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PLoS ONE: 智人与直立人或从未曾共存

The Age of the 20 Meter Solo River Terrace, Java, Indonesia and the Survival of Homo erectus in Asia
Etty Indriati1, Carl C. Swisher III2*, Christopher Lepre2,3, Rhonda L. Quinn2,4, Rusyad A. Suriyanto1, Agus T. Hascaryo1, Rainer Grün5, Craig S. Feibel2, Briana L. Pobiner6, Maxime Aubert5, Wendy Lees5, Susan C. Antón7*

Abstract TopHomo erectus was the first human lineage to disperse widely throughout the Old World, the only hominin in Asia through much of the Pleistocene, and was likely ancestral to H. sapiens. The demise of this taxon remains obscure because of uncertainties regarding the geological age of its youngest populations. In 1996, some of us co-published electron spin resonance (ESR) and uranium series (U-series) results indicating an age as young as 35–50 ka for the late H. erectus sites of Ngandong and Sambungmacan and the faunal site of Jigar (Indonesia). If correct, these ages favor an African origin for recent humans who would overlap with H. erectus in time and space. Here, we report 40Ar/39Ar incremental heating analyses and new ESR/U-series age estimates from the “20 m terrace" at Ngandong and Jigar. Both data sets are internally consistent and provide no evidence for reworking, yet they are inconsistent with one another. The 40Ar/39Ar analyses give an average age of 546±12 ka (sd±5 se) for both sites, the first reliable radiometric indications of a middle Pleistocene component for the terrace. Given the technical accuracy and consistency of the analyses, the argon ages represent either the actual age or the maximum age for the terrace and are significantly older than previous estimates. Most of the ESR/U-series results are older as well, but the oldest that meets all modeling criteria is 143 ka+20/−17. Most samples indicated leaching of uranium and likely represent either the actual or the minimum age of the terrace. Given known sources of error, the U-series results could be consistent with a middle Pleistocene age. However, the ESR and 40Ar/39Ar ages preclude one another. Regardless, the age of the sites and hominins is at least bracketed between these estimates and is older than currently accepted.

http://www.plosone.org/article/info:doi%2F10.1371%2Fjournal.pone.0021562
本帖最后由 老刀 于 2011-7-6 12:09 编辑

以下是2则中文相关评论:
考古发现智人与直立人或从未曾共存
 本报讯 据美国物理学家组织网报道,日前在印度尼西亚进行的一项考古发掘发现,智人或许与直立人从未共存过,非洲起源说再度遭到质疑。

  该项考古挖掘名为梭罗河梯田项目,由印度尼西亚玛达大学的人类学家埃蒂·印德雷埃蒂和纽约大学的苏珊·安东领导的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主持,调查点为昂栋和吉佳尔,两地含有丰富的直立人和其它动物化石。

  直立人被广泛认定为人类始祖,一般被认为源于非洲,在180万年前向亚欧扩散,演化成智人,这是非洲起源说的基本观点。在非洲和亚洲的部分地区,直立人约在50万年前灭亡。但一直到3.5万年前到5万年前,印度尼西亚的直立猿人似乎仍在梭罗河的昂栋地区生存,它们可能与大约4万年前到达印度尼西亚的智人同时存在过。这两大物种的共存迹象表明了非洲直立人向智人进化的可能,是非洲起源说的一大支撑。

  而梭罗河梯田项目的发现却显示,直立人在该地区的灭绝早于现代人类的到来,现代人和直立人并未共存过。该小组采用了铀系法和电子自旋共振技术、牙化石电子回旋共振法技术、氩—氩年代测定法来对遗址断代,确定直立人在此生活的最晚时间为14.3万年前至55万年前。这两个时间比在印尼发现的最早的智人化石还要晚。

  此外,研究人员对动物残骸、地质勘查、水利挖掘和考古挖掘的分析结果都不足以证明新旧物种的共存。在吉佳尔的不同的挖掘层中发现的牙齿几乎是相同的年龄,也支持了在地质时期并没有新旧物种共存这一结论。“不论遗址的地质年代如何,在昂栋和吉佳尔的古人类、动物和沉淀物的年龄是相同的。”苏珊说。

  “因此,直立人可能并未与现代人共享过栖息地。”印德雷埃蒂说。他表示,印度尼西亚的智人与直立人之间在时间上找不到可能存在的进化关系,它们可能共存于印度尼西亚的结论并不成立。(来源:科技日报 程凤)
本帖最后由 老刀 于 2011-7-6 12:08 编辑

直立人和智人或许只是两条互不相交的平行线
 我们常常认为直立人和智人有过相交的历史,但事实并非如此!直立人要先于智人消失,而智人要比直立人更加聪明。据说,“智人”是“智慧的人”的简称,同时,智人也是最先产生感情的高级动物。目前 ,有研究表明直立人和智人并未相遇过!

图:昂栋遗址中出土的直立人头骨
 来自印尼的化石使我们对人类演化有了突破性的认识:现代人从未和直立人(Homo erectus)同时生存过。 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上的一篇文章告诉我们,直立人和现代人伴生的理论简直是 “关公战秦琼”,该文让我们对直立人在人类演化中所扮演的角色有了新的认识。来自印尼加扎马达大学( Gadjah Mada University)的人类学家E.Indriati和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S. Antón 共同主 持了这项研究。 很久以来,直立人都被认为是人类的直系祖先,因为他们在很多方面与现代人都有相似之 处,仅有头骨形状和脑量与我们不同。他们还是最早走出非洲的人类祖先之一,可追溯到180万年前。50万 年前,直立人在亚洲和非洲消失了,然而他们却在印尼昂栋地区一直存活到3.5-5万年前。很多人认为,在4 万年前,这些直立人最后的孑遗曾经与最早到达印尼的现代人一起生活过。

  直立人和智人是否同时出现过,这对现代人演化研究具有意义重大。关于现代人起源有两种理论:其一 是走出非洲说,即来自非洲的现代人祖先扩散至各个大陆并最终将原先在那里的其他“居民”排挤掉;另一 种是连续进化附带杂交说,认为现代人是从欧、亚、非各个地区同时起源的,并不断进行杂交,最终成为了 一个物种。其中,只有走出非洲说预言了直立人和现代人会共同生存一段时间,因此,之前印尼直立人的发 现被看作是走出非洲说的证明。然而,Indriati的研究对印尼直立人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在现代人到达 印尼很久之前,直立人就已经灭绝了。通过对化石的分析,直立人最晚在14万年前就灭绝了,而这一数字最 早可达55万年前。“因此,直立人和现代人可能从未共同生活过。”Indriati说。

图:直立人的生活场景

   研究小组考察了位于索伦河(Solo River)岸边的两个遗址:昂栋(Ngandong)和基(Jigar),它 们都位于河流阶地上,由于古河流的冲积,这里土地肥沃,环境宜人。由于河流多年的深切作用,现在这两 个遗址都位于高处。自1930年起,此地发现过许多件直立人和动物化石。1996年,一个研究小组宣布这些遗 址中的早期人类化石有3.5-5万年历史。他们是用了当地出产的数种动物化石的牙齿进行测年的,因此很多 学者认为,实际上早期人类化石比测得的年代还要早,由于地质作用等原因,年代较早的人类化石和较晚的 动物化石被混在了一起。2004年起,Indriati的研究小组对遗址进行了新的调查,包括重新分析动物化石、 进行考古发掘等。他们发现,人类化石和动物化石是同时期的,并且史前人类仅在当地生存了短短的一段时 间。“无论该遗址有多少年历史,我们都无法否认此地发现的古人类、动物和沉积物都处于同一时期。” S.Antón说。

  事实上,研究小组使用了铀系测年法和电子自旋共振法进行测年,发现昂栋和基嘉遗址的年代为55-14 万年前,这一巨大的时间落差可能是由于样品中混入了年代更久的岩石或地下水的作用。不过,无论如何, 测得的年代都远远早于现代人首次到达印尼的时间。所以,研究者们推断,在印尼,直立人在十多万年前就 已全部消失,更谈不上与现代人伴生了。

  其实,直立人和智人是否只是两条互不相交的平行线,我们还不太清楚,不过,最近有关他们的最新发现对世界历史的研究是非常有帮助的!(来源:环球网 小洋)
个人认为,现在该结论是否成立的关键在于13000年前的印尼 弗洛里斯人(Homo floresiensis)到底是属于智人还是直立人。弗洛里斯小矮人的古DNA已经在测了,估计结果很快就会出来的吧
个人认为,现在该结论是否成立的关键在于13000年前的印尼 弗洛里斯人(Homo floresiensis)到底是属于智人还是直立人。弗洛里斯小矮人的古DNA已经在测了,估计结果很快就会出来的吧
老刀 发表于 2011-7-6 12:16
值得期待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本帖最后由 老刀 于 2011-7-6 23:14 编辑

分别来自澳大利亚和德国的两个团队在大约6年前试图提取牙本质DNA都失败了。去年的报道说,ACAD的科学家正在尝试新的实验条件,比如降低钻速,将目标改为牙骨质等。他们表示很有信心,因为在2007年他们成功地从一个6000年前的猪牙的牙骨质部位提取出了DNA.
考古发现智人与直立人或从未曾共存
 本报讯 据美国物理学家组织网报道,日前在印度尼西亚进行的一项考古发掘发现,智人或许与直立人从未共存过,非洲起源说再度遭到质疑。

  该项考古挖掘名为梭罗河梯田项目, ...
老刀 发表于 2011-7-6 12:04
這中文編輯太弱了,直立人和現代人未曾共存就是完全支持現代人非洲起源說的,難不成現代人是石頭裏蹦出來的?
目前在復旦已經停止對外的收費服務,只做科硏項目。測試可以找源基因 www.yoogene.com 。
新浪微博@polyhedron
微信公衆号fenzirenleixue
他们在这里说的不是智人的非洲起源说,而说是直立人的非洲起源说受到了质疑,因为直立人的非洲起源说预测在智人走出非洲后会在较远的地区遇到之前走出非洲的直立人
本帖最后由 老刀 于 2011-7-9 20:01 编辑

另外,欧洲和亚洲其它很多地方发现的智人化石,如匈牙利的维特斯佐洛人(>35万年)、英国的斯旺司孔人(>25万年)、德国的施泰因海姆人(>20万年)、法国的丰德谢瓦人(7~15万年)、尼安德特人(>3~20万年)、西伯利亚的丹尼索瓦人(约3万年),中国的大荔人(>15~20万年)、金牛山人(10~20万年)、许昌人(5~10万年)、山顶洞人(1~4万年)等等也不能确定都是从非洲走出来的,去年以色列更是发现了40万年以前的智人牙齿化石,而非洲发现的最早的智人-长者智人的化石推测其时间不会超过20万年以前(约16~15.4万年),

所以看起来目前人类的非洲起源说也就只剩下晚期智人(现代人)的非洲起源说了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