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不对 洛宁话是是发音有时候听不清 很多词也很陌生 简言之 听不清 听不懂
洛阳话比洛宁话听的清楚 而且也听懂了 调子确实 洛阳洛宁感觉和其他中原官话差很多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30 20:56 编辑

有时候感觉不该省略鼻音的地方突然没鼻音了 有什么又觉得鼻音挺重的 不知道说的是啥 洛宁话是这样让我听不清的估计。  其实我对这个后鼻音是比较懵的 霍邱话没有省略鼻音或者用后鼻音的情况也很少 我听江淮官话也是头疼在它们后鼻音有时候嗡嗡的 听不清词
43# 红山人
这是鼻化元音,就是听起来嗡嗡的那种音。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我查百度说 江淮官话是前后鼻音相混 我觉得这比 喝佛相混要命多了 信蚌片这种全都前鼻音化的 或者其他中官那样鼻音跟着普通话步子走 其实更容易听清 唯独洛宁话好像也在鼻音上很独特 和江淮官话类似
姐”≈“剪”、“哥”≈“官”。 这样的淮官 外人真的很难懂的
姐”≈“剪”、“哥”≈“官”。 这样的淮官 外人真的很难懂的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5-30 22:53
怀疑是淮夷的语言特色,淮夷是东夷主力,六安一带扎堆少昊后裔,所以不奇怪假如实如历史记载所谓秦人东来,我最近论证“喳”跟“朕”的同源关系,正巧可以在淮官里得到印证。请问淮官“者”是不是可以发音成“朕”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怀疑是淮夷的语言特色,淮夷是东夷主力,六安一带扎堆少昊后裔,所以不奇怪假如实如历史记载所谓秦人东来,我最近论证“喳”跟“朕”的同源关系,正巧可以在淮官里得到印证。请问淮官“者”是不是可以发音成“朕” ...
癯鹤 发表于 2018-5-30 23:02
好像还有  天≈踢 这样
38# 红山人  这个其实也不一定是方言的影响,小孩子hf不分,准确的说发不好f是常见现象,f这个音不是太自然,汉语中也是后来演变出来的。
剪径者 发表于 2018-5-30 20:32
我儿子现在不会发  擦这个声母 ts'  所有送气擦音 全都用 t 这个破裂音替代了 听着感觉牙齿有缝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31 11:24 编辑

其实朝鲜语内部方言也是存在 鼻音鼻化 或混淆的情况


朝鲜语的 至此    依賊    读作  因賊  因匝       刚刚   kum 邦   读作  kom 妈   


还有   鸡林类事中的  兄曰长官;女子:汉吟  嫂曰长官汉吟  这里的  长官  对应音 应该是现代的  大哥   在当时可能发成了 当官  长官汉吟 =大哥(的)女子

天曰奈    现在读音是  ha nur    汉对应 ha
粟曰菩薩  现在音是   tso pu sai   田对应 tso
僧曰福     现在的发音是   puta   田对应 ta
不善飲曰本道理麻蛇  现在音应该是   本道?阿尼麻谢(安理对应阿尼)
有客曰孫集移室  现在发音是  孙nim(集发音dip)移色要(要对应延)
問物多少曰宻翅易  现在发音是  苗弃易色( 成对应色)
淺曰低  现在的发音是   亚特 yat   (眼对应亚)
稱我曰   现在的发音是  纳  (能对应那)
炭曰蘇   现在的发音是   sos  (成对应色)
坐曰則家囉  现在的发音是  安则哥拉 ( 阿则对应安则)
1

评分次数

我现在明白, 我过去听一四川人说  好多啊(多少啊?) 时 听着发音是  浩夺啊  



好多,  普通话  214--55    四川话  42---45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