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科学氛围都被楼主这样的人搞坏了
原帖由 反恐精英 于 2009-2-27 13:04 发表
你这是想当然的看法,自相矛盾,因为如果老亚洲人真的“形成了特殊的基因和体质来适应东亚的环境气候”,如果他们真的比新亚洲人更能适应环境,他们就不会在与新亚洲人的竞争中被淘汰。
一个民族是否善用武力与他们的适应性是两回事!
请搞清楚!
原帖由 真正汉人 于 2009-2-23 23:43 发表
比如高鼻梁,体毛等都是为了适应寒冷的需要.,
无语,就凭楼主这一句就可以确定楼主还应好好的科普一下
迄今分子人类学所有的东西不都是基于基因图谱而进行的推论?

这个论坛一些人所要致力于证明的东西不都是按照他们的敌汉思维而进行肆意发挥? 他们的数据又在哪里?

关键是推论得是否合理!

一些人想要证明:

汉人黄种人特征是遗传了C系, 证据又在哪里?
楼主你先把埃及人的Y数据给出来行不?
C系对北方汉族的母系Mt至少有一半的影响,再加上自然选择,在常染色体上的影响可想而知
原帖由 真正汉人 于 2009-2-28 14:40 发表
迄今分子人类学所有的东西不都是基于基因图谱而进行的推论?

这个论坛一些人所要致力于证明的东西不都是按照他们的敌汉思维而进行肆意发挥? 他们的数据又在哪里?

关键是推论得是否合理!

一些人想要证明:

...
体质学特征是常染色体遗传的反映,一般来说,mt和Y都具有很高的漂移性,很可能不能反映出真实的血统组成,特别是Y。常染色体的初步研究还是表明,不同世系的蒙古人种有着相对较近的血缘关系,尽管Y反映的世系千差万别。

我的看法是:

1)蒙古人种体质学特征的近似性并非偶然,是常染色体遗传近似性的一个反映。
2)mt遗传相对Y更稳定一些,蒙古人种之间的体质学共性,在常染色相关SNP世系未建立起来之前,还是只能以母系血统的共性来解释。
3)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亚洲智人与非洲智人有过低频但广泛的融合,从而给不同世系的非洲智人带来相似的体质特征。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2-28 15:53 编辑 ]
原帖由 北条信秀 于 2009-2-28 14:58 发表
楼主你先把埃及人的Y数据给出来行不?
C系对北方汉族的母系Mt至少有一半的影响,再加上自然选择,在常染色体上的影响可想而知
我的看法与你的相近,新老亚洲人有过高水平的融合在现在东亚-南亚人的mt世系上已体现的很清楚了,这些高度混血的种族具有对双重的竞争优势,通过正向选择,成为了东亚-东南亚的主体族群,而纯粹的古亚洲人和纯粹的N新亚洲人(比如山东的类波利尼西亚族群)则大多被压缩到其他地域,当然这种压缩可能并非因为真正的压缩排挤,而可能只是但这些高度混血的族群人口迅速扩展,而体现出相对的压缩。
按照某些人的"逻辑", 大概古埃及人的黄种人体质也是C"遗传"的,是吧?
古埃及有哪些黄种体质?
请说明?
说不清你说明你心虚?
原帖由 反恐精英 于 2009-2-28 17:54 发表


石器时代,武器只有树枝和石块,只有智力和体力占优势才能淘汰对手,所以新亚洲人在智力和体力上必然优于老亚洲人,否则不可能淘汰他们。石器时代的胜利,表明新亚洲人在进化方面比老亚洲人有优势。
太平洋上的纯O纯B和西伯利亚的纯C纯M,都拿着树枝和石块,我可以跟你赌,100%后者赢。历史要是向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人类就不会记住任何历史,因为太乏味了。
都不用说新老亚洲人之间不那么简单,你就看看已经出结果的,4-6万年前体质现代的澳洲智人Mungo人和1万年前体质原始的非洲智人后裔KOW沼泽人,肯定事情没那么简单的!历史不要想当然,因为新的比老的先进,所以新的取代老的,这只是大家一厢情愿。非洲智人能取代亚洲智人,也许与某些偶然的因素有关,比如来自某个未知族群的Microcephalin hg D基因突然注入并迅速通过正向选择遗传给欧亚绝大多数现代人。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2-28 18:07 编辑 ]
原帖由 Yungsiyebu 于 2009-2-28 17:58 发表


太平洋上的纯O纯B和西伯利亚的纯C纯M,都拿着树枝和石块,我可以跟你赌,100%后者赢。历史要是向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人类就不会记住任何历史,因为太乏味了。
我说O善用武力不是指他们体格强壮,而是指他们在战争上可能更具组织性,更严密,更团结,更善于以智取胜
也可能C的部落最初比较分散,很容易被O们各个击破
原帖由 北条信秀 于 2009-2-28 18:06 发表

我说O善用武力不是指他们体格强壮,而是指他们在战争上可能更具组织性,更严密,更团结,更善于以智取胜
你怎么知道的?如果如此,那么为什么纯O纯B混到了某个太平洋小岛近于绝迹?我认为混血的才具有双重竞争优势,即在东亚-东南亚打败了纯C纯M,也征服了纯O纯B,于是产生了我们在殷墟看到的情况。
原帖由 北条信秀 于 2009-2-28 18:09 发表
也可能C的部落最初比较分散,很容易被O们各个击破
我也认为老亚洲人在亚洲的分布也是相当松散的互不隶属的,但问题是O就是一支组织严密的正规军?肯定也是分族群有着不同的支系,我认为更可能的情况是,一支与老亚洲人融合程度较深的族群取得了最强的适应能力,并在其后对纯粹的老亚洲人和纯粹的新亚洲人产生了双重的竞争优势,从而使二者分别向北和向南压缩,而较纯粹的老亚洲人游牧文化注入后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反扑,而纯粹的新亚洲人族群则除某个太平洋小岛之外基本绝迹了。而北亚的老亚洲人之所以有能力反扑,并在文字历史中分别向西向南产生一轮又一轮强有力的征服,我认为也是与其新族群成分的融合有关,比如前匈奴时代可能掌握驯马技术的西欧亚族群的汇入可能让北亚族群从渔猎过度到游牧,从而极具军事冲击力。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2-28 18:22 编辑 ]

回复 46# Yungsiyebu 的帖子

我只是说可能。
而我说的“更具组织性,更严密,更团结,更善于以智取胜”指的是一种社会文化,也就是说O们的文化更容易取胜。
而文化是不能遗传的。
所以我们也难保某些O的分支慢慢丢掉了这些文化。。。
更何况,文化先进毕竟也不是万能的,所以当C的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O也会被C取代。
同样,C也是可以接受O的这种文化的
原帖由 北条信秀 于 2009-2-28 18:20 发表
我只是说可能。
而我说的“更具组织性,更严密,更团结,更善于以智取胜”指的是一种社会文化,也就是说O们的文化更容易取胜。
而文化是不能遗传的。
所以我们也难保某些O的分支慢慢丢掉了这些文化。。。
更何况 ...
这段话,我大致认同,我还是认为善于吸收和学习的族群更容易在残酷的族群竞争中赢得生存和胜利。
原帖由 反恐精英 于 2009-2-28 18:24 发表
不要以为来的时间早的,就一定比晚来者更适应环境,如果是这样,强壮无比的尼安德特人也不至于灭绝了。人种的进化肯定不是同步的,而是有一些人种进化的快,一些人种进化的慢,史前时代肯定是这样,因为从新亚洲人使 ...
你看看我是这样认为的吗?我说的是双重优势,欧亚现代人与黑非洲同属非洲智人后裔,但至少现在可以肯定欧亚族群大多吸收了一个来自未知古代族群的基因,此基因可以拥有更大的脑容量,这个基因在大约3.7万年前汇入,并通过正向选择迅速是绝大多数欧亚族群拥有此基因。

另外,还是劝你不要把问题想象的那么简单,尼人为何灭亡,因为非洲智人比他们聪明,有着更高的技术?其实尼人有着平均比现代人更大的脑容量,而他们使用的石器武器其实是更具杀伤力的。这个问题很复杂,克鲁马农人的脑容量也普遍比现代人大,而目前初步研究认为已测过的尼人Microcephalin类型属于一个古老类型,在非洲也有存在。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和各方面的情况,我的猜测是,因为尼人的脑容量从1300到1700+不等,可能他们的世系比非洲智人的世系复杂的多,可能某些非常原始,而某些则进化的多,至少某些支系在脑容量方面要比非洲智人大的多,而非洲智人大约在4万年前进入欧洲,大体在Microcephalin Hg D突然渗入的时期范围内,所以,我猜想,可能是某个非洲智人与某些进化水平较高的大脑容量尼人融合,吸收了Microcephalin Hg D,脑容量迅速扩大,从而具有对尼人和Hg non-D类型小脑容量非洲智人的双重竞争优势,并通过正向选择让Hg D迅速高频分布于其后裔之中,从而出现了克鲁马农人脑容量1400+高于大多数现代人,但不及尼人某些高脑容量的支系。

[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2-28 18:40 编辑 ]

回复 47# Yungsiyebu 的帖子

不管O是不是正规军,但是但看O3汉族的情况:
我觉得汉族所以对东亚大陆形成了这么强大的覆盖,就在于汉族的纪律性,强调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亲亲尊尊,把同族的男性紧密的团结在一起,就算在春秋战国那种乱世,中原诸夏也能团结在一起尊王攘夷,可见文化的强大凝聚力。
事实上,我感觉到O系对CD系的取代其实也只体现在汉族的O3上,其他民族比如说日韩,西藏,东南亚诸O系民族其实都融合了不少CD的。
所以严格的说CD是被汉族取代的,而不是被O取代的
原帖由 反恐精英 于 2009-2-28 18:24 发表
不要以为来的时间早的,就一定比晚来者更适应环境,如果是这样,强壮无比的尼安德特人也不至于灭绝了。人种的进化肯定不是同步的,而是有一些人种进化的快,一些人种进化的慢,史前时代肯定是这样,因为从新亚洲人使 ...
CD并没有被取代,CD在母系上仍然大量存在着。甚至有可能,CD们在某种程度上重塑乃至取代了O们的常染色体构成,当然这仅仅是我的一种猜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