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仰韶”与上古史的惊天大错》下

黄帝接手中原以“文明联盟”代替“血缘联盟”(“以条文而明的联盟”后来就是国家形态),其先在山东收伏了几个要人,所以山东没有清晰的“仰韶”与“龙山”的界面,之后面对不服的蚩尤,开始了本文里华夏由东向西的这段历史,山西解州市是蚩尤本人的终点,甘肃天水市是收伏蚩尤余族的段落终点。


现代的彝族及相近族群,包括彝语支主要的傈僳族、纳西族、哈尼族、拉祜族、基诺族、白族等,其中有些应该就是“仰韶”的后人,“佉卢”是彝族至今仍在神台祭拜的祖宗神之一,卫星地图上来看,带彝族喜好的“凉”字的地名,在“仰韶”沿途也有吻合性的分布,比如内蒙古乌兰察布市的“凉城县”,这里就有“仰韶”代表性的遗址,而“仰韶”西界的甘肃,就有曾经极其著名的“凉州”等等。



“召”后来走了很远,“千里迢迢”可能是其写照,“南诏国”是其痕迹,“犍陀罗”和“佉卢虱乸文”是其在西方的极远背影。


不过,山东的“仰韶”并不是全部都直接去往了西方,其除了在山东本地也有遗留,其余地方及方向也是有所散落的,由华胥氏往南带进广东的支系中,从“武江”进入广东韶关的一支应该就是“召”的分支,“武”似乎也是“仰韶”的喜好用字,韶关的“华屋村”可能就是“华胥氏”的血缘,江西的井冈山也有“华屋村”。


“佉卢虱乸文”语言的感觉似乎与现在的广州话比较相近,比如“佉卢虱乸文”的造字主“佉卢神”,其至今仍是彝族摆在神坛上祭拜的祖宗神,“佉卢神”别称是“驴唇大仙”,“卢”与“驴”发音完全相同,这跟广州话是一致的,广州话就是将小孩赞为“细卢仔”,看来广州人祖先的族系可能也是“仰韶”。


过去不知道尧舜禹原在山东及河北,后来怎么会去到山西最西北角最穷的偏关县,现在看估计是随“黄帝”追杀蚩尤而去到的,尧王是黄帝的后裔,所以,尧王后来在现在偏关县城西很近的“上下尧王坪村”,舜在城西北角的万家寨(舜出生在山东潍坊诸城市万家庄诸冯村)、禹在城北的杨家川河(古称“治水”,在老牛湾汇入黄河,禹可能是杨姓),在治水之后应该是去到晋南的平阳、陶寺等地,尧王的母系语言将“陶”说成“瓦”,父系语言则是说成“陶”,山西的“仰韶”是有“尧”的分层。


黄帝在山西的这一段不仅是自己去到,而且还是带了其的母亲“羲禾”,“羲禾”是有“太”的尊称的,所以,山西有太行、太原、太谷、太行陉,有纯阳宫(羲禾为盘古生了十个儿子),在黄帝的行动中,“羲禾”的口头劝说可能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这种出自“羲禾之口”的劝说,可能就是“和”字的来由,“羲禾”最终在吉县过世,这些可能也不是“仰韶”


其实,无论是被黄帝追赶,还是跟随黄帝追赶他人,从山东到山西的这一程,无论是黄帝追杀蚩尤,还是“仰韶”和尧舜禹,都是华夏极早就已经到达了西北,据介绍,“仰韶”的痕迹至少是去到了甘肃天水市附近,通常说的丝绸之路绝对晚于此时间点,所以,绝无西方人先走到这里的道理,后来“月氏”及“鄯善”等国家,肯定只能是“仰韶”等华夏由东往西的部族创建。


不要以为华夏原本没有白人外形的血脉,现在“仰韶”之路起点的陆路最东边,是山东荣成市的成山镇,当地一点都不缺大鼻子、大个子的白人相貌农民,不信可以自己去看看,即使西北有白人的某些遗留,仍很难逃出华夏极早已拥有白人血脉部族,据说纳粹德国曾来中国寻找纯种雅利安人,其实,德国将青岛做租界时就该来看看。


在“仰韶”的同时,华夏其实还有稍后由山东往南的盘古主支,其向南一直到“良渚”及更南,而且其也是由不同部族的不同文化类型混搭,所以,由山东往南还有另一个“华夏初期迁徙的遗留地域”,其除了包括江北的相关地域,还包括长江南岸的上海、常熟、常州、南京、苏州、无锡、衢州、湖州、太湖、平湖、杭州、常山、江山、磐安、金华、舟山等地域,如果盘古没有去到杭州,杭州就不会有“艮山门”,“艮”是盘古的位置,其还演化出华夏的“根”。


从根本上来讲,太湖的“太”应该就是华胥氏、盘古、常羲这些人物,而“胥”更是因为华胥氏(绝不是伍子胥),这段时期一是还演化出“江湖”的说法流传,其可能是盘古向黄帝保证,到江湖之后不再过问中原的政事,二是盘古未能完成其在“龙游”的水淹陵墓,结果是从“守江山”到“丢江山”的说法流传,盘古只好又改去“舟山”,最后在某海岛的“龙王跳海湾”了结,这也是华夏初期历史的了结。


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断言,所有上古史华夏初期的遗址、遗物,不管什么类型,只要是在这一时期,其都是华夏部族联盟大规模迁徙行为的遗留,华夏早期类似的大量不同文化遗址混搭的地域可能有六个(以时间为序


其一,黑龙江流域(右岸)的华夏约近五千年历史原点,核心点是呼玛河支流的“基座山”及盘古河,也许左岸也有一些同一历史留存,但现在还不很清楚;


其二,长春及吉林周边短暂的“㐂xi3”地域,这里是华夏南下后曾以为可以大喜过望的地域,但可能不幸又有后续的自然压力到来,只好继续往南迁徙到红山地域;


其三,赤峰辽西一带的红山文化遗址,这里应该是华夏部族联盟准备要从陆路进入中原了,但好像遭遇了意外的惊吓突然逃离此地(所以各种遗留相对较多),原因可能是遭遇了突发大洪水;


其四,华夏部族联盟可能是从辽东渡海进入山东的,山东是从海上的长山列岛开始的,据说某岛的险要海边必经之路有极多的破碎陶片堆积,渡海可能是原定在烟台附近登陆,但实际是偏向了潍坊,登陆后的安逸是大量生养的时段,尧舜禹都在潍坊一带出生,所以山东遍地都是“龙山”;


其五,之后是黄帝追击蚩尤,这形成了本文所说的华夏最初离开中原往西的“天齐”地域,其是从中原的山东开始大致的沿黄河到了甘肃,而这就是“仰韶”;


其六,到解决蚩尤之后,蚩尤的一些余部交给盘古管制,黄帝开始在中原号令天下,盘古率跟随的各部族可能在徐州开始离开中原,之后,盘古沿东海岸往南形成了“江湖”地域,或称为“良渚”地域,终点在衢州至舟山一带,黄帝一直紧贴于之后。


在“衢州”之后,盘古的各部族被拆为分衢多路,所以,上古史的痕迹不再呈相对比较集中的态势,基本上不再会有一种文化类型散落于较多遗址的情况。


只有以上的这些,才真正是对“仰韶”和上古史的正确认识。


在这及之后,历史实际上是一个以人类社会性进化程度决定散落地域的过程,其全程可能只有几十年,大致上来讲,中原是一个最大的地理单元,凡是人类社会性进化较好的,比较容易与人相处的,比较容易接受以共同的文字条文约束而生活的,就比较容易较早决定停留在人多的中原,结果最终多数融化为汉族。


而如果社会性进化相对较弱的,就容易坚持和保留更多的某种自我,加上当时有些还拥有可观的财产,结果可能一念之差已经走出了很远,这就是比较远离中原,其越是只有自我,就可能离得越远住得越偏,这个过程从中原开始一直梯度延伸到最远,而这些人就比较容易成为少数民族,有的甚至会从云南德宏州盈江县支那乡等出口去到西方,现在阿拉伯人幽怨的远根可能就在这里。


当然,人类社会性进化程度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宽阔地方的人类社会性相对强些,但其强势带来的额外优裕,本身又能引致人类个体素质退化,这使得强势会被大幅抵消,所以,达尔文曾经推断,人类历史是一个北方人类不断趋向南方的长过程,我觉得,高纬度人类是有获得人类社会性和人类个体素质双强的机会,在中国,由于中原之北还有更大的东北平原,只要大自然有特别的发力,历史上的中原之强,确实经常表现出不及北方的草原之强,不过这些已经有点跑题了。


总之,历史学界的“仰韶”与上古史,绝对是足以震撼盘古天庭之惊天大错。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1

评分次数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