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现代各族和古代遗址中D4和D5的比例

Mt单倍群中,D在大东亚北方各族中的整体比例是最高的。所以,它的研究价值也是最大的。D下面基本可以分为两个大单倍群,D4和D5,其他类型的单倍群很少。而D4和D5的分布,各族中其实是差别很大的。
     在现代汉族中,据我自己以前一个极为粗略的估算,大约汉族的平均格局是D总比例在25%左右,其中D4:D5约为2:1,也就是D4约占总比例的16%,D5约占总比例的8%。而在其他各族中,D的格局和汉族相比差别很大。下面我来分别写一点,以作抛砖引玉,能上传的文件尽量上传。
2

评分次数

日本人的MtDNA一文中数据分类很详细,可惜文件数据量太大,无法上传,只好在这里笔录了。
这篇文章中日本大和族共采样1312例,D*占0.08%,D4共计32.61%,D5共计4.8%,D总比例达到37.49%,这个比例远高于汉族平均水平,而D4:D5约为7:1,这比古华北人种夏家店的遗址中比例5:1还要高。而我们知道日本人的血统中以古东北人种为最高。这或许可以说明,古东北人种中的D4:D5的比例至少不在古华北人种之下。
在同样的文章中,冲绳人中样本总量50,其中D4占12%,D5只有2%,D的总比例远低于大和族,D4:D5=6:1,这和大和族接近。阿依努人样本量51,D4占13.72,D5占3.92% ,总比例也远低于大和族,D4:D5=7:2。冲绳人,阿依努人的D4和D5的主流和大和族并不一致,这或许意味着D4,D5的不同子类型到达日本有着巨大的时间差异。
韩国样本达到537个,其中D*占0.19%,D4共计28.83%,D5共计3.54%,D的总比例低于日本大和族,但高于汉族平均水平。D4:D5约为8:1,和大和族接近。
台湾汉族总样本208个,其中D4占13.98%,D5占6.25%,总比例20.23%,略低于汉族平均水平,D4:D5约为2:1,符合汉族平均特征。
藏族65个样本,其中D4约占35.42%,D5占3.08%,总比例也高于汉族,D4:D5的比例高达11:1。我们知道,古西北人种在形成现代藏族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那么以此为基准,古西北人种中的D4:D5的比例还要高于古华北人种,更是远高于现代汉族。
以下是青海陶家寨的遗骨mt数据。
裁剪_2.bmp
2011-9-26 11:51

总共29个样本,其中D4有5例,D5有3例,D共计占27.6%,D4:D5为5:3,接近2:1D的总比例和D4:D5的比例均和现代汉族平均水平接近,而和日本人Mt那篇文章中的藏族样本相去甚远。也许,我们测一下不同地区藏族的D4和D5的情况,可以看出藏族不同地区的来源。
座等数据分析之后的总结,现代汉族的相对高比例D5是哪里来的?
新得一名narsan,蒙语松树,象征健康
日本人的主要来源应该还是古华北类型,而不是北极类型,不过吉林所的所谓古东北类型内部差异也挺大的,有接近北极的,也有接近北亚的,还有接近华北的,总之是很复杂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http://www.ranhaer.com/thread-16451-1-1.html
再看这个链接,里面有山西绛县横北村的Mt数据,里面共有46个样本,其中D4有8个样本,D5有4个样本,D的总比例约为25%,D4:D5=2:1,这几乎就是我粗略估算的汉族D的平均格局的样本。在所有古代遗址发现的Mt中,没有哪个古墓地的Mt格局能够像绛县横北村那样和现代汉族的平均水准如此接近。事实上,存在这种可能性,就是在秦代以后的各次王朝的崩溃的大动乱中,晋中南一直受冲击很小,所以在动乱之后保留了北方汉族最多的人口。在动乱之后的人口迁徙和增长中,原住晋中南的人口在汉族人口中的比重越来越高,最后达到明显的优势地位。当然,这里原住晋中南的人群是以绛县横北村那样的人口结构算起的。
1

评分次数

下面是宁夏彭阳的古代墓地Mt数据
ytsnp.jpg
2011-9-26 12:48

特征是D4占了压倒性的优势,这种优势比夏家店中还要明显。在现代民族中,这种结构在西伯利亚诸族中较为常见。这也印证了宁夏彭阳古墓属于北亚人种,来之于塞外的猜想。
总的来看,从陶寺到棚国墓体现了比较大的变化,而我们知道早期陶寺更接近东亚类型,中晚期南亚成分增加,到棚国墓东亚类型成分重新增加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裁剪.bmp
2011-9-26 13:36

这是样本截图。
裁剪2.bmp
2011-9-26 13:39

这是样本说明。
由上可见,在这次测量中只有1湖南苗族,4Mu Bin瑶族,7湖南郭山瑶族,13云南孟腊瑶族,15广西兰亭瑶族,16广西低低瑶族测到了D5.鉴于除D4,D5外D的其他分支很少,这里就将D当做D4来用。其中湖南苗族103个样本中D4测到15个,D5测到5个,D的总数接近20%的比例,D4:D5=3:1,这和汉族的D的平均格局还是很接近的。在常染上,湖南苗族和汉族平均也十分接近。这点倒是可以互相对应。而在云南的苗族,在39个样本中D4有6个,D5只有1个,共计占18%,D4:D5=6:1,D4:D5的比例和湖南苗族存在较大差距。mu bin瑶族样本过少难以评价。其余瑶族,D5即使存在也是零星存在,只有1个,其比例和汉族相比存在一定差距。
由上可见,除了汉族,其他东亚民族的D5普遍是很少的,甚至是不存在的。那么汉族中较高的D5是从何而来的呢?我的看法是来之于大汶口文化人群。以前百越人曾经做过一个D5的频率分布图,从那个图上看,D5和002611的分布存在很强的正相关关系。随着龙山文化的兴起,D5也四处扩散,但主要存在于古中原人种中,还有部分分散在古华北人种,古西北人种,古东北人种中。我个人认为,D5和002611一样,可能标志着大汶口文化人群的扩散。
8# sahaliyan
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那些mt类型代表东亚类型,那些Mt类型代表南亚类型。请明示。不过如果你以为古华北人群中有着高比例的D4就代表它在山西绛县横村人群中有着相当程度的参与,我要说那是没有说服力的。因为D4在整个大东亚北方古代人群中都是广泛高频存在。
山东2500bp和2000bp是有D4D5的,比例差不多。
O3a3c* (M134+, M117-)
由上可见,除了汉族,其他东亚民族的D5普遍是很少的,甚至是不存在的。那么汉族中较高的D5是从何而来的呢?我的看法是来之于大汶口文化人群。以前百越人曾经做过一个D5的频率分布图,从那个图上看,D5和002611的分布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6 14:11
D4、D5人群分布范围很广,东南海岛海南黎、台湾原住民都有,可见其诞生年代极早,并可能在父系D、N、O系人群中交流穿行,但不同人群频率差别很大,北方远高于南方。

从文波博士学位论文中的数据来看,D5的确在南方少数民族中相对低频,在南汉中比例也相对较低,而在西北省份汉族比例较高,在北方少数民族中比例也不算低。所以推测,D5在西北黄河上游是个暴发区,D5应与华夏族群的扩张有关,D5的主要源头应是西北黄河上游的父系N人群,最早期与O3系融合成原始华夏族群时混入中原人群,然后伴随着华夏族群的扩张而扩张。
山东2500bp和2000bp是有D4D5的,比例差不多。
hercules 发表于 2011-9-26 14:29
测到跟高频是两回事,山东本来是B,F高频,不是你能改变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8# sahaliyan  
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那些mt类型代表东亚类型,那些Mt类型代表南亚类型。请明示。不过如果你以为古华北人群中有着高比例的D4就代表它在山西绛县横村人群中有着相当程度的参与,我要说那是没有说服力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6 14:16
但你要注意,到棚国墓,D4的比例明显上升,而晋国的统治基础是怀姓九宗这样的“华夏化”鬼方,晋国的周围几乎都是戎狄,因此说晋国是在戎狄基础上立国并没有错。这些攀升的D4不是来自他们,又是来自谁呢?
另外,D在东南亚比例不高,考虑到半坡和大汶口这样的人群都更接近东南亚和太平洋的人群,说他们高频的D是没有道理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D4、D5人群分布范围很广,东南海岛海南黎、台湾原住民都有,可见其诞生年代极早,并可能在父系D、N、O系人群中交流穿行,但不同人群频率差别很大,北方远高于南方。

从文波博士学位论文中的数据来看,D5的确在南 ...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1-9-26 14:42
>>>接着

北汉高频的D4我认为还是与华夏族群的扩张有关,应顺着考古线路去追踪。

有迹象表明,中原东部(太行以东)新石器时代母系还很具南方人群特点,N比例较高,显然中原东部不太可能为D4爆发源。D4爆发区应在中原中部或偏西北,并从南往北比例增高,结合古人群地理位置,认为D4的源头也在父系的N人群,其与父系O3人群的融合过程进入到华夏族群当中。至于当今河北人群高频的D4是否源自古华北的戎狄,很难说,从晋中、晋北东迁也有可能。
这是老挝的数据,D还是比较少的
D*              1    0.5
D4b1b         1    0.5
D4b2b         2    0.9
D4e1'3        1    0.5
D4g2a         1    0.5
preD5a2a1   1    0.5
D5b             2    0.9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北亚人群南下应是较晚期的事,最早是南匈奴的汉化,再有鲜卑族汉化,这很晚了,恐不足以在河北形成那么大规模的D4人群。但再早又找不到史学证据,传说也没有,说红山文化是商的源头之一也是个别人。只听说筑长城挡匈奴,没听说早期有与北亚人群融合之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