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法兰克日耳曼人的后代

法兰克日耳曼人的后代就是今天的德国西部人群和荷兰中南部人群比利时北部人群。


老有人望文生意,以为法兰克日耳曼人和法国人有太大的关系。
其实,法兰克日耳曼人属于日耳曼5大集团之一的莱茵-魏塞集团,一直生活在德国西部和荷兰南部比利时北部。

法兰克日耳曼人的语言和血统,也都在老家传承着(法兰克日耳曼语演化“低地法兰克语”“中法兰克语”“上法兰克语”等现代德语方言。)

至于法国人,主要是“罗马—高卢人(罗马化的高卢人)”。

法国人和法兰克王国的关系就好比河北和金国的关系。法国人和法兰克日耳曼人无关,就好比河北人和女真人无关一样。
法国和法兰克的关系=英国和诺曼的关系

怎么可能无关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6 20:39 编辑
法国和法兰克的关系=英国和诺曼的关系

怎么可能无关
linxiao 发表于 2013-1-6 20:18
血统文化确实无关,历史政治有关。

犹如河北和金国。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6 20:33 编辑

法兰克分家时,所有日耳曼人都分在了东法兰克(后来的德意志)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6 20:33 编辑

欧洲人,不论德国人英国人法国人,都不认为法国和法兰克日耳曼人有什么关系。
他们都认为英格兰人是日耳曼人,法国人不是日耳曼人。

法国人的代表,举个罗丹的例子《日耳曼人和拉丁人的区别(摘自 H. 丹纳《艺术哲学》)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 ... =%C8%D5%B6%FA%C2%FC

德国人的代表,举个希特勒的例子。同样是敌人,希特勒对英格兰人充满认同,对法国人充满鄙夷。

“我不会像羞辱法国一样羞辱英国,英国和德国同属于日耳曼世界,羞辱大英帝国将是日耳曼世界的灾难”——阿道夫希特勒。

“当然,他们(英格兰)也是日耳曼人,他们可是安格鲁撒克逊人”——阿道夫希特勒

“我希望英国人身上的日耳曼因素将使得他们最终和我们站在一起”——戈林(副元首)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欧洲人不会把法国人和法兰克日耳曼人在血统文化的联系,就像我们不会把河北人和金人女真人在文化血统上联系一样。
今天,你在德国西部如科隆,法兰克福等地听到的德语方言就是法兰克日耳曼语的后代。

荷兰语(包括比利时北部的荷兰语)也是法兰克语的后代。标准荷兰语是受弗里斯日耳曼语等北海日耳曼语影响的低地法兰克语。
标准荷兰语是受弗里斯日耳曼语等北海日耳曼语影响的低地法兰克语。
大昊 发表于 2013-1-6 21:01
你在胡扯些什么?到底是谁在影响谁?读读我们的老帖子!

http://www.unilang.org/viewtopic.php?f=38&t=13285

Goeie, Dminor, ik kom út Sjina en ik soe hiel graach witte wolle, wat foar belied de hjoeddeiske nederlânske oerheid fierd hawwe yn ferbân mei [s]it[/s]de ûntwikkeling fan it frysk, om dizze taal oerlibjen te [s]meitsjen[/s]litten en te befoarderjen?

(原文=
Hoi, Dminor, ik kom uit China en ik zou heel graag willen weten, wat voor beleid de hedendaagse nederlandse overheid heeft gevoerd ivm. de ontwikkeling van't fries, om deze taal te laten overleven en te bevorderen?
)

看得懂我最后一句话么?知道为什么要采取保护政策么?不懂就别乱发言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7 12:03 编辑
你在胡扯些什么?到底是谁在影响谁?读读我们的老帖子!

http://www.unilang.org/viewtopic.php?f=38&t=13285

Goeie, Dminor, ik kom út Sjina en ik soe hiel graach witte wolle, wat foar belied de h ...
雄镇散人 发表于 2013-1-7 00:14
古日耳曼语的*fimf

  英语 five、西菲士兰语 fiif、东菲士兰语 fieuw、荷语 vijf、低地德语 fiev, fief

  对照:德语 fünf.



古日耳曼语的*samft-

  英语 soft、西菲士兰语 sêft、低地德语 sacht、荷语 zacht [ft→xt]

  对照:德语 sanft

北海日耳曼语鼻音消失法则http://baike.baidu.com/view/1317494.htm

标准荷兰语没受北海日耳曼语的影响,怎么有那些词受“北海日耳曼语鼻音消失法则”的影响?

标准荷兰语的底层是弗里斯语,和弗里斯语受标准荷兰语的影响,2者矛盾?
2者恰恰是统一的,在荷兰境内,低地法兰克一直渐渐坐大,弗里斯语一直渐渐萎缩。
但低地法兰克语在不断吃掉弗里斯语,同化弗里斯语的同时,自己也受弗里斯语的影响。

再说,标准荷兰语不等于整个低地法兰克语。
标准荷兰语是以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那一带的低地法兰克语为方言基础而发展起来的。那里在中世纪一直是弗里斯人的地盘。因为一场大海啸,弗里斯日耳曼人人口锐减,法兰克日耳曼人大举进入同化了弗里斯人。低地法兰克语也同化了弗里斯语。

所以,标准荷兰语有弗里斯语底层。
什么东/西菲士兰,那是东/西弗里斯兰,懂?百度百科这种连伪鸡都不如的垃圾读物也配拿上台面,连作初级参考的资格都没有。看看那一堆堆断章取义的内容和胡编乱造的译名就知道给百度百科撰文的都是些什么社会冗余货色了。

一 会儿菲士兰语一会儿什么弗里斯语,你能看懂自己引用的材料?还给我介绍起了nederfrankisch的构成,知道我八年前给lowlands-l.net的seeltersk部分提供分类依据和给beepworld.de的nordfrasch部分提供uurdelist时你几岁么?不知道自己翻墙上站学着点。

现代标准荷兰语“底层”是哪门子的弗里斯兰语,Westerlauwersk Frysk还是Öömrang?可笑。就凭几个简单的denasalisation?看看什么叫Anglo-Frisian Germanic,里面的定义有几条NL是符合的?NL的schoen为什么在DE里是Schuh而不是Schuhn,看不懂了吧,难道标高德也是受Ingvæonic的影响?难道标高德比荷兰语更Ingvæonic?逻辑。充其量是Proto WGmc原始性状的不充分分离和鼻音的选择性残留而已。明白?

另外,从现象上看这种鼻音性状的+ -不是什么所谓Ingvæonic的专有特点,而是整个欧洲大陆和环北海-波罗的海的区域性差异,不仅Gmc里可以跨语支存在,如upp + á = uppá > (loses the initial vowel u) > pá > på,现代北欧DA/NB/SV里的på都是这么来的,而它们的前身却正是古诺尔斯的á(现代冰岛语里仍沿用),知道这个对应W Gmc里的什么么?就是on/an/aan/oan!(所以uppá其实从结构上就是upon的同源词)你看看,这里的W Frysk里,同样有-n尾,而现代北欧却没有。知道这是为什么?你以为这也是一种Ingvæonisation?而且还可以跨语组存在,典型如PL: dzkować -> LT: dėkoti (鼻尾消失变长),你以为这些都是什么“北海日耳曼语”特点?乖乖,不懂再回去给我从头看起!
知道低法兰克/低萨克森和弗里斯兰系统是完全平级概念?不懂方言地图可以自己查:

http://www.esat.kuleuven.be/psi/spraak/demo/diademo/index.php

给你看段Nedersassisch(NDS):

http://www.lower-saxony.eu/pd/justiz.html

De sünd in fiev verscheden Gerichtsrebetten togang.

知道什么是fiev?就是你前面列举的那个fiev,但是是NDS里的,Nederfrankisch就不说,你以为NDS里的denasalisation也是受W Frysk的影响?还“底层”都来了?你知道什么叫“底层”?还用得着我笑么?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以后注意就是了。
典型如PL: dziękować -> LT: dėkoti (鼻尾消失变长)
目前看到的西里西亚土话还是保存了完整的鼻音节:

http://www.utopek.pl/index.php?p=1_163
Wszystkie zwierzontka zaczły go ściskac i dziynkować – nasza wysepka bydzie uratowano
dziynkować,而不是标波的dziękować

http://www.blaf.cz/index.php?body=slovnik&znak=d
西里-捷对照表:
dziynkować - děkovat(捷děkovat和立dėkoti实际上也是发生了平行音变)

很显然,沿波罗的海区域的鼻音>鼻化元音>长元音,跟北海区的是一个路数。丹麦和北弗里斯兰群岛可能是ons/uns和us/ús/os/oss这类词中鼻音节特性发生分化的主要临界点。南德又是另一个战场。南德的鼻元音可能是自行衍生的。
我有一阵子对德意志和拉丁底下的方言continuum都无比着迷

但现在随着普通话的推广 都快没了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哈哈哈,太强大了,今天才发现西弗里斯兰居然跟加泰罗尼亚一样有了自己的域名后缀.frl。加泰罗尼亚是.cat

http://jongerein.fnp.frl (网站语言为西弗里斯兰语、荷兰语)

http://taalweb.frl/foarkarswurdlist (网站语言为西弗里斯兰语)

http://www.hoeistmeideholle.frl/wot-drugs-mei-die-dwaan-kin-sjoch-mar-ris-nei-dit-filmke (网站语言为西弗里斯兰语)

http://www.fryslan1.frl (网站语言为荷兰语)
上面的包括7#用的基本都是西弗的Klaaifrysk和北弗中的Mooringer Nordfrasch (与Öömrang等拼写差异较大)

Westerlauwersk Frysk两大主流方言Waldfrysk和Klaaifrysk,主要拼写差异并不大

WaldfryskKlaaifrysk
do
prûmprom
tûmetomme
nêkenneaken
krêkjekreakje
wêkweak
gjersgers
kjerskers
kjelkel
http://afuk.frl/?page=praatmarfrysk (yn it Westerlauwersk Frysk/Klaaifrysk)
http://www.fryslan.frl/fy-nl/13773/vestigingsregeling-fryslan (in het Nederlands)
有意思的在线机器朗读,前者还是比较少见

http://www.praatmarfrysk.nl (yn it Klaaifrysk)
(Ik bin hieltyd sa bliid om safolle websiden mei .frl te finen)

http://friiske.de/en-naien-radiosiinjer-ma-tisinge-aw-frasch/ (aw Mooringer Nordfrasch)
En naien radiosiinjer – ma tisinge aw frasch

http://friiske.de/di-widergunger-en-musical-aw-frasch/ (aw Mooringer Nordfrasch)
DI WIDERGUNGER – EN MUSICAL AW FRASCH

http://www.risumskole.de/historiefrasch.html (aw Mooringer Nordfrasch)
Jü histoori foon Risem Schölj
http://frr.wikipedia.org/wiki/Nordfrasch



分布情况:

310px-Nordfriisk_Koord.png
2015-5-13 17:05
法兰克侵略者,到高卢的,改说当地拉丁语,融合进了当地人。留在日耳曼地区的,后来是德国人。
似乎国外一切的学术著作都这么说。

这也很正常啊,就像旗人说了汉语,东北还有点遗存。
Fränkisches Reich

Römische Reich

说起来也很巧合,Römische Reich,词根是Rom,和英语的Rome类似,和意大利语的Roma不同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6-9-13 22:24 编辑
法兰克分家时,所有日耳曼人都分在了东法兰克(后来的德意志)
大昊 发表于 2013-1-6 20:21
根据罗马人记载,莱茵河以东的德意志地区本来就是日耳曼人的大本营,德意志以外的地区都不是日耳曼人的固有领土,自然影响力弱些。莱茵河也是德法的界线,以东为德,以西为法

话说回来,最近注意到高地德语辅音推移,确实解决了我长久以来的一些疑问,例如为何德语如此多sh而少见于英语(当然英语也有,例如English),另外,为何英格兰金发比例高于德国全国的平均水平,尤其高于德南地区。貌似日耳曼语及日耳曼人是以北德为中心,向北向南传播,向北传至Scandinavia,向南传至南德,英格兰人老家在北德,所以更正宗一些,金发比例自然更高。而高地德语的一些特征是后起的,例如多sh,因此少见于英语。另外,德南地区是内陆山地,日耳曼语有一些内部共有的与渔业有关的同源词,从这个角度分析,日耳曼语不可能起源于德南地区的内陆山地,必然起源于北德,维京海盗和北欧渔业(例如北大西洋的三文鱼)貌似也是原始日耳曼人的遗风,这也解释了日耳曼人为何有能力渡海开发冰岛、格陵兰甚至据说在哥伦布到达美洲前就有日耳曼人在北美的古代居民定居点。所以南美土著认为金发白肤是天神,难道是对古代日耳曼人的回忆时间久了成了传说?

https://zh.wikipedia.org/zh-cn/高地德語子音推移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6-9-13 22:25 编辑

19# argentina


是么,deutsche和dutch还有条顿也是人的意思,同样经历了从泛指(所有人)到特指(德国人 / 荷兰人)的过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