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
          现代人类的大部分族群的语言都是混合语,只不过混合后哪一种成分更多、更占有主导性而已。至于谁是底层并不是本质,底层也一样会有混合成分,如现代粤语、闽语、吴语或者北京话、东北话,无不如此~
imvivi001 发表于 2011-7-17 19:10
应该说现代人类的大部分族群的语言都是混合的,但是,几乎很少很少语言是“混合语mixed language“,注意名词的概念。语言学上来讲,混合语和“借词”“底层语”概念是对立的,如果你讲混合语,那么就不存在什么借词了
Mixed language:http://en.wikipedia.org/wiki/Mixed_language
应该说现代人类的大部分族群的语言都是混合的,但是,几乎很少很少语言是“混合语mixed language“,注意名词的概念。语言学上来讲,混合语和“借词”“底层语”概念是对立的,如果你讲混合语,那么就不存在什么借词了。
fanzhongyan 发表于 2011-7-17 20:41
.
       传统西方语言学对于‘借词’的定义是有缺陷的。首先建立在预设某两种或几种语言是同族的,然后对照之间的底层词,然后找出同源词,然后计算同源比例,最后核实其同源性。这种计算方式在大部分情况下是可行的,但是对于汉语这种高度混合的语言未必合适。
         比如现在学者对于汉藏语之间的比较就有问题。貌似二者有几乎七成的底层同源词,其实是因为二者均与古濮语(或古缅语,即M134人群的语言)同源,所以看上去同源比例高达七成。另外,与M134分离时间可能超过10ka的002611人群讲什么语言呢?我想必然与西部的M134\M117的语言的差异性应该相当大。那这种差异性体现在哪些方面呢?我的看法是首先复辅音消失,演变成连绵词,例如孔klong,就会演变成ko‘long,文字化之后,写成窟窿,再重新单音节化(或古濮语化)为窟ku’t。再比如虎qla或hla,经过东夷化之后演变成hula(楚人的发音是alaa,而韩语的发音是hulang-i,日语是tora,东夷的固有词应该是trong大虫,沪语是‘老虫’),文字化之后再单音节化成为hu虎。这样,如果简单按照西方传统方式分析,klong与ku‘t、qhla与hu、hulang-i,都不是同源,显示西方传统的方法未必适合声调化的单音节语言。
      我们再来设想一下三种语言混合后,在底层词方面会出现什么情况。假如M134 、M117人群的语言八成同源,而与东部语言二成同源,那三者混合后,假设新的混合语底层词八成来自西部二成来自东部,则新的混合语依然与西部的藏缅语八成同源,这样,表面上看,新的混合型古汉语依然是典型的汉藏缅语,但是大量的底层词事实上已经被替换了。我想这也是汉语当中大量的基本词无法在西部藏缅语找到同源词的根本原因吧。
       西方语言学的许多方法值得借鉴,不过如果生搬硬套我想就会失之毫厘差以千里。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
   所谓‘混合语’与‘混合型语言’,我想无非是混合的成分比例多少而已,只有在极少情况下才会聚变形成一种完全新型的语言,例如韩语,不然的话,其源流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
       传统西方语言学对于‘借词’的定义是有缺陷的。首先建立在预设某两种或几种语言是同族的,然后对照之间的底层词,然后找出同源词,然后计算同源比例,最后核实其同源性。这种计算方式在大部分情况下是可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1-7-17 23:10
首先,你要确定一下哪些词是晚期由其它词汇派生的,比如大虫,显然与虎在etymology上没有关系。
还有啊,你很不长记性啊。韩语hulangi是汉词的虎郎儿,不是单一个虎字。多面体提醒过你的啦。
1

评分次数

O3a3c* (M134+, M117-)
首先,你要确定一下哪些词是晚期由其它词汇派生的,比如大虫,显然与虎在etymology上没有关系。
还有啊,你很不长记性啊。韩语hulangi是汉词的虎郎儿,不是单一个虎字。多面体提醒过你的啦。
hercules 发表于 2011-7-18 13:19
.
       我没说‘虫’是虎派生的,只是拿来说明上古汉语的借词残留现象而已。
      至于韩语的hulang-i,我不认为是虎郎的音转,不排除是三韩的固有词,不排除后期汉化后附会于‘虎郎’发音而已~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23# imvivi001

沪语“老虫”是鼠,“老虎”才是虎。
Y: O2a1a1b (O3a1*), F854+
mt: B4a3
23# imvivi001

“大虫”是唐代避李虎讳
Y: O2a1a1b (O3a1*), F854+
mt: B4a3
28# daudjiongx
.
        引用沪语‘老虫’是为了说明上古汉语借词现象,非指其本意。

         虫 有足谓之虫,无足谓之豸。——《说文》;         
         蛟虫死。——《吕氏春秋·览冥》;
         说明‘虫’的叫法远早于李虎诞生,而且为何山东人要避讳,而李虎家族直接统治的关中地区反而不要避讳,可见这种说法不成立~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唐时关中地区不避讳?
O3a3c* (M134+, M117-)
.
       我没说‘虫’是虎派生的,只是拿来说明上古汉语的借词残留现象而已。
      至于韩语的hulang-i,我不认为是虎郎的音转,不排除是三韩的固有词,不排除后期汉化后附会于‘虎郎’发音而已~
imvivi001 发表于 2011-7-18 16:48
你先要证明那是所谓借词残留再说。
虎郎儿也是,虎郎儿到底说的是人还是虎?
O3a3c* (M134+, M117-)
你先要证明那是所谓借词残留再说。
虎郎儿也是,虎郎儿到底说的是人还是虎?
hercules 发表于 2011-7-19 13:41
.
     我问过韩国朋友,hulang-i就是指老虎~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我查了一下,호랑이 可能来自于虎狼。如此则不是简单的词汇。
1

评分次数

O3a3c* (M134+, M117-)
.
      我的看法是,古楚的官方语言是古华夏语,但是民众平时依然说楚语(濮语,属于古藏缅语一种),而这种藏缅语与古越语存在一定的同源关系。
imvivi001 发表于 2011-6-19 16:58
请教:楚语属于藏缅语,这个结论有出处吗?华夏语也是源于先羌语,这么说楚语和华夏语是同源的。
1

评分次数

  • 红山人

秋夜闲游看落花,
流连不舍忘还家。
飘零离树生非尽,
返璞归尘性自华。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