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91# hercules


文中大量使用推测和尚未得到证实的资料,从考古学角度来讲,有以下疑问——文中以为壮族为岭南地区文化先民和创造者之主力或者核心,如何证明?有无考古依据?(从基因角度是否更方便有力?)历史传承有无延续性,能不能把几千年前的东西归类到近代才被冠名的壮族身上?(壮族先后被獠、溪峒蛮、乌浒、“撞”、“僮”、“仲”,明清时有称为僮人、良人、土人,期间文化、生存地域等等发展变动巨大。)所谓秦统一时确切记载,并一再被考古证实的“百越”真的是以某族为主吗?苍梧国出处在哪里(奇书《山海经》?)?考古出土有无可以证实苍梧国就在此地区的证据?(倘若按照文中推测:大致区域,大致时间,历史记在存在某国,那虞唐,禹夏还有什么争论的?)。所引用的《周书》中《王会》佚文,文载商初成汤命伊尹制定诸侯向商朝的贡纳制度,作“四方令”,其中正南地区有“正南瓯、邓、桂国、损子、产里、百濮、九菌”,所献方物为“珠玑、玳瑁、象齿、文犀、菌鹤、短狗”——如何可以一口咬定,所举均为古国或方国?有无考证,出处在何?(以百濮为例:《华阳国志》“白木江会天社山又东迳江原县其一水南迳越嶲邛都县西东南至云南之青蛉入濮地文舛谬以极”。作地名用;杜预《春秋释例》记载:“建宁郡南有濮夷,濮夷无君长总统,各以邑落自聚,故称百濮也。”基本为某族群代指)简直扯淡。“在广西大部分地区,广东的部分地区出现了西瓯、骆越两大方国。”又是据何而谈,从何说起?是不是方国,为什么不是组群泛指?所说不见史料不见考古。至于什么驩兜国之流,更为笑谈,尧舜尚且不知从何说起,其子,其手下败将居然作为参考材料证明岭南文明,滑稽至极。文章看至此已觉无用,考证太少,猜测太多。苏先生所谓“岭南夏商周”就必须套用中原夏商周的模式?或者说其所言就是对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