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汉语及汉字,语言活化石

第一节.利用语言活化石的秘诀

不可否认,拼音文字的历史也很悠久,但是由于拼音文字单有标音之功能,所以只是一维记录语言的工具,如同录音机。而语素文字(logogram, morpheme writing),则音、形、义全部记录,好似多媒体。汉字作为如今世界上几乎唯一仍在使用的语素文字,既有古老的历史,又蕴涵了最丰富的“多媒体”信息,使得汉字文献好比记录历史的“磁盘光盘”。犹为可喜的是,阅读这些“磁盘光盘”的工具——汉语,如今依然存活且兴旺发达。
不是因为汉语汉字古老而博大就可以称其为活化石。汉语汉字不止是汉族历史文化的载体,因为其记录了众多古代民族的语言文化,使其完全可以超越民族性,把汉语古往今来的“姑舅”表亲语言都立此存照。
这里要重点提到汉语的表音性。拼音文字之所以在世界上最流行,就是因为记录语音是文字的最大功能(而形、义等要素可以由其它文化艺术表现形式如绘画、雕塑、乐舞等来记录传承)。汉字中形声字占大多数,就是因为表音性的作用。不可否认,对于汉族来说,形声字的形旁记录了汉语丰富的词义,但是,对于记录语言来说,形旁的作用远小于声旁,因为几万个汉字,远不能囊括宇宙间的现象,而人类对宇宙万事万物的描述,却都需要语言,实在不能描述,只好说“不知道”、“不可说”、“不可思议”。
其实,汉语的表音性早已使之完全冲破了民族藩篱,成为世界语言。正因为如此,古代中国王朝虽然分封建制的疆域相对有限,治理层次分明,却没有领土畛域的概念(近现代国家观念是西来的思想),只有“天下”观。而且越是早期的汉语言典册,越是记录了更多的其它族群的文化信息。
汉字的表音性加上表形表义性,使之成为特别高效的信息记录手段。汉字的文化价值,远远大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范畴。但是由于狭隘民族主义的桎梏,人们往往忽视了这个问题,并使得汉语的博大性在历史上不断地相对退化。“礼失求诸野”,“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古来文化信息,今日汉族多有遗失者,请从他民族拾之,必得完美也。

第二节.包容的语言与褊狭的观念

如同一粒种子蕴涵了成长为参天大树的基因,原始的语言应该具有最大的包容性,而今日的语言活化石也应该具有相对较大的包容性。从古至今,那些杰出的使节、商人、文化导师们多数都精通不止一种语言文化,语言的包容性成就了他们的英名和事业。
《圣经·创世记》第11章记载,“巴别塔”的建造使得上帝震怒于人类的野心,上帝一夜之间让语言变得五花八门。人们再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误解、分歧使大家终日吵吵闹闹,建塔计划因此失败。暂且不论这个记载的宗教意义,人们可以看到的事实的确是,自古以来人类万千语言和方言从根底上就被附带着各族群间相互歧视的褊狭观念,成为各族群自我标榜、各自为政的文化工具,各族群扬己抑他、互相攻讦、不断争斗。近现代语言学研究,很大程度上也受传统意识形态的影响,再加上过于条分缕析的科学方法的运用,反而使得专业研究只顾管窥蠡测,未免贪小失大。
汉族的发展史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怒涛滚滚,历史上最令汉族处于危机的时候莫过于“五胡乱华”时期了,可能从那时直到现在,“胡”字的贬义一直十分浓重,如“胡说八道”、“胡乱”、“胡搅蛮缠”、“胡闹”、……(以至于连统治中夏的传统以“胡”自称的北方少数民族也不愿意被称做“胡”了)。可是在古汉语里,“胡”字基本是中性词和褒义词,如《逸周书·谥法解》“胡,大也”,与夷狄喜欢自称“大”的风俗也不无吻合,却是用到谥号这样庄重的场合(莫非合乎 “尸方”、“鬼方”之谓,而为后人忌讳乎?)。英语“human”大概是与戎狄的自称“胡”、“浑”和百越的自称“蛮”同源的词汇。
牵强附会吗?五胡乱华时期有一个昙花一现的小民族“羯族”特别令汉族印象深刻,不止是由于其民族的人种特征大异于汉人而接近高加索人,还因为这个民族由于残酷压迫汉人而被反击的汉人依据其外貌特征给灭族了。历史是无情的,没有给我们留下很多信息来研究这个汉族的敌手(即使是更强大的匈奴族也一样,主要原因是他们没有自己的文字)。
对于研究来说,片鳞只爪的信息就十分可贵,如果还有客观旁证就更好。佛教作为中国的外来宗教和世界性宗教,那些高僧大德往往有过人学问和出色的语言能力(翻译佛经和引导信众,舍此智慧力不能为也),佛教文献典籍众多,从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很多历史细节。晋代有一位高僧佛图澄,可谓“外来和尚会念经”的典型。《高僧传》记载佛图澄“闻铃断事”之一例:
“光初十一年曜自率兵攻洛阳。勒欲自往拒曜。内外僚佐无不必谏。勒以访澄。澄曰。相轮铃音云。秀支替戾冈,仆谷劬秃当。此羯语也。秀支,军也。替戾冈,出也。仆谷,刘曜胡位也。劬秃当,捉也。此言军出捉得曜也。”记载的是光初十一年(328年)刘曜亲自率兵攻打洛阳。石勒欲亲自率兵抵抗刘曜,朝廷内外的文武大臣都劝谏石勒不要亲率出兵。石勒心意不定,因而前去拜访佛图澄,以决行动。佛图澄对石勒说:“佛塔相轮上的铃声,告知说:‘秀支替戾冈,仆谷劬秃当。’”这是羯语。“秀支”是军队,“替戾冈”是出征,“仆谷”是刘曜职位,“劬秃当”是擒捉。此言是说:军队出征,刘曜必擒。
暂且不计较为语言学家考证得玄之又玄的古代汉语词汇发音规律(他们既重视方言的稳定性又否认语言的稳定性,让人感觉有点朝三暮四),直以汉语音译习惯通论之。羯语“秀支”与今日英语的“soldier”音义全同,也与汉语典籍记载的古族名“修鞈”、“肃慎”、“黠戛斯”等发音接近,汉语单词“士”大概也与之同源(汉词“士兵”本来是复合词,“兵”一开始只指武器)。“替戾冈”似乎与汉语的“挞伐”、“跳踉”、“逖”及北方古代少数民族族名“狄历”、“铁勒”和英语的“tilt”、“go”(gone,不拘语法)同源。“仆谷”与“博格达”、“波哥大”、“巴格达”、“巴尔干”、“巴里坤”、“拔野古”、“蒲姑”、“仆骨”、“蒲甘”、“勃固”等词汇可能同源,“仆谷”本义可能为“太阳与正义之神”(在语系未定的古西伯利亚语言今日尤卡吉尔语中是这个意思),并顺指“天子”(“大”为某些语言或方言对“父亲”的称呼,则“仆谷大”也就是“博格达”乃指“天”),此亦中国上古君主自称“不谷”也(按,此言或另有深意,为君主不敢自比于生养天地万物的“谷神”也就是God,《道德经》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唯是可见语言之根何其深。从修辞对仗角度,“秀支”与“仆谷”可谓妙对。“劬秃当”与汉语的“拘捕”、英语的“captured”可能同源。于是,我们可以尝试使用拼音文字,用英语来复原“秀支替戾冈,仆谷劬秃当。”为“Soldiers (will have been) tilting, (will have) gone (and when they will have reached there), Pugu (would be) captured  (down from his horse).”(对于语言史来说,词汇比语法重要得多,构拟中运用对应的语法只是为了适应现代语言,其实对于诗歌和古代语言毫无必要。)为学习英语而发愁的人们感慨吧,如果羯族在历史上是和平地融入汉族,说不定我们今天学习英语根本就不费力呢!
小小一句话,其中玄机大。由此可以看出,汉语的表音性掩盖了多少历史谜题呀!褊狭的观念是学问的障碍,跳过这个障碍就是柳暗花明的桃源、伊甸、香巴拉。无怪乎西方佛教、基督教、拜火教、伊斯兰教等宗教的僧侣传教士来华能与我华夏文化共鸣也,语言文化本来共祖之故。而且古老语言的重要词汇大部分没有消失,由今日各语言及其亲族甚至非近亲语言可以类似修复化石一样把它们推演出来。

第三节.天河之水

在战争纠纷、民族摩擦层出不穷的人类历史上,褊狭的观念最严重地约束了文化的传播和发展。可是包容的语言能超越这一切,而且自古以来,文化人甚至底层民众就抱定着文化大同的思想——只有封建君主为了专制集权才强化桎梏其民族文化的范畴。文化界宗教界自古就以追求天下一家的理想为己任,虽然由于难脱私欲其实多是师心自用。
语言犹如天河之水,润泽世间,予万族以“洗礼”。
今日甘肃有天水市,古称“成纪”,谓乃太昊伏羲也就是中国最古老的“人文初祖”的故乡。黄河之水天上来,华夏文明从此启,何等古老渊源!其实“天水”与“成纪”,异名实同义,也就是“成纪”应该本来就是“天河”的意思,这个古老的词汇在汉语中是个“表音词”并被字面赋予另外含义,后来为了恢复本义,又造了“天水”一名。这个词汇十分古老,而且由于远古文化传播广泛,早已超越汉族范围。如“成吉思汗”本义必然为“象天河水一样浩瀚的可汗”(成纪水-可汗)。印度的恒河(Ganga)的英语名称“Ganges River”、非洲刚果河(Congo)及其上源谦比西(Chambeshi)河名称之发音也与“成纪”雷同,而现在天水市所辖“甘谷县”之名亦与恒河、刚果河之名堪称巧合,虽是近代所起,靡非冥冥暗合文化大同之意焉。这个词汇深根于人类三大种族,该是如何古老呀!汉字的发明者叫“仓颉”,发音接近“成纪”,据古史记载在比文字出现早得多的时期就有叫“仓颉”的部落,大概古圣人为了成纪经史以训导后人承继之,在漫长历史过程中逐渐发明了史诗(语法的起源)和汉字。另外如“衡漳”、“江水”等等,亦似为“成纪”、“甘谷”的近音同义词,在中国文化内部流变过程中为汉语的表音性和汉字的别义性给区别开来了。
恒河(Ganga)、 刚果河(Congo)、甘谷、衡漳、长江这些词汇都接近于“共工”,“共工”是中国远古重要的的水神名称、部落名称、职官名称,难免不与“天河”发生关联并直接上追到“鸿蒙”。从阴阳五行哲学和类似的西方哲学观点来看,水(冰、云)、火(光、炭)应该是最早进入人类思维的自然现象。关于“共工”和“祝融”这水火二神信仰最初出现的时代必定悠久得难以追溯。其它一些水神,如“天吴”、“禺京”、“冰夷”、“玄冥”、“河伯”、“天蓬”等等,亦可能与远古“共工”部落的信仰有关。中国神话和历史传说中“共工”或与帝争位“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或被尧、舜、禹贬黜攻击,水神处境不佳甚如希腊神话里宙斯和波塞冬的尊卑。其实共工部落被流放幽陵后由于逆境求存的动力驱使,子孙和文化播迁很广,所以不同种族的人们都有上面提到的近似的神圣词汇和神话系统。中国远古曾有“豕韦”部落可能以猪为图腾,“豕韦”连读即“水”,或与“共工”部落有渊源关系,水神也可能曾有猪的形象(比如红山文化的“猪龙”等)。《西游记》这个神话小说中塑造的猪八戒,可谓是中国民间信仰贬抑远古水神的表现(台湾清水祖师信仰和神猪祭典或许是远古崇拜的现代余绪),而中国近古民间的白莲教、天地会、“洪门”(洪帮)、青帮、哥老会之类的底层社会(“江湖”)组织形式,未必不是远古共工部落统治模式的孑遗。共工部落后裔相当一部分成为岛夷,把家猪传播得很广泛(美洲可能因为海程远,即使有岛夷携带家猪,也可能在抵岸前吃掉了)。在古埃及,猪会被人和太阳神荷鲁斯的对敌赛特联想在一起。但当赛特在埃及人中不再受欢迎之后,养猪的人都被禁止进入庙宇。在印度教,保护神毗湿奴曾化身为野猪去拯救地球,打败了潜入海底的恶魔。
类似“成吉思汗”这样与“天河”相关的尊号,还有一类。“天河”的原型就是银河(Milky Way),从简单表像可理解为“白色的河”。新疆有河流名“阿克苏”河,“阿克苏”,维吾尔语意为“白水”。阿尔泰语系的“乌苏”、“乌浒”(Oxus)应该都是河水的意思。那么,下面这些词汇就很有聚类意义:
古罗马人称呼自己的皇帝为“奥古斯都”(Augustus);
中国春秋时代东南部长江口一带的吴人,其首都名“姑苏”,也叫“吴”,连称“吴姑苏”,结合汉语的构词方法,似乎这是一个完整词汇;
中国神话哲学里月亮和阴性也间接与水有关,而神话里月宫有神人“吴刚”;
汉武帝西伐大宛,是时大宛国王名为“毋寡”;
突厥人自古有神圣的可汗名与部落名为“乌古斯”(Oghuz,有箭、公牛、氏族等意思,与英语Ox似乎同源);其实“回鹘”(Uyghur维吾尔族)发音也接近“乌古斯”;
女真人第一个皇帝叫“阿骨打”;
蒙古族等民族流行的萨满教有“翁衮”崇拜,是蒙古人祭拜他们所尊敬或恐怖的死者对象。而这个习俗可能远承于匈奴。
上面这些词汇都接近“阿克苏”,或许本义就是“天河(之水)”,雨雪从天而降,或许成为原始人思考天地之别的哲学基础。天子也是“从天而降”,最朴素的模拟莫过于“神圣如天水甘霖”。
匈牙利人自称“马扎尔”(Magyar),其或为匈奴后裔,则匈奴可汗的称号“单于”或许可以拟为“漠河-查尔曼·乌古斯”(Mohe Chairman Oghuz)。“漠河”同于雅利安语“摩诃”,意为“大”,可省;“查尔曼”接近“查理曼”;“乌古斯”接近“奥古斯都”,或者其母语自动简化了词汇或者汉语的简记性(剪辑)操作,使得后人只知“单于”一词而不详其本源意义了。
黑(乌)与白色作为人类文化中的颜色崇拜,与水或河流的关系并不拘泥。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五行学说中,水与北方、黑色相关。但是北方既有弱水(黑色崇拜)也有白狼水(白色崇拜),文化本身就是并行不悖的多元统一体。既然在传说中,共工部落被流放幽州,其与水的关系又独特,那么,不能怀疑中国古代东北地区的“孤竹国”的姓氏“墨胎氏”的意义,或许就是“水(神)的胤胄”的意思,因为“孤竹”也接近匈奴语的“孤涂”,意思就是“孩子”,这可能是共工的嫡系后代,并且具有与黄帝后裔比较不同的思想文化体系,而《墨子》可能就是其文脉遗传。古代北方少数民族基本都与共工部落有关联,比如貊、貉、马韩、挹娄、乌桓、勿吉(无支祁)、靺鞨、室韦等等。清真古教先知穆圣其名略同“马韩墨翟”,而其教义既古奥又率真,与墨家不无吻合。今日伊斯兰教广为各旧日文明古国之地的百姓信奉,非“刑天舞干戚,猛志固长在”之毅魄所致乎?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民族,汉族的“汉”字本义也是“天河”,庶几能是巧合吗?古老的语言深刻地铭记在世界各古老民族记忆之中,成为人类之所以能够自我驯化的文明基础。

第四节.英名长驻

犹如宇宙万物需要命名,人类要标志自身于当前、塑造历史垂后世,自古以来最根本方法是扬名立万。爱惜羽毛、珍视声名,古代圣贤之威望是以万载流传。于今可证名号非轻,历史凝重,因果循环,膺报绵远,所谓名王显族,无不承继于历史。而世间多见一时得志而不自重者,“富不过三代”乃至“旦夕山崩”,如一枕黄粱,可不鉴焉!
自太古以来,华夏有名族号为“五龙氏”(五行之神),希腊神话有大神名“乌拉诺斯”(天空之神)。按此,由汉语的表音性,不难理解以“天皇”为统治者的日本为何最早自称“倭奴”,苏美尔人重要的城市国家名为“乌鲁克”,而中国古代有氏族部落名为“武陵”、“武罗”、“乌洛侯”;共工怒撞不周山后天倾西北,西北方对应于八卦的“乾”位,此地自古有号为“瓦剌”(卫拉特)的民族。
《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中的“胡阑”、“曲连”对应简记汉字为“环”、“圈”,生动说明汉语单音节性对多音节词合音之普遍(汉语表音性还包括省略音节、拟合近音、半音半义等)。由此不难理解蒙古“乞颜”部其实就是“乾”部(蒙古族起源之另一个部落“捏古斯”部发音如“尼堪”,应该就是对应为“坤”部),刘秉忠建议忽必烈取《易经》“大哉乾元”之意,将蒙古更名为“大元”,何其神妙也。鲜卑族有英雄美女号称“花木兰”,并为汉诗《木兰辞》记录下来千载传唱,随着鲜卑族融入汉族,这位巾帼英雄也汉化了。其实,“花木兰”本来就是北方民族的神圣名字,蒙古族的始祖母“豁埃马兰勒”就是“花木兰”的原始发音。蒙古语“马兰勒”指“鹿”,满语“木兰”指“哨鹿”,是有鹿崇拜的北狄的文化遗传(按《康熙字典》狄,又鹿名。【尔雅·释兽】绝有力,狄。【疏】绝异壮大有力者名狄也。发音接近英语deer)。“豁埃马兰勒”意为“白鹿”,而蒙古族男性祖先“孛儿帖赤那”意为(苍)白狼,辽西的白狼水或与之不无关系。戎狄华夏可谓难兄难弟,《国语·周语》有载,“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间”,“不窋”发音如突厥语蒙古语的“伯克”、“仆谷”、“拜住”,结合华夏与四裔的渊源与通婚关系,说明二者一度很亲密;周穆王征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而犬戎君主之名如“伯仕”等与后世蒙古姓氏“勃尔只斤”颇吻合,甚至秦国军神“白起”也与之雷同。戎王“树惇”与“奥古斯都”后两个音节及汉语名词“司徒”亦颇吻合,据《后汉书·南蛮传》、晋干宝 《搜神记》等书记载的“盘瓠”事迹可知,帝喾高辛氏时代即有犬戎,其首领为“吴将军”(名字或接近“吴古”,“无骨民”在《山海经》有记),联系起来不难看出“乌古斯”名号的端倪。狼图腾起源时代几乎不可知,狗又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家畜,故狼(狗)图腾播迁极早,如古埃及人、古罗马人和阿尔泰语系很多民族以及部分美洲印第安人等均信奉之,可能与犬戎的信仰有古老的同源性,如前所述,南方盘瓠蛮等也有相关的类似崇拜。
狄是上古异于华夏的北方民族的统称,很有研究意义。狄作为华夏的重要“敌手”,在汉族的形成过程中既有相反相成,又有相辅相成的作用。在汉语文献中吉光片羽的记载意义非凡。古汉语中“狄”发音如“特”、“逖”和“第”等,所以由“特”(字母“t”和“d”)开头或结尾的族名、姓氏和地名,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来自“狄”人,如“赫梯”、“哥特”、“凯尔特”、“卫拉特”、“布里亚特”等等,蒙古语“浩特”指“城市”(与“赫梯”似乎同源?),完全可以用汉语解构,“浩”者,多也,“特”者,人也,人口聚居地,不就是城市吗?洪洞、邯郸、滹沱河、忽炭城等地名或许都与浩特同源。“哥特”、“凯尔特”发音接近汉语的“葛天氏”,即使不是血脉同源,亦未必没有文化同源的可能。殷周时代的狄人有称号“西落鬼戎”,与“斯拉夫”发音何其接近,而另一称号为“东山皋落”的狄人,发音又接近旮旯、仡佬、开罗、皋兰、高丽、高卢、岢岚等词汇,东方尚青,中国南方仡佬至今犹是,英语green-blue发音接近“皋落”,能是纯属巧合吗?
天是青色的,所以蒙古语“腾格里”可以分为两个音节“腾”和“格里”,“格里”与上面提到的英语单词green同源(其实天色更接近blue,文化差异在所难免),而“腾”应该就是“天”,所以“葛天氏”就是“格里腾氏”的合音。“腾”发音略变就是“唐”,无怪乎唐朝皇帝被北方民族称为“天可汗”,唐朝一定要消灭高句丽或许除了“为中国子弟报仇”,还有国号的忌讳。
上古有圣人号“有巢氏”,鸟巢亦名“窠”,鸟巢状物在汉语一些方言中称为“窠篓”,应是古老语言的遗传。希腊神话中十二泰坦神的领袖叫“克洛诺斯”,与“有巢氏”十分近似,其中或蕴涵着共通的古老文化的影响。而中国古典文献中提到的“昆仑奴”,也与“克洛诺斯”发音接近,从神话意义上或许有相似的语源。“昆仑”是中国神话中可以升天的神山(帝之下都),而“喀喇”在许多语言中有“黑色”的意思,或许和希腊神话中泰坦神明们曾经统治天地,后来却被宙斯取代,而且多数反抗宙斯的神明都被关入无底深渊(黑洞?)——“塔尔塔洛斯”(Tartarus,鞑靼罗斯,dad lose),有一定神妙渊源关系。
上古有圣人号“燧人氏”,音义接近希腊神话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婆罗米燧氏,波密燧氏),在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是人类的创造者,婆罗米(Brahmī)在印度语意为“来自大梵天的”(而“婆罗门”意思应为“先知”),波密,藏语意为“祖先”,同理,中国人自以为祖源来自昆仑之巅也就是葱岭——此地今名“帕米尔”,与“波密”应该是一个词。世界各大洲原始人群都有接近的钻木取火技术,很可能都是继承自“燧人氏”(由此也可见燧人氏“历史”何其久远),鸟兽多会筑巢,但人类以会使用并能制造火而区别于动物,所以称“燧人氏”为人类祖先并非夸大。因此,人类产生火崇拜是很自然的事,尤其是北狄,无火不能求生,火崇拜更为隆重,“狄”字就是一个很形象的会意字。古今国号“随国”、“隋朝”、“瑞典”、“瑞士”应该就是继承的“燧人氏”部落称号。
希腊神话的第三届神王是“宙斯”(Zeus),非常巧合的是,中国最古老的史书记载五帝时期有一个叫“娵訾氏”的部落,发音非常接近“宙斯”。该部落是曾经强盛一时的蚩尤部落遗民,也代表了远古中国文化的许多精华。帝喾的一个妃子出自该部落,此妃之名为“常仪”,应是“嫦娥”也就是“月亮之神”的原型,因为当时司月的官吏以“常仪”为称号。考虑到“嫦娥”是女性,月亮也属于阴性,对于阴阳哲学而言,不可无其对,所以观日的“羲和”可能也是出自该部落。他们是继承了自伏羲以来天文历法研究的术士,也是上下于天的萨满巫师,作为“科技人员”负责为中央帝国勘测天文地理,制定历法节气,进行金属采冶等等。“娵訾氏”部落的科技文化具有先进性,而且如果他们有自己的神明,可能那个神明就是叫“宙斯”——不过由于这些外戚干政,他们的巫教和神明一直被打压、湮埋。“有熊氏”是黄帝轩辕氏的族源,熊在英语中被称为“bear”,特指欧洲常见的棕熊(那里没有黑熊),“bear”其实就是汉语的“罴”,汉语中“熊”特指在中国更常见的黑熊,棕熊不是叫“黄熊”就是叫“罴”。“阿林”在满语中为“山岭”的意思,其实汉语中的“阿”、“岭”、“陵”与之为同源词。由此,不难理解“奥林匹斯山”(Olympus)和“阿尔卑斯山”(Alps)意思就是“有熊(罴)氏的山”,这与黄帝“合符釜山,定都涿鹿”何其吻合,几乎是一个神话系统产生的不同支派,西方为远古天神,中国为现实人王。在中国“黄帝”取代了“宙斯”的位置成为“中天之主”——而且“黄帝”更像是阴阳五行学说给抽象化的神明,令史记作者司马迁大伤脑筋:“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如果不是有实地考察的“确凿”史迹、民间传说和丰富史料,太史公大概不敢下笔写《五帝本纪》。
《世本》所记载的三皇五帝之名号众多,《山海经》记载的族名神名地名也很多,还有其它古籍也一样留下了丰富的远古记忆,巧合的是,在世界各地很多古今民族中都可找到接近的词汇,并且是其族最古老的文化符号。如果不是人类语言的类同性(类似动物的趋同进化),那些发音接近而文化意义也接近的特称很可能是同源的。
聊举数例,以见一斑。“循蜚”(后世多为“鬼方”)与“索菲亚”(Sophia)、斯拉夫;“因提”(后世“蜀山”在中原西南方)、“天毒”与“印度”、“印第安人”;“东户”、“敦薨”与“东胡”、“吐火罗”、“敦煌”、“通古斯”;“禅通”与“Saint”、“掸邦”、“闪米特”;“阴康”与“印卡”;“泰壹”与“泰族”;“妲己”与“塔吉克”、“达吉斯坦”;“大隗”与“戴维”;“大挠”与“多瑙(Donau)河”、Danaus等等等等。
中国家鸡驯化历史悠久,在出土了迄今所知最古老的家鸡骨骼遗存的磁山遗址附近有一个叫“鸡泽”的地方,在周代有赤狄的一支名曰“甲氏”据说曾居住在这里。“鸡泽甲氏狄”发音接近“耶稣基督”(Jesus Christ),而“涿鹿”、“邹鲁”、“巨鹿”、“鸡鹿塞”、“吉林”发音也接近“耶路撒冷”(Jerusalem)。
中国的维吾尔族族名也可以作为一个范例,说明自远古而来神圣名称的稳定性。其名称最早出自“循蜚”氏,按Sophia在希腊语为“智慧”的意思,以为族号可谓合适(“循蜚”氏后世为鬼方,“机灵鬼”这个俗语可谓古远也);或亦继承于“无怀”氏,此名音近“维吾尔”也,氏姓所出,远古驳杂,不应拘泥;在黄帝时代大隗氏、鬼臾区可能是维吾尔族祖先,《庄子·徐无鬼》有一句“黄帝将见大隗乎具茨之山。”“具茨”发音接近“姑师”、“车师”、“龟兹”、“库车”这些古今维吾尔地名,堪为一证。五帝时代的“吴回”、“昆吾”与维吾尔族祖先鬼方可能有姻亲关系,名号发音亦接近之,或许因为这种姻亲关系,“西王母”作为外戚成为华夏文化形成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对塔里木盆地这个年代古尸的DNA分析也证明了这一点。在夏代鬼方应该是华夏的组成部分,故《诗经·商颂·长发》“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韦顾”、“昆吾”同“维吾尔”明显是同源词,夏朝的勋贵遗民也逃向戎狄包括鬼方,所以《史记·匈奴列传》开篇说:“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游牧草原上的文明此时明显出现了些许中原色彩,亚洲的称呼“Asia”其实就是“大夏”。鬼方在商周时代与华夏一直或敌或友,后来的戎狄多半都有部分鬼方血统,甚至华夏族与鬼方的通婚也极为普遍,与戎狄和亲利大于弊,况且有同姓不婚的礼制。卫国和魏国的国名可能都与“维吾尔”一词有关,其地且是华夏与戎狄或战或和水乳交融的地方,而“鬼谷子”的称号也是“维吾尔”(“谷”字古音为“欲”)。中古经回鹘,远古名号一脉相传到今天。
著名称号具有“因提纳身奴儿”(international)这种语言超越性,不过自然总有偏重,以是各见千秋。

楼主饶了大家吧~
签名被屏蔽
比朱学渊还不如。
O3a3c* (M134+, M117-)
比朱学渊还不如。
hercules 发表于 2013-1-25 08:47
对某些人而言,普通话五千年前就有了
签名被屏蔽
本帖最后由 ganmu 于 2013-1-30 11:50 编辑

古今方言即差异,万载不改祖宗音。管中窥豹是专家,数典忘本是尔们?
乱认祖宗才是数典忘祖
1

评分次数

O3a3c* (M134+, M117-)
這一帖是什麽狀況【亂入】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得强调维吾尔是1920年某次中亚会议上形成的概念 和畏兀儿两码事啊
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 新老亚洲粉丝始终是fall into the same cluster滴
這一帖是什麽狀況【亂入】
linxiao 发表于 2013-1-30 22:48
林肯是咱们福建老乡
签名被屏蔽
得强调维吾尔是1920年某次中亚会议上形成的概念 和畏兀儿两码事啊
joy 发表于 2013-1-30 23:13
我很想知道維吾爾和烏茲別克是什麽關係

好像這兩個民族實際上是一個族?
“那一群搞綠洲農業的突厥語西域人”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10# linxiao

中苏乱划分民族的恶果
比如苏联把乌兹别克境内的维吾尔人很多划分成乌兹别克
同时中国把本国境内的安集延人统统划成维吾尔
安集延人和回部人 至少在外人看来是有差别的
比如 四十个回部人打不过一个安集延人
物以类聚 人以群分 新老亚洲粉丝始终是fall into the same cluster滴
10# linxiao

中苏乱划分民族的恶果
比如苏联把乌兹别克境内的维吾尔人很多划分成乌兹别克
同时中国把本国境内的安集延人统统划成维吾尔
安集延人和回部人 至少在外人看来是有差别的
比如 四十个回部人打不过 ...
joy 发表于 2013-1-31 10:34
還是沒懂

本來那一帶應該有幾個族?還是說其實都算一個族,不論是住在喀什還是塔什干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還是沒懂

本來那一帶應該有幾個族?還是說其實都算一個族,不論是住在喀什還是塔什干
linxiao 发表于 2013-1-31 11:09
都是被突厥化的印欧语系民族,而且这些同化他们的突厥语系部族不仅有回鹘人,也有葛逻禄人及喀喇汗国,今天吐鲁番一带的回鹘化城邦直到明初都是信奉佛陀的,直到被葛逻禄人及喀喇汗国后裔的突厥化穆斯林征服,所以把他们都称为“uygur”是荒唐之极的
签名被屏蔽
都是被突厥化的印欧语系民族,而且这些同化他们的突厥语系部族不仅有回鹘人,也有葛逻禄人及喀喇汗国,今天吐鲁番一带的回鹘化城邦直到明初都是信奉佛陀的,直到被葛逻禄人及喀喇汗国后裔的突厥化穆斯林征服,所以把 ...
leikuang 发表于 2013-1-31 21:47
我是問20世紀初的時候,從河中到塔里木,是不是實際上都是一個族

因為烏茲別克人和維吾爾人好像沒有本質區別,語言也想通
烏魯木齊滿大街放的都是烏茲別克的流行歌曲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我是問20世紀初的時候,從河中到塔里木,是不是實際上都是一個族

因為烏茲別克人和維吾爾人好像沒有本質區別,語言也想通
烏魯木齊滿大街放的都是烏茲別克的流行歌曲
linxiao 发表于 2013-1-31 21:49
都是喀喇汗-察合台汗国传承下来的,维吾尔和乌兹别克的语言都是察合台语发展而来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都是喀喇汗-察合台汗国传承下来的,维吾尔和乌兹别克的语言都是察合台语发展而来
sahaliyan 发表于 2013-1-31 21:57
那就是說實際上真的是一個族?

土庫曼、吉爾吉斯、哈薩克 就很明顯不一樣嗎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还有个不明白的
土库曼和阿塞拜疆之间隔着波斯
阿塞拜疆和土耳其之间又隔着 库尔德和亚美尼亚

突厥语是怎么空降的?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还有个不明白的
土库曼和阿塞拜疆之间隔着波斯
阿塞拜疆和土耳其之间又隔着 库尔德和亚美尼亚

突厥语是怎么空降的?
linxiao 发表于 2013-1-31 22:12
波斯北部和东北部是有很多突厥语部族的,波斯更多还是伊朗中南部,伊朗首都都有一半居民是阿塞拜疆人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那就是說實際上真的是一個族?

土庫曼、吉爾吉斯、哈薩克 就很明顯不一樣嗎
linxiao 发表于 2013-1-31 22:04
这个要看认同感的,墨西哥人与阿根廷人都说西班牙语,他们是同一民族吗?
中共落实民族政策才有他们所谓的民族认同感
签名被屏蔽
http://img3.douban.com/lpic/s5911758.jpg
楼主饶了大家吧~
leikuang 发表于 2013-1-25 05:20
OM fucking G
这书竟然是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的

那责任编辑该是有着怎样扭曲的小心肝儿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