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发现华夏之先的风部族天齐部》

作者:丁丁哥 2018/04/16



按照一般共识,华胥氏是华夏第一人应该是没有太多异议的,华胥氏在雷泽履雷神的大脚印而怀上了盘古,华胥氏是盘古的母亲,华夏的第一人是女性,盘古是华夏第二人,华夏由盘古开始进入父系社会,盘古是华夏的第一男性。


除此之外,一般知道最多的是华胥氏非常了得,她是华夏之前风部族的首领,而特别奇怪的是,虽然同样是历经约近五千年的时间,华夏初期的各种线索都非常稀少,唯独风部族风姓的十个分部是十分齐全而且非常清晰:“风姓共分为十部:一为天芎部、二为天齐部、三为天乙部、四为合雄部、五为天阳部、六为天阴部、七为侯鸟部、八为候虫部、九为雷雨部、十为天皇部”,只不过除此之外,似乎再无其它具体的相关线索。


现在,由于新历史观的上古史研究发现,在若干年以来近千个处于中原以北的红山文化遗址被发现之后,由于其出土了大量(几乎是成千上万)的玉器特别是玉龙,加上其在时间上明显早于以玉和龙为部族标志器物的中原华夏,这使得对华夏发源地的认识,开始由中原移到了中原以北,而且其最大的可能就是黑龙江流域。


在有了以上这些崭新的证据和认识之后,前几天在网上交谈时突然想到,一般部族在陆地生活,其领地一般都会呈向四面发展的趋势,也就是成为方国,而多个方国的发展,就容易最终因为互相挤迫,而很难长久稳定存在和相处。


但是,沿超大型河流生活的人类部族就完全不同,那时还是母系社会,部族及分部首领都是女性,由于当时部族内部没有成年男性,其要想求子,就得在相近的河段上岸找道家的“”解决,在不同的河段生活,就会找不同的道家,太远的地方很难去到,所以,长条形的河段分部是非常稳定的,母系社会和原始共产主义不是“共妻”而是“共公”,道家的“”有送子的功能。


其实,也是现在“赫哲族”语言的一种特殊情况提醒了我,“赫哲族”的人数很少,但其现在是有三种语言,这就是在超长河段生活才会形成的,你在河流的哪一段,就容易多接受哪一段陆地部族的语言元素,包括可能接受陆地部族的全部语言,所以,跟语言的情况相类似,“赫哲族”至今仍然是有明确的分部。


一到这个想法成熟,直接用十个分部的名称在黑龙江省的卫星地图上沿江搜索就是了,结果只用了短短的几分钟就在齐齐哈尔市区找到了“天齐庙”,不过,从地图上看,“天齐庙”本身可能已经没有了,只是还有“天齐庙前街”的地名在标示着那里曾经存在“天齐庙”,而且此“”彼“”正好是互证了,原来,“天齐部”就是因为“齐齐哈尔”这个河段而“齐”。


继续用“天齐庙”这个词条在百度搜索,发现中国其实是有很多“天齐庙”的,只是各地都不知道何之为“天齐”,也不知是拜的是哪位(路)神仙,不过现在一下子就搞清楚了,这些都是“风部族”的庙宇,是“风部族”的“天齐部”痕迹,其所拜的是“天齐主神”,不管庙宇后来重建过几回,其原本就是华夏的最初痕迹,可惜除了“天齐”,“风部族”的其它分部暂时还没找到具体的痕迹,只是还有一个“天乙”的地名有点疑似,这需要继续进行研究。


网上搜索到的各地部分“天齐庙”(搜索项太多、无法详列):济南市历城区阜柳镇天齐庙、济南长清区双泉镇五眼泉村天齐庙、临沂兰山区李官镇茶山旅游区天齐庙、肥城市湖屯镇张店村天齐庙、莱西市店埠镇狮子口村天齐庙、济宁市兖州区天齐庙村天齐庙、济宁市汶上县天齐庙、济宁市嘉祥县天齐庙村天齐庙、济宁市泗水县泗张镇天齐庙村天齐庙、江苏徐州市云龙湖西岸韩山(天齐山)天齐庙、山西孝义市梧桐镇中王屯村天齐庙、山西盂县天齐庙、北邯郸市磁县花官营乡吴庄村天齐庙、安徽涡阳天齐庙、河南浚县天齐庙、甘肃兰州天齐庙......


济南长清区双泉镇天齐庙非常有价值,其透露的历史信息非常清晰,“天齐庙”供奉的主神是“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民间俗称“天齐老爷”,其是玉皇大帝(盘古)的弟弟......


从名字上看,“天齐”主神完全可能就是“齐天大圣”的原型,只不过《西游记》是把齐天大圣搬到了唐朝的故事里了,其实,这个主神在《封神演义》也是有位置的,不过这些文学的事还不是特别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在用“天齐”进行分省搜索时,发现其痕迹出了山东就是江苏、河南、河北、江苏、安徽、湖北一点点、山西、陕西、甘肃,几乎是一路向西,估计甘肃天水市的“天齐宫”附近就是“天齐”人类的迁徙终点,这附近有一个地名很值得关注,这就是天水市甘谷县磐安镇,甘谷之甘,是与齐齐哈尔市嫩江上游的“甘河”同名,而“磐安镇”之名,又是与盘古生命终点附近浙江金华市的“磐安县”同名,我前几年追盘古痕迹的时候,就是追到了浙江金华市的磐安县附近,盘古及其弟弟真是做到了“同甘共安”,这些根本不可能是巧合。


现在,终于可以明白为什么大西北一直会底气十足的争做华夏的源头了,原来是这么重要的华夏主支迁徙到了西北,也许,盘古之名是盘古两兄弟所共有?而“天水”之名,原来就是黑龙江流域及“甘水”的永远记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西北由“甘”而来的还不只是盘古弟弟的这一支,已知陕西渭南市合阳县甘井镇护难村也是“甘”,这里离陕西商洛市洛南县的“天齐岭”不过百来公里,“甘”在这里立了“难国”,这个“难国”在周灭商之后,已知有一支往北演化为“檀石槐”为首的“鲜卑”,包括跟随“箕子”进入朝鲜立国的“檀君”等等,一支往西演化为“檀分合带进印度的“难国”,其与佛陀有大量的交往交谈,立有《分合檀王经》。


“天齐”的整体发现,可能对某些历史学界的人来讲会是比较尴尬,因为“天齐”主支由山东到西北的这一路,从时间、地域、遗物种类等方面来讲,正好就是以前历史界所说的从龙山到仰韶的这一段,其原本完全是华夏原生于中原的证据,而现在看,很可能不过都是“天齐”的迁徙人类之所为,只不过随同“天齐”行进的,既有纯龙山型的部族,也有非龙山型的部族,其随带的既有当时约近五千年的物品,也有很多是更早就已在用的,如果真是这样,“天齐”的玩笑就开得太大了,怎么盘古偏偏还搞出了一个“天齐”弟弟,哈哈。


顺着这个话题,“天齐”还不是孤例,当时盘古本人及随行的各部族由中原向南的迁徙路上,南旺、徐州、良渚、湖州、太湖、杭州、常山、江山、龙游沿途的考古发现,物主其实都是非盘古和下属莫属,如果盘古没去杭州,杭州怎么可能有“艮山门”,在盘古的《连山易》八卦之中,“”就是盘古的位置(甘河相邻就是艮河,现在叫根河),是天位,长江和太湖,是盘古的“走江湖”时期,“太”就是盘古和华胥氏,大概是那时跟黄帝承诺走到了江湖,就不再过问中原政事,但最后是不仅丢了“江湖”,还是丢了江山”,连在“龙游”修水葬墓穴都来不及,只能匆匆地从“全旺”逃到了现在的“磐安县”,结果到了“磐安”,却是跟“天齐”老弟没有两样了,呜呼。

以上“天齐”的这些内容,难道不是已经将华夏最初的来龙去脉都点的很清楚了?


注:看齐齐哈尔本地资料,说“天齐庙”原本就是禅宗庙,但其实这是不对的,“天齐庙”转为佛教的事,可能还夹杂着伪满时期日本人在引入特定教派,非常可疑,据多种资料介绍,齐齐哈尔的“天齐庙”也叫“东岳庙”,而“东岳”就是与山东及其它地方的“东岳”是同样源于华夏初期的历史和道教,其中有的还直接说“天齐庙”是“河神庙”,这更是十分到位,齐齐哈尔也叫“龙城”,“河神”就是“天齐”之龙,甚至是盘古之龙,其“天齐庙”也叫“龙华寺”,在龙华路,这些才是齐齐哈尔的华夏之本。



济南长清区双泉镇五眼泉村天齐庙(一)





济南长清区双泉镇五眼泉村天齐庙(二)





齐齐哈尔市天齐庙旧照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