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苏美尔是黄种人之类的传闻非常扯淡,明显是某些民族主义者脑补过度了。其实苏美尔人既有可能是维达人种或者介于维达人和波斯人之间,因为古代维达人种的分布远比现代要广得多,加上苏美尔语既非印欧亦非闪米特,那么既有可能是维达人种 ...
挂炉烤蝙蝠 发表于 2013-7-3 15:39
印象中传统的‘维达人种’似乎已经是一个过时的概念(当然,从目前分子人类学的检测来看维达人种的确与澳大利亚人种存在明显的亲缘性)。
至于苏美尔语,其与维达人种所对应的语言之间的亲缘性甚至远远不如苏语与汉语之间的关联性,因此,试图把苏语与维达人种关联的努力我看还是不要了吧~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xkyx 于 2013-7-11 23:28 编辑
什么证据表明苏美尔人鱼阿拉伯人不同种?

此文为西班牙学者所发。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1-11-13 19:05
自从苏美尔人的存在被考古学界确定以后,主流的观点一直是苏美尔人不属于闪米特种或者印欧种,这从他们的文化风俗以及雕塑外形可以看出来。在苏美尔早王朝时期,他们与北方的闪族部落及城邦(例如阿卡德人或者建立古巴比伦的阿摩列人)是有着明确的区别的。苏美尔人是在汉谟拉比建立古巴比伦帝国至其后的加喜特巴比伦时期的数百年间慢慢消失的,应当是大部分融合在闪族中了。

至于苏美尔人究竟是哪一种族,长期以来一直没有公认的结论,通常都归之于“来历不明”。
苏美尔人像广义的泛欧亚人群偏西欧类型,北美印地安人属于偏东亚类型,高鼻深目可能是大名鼎鼎的古亚洲人的一种普遍外貌
大家注意一点,苏美尔语的第一人称是汉藏语系的,和彝语藏语及汉语的客家方言一样是Nga。第一人称肯定是核心词汇,苏美尔语不属于中东欧洲的音步语体系,黑猩猩能够分辨音步语(荷兰语)和音拍语(日语),但是我可以肯定黑猩猩无法分辨同为音步语的荷兰语和阿拉伯语,也无法分辨同为音拍语的日语和菲律宾语,人类语言的语音演化路线有一条就是音步语-音拍语-音节语,相信对黑猩猩作大脑CT扫描后,大家会相信我的推断
欧洲和尼格罗特征。。。。。。。。。。   毁三观
说一下苏美尔人的文字与文学,供大家参考。

1994年,东方学学着饶宗颐先生应深圳大学校长蔡德麟的邀请来深圳大学开讲座,中文系的学生有幸旁听。所以我跟大家谈谈饶先生谈的关于苏美尔语言文字的事情。

饶宗颐先生先从中国的甲骨文说起,用甲骨文对比现在的汉字,证明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之后又谈了英语文学。不要谈远的,就11世纪的英国文学,不是英语语言专业的高材生都休想看得懂。语言文字总是朝两个方向走,一个走语音方向,一个走文字方向。英语表音,中文表字。表音的语音吞食文字;表字的文字吞食语音。所以,现在英国人看不懂其古典文学;中国人不知道其古人的语音。

有没有既表音有表形的文字呢?有,就是苏美尔文字——厥形文字。苏美尔文字在表形上跟中文基本没什么区别,但是苏美尔文字有600个音标。可以想象,苏美尔文字在表达上要有多精细。

苏美尔文学很发达,苏美尔人学习文学之刻苦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据苏美尔的文献记载,要当一名书吏就得跟太阳一起起床,跟太阳一起休息。终其一辈子都这么样。最终,随着苏美尔军事上的失败,别的民族没有毅力坚持学习,苏美尔的文字就逐步被遗忘的。

饶先生也许只是为了证明语言只能走一个方向,不是表形就是表音,象苏美尔文字这样既表形有表音的文字太繁杂。

但是,我们可以从中看到,苏美尔文字与西方的文字是不同系统的,他们就是带音标的“汉字”。

苏美尔文学之发达难以想象,比如史诗《吉美加而什》里记载的,国王勇士有初夜权,上天为了平衡他的势力降下半人半兽的人跟他对抗。国王去印度找长生不老药,找回来之后被蛇叼走,国王因此不得长生不老,国王出生时发洪水,其父母把他放到瓮里。。。等等。“洪水,把婴儿放到瓮里”——这跟岳飞的遭遇似曾相似;“找长生不老药,药被蛇叼走”——这跟《圣经》夏娃受蛇教唆被逐出伊甸园相似。。。等等。几乎可以看到,《旧约》就是在苏美尔人的文学上集结的。甚至有可能苏美尔人就是《旧约》的作者。

苏美尔最终因为内斗不止被闪人征服。但是,就算苏美尔人的文学之发达让闪人的《圣经》抄个心满意足,苏美尔的文字还是不为闪人以及西方所接受。可见,苏美尔的语言文学系统在中东西方地区是独树一帜的。
imvivi001 ,你怎么看青衣侠27楼的内容?
>>>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
>>>不持立场、不站队、不妄议、视万物皆为刍狗。
说一下苏美尔人的文字与文学,供大家参考。

1994年,东方学学着饶宗颐先生应深圳大学校长蔡德麟的邀请来深圳大学开讲座,中文系的学生有幸旁听。所以我跟大家谈谈饶先生谈的关于苏美尔语言文字的事情。

饶宗颐 ...
青衣侠 发表于 2014-5-21 15:56
苏美尔文字难学在于笔画有限,在有限空间里用小横表示非常多个字形,记忆量很大不说,还容易混淆。汉字可以模糊识别(故而错别字基本不影响我们的阅读),苏美尔文字很难做到。
苏美尔语言作为宗教语言一直使用到亚述时代。其文字一直到波斯帝国。
O3a3c* (M134+, M117-)
说一下苏美尔人的文字与文学,供大家参考。

1994年,东方学学着饶宗颐先生应深圳大学校长蔡德麟的邀请来深圳大学开讲座,中文系的学生有幸旁听。所以我跟大家谈谈饶先生谈的关于苏美尔语言文字的事情。

饶宗颐 ...
青衣侠 发表于 2014-5-21 15:56
汉语不也有形声字吗?

象形,指事、会意,接下来就是形声

甲骨文没啥研究,但记得已经出现了

至于春秋时代的典籍中,比比皆是,已经成熟了

到中古时期,就占了绝大部分了

现在简化以后,很多反而看着不那么明显了........

唯一的差异,就是声部没那么规范而已

如果苏美尔文有600个音标

那常用汉字里的声部,也没多多少嘛
苏美尔文字难学在于笔画有限,在有限空间里用小横表示非常多个字形,记忆量很大不说,还容易混淆。汉字可以模糊识别(故而错别字基本不影响我们的阅读),苏美尔文字很难做到。
苏美尔语言作为宗教语言一直使用到亚 ...
hercules 发表于 2014-5-22 13:22
破译苏美尔文字就来自伊朗某个悬崖上的崖书。有一篇苏美尔文字被刻在悬崖上,有好事者愣是攀登悬崖,把崖书给拓了下来。于是苏美尔文字出现在现代人的眼中。经过对照希罗多德的《历史》,人们终于把苏美尔文字给破译。饶宗颐先生就是苏美尔文字的专家。

我看苏美尔文字发现它也有偏旁部首,跟汉字一样。可能苏美尔的书吏固执了些,不允许苏美尔文字有任何变动,所以苏美尔文字显得更象原始的象形文字。这点跟汉字不同。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苏美尔文字与西方的字母文字绝对不同系统。
汉语不也有形声字吗?

象形,指事、会意,接下来就是形声

甲骨文没啥研究,但记得已经出现了

至于春秋时代的典籍中,比比皆是,已经成熟了

到中古时期,就占了绝大部分了

现在简化以后,很多反而看 ...
Nasos 发表于 2014-5-22 15:34
汉字是经过发展的象形文字,所以跟原始的象形文字是有些不同,但是结构上还是有痕迹可循的。苏美尔文字更像原始的象形文字。
苏美尔文字如果在苏美尔国家灭亡后还一直在宗教中使用的话,那可能《圣经》真的一开始是由苏美尔文字书写的。苏美尔文学是《圣经》的素材,这个几乎可以肯定。但《圣经》的作者是不是苏美尔人,这个还很难断定。但是,苏美尔人发展文学超过两千年,他来书写《圣经》不是奇怪的事情。

我记得苏美尔有篇文学作品,好象是《哭乌尔》,其深沉哀怨的笔调就跟《圣经》里一篇哀伤的福音几乎一样。

因为国际学者对苏美尔文学的研究触动了基督教的神经,那位拓崖书的研究者还受到教会的压力。
中国的考古如果有5000年那已经是不得了的,但中东的考古动不动就一万年。为什么?为什么中东那么存古?

原因就在青藏高原的冰原作用。青藏高原在印度板块的挤压下,喜马拉雅山逐步形成。在青藏高原没那么高,喜马拉雅山还阻挡不了印度洋的暖湿气流进入欧亚大陆腹地的时候,大气洋流在青藏高原积累了厚重的冰原。这影响到地球表面的质量分布,也影响到水气分布。

青藏高原的冰原通过信风把湿润的气流输送到中东地区,中东地区就不是沙漠,而是宜农宜牧之地。同时,青藏高原的冰原让北极不是现在的地方,而在西伯利亚。如此一来,中东地区的纬度应该相当于今天北京的纬度。所以,但智人走出非洲的时候,他们走向的不是沙漠,而是森林。因此,中东极为存古。

很多民族在两河流域生活,其中苏美尔人几乎是异类,因为他的文字系统跟其他民族的文字系统不一样。文字是文明与思维习惯的基础,怎么解释苏美尔人在两河流域的民族群中就那么异类?怎么解释闪米特人获得了苏美尔的文化跟《圣经》的形成之间的关系?怎么解释苏美尔文字偏偏与汉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看来没有什么实质性讨论了,锁了吧!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13楼tera发的图,注意鼻子,感觉是地中海人种

imvivi001 ,你怎么看青衣侠27楼的内容?
WuShan_53_ 发表于 2014-5-22 13:04
饶老对西亚古文字还是颇有研究和领悟的。苏美尔文字,正如饶老所说,音标和偏旁都比较复杂,而且偏旁与汉字和玛雅字不同,是高度抽象的,对普通智商者需要刻苦练习才能掌握,这也是它不容易推广的主要原因吧~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5-8-1 14:09 编辑

以前对欧洲论坛上一些坛友推测苏美尔人主频Y是J2的观点,我是比较抗拒的,主要是无法解释苏美尔语与汉语这两种相隔万里的语言,却具有惊人的联系(声调与大量的基础词汇)。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重新审视,发现J2却不失为一个合理的解释。理由是:
1、目前J2在西亚的分布与传统苏美尔人的活动区域大致吻合;
2、J2a的起源地接近高加索山区或就在高加索山区,与苏美尔的神话传说一致;
3、犹太祭司中一个大簇正是J-M267(更像是原来南下的原始亚伯拉罕支系,亚伯拉罕原名Abram明显是一个苏美尔名字),另一个大簇J-P58(起源于亚非交界处)则可能是摩西族人aaron支系。通过一系列政治斗争,摩西-阿伦支系取得了祭司的主导权(起码是一半主导权),然后再共同率领犹太人回到迦南。这期间,摩西-阿伦派无疑按照埃及一神教模式对原始的犹太苏美尔信仰进行了彻底改造(可能是血腥的改造),尽管仍然难以改变旧有的苏美尔神话故事痕迹。

     那么,如何解释苏美尔语与汉语的密切联系呢? 我的猜测,首先,这两种语言都保留了较多的原始Y-F祖父人群的语言特征和词汇(依据是都有大量的音义相似的单音节词汇)。另外,苏美尔人起源于高加索地区,这也是starostin氏错误的把汉语列入汉-高加索超级语系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另外,关于汉语和苏美尔语的声调,我看很像是人类原始语言的遗留(从整个非洲一直覆盖到整个美洲)。原始印欧语我倾向于也是有声调的,只不过随着与其他人群语言的深度混合(而且是比较平等的混合),逐渐退化成弱声调语言(pitch language),如在古希腊语、古波斯语以及近代北欧及波罗的海语言中可以观察到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有意思的是,苏美尔词汇保留至今使用最广泛的居然是ur/yur(邑,城市,可以肯定与汉语的邑是同源词)。 现代的伊拉克iraq这个国名就是来自六千年前的苏美尔的乌鲁克uruq城,另外著名的耶路撒冷jerusalem也是一样(jer-u-salem,shalem大神之城也,shalem是远古黎凡特Levant地区一个著名的土地神,按照Levant地区神谱,shalem是苏美尔人的大神inana的儿子或被保护者,后来成为闪米特人的和平之神,为当地闪米特人广泛崇拜)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南下的亚伯拉罕族人征服了当地迦南人之后建立的大邑,为何要取‘耶路撒冷’这样一个明显是异教徒神祇的名字? 具有正常逻辑的人不难看出,此时的犹太人绝非是一神教教徒,也就是说,犹太人转一神教,其实就是我上面推测的,是避难埃及之后被摩西强行洗脑的结果。
        正因为shalem后来成为了当地的‘和平之神’(愿上帝保佑这片神奇土地上的人们以和平),因此后世闪米特语shalem也有和平之意,也因此通过阿拉伯人成为全世界穆斯林的一个最常见的通用问候语词汇,汉回一般译为赛俩目,不过那些虔诚狂热的汉穆如果知道这个词的本来涵义,那他们还会不会每天对着自己的教友‘赛俩目’呢?

    顺便说一下,汉语的祇ki土地神与苏美尔人的ki大地女神应该是同源词。 这两种语言的联系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吖,呵呵~
1

评分次数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乌尔——屋;
乌鲁克——五鹿;
撒冷(salem)——沙鹿;
jeru——巨鹿、俱卢、鸡鹿塞、伊洛(伊拉克、幼发拉底河、伊洛瓦底江、雅罗斯拉夫、弈洛瑰、易落魁)、大野(潴野)、大陆、鸭绿、雅砻、大邑(大邑商?)、耶鲁
楼上,不是会念几个汉字就能随便联想的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