的作者之一Chan Queenie表示,“这些天蓝色的晶体盐类的大小为2毫米,在这些物质中储存着有机物质和元素,且都是生命诞生必需的物质。”作者指出,这是首次在地外物体上发现类似的物质。学者们表示,这些陨石上的晶体分子是一些合成物质,这些物质是在45亿年前出现的,目前并没有了解到这些物质产生的条件。据初步断定,这些物质来源于矮星体 — 谷神星,谷神星处于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


据研究作者表示,这些物质的发现证明,太阳系的其他地方可能存在原始生命,同时,这些生命也可以通过小行星碎片来在行星之间传播和转移。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感觉像是象头人身。不过,那个时代的欧洲还有大象吗?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