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2-12-17 06:59 编辑

想到前天我們一群人去唱K
同行的除了中國同學,還有越南女、泰國男,一個香港女的英國男友

才知道越南女和泰國男竟然都會唱《逍遙歎》!!
原來大家都是玩仙劍長大的!!

英國同學很喜歡《逍遙歎》,問能不能翻一下歌詞
我們就都傻了,只好說,Poetic Chinese actually couldn't really be translated...

是啊,怎麼翻呢?比如:
笑叹词穷 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 恩断义绝梦方破

甚至連題目都很難翻!!《逍遙歎》

單音節、表意字、古今混用、詞彙永不過期
才有了今日的豐富

英語所謂精確,又如何呢,連一首現代流行歌曲都沒辦法翻譯,硬翻也完全不能理解歌詞的調調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原來外國人也喜歡搞民科。

南島語無聲調。原始漢藏語和原始侗泰語都無聲調。聲調是後來才產生的。是否應理解為,古漢人和古越人都不携帶這個"聲調基因",後來和某個携帶該基因的民族混血後,得到這個基因,漢語和 ...
吳炳坤 发表于 2012-12-16 21:50
有什么证据证明原始汉语无声调?
O3a3c* (M134+, M117-)
有什么证据证明原始汉语无声调?
hercules 发表于 2012-12-17 08:19
某位外国语言学家的假说.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其实汉语大多数方言、以及日耳曼语系语言的复合元音都比较发达啊~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12-16 21:36
你听一听泰语,他们发元音尤其是双元音时,发音非常饱满也就是说发音时间很长,所以侗台语听起来抑扬顿挫的,好像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其他大多数语言发音相对比较连贯些,与侗台语那种发音区别很明显。

侗台语之所以这样发音,还是因为他们声调、元音舌位都很多,发音时间太短的话不足以辩意,必须加长发音时间。
没错,侗台语听感最接近粤语,粤语底层也正是壮侗语。
少数人有学其实也够了

不过俄语确实太难学,这辈子估计都学不会
linxiao 发表于 2012-12-16 21:37
用心学也没什么问题吧,很多老辈人都学俄语的,而且不少人都学得很好。口语和听力也许是个难点,词形变来变去的比较头大,但我猜想俄语这种严谨的语言在阅读理解方面一旦入门了应该是比较容易的。
:-)
现代吴语的最大底层应该是楚语而不是侗台语吧,至少语感上和老湘语的类似可以说明.侗台语的语感可能更类似于粤语那种吧
疁殇1958 发表于 2012-12-17 12:46
看过一个图表划分,吴语在楚语支下。应该和楚国曾经吞并吴越之地有很大关系吧
老一代确实很多人学习俄语,实际上语言难易也是相对的,人们说汉语难,其实是因为汉字以及掌握声调系统比较困难(我们说话的时候根本不考虑声调,自然而然就出来了,这就是习惯成自然了,外国人可能不一样)。很多新加坡青少年还认为汉字难,不愿意学呢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没错,侗台语听感最接近粤语,粤语底层也正是壮侗语。
帝王之泪 发表于 2012-12-17 12:56
这个扯远了。粤语只不过调类比较接近现时的壮侗语(可能是areal interaction的原因,也可能是南楚语本身就是这样,至于谁影响谁不好说),而粤语的大部分底层词与几乎100%的表层高级词汇均来自华语(某些方面粤语的底层词比北京话东北话更接近上古和中古的汉语书面语),因此最多只能说粤语底层混有壮侗语的成分,但不能把粤语底层归于壮侗语,不然就乱套了~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个扯远了。粤语只不过调类比较接近现时的壮侗语(可能是areal interaction的原因,也可能是南楚语本身就是这样,至于谁影响谁不好说),而粤语的大部分底层词与几乎100%的表层高级词汇均来自华语(某些方面粤语的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12-17 15:00
南方方言的非汉底层是公认的,请看潘伍云论南方方言形成的文章。
只能说混有‘非汉成分’,不能说是以‘非汉为底层’,这两者的语言学意义是不同的。

另外潘大学者的论断也不能全信,诸如上古汉语的词法屈折就明显不靠谱,至于proto汉语一定是藏语那种模样的言论则不提也罢~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只能说混有‘非汉成分’,不能说是以‘非汉为底层’,这两者的语言学意义是不同的。

另外潘大学者的论断也不能全信,诸如上古汉语的词法屈折就明显不靠谱,至于proto汉语一定是藏语那种模样的言论则不提也罢~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12-17 16:06
底层是指南方民族语被汉语替代后遗留下来的成分,这与北方方言中的非汉语借词形成机制不同。
只能说混有‘非汉成分’,不能说是以‘非汉为底层’,这两者的语言学意义是不同的。

另外潘大学者的论断也不能全信,诸如上古汉语的词法屈折就明显不靠谱,至于proto汉语一定是藏语那种模样的言论则不提也罢~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12-17 16:06
怎么个不靠谱法?
O3a3c* (M134+, M117-)
你觉得汉语的词法屈折靠谱,那你开个帖子来给大家具体讲讲,看大家接受不?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2-12-17 17:34 编辑
底层是指南方民族语被汉语替代后遗留下来的成分,这与北方方言中的非汉语借词形成机制不同。
帝王之泪 发表于 2012-12-17 16:42
这个没什么本质区别。语言学只看底层的构成,哪一种明显占上风则以哪一种为准,就像我之前在本坛打的那个比方,两个或三个股东一起开公司,大家都是原始股东,但是有可能某一个是控股股东,那我们就可以把这家公司称为这个股东的,尽管这个股东可能是外来的。
就粤语的情况来看,华语成分明显占上风,至于是华语的那一种分支成分,则需要仔细辨认。

另外,欧亚大语种语言都普遍混有其他成分,这很正常。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用心学也没什么问题吧,很多老辈人都学俄语的,而且不少人都学得很好。口语和听力也许是个难点,词形变来变去的比较头大,但我猜想俄语这种严谨的语言在阅读理解方面一旦入门了应该是比较容易的。
bugz 发表于 2012-12-17 13:46
对其实也是

我现在觉得,对一门语言进行难度的分析,有必要但是不用钻牛角尖
学一门外语都不可能太简单,但掌握的途径是差不多类似的
像咱们这样对语言较有兴趣的人,倒也不应该因难而废

主要是看怎么挤时间了
俄语对于中国北方来说,很是有实际用处的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2-12-17 17:48 编辑

南方方言本来就有非汉底层啊
一般把【四书五经】产生的时间当成【汉】这个体系形成的时间吧!
在这之后汉化的(也就是战国之后)
就算有非汉底层

但如果把【汉】改成【汉藏】
全国几乎都有底层,因为汉藏语是从西边进入河南的
北京汉化也就比上海早个不到1000年而已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大地湾语系的言论又来了,俺真的感到头晕袅~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然后就是有底层其实超正常

伦敦、巴黎、马德里、首尔、东京等地区,都是近2000年内才改讲主流语言的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在东亚国家的关系上,我非常欣赏鸠山由纪夫所提出的东亚共同体的纯真梦想,可惜鸠山上台仅仅9个月就因为冲绳美军基地搬迁未能成功而黯然下台(美方的态度非常强硬,考虑到鸠山一系列亲华言论,以及一上台首先与中国领导人会面,党内大佬小泽率领100多位议员访华等,美方显然不愿意看到中日关系过于亲近,因此敲山震虎可以理解)。但是他终究是过于天真的领导人,过于理想主义,因此失败了,但是东亚共同体本身是值得推崇的模式。东亚国家加强交流交往是有益的,我虽然欣赏西方的政治制度建设,但是并不希望白人把他们的鼻子伸到亚洲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