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在古代匈奴墓葬中,共有样本46个,其中D4占37%,,D5占4.3%,D4:D5约为9:1,比现代日韩人都高,显示了浓重的北亚风格。在现代内蒙古蒙古族IM中(主要指的是大兴安岭两侧的内蒙古蒙古族),D4占18.4%,D5占5.8%,D4:D5约为3:1,这个比例和周围相差很大,倒是和汉族平均水平接近了。至于外蒙古的蒙古族MG,47个样本D4占了10.6%,D5一个未测到,仅就D的结构来看,北亚风格也很明显。雅库特YK样本中D4:D5约为5:1,离明显的北亚风格距离也不远,布里亚特人BY中D4:D5=11:1,但是这里的IM,MG,YK,BY好像比例上有问题,各项Mt加起来没有100%。
在南部中国汉族中,武汉WH样本42个,D4占9.6%,D5占4.8%,D4:D5=2:1;广州GZ样本69个,D4占15.9占5.8%,D4:D5约为5:2;上海SH120个样本,D4占25%,D5占8.3%,D4:D5约为3:1;昆明KM43个样本,D4约占18.6%,D5占4.6%,D4:D5约为4:1,除了昆明外,离2:1都距离不远。
牛河梁的D就主要是D5,那个年代还没大汶口呢,北方D4/D5和B4/B5关系类似,伴随关系很强。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1-9-26 22:01
大汶口文化的碳十四数据很多,除去年代明显偏早和偏晚的之外,多数落在距今6100年——4600年之间,早期阶段为6100—5500,中期5500—5000,晚期5000—4600。

牛河梁几个数据大约在5800—5500。
40# Yungsiyebu
我这个帖子里的数据已经够多了,很明显,D4和D5的伴随关系并不强。
以上分析过古华北人种和古东北人种中D4:D5的比例,都在5:1甚至更多。而在西北,在中国境内留下两拨南下人群的痕迹,前一波基本没有D5,但有高频的D4,后一波不但有高频的D4,也有频度不低的D5,显然,后一波人群对现代汉族的影响要比前一波人大得多。问题在于,古西北人种属于什么人群?是前一波,还是后一波,还是两者都算?这个问题目前还有待讨论。至于古中原人种中的D4:D5的比例,最好从南方汉族入手考察,因为古中原人种南下融合其它族群后,由于南方原始族群基本不含有D,所以D的比例虽然降低了,但是D4:D5的比例基本保持不变。以台湾汉族为例,这里古西北,古华北,古东北人种的影响已经很小了,D4:D5的比例约为2:1,我以为这就是古中原人种总体D4:D5的比例。从这个角度看,如果排除古西北人种的影响,陕西绛县横北村遗址基本是古中原人种的遗留。
以上分析过古华北人种和古东北人种中D4:D5的比例,都在5:1甚至更多。而在西北,在中国境内留下两拨南下人群的痕迹,前一波基本没有D5,但有高频的D4,后一波不但有高频的D4,也有频度不低的D5,显然,后一波人群对现代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7 12:18
部分南方少数民族可能在史前也有一些D,而且南方汉族南下的时间在古华北,古西北等类型被汉族和北方其他民族吸收以后,南方汉族只能说是北亚的影响很小。而且典型古中原陶寺和山东的古代DNA已经出来了,并不符合你的猜想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45# sahaliyan
陶寺的数据我已经说过了,很可能是个失败的古中原人种的分支。至于山东淄博的数据,那很可能也是个不很成功的分支。由于古代中国战争频仍,尤其是秦代以后的王朝覆灭时的战争人口减少骇人听闻,绝大部分古中原人种的分支其实是不成功的,最后其实是很少数的几个分支成为了南方汉族的主流。
45# sahaliyan  
陶寺的数据我已经说过了,很可能是个失败的古中原人种的分支。至于山东淄博的数据,那很可能也是个不很成功的分支。由于古代中国战争频仍,尤其是秦代以后的王朝覆灭时的战争人口减少骇人听闻,绝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7 12:34
我不认为陶寺失败,相反陶寺发现的MT类型基本还能在现代北方汉族找到,同样山东的B,F在现代北方汉族也有很大比例,说明东西两部分古中原类型对于现代北方汉族是重要的底层。而现代南方汉族的主要来源其实是到汉朝之后的事情了,这个时候古华北,古西北,古东北都差不多已经融合了,进入新的历史时期
古中原类型在体质上接近现代华南人,但是你要知道华南汉族也融合了当地少数民族,如果是华南汉族南下的时候没有混合古华北等类型,那么在体质上应该是更南方一点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47# sahaliyan
我觉得对于陶寺和淄博的Mt对古中原人种的代表性还有待观察。别的不说,就拿它们两个遗址的情况来说,Mt可以说是完全不是相同类型的。如果不说其他的情况,你说这是同种人种不同亚种的分支的MtDNA,你敢相信吗?我是不敢相信的。至于你说的陶寺的M10,M7c,淄博的B,F,完全可能是其他人群的 M10,M7c,B,F取得了成功,而不是它们延续了下来。
47# sahaliyan
我觉得对于陶寺和淄博的Mt对古中原人种的代表性还有待观察。别的不说,就拿它们两个遗址的情况来说,Mt可以说是完全不是相同类型的。如果不说其他的情况,你说这是同种人种不同亚种的分支的MtDNA,你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7 13:19
本来嘛,我对吉林所的古中原就相当不感冒,因为古中原内部差异极大(另外就是古东北类型了)。半坡类南亚,大汶口类玻利尼西亚,陶寺周原殷墟等则是东亚和南亚过渡(也就是类华南),怎么这些差异很大的人群都用古中原概括呢?这是我不解的地方。
另外,陶寺早期更类东亚,到中晚期就多了南亚因素,我想陶寺的MT本身就是混杂的,其中既有早期陶寺遗留,也有中晚期进入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绛县横北村遗址距今3千年,其mt类型和现代汉族可以说是没有区别,陶寺不过比它早了一千年,但是却差别巨大。所以虽然两者相距很近,我很怀疑陶寺类型对横北村类型有多少血缘上的关系。
绛县横北村遗址距今3千年,其mt类型和现代汉族可以说是没有区别,陶寺不过比它早了一千年,但是却差别巨大。所以虽然两者相距很近,我很怀疑陶寺类型对横北村类型有多少血缘上的关系。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7 13:44
陶寺早期和中晚期的差异也很大,而时间也不长。你要注意的是,从商代和周代这一段历史,晋中南变成戎狄之所,叔虞刚刚受封的时候,“戎狄之民实环之”,用以统治的基础则是怀姓九宗,后来晋人不断与戎狄战争和通婚,最终疆域广阔,戎狄之民自然也变成晋人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51# sahaliyan
戎狄之说解决不了很多问题,譬如D5,B,F的比例上升的问题。
51# sahaliyan  
戎狄之说解决不了很多问题,譬如D5,B,F的比例上升的问题。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7 13:56
首先,戎狄本身也有D5,其次陶寺也有。B,F可能来自东部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53# sahaliyan
你这需要太多的可能性。在我看来,横村居民最大的可能性来自关中。为什么这样说。在古代人类遗骨中,和现代汉族最匹配的就是横村,可以说是没有区别。其次就是陶家寨,和现代汉族区别也很小。陶家寨的居民可能来之关中,横村居民也可能来自关中,这是第一个可能性。其次,从前面的讨论我们可以看出,西北有两股南下的移民,第一波没有D5,只有D4,第二波既有D4,也有D5,就是类似陶家寨的移民。第一波人群对现代汉族影响不会太大,第二波则可能有很大的影响。第二波人群体质人类学上属于什么类型,古西北类型,还是古中原类型?这个以后可以再讨论。这第二波人群历史上叫什么?羌族,戎狄,都有可能。在历史上,周王族自然来自关中,而所谓怀性九宗,其实也可能是来自关中的戎狄。在M134的频率分布图上,有明显的自西北扩张的趋势,对应历史,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周代商之际的关中移民。
http://www.docin.com/p-220683585.html

【摘要】: 本文以河南安阳殷墟大司空和刘家庄北地两处遗址的晚商时期中小墓出土的人类遗骸为研究对象。通过分析其性别组成、年龄结构、骨骼发育程度、骨骼病理创伤、居民的行为习惯、人种特征、种系来源、流向等问题,从多个角度对殷墟中小墓商代晚期居民的骨骼标本进行了全面系统的体质人类学研究。在此基础上对黄河中下游地区以往报道的古代居民材料进行了系统梳理,并对这一地区古代居民人种地理分布的动态过程进行了归纳和概括。 研究表明,在以大司空和刘家庄北地遗址为代表的“大邑商”的各商邑内部可能存在明显的性别比例失衡问题,并表现出以妇孺居多的人口现象。这些居民骨骼发育普遍较为纤弱,性别差异相对较小。人群中存在较为普遍的骨骼疾病状况,创伤也较多,流行跪坐姿势。人种特征的研究表明,殷墟中小墓居民中的多数个体的基本种系特征表现出“古中原类型”居民的特点,少数则表现出“古东北类型”居民的特点。殷墟中小墓人群的人种构成较为多元,来源也较为多样。结合黄河中下游地区先秦时期古代人群的材料以及中原地区商周时期考古学材料中大量存在的北方文化因素分析,我们认为在先秦时期可能存在一次北方人群大量迁徙至中原地区的人群流动现象。虽然目前发现的这样的人类学材料并不丰富,但相信随着更多新材料的不断发现和补充,我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将会更加全面和深入,也将有助于我们从人种学的角度来理解华夏民族形成的历史脚步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1-9-27 16:37 编辑
53# sahaliyan  
你这需要太多的可能性。在我看来,横村居民最大的可能性来自关中。为什么这样说。在古代人类遗骨中,和现代汉族最匹配的就是横村,可以说是没有区别。其次就是陶家寨,和现代汉族区别也很小。陶家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7 16:23
鬼方的文化遗存是李家崖文化,也可能与高红文化有关,总之,在陕北、晋北,而不是关中。关中的是羌方,与鬼方并不直接相关。其后,鬼方一部分向西发展,即西落鬼戎,一部分内服,即鬼侯,棚国应为后者苗裔。

mtdna也应当更近内蒙古中南区域的种系而不是西北种系,尽管区分度也不大。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56# Yungsiyebu
你说的是应当,而事实上,绛县横村的mt组合最接近的就是陶家寨,这是来自西北的种系,而和其他任何一组属于古华北的遗址Mt,都有很大的区别。而且在横村的墓葬中,主要表现出来的还是周族的风格。
56# Yungsiyebu  
你说的是应当,而事实上,绛县横村的mt组合最接近的就是陶家寨,这是来自西北的种系,而和其他任何一组属于古华北的遗址Mt,都有很大的区别。而且在横村的墓葬中,主要表现出来的还是周族的风格。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27 16:48
古西北组事实上是和陶寺组有很多共性的,这个组还是更接近内蒙古中南各组,如果将来有李家崖文化的样本,相信肯定更近他们,回头汇总一下,可以做个饼图,更直观。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59# 疁殇1958
多谢您的劳动。不过能够在小范围内吻合的如此之好,个人认为纯属运气。
陶家寨东汉遗骸出现较高比例的N系(16/29=55.2%),有两种可能:一是继承远古土著而来,二是从中原东部西迁。若按之前曾讨论过的那样,中原东部如河南、山东一带2000年前M系比例已升高,N系比例较高的人群可能已不复存在。根据百越版主的一些数据,现代57例现代山西太原人数据N系占49%、河南安阳现代组mtDNA 49例N系占47%,再有见甘肃汉族N系占38%、陕西汉族N系占43%、西宁汉族N系占25%等。可见现代东部N系达55%的人群并不好找。

如果能证明陶家寨东汉遗骸是继承远古土著而来,就基本能证明西北黄河上游远古曾生活着一群N系高频的人群,她们就应该是生活在中原一带最原始的华夏族祖先。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