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王明珂 英雄祖先与弟兄民族:根基历史的文本与情境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1-9-12 20:46 编辑

全文阅读: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5135211.html

著译者:王明珂著

出版社:中华书局

ISBN:9787101062823

出版日期:2009-07-01

上架时间:2009-07-31
英雄祖先与弟兄民族-根基历史的文本与情境.jpg
自问,于民于家何用?
内容简介
在《羌在汉藏之间》一书中,作者是“化陌生为熟悉”。在认识到“弟兄祖先历史心性”后,在《英雄祖先与弟兄民族》中,作者“化熟悉为陌生”,以“英雄祖先历史心性”解释自古流传的黄帝、炎帝、蚩尤等英雄祖先之历史,及其对华夏边缘人群造成的影响,藉此作者说明“历史”塑造华夏及当代中国人认同的历史过程。经由“化陌生为熟悉”与“化熟悉为陌生”所产生的反思性新知,作者期望《英雄祖先与弟兄民族》能增进人们对历史与民族的了解。

作者简介
王明珂,1952年生于台湾,美国哈佛大学东亚系博士,现为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曾在台湾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台湾东吴大学等校教授历史与人类学相关课程。1994年以来,多次到川西地区进行羌族田野调查。主要研究范围是羌族及西南少数民族,北方游牧社会之历史与人类学研究。主要著述:《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蛮子、汉人与羌族》、《羌在汉藏之间》、《寻羌??羌乡田野杂记》。

原序与谢词
前言:中国民族起源与形成
一 中原核心、多元一体、想像社群
二 本书主旨与研究方法

第一章 边缘与异例
一 边缘异例
二 弟兄祖先故事
三 历史心性

第二章 英雄祖先历史与华夏意识初萌
一 新石器时代晚期黄土高原边缘的人类生态变迁
二 商、周王朝出现的人类生态意义
三 华夏与华夏边缘的出现
四 凝聚华夏的各种“根基历史”方案
五 黄帝与炎帝:弟兄或敌手
六 “英雄祖先历史心性”下的黄帝

第三章 《史记》文本与华夏帝国情境
一 《史记》中的黄帝:血缘、空间、时间与政治权力
二 《史记》中的黄帝子孙
三 “正史”与华夏帝国:文类与社会本相

第四章 蜀之华夏化与方志文类
一 典范中国史中的古蜀历史
二 被遗忘的“过去”??三星堆文化
三 历史学者对“三星堆文化”的解释
四 汉晋蜀人对“过去”的失忆
五 蜀人成为黄帝子孙
六 被遗忘的历史心性
七 “方志”文类的出现及其意义

第五章 英雄徙边记:边疆史的模式化情节
一 正史中的四种“英雄徙边记”文本
二 “英雄徙边记”文本分析
三 “英雄徙边记”与华夏边缘

第六章 反思英雄徙边记:朝鲜与东吴
一 反思性
二 东北边缘:箕子、朱蒙与檀君
三 神话与历史
四 高丽之本土历史建构
五 东南边缘:太伯成为本土英雄祖先

第七章 反思英雄徙边记:滇与西羌
一 西南边缘:庄跻记忆被忽略及再唤起
二 沙壹与竹王
三 佛僧与祖先:《南诏图册》中的大封民国认同
四 大理王朝至明清时期的白人与九隆族
五 庄跬复出于“方志”之中
六 西北边缘:三苗与无弋爰剑受冷落

第八章 北疆与南薯的英雄祖先记忆
一 汉晋以来北方华夏边缘的炎黄子孙
二 北朝、隋、唐时的炎帝子孙
三 南方的廪君、盘瓠子孙
四 盘瓠与盘王子孙??本土观点
五 南方的蚩尤祖先
六 另类历史:南方的“弟兄祖先”祖源记忆
七 黄帝子孙与南疆“汉人

第九章 华夏社会边缘的英雄祖先记忆
一 家族谱系之文字记忆
二 文字谱系记忆的民间化与族谱文类之兴

第十章 近代中国炎黄论述
一 国族历史建构初期的炎黄子孙记忆
二 “英雄徙边记”与近代中国边疆史
三 新文类“民族史”下的华夏边缘再造
四 英雄祖先与弟兄祖先

第十一章 多重边缘交会:索土司的祖源
一 瓦寺土司的家族史
二 多种边缘之交会
三 三种土司家族史的文本解读
四 历史记忆下的个人动机、意图与情感

结语历史中的表征与本相
一 文本、表征与情境、本相
二 历史心性、文类、模式化情节
三 边缘、异例、断裂与符号
四 符号与结构之间:模仿与攀附山
五 反思与反省的历史
参考书目
索引


文摘

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数十年间,民族学、语言学、考古学、体质学与国族史学等,皆先后随西方及日本势力进入中国。这些学科知识之累积,都涉及必要的长期田野研究,然而即使是在20世纪4。年代之中国,各学科之田野工作仍只在起步阶段。虽然如此,当时民族史著作已大量采纳这些相当初步的学科知识,与一些新学术名词概念??这些学科知识与相关名词概念,是构成“民族史”文类的重要因素。譬如,在前面我曾提及,傅斯年等学者以考古学、体质学、神话学等,证明上古东北各部族在血缘、文化上与中国有密切关系。“人种”、“体质”、“考古文化”等概念,频繁出现在他们的论述里。又如在王桐龄之《中国民族史》中,作者称东南“吴越”民族有断发、文身之俗,与汉族在语言、血缘上都有差别。吕思勉的《中国民族史》中,作者认为“粤族”也就是“马来族”,其文化特征为文身、食人、断发、裸身等。这些由古文献或奇风异俗志中摘取的刻板知识,显示作者们已深受“民族文化”概念之影响。
也在此一时期及略晚,考古上的“龙山文化”、“仰韶文化”,体质学上的“蒙古人种”,语言学的“泰掸系”、“苗儒系”等学科分类与范畴概念,都被用来与“民族”范畴相结合。因此,虽然对绝大多数的满、蒙、藏等边裔族群而言,黄帝或炎黄子孙历史记忆之意义不大,然而“蒙古人种”、“汉藏语系”与“仰韶文化”、“红山文化”、“北方青铜器文化”等体质学、语言学、考古学范畴之知识建构与它们彼此间的联系,广泛被用以描绘国族边缘与强化国族内部凝聚。到了2。世纪下半叶,与上半叶的早期“民族史”相比,显然语言学、体质学、民族学与考古学等之相关知识内涵增加许多;相对地,“黄帝”或“炎黄”的历史,以及太伯、庄趼等“英雄徙边记”历史,逐渐失去其重要性。
自问,于民于家何用?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