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56# W7167N 老兄既然不能控制情绪,此贴暂时封闭,过段时间再打开。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给剪版添麻烦了,深感抱歉!
林沄《关于中国的对匈奴族源的考古学研究》,该论文出自林沄《林沄学术文集》(1998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这篇论文后面的备注是;“1992年8月在呼和浩特召开的中国古代北方民族考古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宣读的论文。载于《内蒙古文物考古》1993年1、2期合刊。”
林沄的观点

1:研究的背景

因《史记·匈奴列传》是记述匈奴早期活动的基础性文献,故在研究匈奴族源时司马迁的观点一直有很大的影响。
在记述冒顿建立匈奴大联盟的经过时,司马迁用了“大破灭东胡”、“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等说法,表明他清楚地知道东胡、楼烦等群体和原先的匈奴本体有别。但他对这个原先的匈奴本体所知甚少,只写道:“自淳维以至头曼千有余岁,时大时小,别散分离,尚矣!其世传不可得而次云。”于是把秦以前见诸史籍的北方诸族一一列举,统统算作汉代匈奴的前身。这种把先秦北方诸族一体化而当作匈奴祖先的观点,在汉代并非司马迁一个人所持的观点。例如,汉武帝给霍去病的诏书中就把匈奴人称为“荤允之士”(见《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及《汉书·卫青霍去病传》),也把历史上的荤粥(《孟子》作“獯鬻”)、猃狁(西周金文作“严允”)和匈奴等同。
林沄的观点

2:研究的背景

这种观点形成的主要条件有二:第一,匈奴联盟兼并了许多本来各自分立的族团。例如,楼烦白羊河南王在被匈奴兼并后便被称为“匈奴河南白羊楼烦王”(《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从汉人看来,既然楼烦此时已是匈奴的一部分,则战国时代的楼烦自然可看作汉代匈奴的前身。第二,当时的汉人对北方各族的了解还比较肤浅,他们只知道北方地区在漫长的时代中一直存在一个和农业民族相异的世界,那里的人们“随畜牧而转移,其畜之所多则马、牛、羊”,“随畜因射猎禽兽为生业”,“咸食畜肉衣其皮革”,“人习战攻以侵伐”(《史记·匈奴列传》),具有相当多的共性,因而很自然便把这些人统归为一个大族团。

这种先秦北方各族一体化的观点,经《匈奴列传》的系统表述,成为长期流行的观点。汉代以降对古书中北方各族族称所作的各种注解,虽互有分歧,但都是在这种观点指导下进行的。直到近代精于考史者如王国维,在《鬼方昆夷猃狁考》中考来考去,结论仍然是“见于商、周间者曰鬼方,混夷,曰獯鬻。在宗周之季则曰猃狁。入春秋后则始谓之戎,继号曰狄。战国以降又称之曰胡,曰匈奴。”只不过在某些族称出现的具体年代方面比《匈奴列传》精确化了,总的观点是完全一样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