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9# sahaliyan

我个人觉得汉藏语系可能的诞生地都与河南距离有点远,河南应该是汉族的国家史开始的地方,而不是语言史开始的地方。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19# sahaliyan

我个人觉得汉藏语系可能的诞生地都与河南距离有点远,河南应该是汉族的国家史开始的地方,而不是语言史开始的地方。
剪径者 发表于 2012-7-11 13:52
汉藏语系的诞生地在甘肃是有可能的,不过汉语族本身还是河南起源更为合理,最早的确定是汉语的书写证据也在河南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如果一定要坚持以某些词汇的诞生地作为其所属语言诞生地的最重要的核定标准,那俺也无话可说~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嗨兄弟,俺是尼人非本坛的‘尼安德特人’坛友。
另外,乔姐应该是赞同甘肃的~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7-11 13:48
呵呵,原来你的头像是尼安德特人,好憨厚的感觉 :-)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他是认为汉藏语系诞生于四川,而汉语支诞生于仰韶文化区的吧?
剪径者 发表于 2012-7-4 12:13
可是选四川的只有我一个人呀?
把汉语视为在仰韶文化区稻黍人群逐渐混合最后诞生于龙山文化时期比较合适,具体地点总之在河南附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7-4 12:58
兄弟,你好歹也选一个呀!我会比较尊重你的看法的。
27# WuShan_53_

俺是咬定青山不放松,考古指到哪儿,俺就认定在哪里~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横断山脉。
横断山脉那时汉藏可能尚未分家
19# sahaliyan

我个人觉得汉藏语系可能的诞生地都与河南距离有点远,河南应该是汉族的国家史开始的地方,而不是语言史开始的地方。
剪径者 发表于 2012-7-11 13:52
现在已知的最早汉语使用者商人,还有周人,他们的活动区域都没到过甘肃,所以不好说。
31# fanzhongyan
商人、周人只能是文字的使用者,语言的形成应该在此之前,这个甘肃应该限定一下,就是陇东地区,不会在河西走廊的
不过这里,剪大能定义一下吗?
神马叫汉语支???
你需要剪版首先定义一下什么是‘汉语’,不然他说不定可以追溯到非洲去~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选甘肃的那么多人,先河南的那么多人,在其正中间的却只有俺自己。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33# linxiao

这里说的汉语支就是通常所说的汉藏语系里的那个汉语支啊,现在不是有认为汉藏语系包括若干个独立语支么。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本帖最后由 剪径者 于 2012-7-18 20:24 编辑

汉藏语系不管是黄河上游说还是青藏、四川说,都是认为诞生在比较西的地方吧。要说汉语诞生在河南的话,那么从河南到汉藏语系诞生地之间的地方,如陕西、陇东等地,本来是说什么语言的?羌语?其他藏缅语?某些消失了的汉语支语言?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33# linxiao

这里说的汉语支就是通常所说的汉藏语系里的那个汉语支啊,现在不是有认为汉藏语系包括若干个独立语支么。
剪径者 发表于 2012-7-18 20:08
我知道,我意思是:具备哪些语音、语法、词汇特征的,叫做汉语支?

因为剪大问诞生地点的话,不同特征加入、产生的地点不一样的

比方说主谓宾、形容词+动词、山-火这类不明词汇的加入,应该都是要和002611广泛混合后才发生的,地点就应该是河南了

但是如果是从语音变迁的角度,比如某些复辅音的丢失、声调的分化,可能是更早的事情
选甘肃的那么多人,先河南的那么多人,在其正中间的却只有俺自己。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2-7-18 09:48
即使甘肃与“汉语族”(反正个人不会赞同语“支”的提法)的起源有关,但至少从现代分子人类学证据来看,甘肃汉族的O3比例也明显偏低,不太可能是近2000年内“汉语族”主要的文化经营中心。若真如此,则很显然只能解释为“汉语族”是在很小的一个群体中完成奠基的,而后来的扩张路线,也只有往东、往南,而不是各向同性的扩张,才能解释。(虽然我们知道大方向上确实如此。但这其实仍然是非常牵强的,因为这里的不对称性不是一般的,而是非常巨大的。)

另外,即使存在过所谓“汉语族”(虽然我不认为历史上真正存在过此“语族”,更遑谈语支了。我更倾向于此“语族”的划分,更多地是依靠后来的文化同化和ZZ统一体下的互相渗透;更多地是依赖于在同一社会框架下的共生和借用。一些南方汉语方言的形成其实是和南方藏缅有相似性的,是平行关系,包括比如某些助词在久远层次上共通),此语族早期的涵盖范围必然是非常狭小的。包括北方的“齐东野人之语”,其底层是否所谓“汉语族”(狭义上,我认为只跟官话的某些现代分支有亲缘关系),还不好说。

当然了,“汉”话题么,有些原则问题还是避免多谈为好。
当然是周人的周原了。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