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鲜鱼这个挺好,如果能做到定量就更好了,就像CC的那个一样。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八代贫农根正苗
远山劲松傲然孤独千秋万代一统浆糊
鲜鱼这个挺好,如果能做到定量就更好了,就像CC的那个一样。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2-5-30 03:18
我也想定量呢,可惜现在样本量远远不足。。
23# 雄镇散人  
原图中Y-STR主成遗传地势图来自那篇文献啊?
风虎云龙 发表于 2012-5-29 22:50
http://comonca.org.cn/PDF/2010/COMONCA04-002.pdf

图4
陈杨赵朱周呢?
GODDEMUSA 发表于 2012-5-30 00:11
请参考本帖5#,详细内容以后可逐条展开
29# 雄镇散人


多谢
我有理由认为,平均地讲,全国同一地域内李姓人群的D等西部优势型单倍群测出概率,和王张等东部型姓氏是存在统计学差异的,王张属于高C低D的姓氏,而李姓正好相反。
雄镇散人 发表于 2012-5-29 21:50
风虎兄最近的山东17-STR文献进一步证实了这个猜测,着实令人欣慰。
根据这个帖子中的图来看,华北东部和东北地区的王姓人口,很大一部分是用C3堆出来的,这证实了我以前一个关于山东东部地区王姓人口比例奇高无比背后一定有原因的猜测。

从下面的图可以看出,王姓人群的DYS392=11发生频度,相对其它所有9个姓(含5个大姓)均具有统计学显著性。

而李姓则是所有姓氏中唯一一个出现DYS392=8的姓氏。这应当不仅与李姓人口的高频区位于中国西部地区有关,而且,我猜测如果从中挖掘大簇,或许可以发现与某些知名历史王族相关的单倍型。建立大夏的李元昊,我们都很熟悉,呵呵。
surname.jpg
而且注意,下面的王姓DYS392=9仍然只有0.86%,跟李姓(该文中唯一一个在华北东部出现*确定无疑*的D3的姓氏)DYS392=8的频度高达9.3%也就是全部山东李姓总人口的1/10弱,仍然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所以我说“王”是高C低D的姓氏,而“李”则是高D低C的姓氏,是完全符合这两个姓氏的历史现状和人口分布现状的。



而且李姓不仅是这10个姓氏中唯一出现DYS392=8的姓氏,而且其DYS392=8竟然占如此大的一个比重,再考虑其人口基数、乘以李姓在山东的人口比例之后,该DYS392=8下的李姓大簇恐怕也至少占了山东全省0.5%强,如此,则大夏党项李氏集团的因素恐怕确实应该纳入candidate的考虑范畴。
1

评分次数

34# 雄镇散人
D3在汉族中本来就罕见,如果又出现一个大簇的话,那选择性就很窄了。
34# 雄镇散人  
D3在汉族中本来就罕见,如果又出现一个大簇的话,那选择性就很窄了。
wolfgang 发表于 2012-6-4 13:30
近千个山东样本里总共10~12个D3,而且这<=12个D3中有10个是李姓样本,占所有107个李姓样本的近1/10,这确实是不太寻常的事。不过具体看要看发育关系。
而且注意,下面的王姓DYS392=9仍然只有0.86%,跟李姓(该文中唯一一个在华北东部出现*确定无疑*的D3的姓氏)DYS392=8的频度高达9.3%也就是全部山东李姓总人口的1/10弱,仍然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所以我说“王”是高 ...
雄镇散人 发表于 2012-6-4 12:30
辽宁这个文献中的D3只有1/376也就是不足0.3%,而本文中山东李姓人群竟然约有9.3%的D3,看起来有很显著的统计学差异啊。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21268&page=1#pid300781

王:中国第一大C3姓氏 VS  李:中国第一大D3姓氏,等着瞧吧

懒得再长篇大论一堆nonsense了,寥寥数言以蔽之,为何在离各大姓氏人口聚集中心很遥远的同一地方的样本,不同姓氏的单倍群归属仍然表现出微妙的聚类差异呢?比如,即使闽粤、云南的孙姓样本,其整体构成也仍更“山东 ...
雄镇散人 发表于 2012-5-29 21:08
看来孙姓、罗姓都是很好的研究样本,虽然也有改姓的,但相对干扰小些。姓氏研究必然有其规律可循,希望有一天能厘清。

“汉族姓氏的人口分化其实是极其晚近的事情”,有多晚近呢?姓氏大概是自周至西汉陆续形成,二千多年吧。

《通志·氏族略》曰:三代(夏商周)以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妊人(女子)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姓所以别婚姻,故有同姓异姓庶姓之别。氏同姓不同者,婚姻可通;姓同氏不同者,婚姻不可通。三代(夏商周)之后,姓氏合而为一,皆所以别婚姻而以地望明贵贱。

以上可以看出母系社会对姓氏的影响痕迹,男子称氏,女子称姓,同姓不婚,但氏同姓不同者,婚姻可通。后来姓氏合一,父系才真正得以“别婚姻”,而之前只能“别贵贱”以示贵族与平民不得通婚。
看来孙姓、罗姓都是很好的研究样本,虽然也有改姓的,但相对干扰小些。姓氏研究必然有其规律可循,希望有一天能厘清。
主要是因为这两个姓在地理分布上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比如孙姓有O1、G/J应该也是正常的,但会分别远远低于一些以东南内陆、华北西部及西北为主分布区的姓氏。这看似是一句废话------因为傻瓜都知道,如果中国人姓氏的单倍群归属完全是按地理规律匀着分配的,那么该结论毫无疑问------但其实不是,因为我们更应该研究的是“为什么”这些姓氏会在某特定地区形成大姓,某个特定姓氏在某一地区形成大姓的真正历史原因及机理。这决不是那些先秦古史上所给出的简单化的官方姓源所可以解释的。

当然你可以说郭、孙两姓之所以分别成为山西、山东超级大姓是因为其各自的最大郡望分别在太原、乐安,在很多不同的历史时期有大量的当地居民可能因各种原因从姓了这些名望颇高的姓氏,导致其人口剧烈膨胀。但问题是历史上郡望在这两省的姓氏有很多[比如历史上望出乐安的就不止孙氏一个,比如较典型南方优势型姓氏的蒋氏,就望出乐安],为什么偏偏就这两个姓在这两省获得了人口大规模扩张的机会呢?这类大姓真正的人口剧烈扩张时期是什么时期呢?伴随了什么样的历史事件呢?什么样身份的当地居民融入到了大量改姓这类大姓的洪流之中去了呢?这才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

另外,中国更多的大量人口庞大的姓氏,其在特定区域成为大姓的真正历史成因远非“郡望”所可以解释。比如胡氏,历史上望出安定,位于现在的宁夏固原一带,后来转迁新蔡,在今河南境内,跟西南中南华中并无关联,但今天全国的胡氏人口却有近1/4的人口集中在江西两湖四川这些地方,这几个省的胡姓密度远远超过了其在甘肃河南。而从我现在掌握的该姓数据来看,这些地区的胡姓中存在大量的当地类型(如M7和M88)还有O3下的小类型,那么我们就要考虑这些地区该姓人口真正的历史来源,比如西南某些民族的“葫芦”图腾,比如某种对“湖”(湖北、湖南北部、江西北部两省确实水网高度密集,那里也是“湖”姓人口高度集中的地方)的崇拜导致的当地居民的获姓。再比如梁氏,历史上的梁氏郡望从来与两广无关,扶风离两广更是相隔十万八千里,但今天却在两广形成如此惊人的人口规模,该姓究竟是何时、由何种原因导致在两广地区剧烈扩张,这些都是值得研究的课题。

另外,从我个人了解的情况来看,中国大姓中的一些以中部或南方为主分布区的姓氏中:

1、杨(西南最密集,北方优势度更大的还是西北,西北和晋冀北部和天津等很多地方杨姓领先赵姓)姓,具有极大的地域均衡性,是全国所有20个1%以上人口大姓中地域均衡度最大的一个。全国没有一个杨姓特别低频或特别高频(除云贵。而原因也众所周知)的省份。

2、吴(在东偏南的地区最集中,尤以安徽南部、江西北部、江苏大部、福建大部最为集中,但从绝对人口数上在西北地区、河北辽宁等北方地区仍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只是山东中东部较低频)、周(长江流域最集中,全国分布重心中偏南,但从绝对人口数上看仍然在山西以外的很多北方地区仍是大姓,特别是山东大部、东北和河南大部)两姓具有较大的地域均衡性。而胡(长江流域最集中,全国分布重心中偏南,但从绝对人口数上看在除山东中东部和东北大部以外的很多北方地区仍是有很大影响力的姓氏,特别是晋中冀西、关中陇北和宁夏、内蒙西部、辽宁东北部、新疆大部以及河南)姓也是地理分布极广、源头众多的姓氏。

3、陈(东南最集中,其次是华东和华南,但属于全国特大姓氏,北方地区仍大部在前十位之内,内蒙最低但仍居第十大姓,山西不如郭、高但仍领先于孙、马等一大批北方大姓而居第九位)、黄(华南最集中,其次南方其它地区,再次东北地区不少满蒙改姓的黄氏,最后是北方其它地区。此外,回族区的黄姓也比较集中,宁夏、陕北、内蒙河套以西的平原地区都是黄姓人口众多的地方。河套地区还有不少诸如苏、白等大姓,白氏应该是晋语区的老土著了,秦公族很早就有白氏,应该有很大一部分融入了晋人,所以后世的白姓扩张跟晋语人口的扩张密切相关,苏姓则是鄂尔多斯第12大姓,在陕北和山西大部河北西部也有广泛的影响,苏秉琦就是河北高阳人)

等,这类姓氏又同时具有全国普遍性分布的特征,地域弥散度极大,因此不能说这些姓氏全都是某某单一起源的,你不能说因为两广住了很多梁姓,江西两湖住了很多胡姓,福建住了很多郑姓,四川湖南住了很多周姓,就说全国其他地区的梁姓、胡姓、郑姓、周姓也跟上述地区有关,事实上这些全国前20位以内的广为分布的姓氏都无比复杂多源,我目前看到的样本里,陈、杨、吴、胡、梁等姓都出现过M134*,这跟高、马、罗、何这样具有相对更强地域分布局限性的姓氏还是有些区别的。
“汉族姓氏的人口分化其实是极其晚近的事情”,有多晚近呢?姓氏大概是自周至西汉陆续形 ...
thqwzf 发表于 2012-9-28 23:56
我们当前的误区在于,很多人至今相信汉族大部分姓氏是早在周秦汉三代形成的,而事实上从现实分析(特别是我以前掌握的汇泽基因的全国各地姓氏样本),中国汉族大部分姓氏的真正形成时期要比这个晚得多,所以还是回到前述论点:我们真正要研究的是中国人姓氏的地理分布差异的真正成因,而不是去迷信那些先秦史书中那些挂一漏万且部分带有杜撰成分的所谓“起源”。
本帖最后由 绫三 于 2012-9-29 15:02 编辑

回看此贴,越发感觉'统计'的意义。古华北人群中估计是存在N与M134混合的人群,等他们后期授姓时就呈现出这种地方特色,类似的孙李王同样吧(可以在某情况下以今推古?比如单倍群大的格局)古代地区一些著姓很有价值,如提到的湘赣章﹑赣熊﹑南方罗,个人希望了解客家 杨﹑古﹑卜﹑黎 ﹑廖等。。
1

评分次数

我们当前的误区在于,很多人至今相信汉族大部分姓氏是早在周秦汉三代形成的,而事实上从现实分析(特别是我以前掌握的汇泽基因的全国各地姓氏样本),中国汉族大部分姓氏的真正形成时期要比这个晚得多,所以还是回到前述论点:我们真正要研究的是中国人姓氏的地理分布差异的真正成因,而不是去迷信那些先秦史书中那些挂一漏万且部分带有杜撰成分的所谓“起源”。
雄镇散人 发表于 2012-9-29 14:40
汉代以前只是姓氏的形成期,氏族大户拥有姓氏可能较早,平民晚些,以后融入汉族的各民族也大多是更晚的时期才改为汉姓的。
可否帮我解答, 辽宁铁岭的黄氏是满族么?
http://tieba.baidu.com/p/1893624353?see_lz=1

请问楼上是黑龙江哈尔滨人,还是琴江满族村人?铁岭也是个很大的范围,如果不清楚范字也是很难判断宗支的。
氏族大户拥有姓氏可能较早,平民晚些
thqwzf 发表于 2012-9-29 20:54
应该是这样的。
我太爷是铁岭人, 我现在住哈尔滨, 太爷在铁岭的具体范围不知道, 名字也不知道, ,有段年代说话就被批评, 爷爷被吓的半死, 什么都没说过, 奶奶提过一点,他们现在都不在了.
我太爷是铁岭人, 我现在住哈尔滨, 太爷在铁岭的具体范围不知道, 名字也不知道, ,有段年代说话就被批评, 爷爷被吓的半死, 什么都没说过, 奶奶提过一点,他们现在都不在了.
greatio 发表于 2012-10-2 07:19
没有范字(当然现代很多地方确实已经不用了)确实无能为力。

狭义华北大部(亦即除去靠近华中的河南中南部等一些非典型华北地区)总的说来黄这个姓的发生频度是比较低的(全国汉族黄姓人口最高频的地区是华南的两广和福建,黄姓往往进入前5大姓甚至前3大姓乃至第1大姓,比如广西;其次是中南和华中地区,黄姓多进入前12大姓),尤其是华北北部地区,像河北山西腹地(除了个别县市),黄姓排名普遍在前30位开外,发生频度低于0.6%。但是宁夏/东北等地则不然,东北的黄姓人口应该是有比较大的土著因素的,比如辽宁一些有黄姓家谱(比如《北镇黄氏族谱》、《连山上沙黄氏族谱》)的县市,看上去有不少都是满族聚居区。

我手里没有北方黄姓样本。建议老兄到有资质的机构实地测一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