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与历史上辽东、云南、越南的分合有关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截图

昔箕子之后朝鲜侯,见周衰,燕自尊为王,欲东略地,朝鲜侯亦自称为王,欲兴兵逆击燕以尊周室。其大夫礼谏之,乃止。使礼西说燕,燕止之,不攻。后子孙稍骄虐,燕乃遣将秦开攻其西方,取地二千余里,至满番汗为界,朝鲜遂弱。


(公孙度)自立为辽东侯、平州牧,追封父延为建义侯。立汉二祖庙,承制设坛墠于襄平城南,郊祀天地,藉田,治兵,乘鸾路,九旒,旄头羽骑。


桓、灵之末,韩濊强盛,郡县不能制,民多流入韩国。建安中,公孙康分屯有县以南荒地为带方郡,遣公孙模、张敞等收集遗民,兴兵伐韩濊,旧民稍出,是后倭韩遂属带方。


辽东张统据乐浪、带方二郡,与高句丽王乙弗利相攻,连年不解。乐浪王遵说统帅其民千余家归廆,廆为之置乐浪郡,以统为太守,遵参军事。


垂死,子宝立,以句骊王安为平州牧,封辽东、带方二国王。安始置长史、司马、参军官,后略有辽东郡。


王谓辽水之广,何如长江?高丽之人,多少陈国?朕若不存含育,责王前愆,命一将军,何待多力!


辽东旧中国之有,自魏涉周,置之度外。隋氏出师者四,丧律而还,杀中国良善不可胜数。今彼弑其主,恃险骄盈,朕长夜思之而辍寝。将为中国复子弟之仇,为高丽讨弑君之贼。今九瀛大定,唯此一隅,用将士之余力,平荡妖寇耳。然恐于后子孙或因士马强盛,必有奇决之士,劝其伐辽,兴师遐征,或起丧乱。及朕未老,欲自取之,亦不遗后人也。


巢山潜海,共入堤封;五部三韩,并为臣妾。


国家往以薛仁贵、郭待封为虓武之将,屠十一万众于大非之川,一甲不返;又以李敬玄、刘审礼为廊庙之器,辱十八万众于青海之泽,身囚虏庭。


帝曰:朕生于深宫,未尝躬擐甲胄亲践戎行,宿将旧人,多从物故。自非授戈俊杰,安能克灭凶渠?海东二蕃,往虽旅拒,高丽不敢渡辽水,百济未敢越沧波。往者频岁遣兵,糜费中国,事虽已往,我亦悔之。今吐蕃侵我边境,事不得已,须善谋之。


武艺启:山河异域,国土不同,延听风猷,但增倾仰。伏惟大王天朝受命,日本开基,奕叶重光,本支百世。武艺忝当列国,监总诸蕃。复高丽之旧居,有扶余之遗俗。但以天涯路阻,海汉悠悠,音耗未通,吉凶绝问。亲仁结援,庶叶前经,通使聘邻,始于今日。


梁水之地,乃其故乡,地衍土活,有木铁盐鱼之利。乘其微弱,徙还其民,万世长策也。彼得故乡,又获木铁盐鱼之饶,必安居乐业。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下面是中国古代史后半段辽东的分合。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渤海国,去燕京、女真所都皆千五百里,以石累城足,东并海。其王旧以大为姓,右姓曰高、张、杨、窦、乌、李,不过数种。部曲、奴婢无姓者皆从其主。……男子多智谋,骁勇出他国右,至有“三人渤海当一虎”之语。契丹阿保机灭其王大諲撰,徙其各帐千余户于燕,给以田畴,捐其赋入,往来贸易,关市皆不征,有战则用为前驱。天祚之乱,其聚族立姓大者于旧国为王,金人讨之,军未至,其贵族高氏弃家来降,言其虚实,城后陷。契丹所迁民益蕃,至五千余户,胜兵可三万。金人虑其难制,频年转戍山东,每徙不过数百家,至辛酉岁尽驱以行。……其居故地者令归契丹。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铁背山头歼杜松,手麾黄钺振军锋。于今四海无征战,留得艰难缔造踪。


自辽难以来,悬师东指,决十万之众于一战,惟杨镐与洪氏。镐分兵而败,洪氏合之亦败。


今罗刹复回雅克萨筑城盘踞,若不速行扑剿,势必积粮坚守,图之不易。其令将军萨布素等……速修船舰,统领乌喇、宁古塔官兵驰赴黑龙江城。至日酌留盛京兵镇守,止率所部二千人,攻取雅克萨城。


每个怀抱温暖我独恋的期盼,期盼在天边哪里命运会改变。千山万水走过只为这一天,自由的天地自由的家园。


不言而喻,一目了然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始楚威王时,使将军庄蹻将兵循江上,略巴、黔中以西。庄蹻者,故楚庄王苗裔也。蹻至滇池,方三百里,旁平地,肥饶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欲归报,会秦击夺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还,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


今吐蕃大兵压境,若不许我,我将归命吐蕃,云南非唐有也!


宣宗皇帝收三州七关,平江、岭以南,至大中十四年,内库赀积如山,户部延资充满,故宰相敏中领西川,库钱至三百万缗,诸道亦然。咸通以来,蛮始叛命,再入安南、邕管,一破黔州,四盗西川,遂围庐耽,召兵东方,戍海门,天下骚动,十有五年,赋输不内京师者过半,中藏空虚,士死瘴疠,燎骨传灰,人不念家,亡命为盗,可为痛心!


大理国本唐南诏,大中、咸通间,入成都,犯邕管,召兵东方,天下骚动。艺祖皇帝鉴唐之祸,乃弃越巂诸郡,以大渡河为界,欲寇不能,欲臣不得,最得御戎之上策。


大理朕手定,深爱其土风,向非历数在躬,将于彼分器焉。


大理,乃唐交绥之外国;鄯阐,实宋斧画之余邦。地莫能酬中国之郡邑,民莫能列中国之营屯。征之而徒劳甲兵,宽之而海纳鳞介。乞依唐宋故事,宽我蒙段,颁降云南王印一颗,《大统历》一本,律令一部,比年一小贡,三年一大贡。则君臣之间无猜疑,上下之分,各安劳逸。


今麓川残寇思任发素本羁属,以边将失驭,致勤大兵。虽渠魁未歼,亦多戮群丑,为诛为舍,无系轻重。玺书原其罪衅,使得自新,甚盛德也。边将不达圣意,复议大举。欲屯十二万众于云南,以趣其降,不降则攻之。不虑王师不可轻出,蛮性不可骤驯,地险不可用众,客兵不可久淹。况南方水旱相仍,军民交困,若复动众,纷扰为忧。臣窃谓宜缓天诛,如周、汉之于崇、越也。至于瓦剌,终为边患。及其未即骚动,正宜以时防御。乃欲移甘肃守将以事南征,卒然有警,何以为御?臣窃以为宜慎防遏,如周、汉之于玁狁、匈奴也。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又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乃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一军塞镡城之岭,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余干之水。三年不解甲驰弩,使临禄无以转饷。又以卒凿渠而通粮道,以与越人战,杀西呕君译吁宋。而越人皆入丛薄中,与擒兽处,莫肯为秦虏。相置桀骏以为将,而夜攻秦人,大破之。杀尉屠睢,伏尸流血数十万,乃发谪戍以备之。


《交州外域记》曰:交趾昔未有郡县之时,土地有滩田。其田从潮水上下,民垦食其田,因名为雒民。设雒王、雒侯,主诸郡县。县多为雒将,雒将铜印青绶。后蜀王子将兵三万,来讨雒王、雒侯,服诸雒将,蜀王子因称为安阳王。后南越王尉佗举众攻安阳王……安阳王下船,径出于海。今平道县后王宫城见有故处。

《交州外域记》曰:越王令二使者典主交趾、九真二郡民。后汉遣伏波将军路博德讨越王,路将军到合浦,越王令二使者赍牛百头,酒千钟,及二郡民户口簿,诣路将军。乃拜二使者为交趾、九真太守。诸雒将主民如故。交趾郡及州本治于此也,州名为交州。






置静海军于安南,以高骈为节度使。


南国山河南帝居,截然定分在天书。


蒙鞑乃不共戴天之讐,汝等既恬然不以雪耻为念,不以除凶为心,而又不教士卒,是倒戈迎降,空拳受敌,使平虏之后,万世遗羞,尚何面目立于天地覆载之间耶!


惟我大越之国,实为文献之邦。山川之封域既殊,南北之风俗亦异。自赵、丁、李、陈之肇造我国,与汉、唐、宋、元而各帝一方!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日南郡,故秦象郡,武帝元鼎六年开。


后汉末,县功曹姓区,有子曰连,杀令自立为王,子孙相承。


帝曰:“日南郡人应向北看日。”答曰:“臣闻雁门不见垒雁为门,金城郡不见积金为郡。臣虽居日南,未尝向北看日。”


日南郡男女倮体,不以为羞。


永和三年,文率其众攻陷日南,害太守夏侯览,杀五六千人,余奔九真,以览尸祭天,铲平西卷县城,遂据日南。告交州刺史朱蕃,求以日南北鄙横山为界。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汉之号令班西域矣,始自张骞而成于郑吉。


二月,鄯善、龟兹、于阗王各遣使奉献,诏曰:“西戎即叙,氐、羌来王,诗、书美之。顷者西域外夷并款塞内附,其遣使者抚劳之。”是后西域遂通,置戊己校尉。


拜交趾公韩牧为假节、征西将军、领护西戎校尉、鄯善王以镇之,赋役其人,比之郡县。


(吐谷浑)地兼鄯善、且末。


高昌兵,如霜雪;唐家兵,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几何自殄灭。


高仙芝伐石国,于怛逻斯川七万众尽没。


平时安西万里疆,今日边防在凤翔。


贞元中,与吐蕃为勍敌。蕃军太半西御大食,故鲜为边患,其力不足也。


高敞本汉土,汉使来觇视封域,将有异图,王当察之。


自熙、丰以来,所储军实殆尽。


大石克西域数十国,幅员数万里,传数主,凡百余年,颇尚文教,西域至今思之。


农者亦决渠灌田,土人惟以瓶取水,戴而归。及见中原汲器,喜曰“桃花石诸事皆巧”。


自封建变为郡县,有天下者,汉、隋、唐、宋为盛,然幅员之广,咸不逮元。汉梗于北狄,隋不能服东夷,唐患在西戎,宋患常在西北。若元,则起朔漠,并西域,平西夏,灭女真,臣高丽,定南诏,遂下江南,而天下为一,故其地北逾阴山,西极流沙,东尽辽左,南越海表。


准噶尔荡平,凡旧有游牧,皆我版图。


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西北臂指相联,形势完整,自无隙可乘,若新疆不固,则蒙部不安,匪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虞侵轶,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将无晏眠之日。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当是之时,冠带战国七,而三国边于匈奴。其后赵将李牧时,匈奴不敢入赵边。


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


是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


灵帝末,羌胡大扰,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上郡等五郡并流徙分散。建安十八年,省入冀州。二十年,始集塞下荒地立新兴郡。


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故其种落皆依朕如父母。


帝终从崇古言,诏封俺答为顺义王,赐红蟒衣一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