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重新看了韩国人关于Duurlig Nars匈奴墓地的检测结果论文,那个C3是甲字型大墓里的样本,那个R1a则是长方形墓的样本,明显前者是个贵族,已知真正的匈奴贵族大墓都是甲字型结构,可惜他们测的太粗,没区分下游,也没给STR。
一群鲜卑男性进入漠北然后赶走了匈奴男人

你这句话错了,匈奴男人也被融合了,但在生殖优势上显然不可能超过征服者,经过几代人,征服者的父系就会占据优势。所以匈奴的Y-DNA自然留了下来,但是却不可能再占据优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0-10-3 22:06
萨哈作为对内亚史非常有研究的人,在这里说了外行话啊
10余万落几十万匈奴人自称鲜卑的历史,要按照草原政治习俗推演,他们的部落结构不可能消融,他们的领导阶层在大鲜卑联盟里也同样拥有联盟者应有的位置,他们不是被劫掠为奴隶的人群,而是草原政治的联盟属性。譬如满蒙。
所以匈奴人极可能在漠北依然拥有人口优势,而这种延续最终导致柔然与鲜卑的隔阂与分离。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