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再回顾一下这个帖子
我感觉,海南岛应该也曾经有过A类澳泰
但应该在B类的黎族登岛之后全部被同化干净了

而台湾岛因为地形太困难,所以更有利于A类澳泰生存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舌在中古音是船母字(z),在后期演化的过程中,闽北不同的方言点,分别有sye、lye、ye三种读音兼有之。。。。。
舌在中古音是船母字(z),在后期演化的过程中,闽北不同的方言点,分别有sye、lye、ye三种读音兼有之。。。。。
无诸王 发表于 2015-8-2 19:38
还挺有趣的,/z/ 在闽语中貌似清化的很晚,导致各支很不一样
比如 【石】【舌】【蛇】,闽南语都是ts,但闽东就是s

似乎用/ts/ 还可以判定 中山闽语里面的【三乡话】属于闽南语
而【隆都话】则不属于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23# linxiao
即使是石陂(仍然清浊对立的点),这个字也不读浊音,相当的特殊。。。只有武夷山读jyai。。。。。。
23# linxiao  
即使是石陂(仍然清浊对立的点),这个字也不读浊音,相当的特殊。。。只有武夷山读jyai。。。。。。
无诸王 发表于 2015-8-2 20:13
你是闽北哪里人?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25# linxiao
建瓯
25# linxiao  
建瓯
无诸王 发表于 2015-8-2 21:03
建州府城
闽北的方言是一个宝库,也不知道专家做好了整理没
但我觉得建瓯府城的方言应该是记录比较完整的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27# linxiao
我不是城里人。。。。。秋谷裕幸的《闽北区三县市方言研究》算是整理得不错了。。。。
粤语舌头读成ley不是原音,是因为广东人喜欢好意头,因为舌音蝕,蝕是输钱的意思,所以把舌读成ley,音同利,即是有利的意思。好像通书一样,他们不读通书,读成通胜,因为书音是输,有输钱的意思,所以把通书读成通胜。
粤语舌头读成ley不是原音,是因为广东人喜欢好意头,因为舌音蝕,蝕是输钱的意思,所以把舌读成ley,音同利,即是有利的意思。好像通书一样,他们不读通书,读成通胜,因为书音是输,有输钱的意思,所以把通书读成通 ...
xinjianlide 发表于 2015-8-2 21:50
我现在也挺认同这个说法的,所以我把粤语的那行删了
不过还是想知道,所有的粤语都是这样吗?
比如说 儋州的,玉林的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我现在也挺认同这个说法的,所以我把粤语的那行删了
不过还是想知道,所有的粤语都是这样吗?
比如说 儋州的,玉林的
linxiao 发表于 2015-8-2 21:54
其他地方不清楚,不过玉林都是读利的!
我现在也挺认同这个说法的,所以我把粤语的那行删了
不过还是想知道,所有的粤语都是这样吗?
比如说 儋州的,玉林的
linxiao 发表于 2015-8-2 21:54
几乎所有粤语都如此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3-27 23:21 编辑

其实壮侗语和南岛语关系相似的还有北欧亚的阿尔泰语和乌拉尔语,现在从分子人类学的研究结果看:说乌拉尔语的人群Y单倍群以N为主,而在突厥语诞生早期(可以确认是在中国南北朝时期),一支说印欧语的塞种部落(可能以Y单倍群R1a为主)减到了一个大便宜,他们效力于柔然,取得了蒙古高原西部多个铁勒部落的管辖权,这些铁勒部落的上层很可能是Q,他们被这只塞种部落联合起来,双方融合成突厥人,推翻了柔然的统治。铁勒(丁零)诸部的Y单倍群也以N为主。
西方语言学家在研究阿尔泰语的时候以突厥语为基础,感觉可以和乌拉尔语合并,但同样被归属到阿尔泰语系的蒙古语和通古斯语就比较难以和乌拉尔语联系起来。
古代伏尔加保加尔人的语言也被归于突厥语,但实际上他们的语言在突厥诞生以前就分化出去了。
呵呵。
O系这个层面的词汇我到现在只找到“眼睛”一个

其实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靠谱的语系分类,应该是A分出BC,然后B分出B1、B2,C分出C1、C2这样的,都是二分法,跟Y染色体未来趋势一样。
只是合适的词汇实 ...
linxiao 发表于 2011-2-4 18:30
你这个观点有人在用,记得以前看过一张图,就是印欧语各语言的分离时间问题,那里按照语言的分离时间画了一个树形图,而不是现在这样以地域相互影响而划分的语族。
其实壮侗语和南岛语关系相似的还有北欧亚的阿尔泰语和乌拉尔语,现在从分子人类学的研究结果看:说乌拉尔语的人群Y单倍群以N为主,而在突厥语诞生早期(可以确认是在中国南北朝时期),一支说印欧语的塞种部落(可能以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3-27 16:11
我有一个想法 就是突厥最早是和乌拉尔同源的n系 发源于陕西一带 然后向北吸收了一批c系的蒙古人 同时吸收了一批蒙古的词汇 这些人应该就是说原始突厥语的那一批人 其中一部分又吸收了一批q系的人 最终形成包括匈奴在内的r突厥 另一部分则成为z突厥
突厥的核心到底是哪个,简直是千古之谜的级别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突厥的核心到底是哪个,简直是千古之谜的级别
linxiao 发表于 2017-6-7 11:13
目前分子人类学的数据显示,突厥语族群主要是以各自父系血缘为纽带的马赛克式文化共同体,因此很难以分析汉族或印欧人群的分子人类学分析方式来推断“原始突厥语人群”的核心Y类型。
     不过从语言学的关联性角度来推测的话,原始突厥语其最接近的无疑是原始蒙古语,其次是通古斯语,再其次是乌拉尔语,再次就是雅利安语族(塞语支?)。
     根据语言学的词汇演变速率推测,原始突厥语的形成大约是在2500年前。按照杨虎嫩Janhunen的观点,地点大约是蒙古南部一带,于是战国后期至秦汉时期的匈奴人群无疑是较佳的对象。

     不过我认为突厥语的形成应该不止一个源头,应该是某种pre-proto-turkic与匈奴通用语以及proto-Mongolic共同作用而形成的‘化合物’,这个过程不会与汉语以及印欧语的形成过程有什么本质性的差异。

      这样,原始突厥语人群在父系方面应该包括:N-M46某支系(M2119?)、Q1a*(xQ-M120, xQ-M25, xQ-M3) 、 Q1b (M378)、C3某几个支系、以及R1a1某支系(YP1455?),甚至有可能包括部分O-L1360下的某个支系(奈曼簇?)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9985916 于 2017-6-7 17:10 编辑

早期亚欧大陆中间地区可能是居住着Q系各支,叶尼塞河-鄂尔多斯-新疆南部-阿尔泰山脉,我猜测这一圈都是Q系。然后N系从中国东北部北上,从漠北向西迁移到欧洲。再后来,印欧语族又从漠北向东传播。貌似北方在远古存在着这么一条通道,如果是这样,阿尔泰语系就是这样产生的了,突厥语也就是阿尔泰山脉一带的Q系为底层,但被其他语言影响严重。
我个人猜测,N系是从辽南一带出发,逆时针方向迁移到北欧的,东北的石器遗址可能就是N系的。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6-8 13:04 编辑
我有一个想法 就是突厥最早是和乌拉尔同源的n系 发源于陕西一带 然后向北吸收了一批c系的蒙古人 同时吸收了一批蒙古的词汇 这些人应该就是说原始突厥语的那一批人 其中一部分又吸收了一批q系的人 最终形成包括匈奴在 ...
0716pyhao 发表于 2017-4-19 21:39
我有些不同看法,引用本坛iamvivi001老师的一句话“突厥语族群主要是以各自父系血缘为纽带的马赛克式文化共同体”,我很赞同。


但我倒是觉得,一个统一的阿尔泰语系可能并不存在,个人粗浅看法:


最早的原始突厥语可能是印欧人群和南西伯利亚土著(Q为主,Q的祖语很可能是叶尼塞语)经过很长时间的复杂融合形成的一种混合语言;

生活在蒙古高原东侧的森林边缘地带的人群(可能C为主)更可能说得是原始通古斯语;

蒙古高原(可能一直北延到森林地带)的较早人群可能是南方的竞争失败者(可能N、O都有),我觉得他们可能操一直原始乌拉尔语,可能更早的也有但被后来人群覆盖了,蒙古语就是在来自东西两个方向的不断洗刷下形成的,

当然从时间来看,原始蒙古语应该更接近原始突厥语,其次是原始通古斯语,而后两者之间关联较小。
我有些不同看法,引用本坛iamvivi001老师的一句话“突厥语族群主要是以各自父系血缘为纽带的马赛克式文化共同体”,我很赞同。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6-8 10:45
更准确的说,是早期游牧的突厥语族群主要是以各自父系血缘为纽带的马赛克式文化共同体。后期被突厥化的定居族群则不同(比如新疆维吾尔族),其y类型的混合度与均匀度与其它定居的族群应该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