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39# Yungsiyebu  
问题是外蒙古的样本其实集中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恰恰是历史上农耕民族影响最大的地区。也就是说,那个地区的样本对整个蒙古高原其实是没有普适性的。
wolfgang 发表于 2012-5-4 13:03
古代蒙古与韩国Y-DNA
http://www.ranhaer.com/thread-16457-1-1.html

你以为人家从方圆10平方米的地方分了一个东西中三组?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41# Yungsiyebu
都是在外蒙古东北部,不能说明外蒙古其他地区,以及贝加尔等地的情况。
41# Yungsiyebu  
都是在外蒙古东北部,不能说明外蒙古其他地区,以及贝加尔等地的情况。
wolfgang 发表于 2012-5-4 13:36
没治了~~~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那迷 于 2012-5-5 03:54 编辑

华南北上的贾湖农夫02被戎狄赶到朝鲜半岛,变成02b了,,,,
我以前在论坛上提到过,现代洛阳人的体质特征,不接近于河南本地的古代组,而是更接近陕西的古代组,这可能说明周人在河南有过很大的影响,这应该也伴随Y染色体结构的影响吧。
剪径者 发表于 2012-4-16 14:07
河南是周人中后期的大本营,东周后周人大部东迁到洛阳,对后世河南人的基因贡献应该很大。这应当能解释现代洛阳人的体质特征更接近陕西古代组的原因。
本帖最后由 chenchiawen 于 2016-10-3 10:24 编辑
1)首先支持贾湖组与大多数现代人的欧氏距离都较远,但相对而言较为接近华南组,这与此前各文献的结论相当,但以往文献都没有加入朝鲜组作对比,可以看到朝鲜组是最近的现代组。这可能与二者都有着较阔的面型、较高的颅型、圆颅等特征吻合最好有关。主要区别就在于贾湖组的颅骨绝对尺寸要大出很多。

2) 在古代对比组中,贾湖组与其后的中原地区的下王岗、庙底沟组遗传距离也相对较近,这样似支持至少在仰韶文化之前,这个地区的人种延续性还是非常强的。

3)虽然都归入古中原类型,但关中仰韶合并组同河南贾湖组的遗传距离,与其与古华南组的距离相当,非常疏远,贾湖组与山东大汶口组的遗传距离则是各组中最近的。暗示,早期中原新石器农夫可能与山东农夫有着更近的亲缘关系。Yungsiyebu 发表于 2012-5-4 12:15
推测还是有道理的,四年多过去了,现在有补充证据吗?
陈O1a1a1a1a1a
QQ75790219
QQ交流群490879081
43# Yungsiyebu 13# Yungsiyebu 从长城来应该说阿尔泰语啊,汉语的阿尔泰成分太弱,远不如日韩。
基因分型确实可以分长城南北两类,但是古代的文化覆盖,人口迁徙似乎不完全按照基因来的。人口扩张可能是以文化团体为凝聚进行的,而不是血缘。汉族就很典型了,汉语就很特殊了。更离谱点的还有缅甸这种例子,语法甚至比汉语更“藏缅”,各种历史证据都比汉族更明确指向青藏/云贵高原……
汉族的北方基因成分主要来自长城沿线的说法值得商榷吧,虽然北方距离长城比西北的高原,但是关键是游牧民族人口太稀少,根本对大局没什么影响,连语言的表层词汇都没有留下多少影响(中国北方经常是阿尔泰语民族作为上层统治者,结果完全不像日本那样留下了大量汉语外来词),后世也很少有承认自己家族来自历朝历代的长城沿线外族的,而大都将祖籍从远到近追溯到陕甘豫晋。
参考我家乡绵阳,古代至少一半地区都是氐羌白马番聚集的地区(而且是南北两头夹击,只有中间涪江河谷沿线一直稳定是汉族聚居区),不过那些地区环境容纳能力很小,伴随明清的大移民和汉化,现在连最偏僻的县都70%以上汉族,至于北川羌族自治县更多是政策性和文化性的民族了,早在民国他们最后几个寨子都不承认自己是他们自己口里的“蛮子”了。甚至我自己wegene结果都极少川西民族血统(我家乡附近按照民间传说就是来自湖北孝感,按照清代官方记在则是陕甘,两湖和客家的混合,土著比起邻县很少)。对应的四川全省的传说大多祖籍指向湖北孝感,小部分指向闽粤客家,湖南邵阳等地,平均一下几乎恰好接近四川全省的常染平均值。北方则齐刷刷指向山西大槐树,然后整个北方汉族常染差别很小,只有甘肃和内蒙稍微偏北。如果是长城沿线的逐渐影响,那应该在北方形成一个类似南方的江浙-赣闽-两广的差异梯度才是。
没啥事
希望王传超尽快发文章啊
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王传超冒冷汗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