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1-9-29 21:46 编辑

Region/Population


No. of subjects


Haplogroup frequency (%)


D


D2


D4


D5


Island Southeastern Asia

929


4.2


0.0


1.1


3.1


西南口误,我是想说最近正在分析的最南端的海南样本D5比例更高。我这里给的数据也是海南数据,不是西南的。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662821Ngari, TibetDD5a2092 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43 266 362 D5a2aD5a2a1
662883Ngari, TibetDD5a2092 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43 266 362 D5a2aD5a2a1
665436Lhasa, TibetDD5a2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
665158Nyingchi, TibetDD5a2164 172 182C 183C 189 209 223 266 362 D5a2aD5a2a*
665302Nyingchi, TibetDD5a2051 092 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1
662620Nagqu, TibetDD5a2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43 249 266 362 D5a2aD5a2a*
662782Nagqu, TibetDD5a2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
6634Yushu,QinghaiDD5a2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
66101Yushu,QinghaiDD5a2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
662013LhobaDD5a2092 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25 362 D5a2aD5a2a1
662007LhobaDD5a2092 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1
662012LhobaDD5a2092 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1
661646MonbaDD5a2092 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1
661641MonbaDD5a2092 164 172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1
70Br 350BuryatDD5a2*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
70Br 349BuryatDD5a2a*164 172 182C 183C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
8655 Altain KazakhDD5a051 164 172 189 223 266 362 D5a2aD5a2a*

这组数据汇总了另外一个D5的大群,D5a2a年代约1.2-1.3万年,D5a2a1年代约1.0-1.2万年,如上南北样本间的共祖年代会更低,北人南下非常明显。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84# Yungsiyebu
所谓的D5比例最高也就3.1%,这么说吧,有个瑶族的样本,总共测了6个样本就有1个D5,没有D4,按照你的说法,比例达到17%,岂不是最高了。但是,这么小的人群,这么小的采样数量,能说明总体趋势么?另外,海南是最南端么?东南亚算什么?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1-9-29 23:54 编辑

85# Yungsiyebu
你在这里举了一堆西藏的数据,你知道西藏D4:D5的比例是多少?我前面已经贴出来了,拉萨3:1,青海玉树4:1,甘肃文县5:2,四川茂县10:1。也就是说,你平均找出一个藏族的D5,你还能找出4个藏族的D4.你这里还有布里亚特人的数据,我再告诉你,布里亚特人里的D4:D5=11:1,也就是说,你找出一个布里亚特人的D5数据,就能找出11个布里亚特人的D4数据。你那个D5a2a的年代能说明什么呢?根本不能证明你的观点。数据已经很清楚了,汉族的D5比例是所有民族中最高的,D5的扩散来自中原,最大的可能就是伴随大汶口文化的扩张。你所谓的北人中的D5全部来自大汶口。
所谓的D5比例最高也就3.1%,这么说吧,有个瑶族的样本,总共测了6个样本就有1个D5,没有D4,按照你的说法,比例达到17%,岂不是最高了。但是,这么小的人群,这么小的采样数量,能说明总体趋势么?另外,海南是最南端么?东南亚算什么?
你谈的是D5的绝对比例吗?
海南样本多少?岛屿东南亚样本又多少?
海南当然不是最南端,因此,我还列了岛屿东南亚的数据。二者都是表现出D5相对高频。
数据已经很清楚了,汉族的D5比例是所有民族中最高的,D5的扩散来自中原,最大的可能就是伴随大汶口文化的扩张。你所谓的北人中的D5全部来自大汶口。
此逻辑是不是告诉我们,欧洲、中亚、印巴等地的R1a1都是来自斯基泰,因为他们的R1a1近乎100%。

D5起源于哪,不是看其在现代人群的发生频度,而是看每个样本具体的匹配关系和其共祖年代的判断,还是举上边的这组数据,如果一个山南藏缅D5a2a样本与西北甚至北亚样本非常近似或者匹配,共祖年代只有几千年,你能找到什么考古或者文献史料证据支持西南人群在几千年内向西北乃至北亚迁徙?而反过来,证据一大把。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1. 你谈的是D5的绝对比例吗?
  2. 海南样本多少?岛屿东南亚样本又多少?
  3. 海南当然不是最南端,因此,我还列了岛屿东南亚的数据。二者都是表现出D5相对高频。
复制代码
你告诉我一下,你的数据来自哪里?怎么我掌握的数据和你完全不一样。
  1. D5起源于哪,不是看其在现代人群的发生频度,而是看每个样本具体的匹配关系和其共祖年代的判断,还是举上边的这组数据,如果一个山南藏缅D5a2a样本与西北甚至北亚样本非常近似或者匹配,共祖年代只有几千年,你能找到什么考古或者文献史料证据支持西南人群在几千年内向西北乃至北亚迁徙?而反过来,证据一大把。
复制代码
我的考古学证据早就告诉你了,就是大汶口人群代表的龙山文化的扩张,而且D5的分布和002611表现湖很强的正相关性。至于你说那西南人群?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说过D5和西南人群相关。请我了解我的基本观点再来和我讨论。
你谈的是D5的绝对比例吗?
海南样本多少?岛屿东南亚样本又多少?
海南当然不是最南端,因此,我还列了岛屿东南亚的数据。二者都是表现出D5相对高频。你告诉我一下,你的数据来自哪里?怎么我掌握的数据和你完全不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30 11:13
岛屿东南亚,Hill et al. 2007

你的考古学连大汶口和龙山文化都分不清楚吧?而你的考古证据不是证明了5500年前牛河梁高频的D5是山东龙山文化过去的吧?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1-9-30 13:18 编辑

90# Yungsiyebu
我怀疑那篇文章采样较偏,根据日本人MtDNA的采样对比,东南亚是D4远多于D5,而且还有D6c。所以我要你列出那篇文章具体的采样地点。
至于牛河梁D5的高频,说实话我不大敢相信你的匹配技术。如果是烈火,我就相信了。
90# Yungsiyebu
我怀疑那篇文章采样较偏,根据日本人MtDNA的采样对比,东南亚是D4远多于D5,而且还有D6c。所以我要你列出那篇文章具体的采样地点。
至于牛河梁D5的高频,说实话我不大敢相信你的匹配技术。如果是烈 ...
wolfgang 发表于 2011-9-30 13:16
牛河梁的D5不是他匹配,而是吉林所原文就这么推断。另外,北欧也有一定比例的D5。但D5主要还是在偏南的一些地方,北亚相对不多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另外,陶寺的D5比例也相对比较高,比例高于D4
我认为早期黄河中游人群可能有比较高比例的D5,黄河下游则是高比例的BF,这两部分也有一些D4,但是后来古华北类型到来,与这两系融合,造成D4比例上升。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92# sahaliyan
在大汶口文化扩张之前,可能也有部分D5的扩张,但是,现代绝大部分D5的存在应该归功于大汶口文化的扩张没有问题。
从文波博士论文的数据上看,母系D包括D*与D5的分布频率南北总体与父系C3*相似(但不一定具有相关性),数据当中的D*大部分应是D4。D*+D5岭南少数民族(壮侗)5~15%,平均约10%;南汉10~20%,平均约15%;西南少数民族10~25%,平均约20%;北汉15~30%,平均约20%;北方少数民族20~35%,平均约30%。

岭南少数民族约10%可看作是父系O系人群的本底值,当中D4/D5约为3/2~2/1,北方D4/D5比例的升高应由D4的比例升高所引起。作为本底值的岭南少数民族,D5比例约为4%,而北汉D5比例约5~10%,平均约7%,比本底值高出的这部分可能源自华夏族群,华夏族群D4/D5若按2/1计,源出华夏族群的D4(含本底值)约为14%。除此,部分北汉高于14%的D4可能与古时华北北部的戎狄有关。从所见的两份现代母系数据来看,河北戎狄裔应不少。由于未见胡人的N2、N3、C3c,部分北汉D4的来源也仅限于戎狄,不太可能源于更北的北亚人群。
目前的考古证据已经相当明确,至少蒙古帝国崛起前,漠北父系主体是O。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D4的源头与O系无关,也则与O3无关,无论是华夏族群或是戎狄,母系的D4或其它如M8、M9、M10等比例的升高应与原先游猎族群父系N有关。与日本、韩国高比例的D4相对应的可能是源自东北的O2b,但其早期源头很可能也是父系N人群,否则很难想象,日韩高频的D4所对应的父系是谁?
北方汉族南迁以父系为主导,我们可以怀疑岭南少数民族当中父系的O3为北方汉人,但怀疑少数民族当中普遍存在的母系D4、D5源自北方汉族显然是说不过去的。只能当是岭南原住民的本底值。
北方汉族南迁以父系为主导,我们可以怀疑岭南少数民族当中父系的O3为北方汉人,但怀疑少数民族当中普遍存在的母系D4、D5源自北方汉族显然是说不过去的。只能当是岭南原住民的本底值。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1-10-4 21:19
不一定来自汉族,也可能是更早时期的历史遗留,比如细石器人群曾经深入我国西南,最远到达广西。还有其他民族的南下等等,何况汉人少数民族化在历史上也是存在的
最接近古华南类型的东南亚民族D非常少,几乎可以说等于不存在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D4的源头与O系无关,也则与O3无关,无论是华夏族群或是戎狄,母系的D4或其它如M8、M9、M10等比例的升高应与原先游猎族群父系N有关。与日本、韩国高比例的D4相对应的可能是源自东北的O2b,但其早期源头很可能也是父系 ...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1-10-4 21:08
O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单倍群,不同的下游单倍群历史不同。就如R1a和R1b代表了不同的历史一样,无论是农业还是游牧这些东西都是新石器时期甚至青铜时期的产物,不能用来讨论更古远的单倍群。所以O3与O1,O2不同,O1也与O2不同,这些理应分开讨论
我真算是有耐心了,对你说了这么多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隆攀gdzq 于 2011-10-4 21:49 编辑
O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单倍群,不同的下游单倍群历史不同。就如R1a和R1b代表了不同的历史一样,无论是农业还是游牧这些东西都是新石器时期甚至青铜时期的产物,不能用来讨论更古远的单倍群。所以O3与O1,O2不同,O1也与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1-10-4 21:28
未理解我所说的内容,无的放矢。

结合更前一帖,我说的“D4的源头与O系无关”,指的是与北亚的O系无关,也则与北亚的O3无关。部分北汉高频的D4源于父系的N人群,通过与O3人群的融合进入到与O3相关的人群当中,如群狄的父系就很可能是N与O3,当中的N是N*与N1,不是N2与N3。所以说仅限于此!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1-10-10 19:57 编辑

地区                  样本数         D            D2          D4        D5
                 Thai                     552       16.8       0.0        15.9      0.9        Matspalu et al. 2004
Island Southeastern Asia        929        4.2        0.0        1.1        3.1        Hill et al. 2007
同样是在东南亚地区,D4与D5的比例怎么就差距那么大呢?窃以为这代表了两种不同人群完全不同的迁徙方向,泰国D4对D5的绝对优势来自藏彝走廊西北人群的南下,而东南亚岛屿的D应该主要来源于婆罗洲,那应该代表了融入了南岛文化人群的大汶口人群。
Hill et al. 2007中D4:D5的比例约为1:3,我们再来看看台湾原住民中的情况。
台湾原住民MtDNA.jpg
2011-10-10 20:09

D4:D5大约也是1:3。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偶然的巧合。这可能代表了没有扩张前大汶口人群D的内部比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