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项对日本和朝鲜儿童的智商能力调查,发现他们在3-7岁时智商居然有106-110,并且那是70年代左右的调查,所以一些人得出的结论是,使用的文字教育是象形的,汉字具有的独特魅力就是它的信息量极大,密度高,如同二维编码,同时表达形像和意义,这就使得人们对事物的逻辑理解能力大大加强。我认为这是最可能也是最科学的解释。英文字母基本没有任何有逻辑性的意义,许多英文表达根本不能对应相应的事物具体形象。比如英国人说的“水果”,叫“fruit",典型的自定义名词,而我们汉字里的”水果“是表示”有水分的果子“,”水“是象形的流动的河流画像演变而来的字,”果“也是,木头上结了团状的球,就是果实。这些都可以画出来。人的理解和信息处理速度就大大加快了。
生物学的一些牵强附会的地方就是必须要把人的种族和所谓的社会架构对应起来,我认为这是很奇怪的一种思维方式。游牧,亦或者农耕,都有其优势;我本人就是吃素,吃菜场买的大白菜和大米,有时候虽然我很佩服北亚人如此惊人的脑容量(1573),但是他们的”游牧“方式另我不能接受。所以我觉得应该尝试其他途径去解释这些问题。比如吉尔吉斯斯坦和其他中亚民族被俄国人征服后(现在很多中亚人其实都不是蒙古后裔,有些都是叫俄国名字的俄罗斯人)就被迫进行农耕和农业,但是并没有改变他们和北亚哈萨克蒙古人脑容量世界最大的事实。
我老家是北方的,靠近内蒙古的山西省,我父亲亲口说的,但是我们家祖上是宋朝做官来到苏州的也有当时战争原因来到苏北盐城做平民种地种田。所以我不是很能接受游牧的社会结构。
中亚的历史也非常有趣,但是需要承认这些国家基本都属于蒙古人种西伯利亚类型,这些讲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的人,在体质上也确实类聚蒙古人。当然我对于他们的其他少数族群比如俄罗斯人不太了解,但是哈萨克人如此忠于蒙古人是预料中的。
之前看到的一些论文中说北亚的O3游牧而东亚的O3农耕种水稻,说明北上的那部分O3的确是放弃了农耕而后来变成后期突厥和蒙古的游牧民族,其中的N1成为了东北欧的一些说乌拉尔语族的族群比如匈牙利和芬兰;他们的传统仍然是驯鹿,然而他们也从事农业种植;所以我认为种族并不和这些社会结构有一定程度的关联,只是天气原因才会有适应性的改变;北亚的寒冷地带几乎无法种植任何农作物,选择游牧放牛羊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北亚的气候才是一些社会习俗发生改变的解释。我们人类的一些社会行为还是和环境有很大关联的。这是关键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