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0-4 22:36 编辑



曹——crowdcouple

众——throng

膳夫——chef

属——sovereign(属我略,属我任,苏伐。这也是“我”和“伐”字接近的原因,本义就是荷戟者,占领者,有主权的人的意思。例子:《史记·朝鲜列传》“自始全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筑鄣塞。”)

勘——colony(例子:西伯戡黎)

鲜卑大人於仇贲、夫余王子尉仇台,似乎都跟“尉迟”这个姓氏有关?于阗国姓是尉迟;东夷有苏伐姓(崔姓?),西域龟兹国亦苏伐姓。这是个很有意义的问题。北狄三边混一,匈奴之勋业乎?似乎东胡更早曾做北狄领主,东胡后裔乌桓聚保的赤山按史书应该在肯特山一带,而雍狂地应该在戈壁一带,那里据说有“死亡之虫”(史书只说多蝮蛇,或许就是远古《山海经》传说的蝮虺,也即后来传说的“死亡之虫”,只是,至今未见实物)。有东契丹,就有斯基泰(西契丹),两者大概是一阿尔泰山为界,一为东胡,一为西胡。按,东胡实际也分“参胡(三胡,楚虽三户习语的由来)”,三强,月氏、匈奴、东胡,各领风骚几百年,主要的统一时期就是西汉时期的匈奴和后来的鲜卑、突厥、蒙古、满洲时期。由此也可见阿尔泰语系确实可能是从蒙古高原西北部起源的。

满头(鲜卑大人。满头大汗的来历?所以索虏都要剃头,以免打猎弄得满头大汗感冒了)——满咄——曼陀罗(坛城都是建立宫庙的“雷氏样儿”)——model(模特,模范,领袖,马首是瞻的人物)

日律推演(顾名思义:“天文学家”?)——耶律惕隐

乌侯秦水——乌浒水

和连——赫连——贺兰——和林——荷兰——瑚琏——虎林

蹇曼——煎靡——James——真腊(吉蔑)——吉烈迷——者勒蔑——折罗漫——哲里木——German

丘力居——车臣

图腾——蹋顿——达头——悉达多——鞑靼——头陀——脱脱——多铎

难楼——那拉——瑙鲁

步度根——不屠何——拔都

轲比能——卡比拉

扶罗韩——乌洛浑——乌尔禾——无何——缚罗——阿缚罗贺——亚伯拉罕

戎末廆——戎蛮——罗马——鲁姆苏丹

咄归——突厥

肯特——汉特——堪达罕——坎大哈

檀君——大衮

修武卢——休伦湖——修罗——徐罗伐——娑罗

异奇斤——郁筑鞬——于都斤——斡赤斤

厥机——祝其——诸暨——主儿扯

朱虎——术虎——诸怀——成律归——车鹿会——赤老温

沙末汗——沙漠汗——撒马尔罕——沙弥

满番汗——马布海

伊尔库茨克——库斯科——库车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华:《唐韻古音》亦音敷。郭璞曰:江東謂華爲敷。陸德明曰:古讀華如敷,不獨江東也。漢光武曰: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必得隂麗華。

华——flower——缚娄(莫非广州名“花都”源于此?)——阿芙洛狄特——阿缚罗贺

号码——hallmark

呼玛——浩亹——哈密——home——human

真番——哲别(东夷自古至今以善射闻名)——Japan——哲蚌寺——占不牢——旁遮普——贾巴尔——加蓬(“西班牙”这个名字在我的“龙华起信论”里,跟日本是同源于寻觅大陆东西极的族群的词汇——可能跟Y-C1有关?而葡萄牙也一样,日本其实发音接近牙板)

都广——都江(堰)——多康——敦薨

加格达奇——加尔各答——乔克托

汪达尔——玩蛋(跟汪达尔主义巧合雷同?)——丸都——旺堆——万达——卢旺达

巴达维——八大王——八队——拔都——趵突——不丹

汉志——黑塞哥维那——黑宰——赫哲——黑石——黑鸭子——赫章——哈萨克——河济——河间——合黎站

也门——野蛮——衙门(衙门口往南开)

阿尔班——亚拉巴马——阿勒班——阿尔巴——阿尔巴尼亚——阿尔卑斯——欧罗巴——阿坝——鄂博(语言为证,敖包果然和美洲金字塔和欧洲巨石阵有同源关系)

几内亚——圭亚那——闺女

厦——苫——shelter

低——底——抵——deep

汪罔——翁金——翁衮——王俭——完颜——汪清——弘吉剌——汪古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0-26 12:15 编辑

:)@@(:发现了个化石帖子:邢台人说的”占“和满人说的”嗻“有点像,虽非挖坟贴掘墓考古派,但是发现竟然是我大邢台话(其实邢台土话接近太行山区的可能跟晋语差不多,对于我算是禁语,基本听不懂的,然而邢台市区往东的平原都是冀鲁官话,邢台作为顺德府首善之区,也就被东部冀鲁官话主导了。这就像普通话不是满语或老北京土话一个道理)哟,嘿哟哟,呦西,有戏,已成化石,多说无益?增益一些啰嗦而已,即使不是点石成金,也要把它变成活化石:
邢台历史不用多啰嗦,远古就是九夷荟萃,枢纽渊薮,保留了大量语言活化石(本人也无意考证邢台话,不是鄙视自己家乡,是因为我实在没有写《五方元音》的樊先贤那样深厚的语言功底,另外咱不是语言学出身,只能旁敲侧击点拙陋石器,美其名曰活化石,至于青铜器、铁器、机器、仪器之类的,还望有识之士努力)。
中原人喜欢说“中”,我们邢台人喜欢说“行”来表示肯定的意思(其实也可以说“中”),但是说“占(占贤)”确实更土更朴实更普适,顺德府历史上做过忽必烈的领地,来源于蒙古语的可能性是有的,问题是蒙古语有“占贤”这个词么(“德薛禅”会接近么?得音转吧?而且这样来看,更像是蒙古语“薛禅”与汉语“贤”乃同源词,“德薛禅”就是“贤德”或者“得悉衔”、“得贤”,无所谓来源于蒙古语的问题,毕竟蒙古语比汉语历史短)。另外如果“占”和满语“喳(ja)”也有同源关系,则更有意思,那就是英语“yes”应该也与之为同源词(应该有音变,“若是”——yes——“也是”——“也先”——“得贤”——“德薛禅”——“占贤”),这就是宫玉海先生说道的:和诺不可混淆_宫-玉-海-解读山海经_新浪博客
当然“照”作为“占”的同义词的话,方言土语也有用,但除非特定口音,在我们这里似乎不常用,我一时只想到“招家伙”、“不招(大概“不着调”、“不沾弦”是同源词?不招——不者——不然——不沾弦——不行——不中)”等用法(“不招”完全是口音含混时才会听到,一般都是“不中”、“不占”,所以“不招”不宜算我们这路的方言)。估计词源可能跟“占卜”有关,起源于上古出行(狩猎采集到后来的商贸交通)前占卜吉凶的习俗,占卜得好兆头,就是“照”——好兆头,可“行”,如果办成了,比如打中了猎物,就是“中”。后来延伸出衍生出若干词汇和土语用法。
另外日前想到汉语古词(明显非华夏来源)“缚娄”与汉语“花”(华)、英语“flower”应是同源词,夏又通“哈”、“细”、“沙”等音,那么“博浪沙”、“缚罗贺”、“亚伯拉罕”、“佛朗仕”、“普鲁士”、“布鲁沙斯基”、“别鲁哈”、“伯利恒”、“博尔忽”、“布尔罕”、“汗八里”、“芙蓉花”、“扶罗韩”、“法拉赫”、“博落回”可能都是上古九夷的“华夏”一词。也就不奇怪为啥文物有见“华夷”、“夏戎”之称谓,入夏则夏,入夷则夷,子曰过,中行说也说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装(装束)——著(着衣)——毡子——dress——著(着,着调,衔接)——照应——join

羖——goat

连——邻接——link

阿拉干——阿劳坎——二里岗——elegant——伊尔根(“满大人”确实高雅,故有雅言一说嘛,而于满语演变为平民之义,又合普通话之称乎?东胡西征,武功赫赫,善于学习,文质彬彬,常为贵族之一证)——埃里克——伊拉克——易洛魁——遇罗克

枹罕——拨换——拔汗那——布尔罕——别鲁哈——博尔忽——不花剌——巴尔干——包尔汗——瓦尔纳——盘瓠

不令支——布拉吉(俄罗斯女性喜欢穿裙子,朝鲜女性只准穿裙子,或许习俗来自不令支)——弗里吉亚——孛兰奚——blanket——白狼——白兰——波兰——不羹——白令(探寻东方风航路,言与神同在,于是名留地理)——不列颠——布隆迪(古老呀,三大种族都有份的词)——孛儿只斤

温莎——温宿——温苏(苏-温)——闻仲——乌苏里——文殊——维苏威

獯鬻——猃狁——soil——土方(大蒐礼?征讨土方、鬼方而来)——索家——渠搜(“蠼螋”之名,很有意思,大概类似“马扎儿”——蚂蚱,是农业民族把对敌人的称呼用在常见虫类上了)——归绥——高誓——ghost——Christ——鬼侯(九侯)——怀姓九宗——九姓乌古斯——无怀氏(武威——乌维——乌尔禾——无畏——五位,职官五正)

析支——西乞(西岐)——思结——塞克——萨迦——斯干(干支相对应,有司干,有司支,本人论证昆仑在西北,帝之下都,乃蛮似乎跟昆仑八柱有关?九姓乌古斯,似乎与增城九重有关,西北辟启,何气通焉?日安不到,烛龙何照?很明显是对西伯利亚的记忆!那里的楚瓦什人是楚国诗人的远亲呐!西北辟启,似乎跟阿尔泰山一带的地形很有关系,非常有意思的是“鄂毕河——遏闭,叶尼塞——抑逆塞”于汉语都是“阻塞”之义,然“额尔启斯”——这里开口?额尔齐斯河谷是否是远古的乌斯季忆昔模人同族进入东亚演化为东亚各族祖先的入口?尔来四万八千年,诗人文章本天成,骚客故能发天问,言从神出见神通!希望通天洞考古能有惊喜!这种远古记忆千世流传,所以又会有东西交流的有心人远游,估计塞姨妈-徒儿秉诺现象就是这些热心人传播文化、技术的证明)——斯克——西吉(希吉来,对应“希伯来”)——萨克森(萨克孙,明显是东方塞克的子孙的意思嘛,也就是英吉利的最主要文化源头乃是来自东方)

思计谋——细机密——scheme

塞笼子——surround

巴里坤——巴尔干——布尔干

巴杜伊族——八队(八大王)——拔都

古雏加——孤竹家

达活泉——达斡尔——徒何——太行(太阳东西走,怀疑太行山应该是东西走向才对,对应“燕山-阴山-祁连山-天山-兴都库什山-扎格罗斯山-庞廷山脉或托罗斯山脉”从亚洲最东头到最西头,甚至还可以越海到欧洲的“喀尔巴阡山或巴尔干山脉-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直到大西洋,纯纯的欧亚大陆“太行山”)——敦薨——吐火罗(貉龙、和龙、哈罗、贺兰、荷兰、赫连、哈拉、赫拉、呼兰、呼伦、胡虏、虎牢、槐里、惠连、怀柔、怀戎、哈戎,河洛,有趣的一则“帝降夷羿,革孽夏民。胡射夫河伯,而妻彼雒嫔?”,“河雒”并举,与夏关联,而革家人有哈戎节,据有人说,革家人是后羿之后?这革孽夏民,当然值得设立节日庆祝了,而戈基人、革家人或许就是得名于后羿的部落。而羌人若与夏人关联,则羌戈大战明显是在西南地区的夷夏之争嘛!所以不奇怪西南夷也被称“夷”,而且最容易汉化!当然这词汇不止自夏始,起码神农氏时代就有了,比如越南的貉龙君传说,神农氏时代也不是最早,最起码汉语和印欧语系都有,若非传播关系,则是同源关系,历史会更悠久)——塔克拉玛干沙漠(齐桓公“西伐大夏,涉流沙,束马悬车,登卑耳之山。”卑耳——帕米尔?距穆王西游年代也不是很远呐)——撒哈拉沙漠(西夏?下里?萨哈——夏?)——金沙萨(西方属金,“沙萨”为“夏”音转。金沙遗址是否跟夏朝遗民有关?另“Lingála”与“凌家滩”似为同源词,远古岛夷沟通东西两洋的证据,其发音也接近“伶伦”,唉,似乎感觉到一首歌“Every 猀翋翋翋 Every 汪汪 Still 闪龇,Every 形狗领狗粮”)

1

评分次数

  • 强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主要的普韦布洛部族包括托瓦人(Towa)、陶斯人(Taos)、祖尼人(Zuni)和阿科马人(Acoma)等。

不韦部落?图瓦?陶寺?遵义?阿合马?阿霍姆(Ahom)——迦摩缕波?

肯塔基——坎塔布里亚——加勒多尼亚——崆峒——广东——Condor(兀鹫)

钦察人——勘察加人——科马彻人——侯莫陈

克里人(Cree)——克烈

尼夫赫人——纳瓦霍——内布拉斯加——尼比鲁——尼泊尔——粘八葛——诺贝尔

夏延——萨彦(珊延,“白色”)——善阐(白族)

佩克特人(Pequot)——皮克特人(Picts,恩怨跨大洋仍然在继续)

纳彻斯人(Natchez)——尼师今——纳赤台

楚马仕人(Chumash)——楚瓦什人——颛孙——爨氏——珠穆朗玛——出马仙

所以——so

医巫闾——伊洛——幼发拉底——阎魔罗——亚伯拉罕——于夫罗——曳落河

盖马——昆莫——鸠摩罗——且末——昆明——库蛮

八里岗——巴里坤——布尔干——布拉格——巴尔干——巴厘岛——巴洛克——巴黎——汗八里

印度的波若人(Borok)的祖先“Donghorfa发音很接近“敦煌、东皇”,该民族自拟为“伏羲”,莫非是“东皇父”——“东王公”的意思?这样的话跟“西王母”(女娲)也确实挺搭配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阿拉伯语的“都哇伊”与汉语“祷(叨、悼)”应是同源词,英语“doubt”与汉语“咄(咄咄怪事)”应是同源词。

苏尔汉河——都哇琐豁儿(一目人)——锁儿罕失剌——肃良合(“琐豁儿”蒙语是“目”的意思,则此名可能承袭自“目夷”,则可能跟箕子朝鲜有关,继续可能跟鱼国、渔阳、木叶山、弥药有关)——寻虎(方言发音若“隼户”,乃我县一个小村子,传说是跟老虎进村寻找老虎有关,蛤蛤,人家可是红色文化村哩;其实说不定村名跟冀州侯“苏护”有关,另有地名“孙河”、“苏石鹿”等等,或许都跟斯卢有莫名古老渊源,但是现代县民除了纪家寨,基本都自认洪洞大槐树移民,所以没人会上溯到更早时代以古遗民自居了,而且也不尊古,只说那时的人心坏,所以天塌地陷大洪水或燕王扫北消灭了他们——地下倒确实有古城遗址哩)——粟末(“琐豁儿”是目的意思,则此词可能跟蒙古语“色目”是同源词)——索尔果(苏完瓜尔佳)——苏禄

目夷——弥药——牧野——慕容(鱼儿离不开水,“鲜”跟鱼有关)——木雅——木兰——密云——牧渔(“鲜”:捕鱼放羊,呵呵)——木易(杨姓应该与有关)——木又(“权”力之由来,捕鱼的三股叉,放羊兼打狼的权杖——连枷、鞭子、棍棒)

桑干——宋干(泼水节,是否是纪念蚩尤振滔洪水,一搏空桑呢?)——宋卡——桑吉——Sungir——桑海——嵩山

乌布德(巴厘岛地名)——乌布西奔——巫婆——吴堡——敖包

巫马——乌斯马尔——奥斯曼

卡拜尔人——喀布尔——卡比拉——坎布拉——坎帕拉——卡巴拉——堪布——干部

昆仑——祁连(克里木、克罗曼、祁罗曼、折罗漫)——卡若(看到唐善纯先生考证“成都——昌都”的关联,感觉很有意思)——卡拉奇——开罗(也是国都所在地呀)——喀喇沁(与“卡拉奇”发音相似乃尔,本人考证或许大乐之野或都广之野就在印巴交界处)——开鲁(扎鲁特、哲里木)——岢岚——可兰——可乐——凯里——高丽——固伦——库伦——克鲁伦——骨利干——皋兰山——歌乐山——呼罗珊——卡洛琳——科勒——凯拉洪

龙岗——阿拉干——卢甘斯克

徒何——独孤——吐谷浑——多尔衮——东干——邓柯——德干——达卡——吐火罗——土库曼——图库曼(Tucumán)——达喀尔——通科利利

马丘比丘——莫切——满洲——满者伯夷——万俟——默啜

白鹿/白虏——勃利——布里亚特——不里阿耳——拔野古——博尔术——蒲类——八剌沙衮——勃律——俾路支——卑路斯——白俄罗斯——普鲁士——秘鲁——波路(西非男子会社,类似添弟会,怀疑乃水神共工岛夷文化传统,于是不奇怪“刚果河”之名与汉语为何相通,史前全球化呀,一带一路,波路虽颠簸,对于人类来说,有船舶做工具,比那博斯普鲁斯的牛总是牛掰扭摆多了)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27 22:08 编辑


德鲁伊德教崇拜的神qí@①,大都为地域和部落守护神,而且通常以其部落之名相称。例如,高卢阿洛布罗基人的神称阿洛布罗克斯,阿维尔尼人的神称阿维尔诺克斯,桑东人的神称桑提乌斯,马尔萨克人的神称马尔萨克母神,内尔维人的神称内尔维恩,不列颠布里甘特人的神称布里甘齐娅,今德国西部莫贡蒂亚克人的神称莫贡斯,等等。其后,由于部落间接触和交往益趋频繁,部分神qí@①的崇拜范围便随之超越了本部落,而出现了广泛化的倾向,成为高卢乃至不列颠诸凯尔特部落所共同敬奉的对象。这些共神包括贝莱诺斯、卡穆洛斯、奥格米奥斯、埃苏斯等等(注:谢·亚·托卡列夫:《世界各民族历史上的宗教》,第253页。)。 有人甚至将其中的林木之神埃苏斯视作凯尔特人信奉的古老的独一神(注:拉贝·E·泰龙:《德鲁伊德与德鲁伊德教》, 39页,转引托卡列夫著《世界各民族历史上的宗教》,第254页。)。


(自:沈坚:古凯尔特人初探


内尔维(Nervii)——涅瓦——尼夫赫


布里甘——巴尔干——狴犴——巴里坤——巴尔喀什——布尔根——帕伦克——裴李岗——八里岗——蒲甘——勃固——波哥大——别鲁哈


莫贡斯——芒高——湄公——马公


博浪沙——波兰——不兰奚——普鲁士——博尔塔拉——巴陵塘——布里亚特——不列颠——布鲁特——柏拉图——布洛陀——婆罗多——布隆迪



巴达里(Badari)——八达岭——布达拉



大师姑——独石口——塔什干——托斯卡纳


合黎——槐里——后李——Holly


北辛——北阡——卑沙——北鲜——basin


巴尔米拉——巴米扬——伯明翰——布民可汗——帕米尔——波密——巴马——普明——伯明国——八闽


高密——哈密——克尔曼(Kerman)——科尔马(Colmar)——克尔马(Kerma)——凯内马(Kenema)——开曼(Cayman


涅吉达尔——奈加代(英语:Naqada)——那嘎达——那加


崦嵫——奄蔡——阿尔赞:安煎、鞍鞯、剑河、坚昆——阿尔冈昆


格尔津文化(英语:Gerzeh culture)——恺撒——格萨尔——鬲津河


巴斯克——巴什考斯——巴什基尔——巴泽雷克——毕兹卡


德钦——德干——多贡——都广——朵甘——大公(太公)——大衮——屠各——图盖


叙利亚——虚连题——色楞格——徐戎——司隶——琐里——锡兰——西拉木伦


片——pare(汉语口语中有更接近英语的含义)


擗——peel(汉语口语中有更接近英语的含义)


葳蕤——very


崴——洼里——valley


围——village(维拉:围栏,围里)


窝集——交趾,应该有语源关联(但并非一个词),都是山水之曲,如“窝”( 山谷树窝子,水湾鱼窝子)、如“肘”(关节,交联处)。特有的语坠“集”,也是汉语“聚集”之地的意思。完全就是欧亚古语词汇。类似的词“咯吱窝”。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乃蛮举例哈萨克谚语:to'resiz el bolmas ,to'besiz jer bolmas

翻译:人民有官员,大地有丘陵。直译:没有官员(to'resiz)的人民(el)可能没有(bolmas),没有丘陵(to'besiz)的大地(jer)可能没有(bolmas)

不毛之地——驳马国?寒荒之国——伯明国?帕米尔——世界屋脊(冷呵)!八蛮——八莫——乃蛮?

Y-E系的阿拉伯-犹太与Y-D系的日本一个共通词:“伊本”

瓜廖尔(Gwalior)——畖留——果洛——霍洛——乌鲁克——乌里克(丝绸之路有“丹丹乌里克”)——敖鲁古雅(兀良哈?不知是否跟商人东北起源有关?商朝有都城名“隞”,“敖包”发音也接近“阏伯”)——乌梁海(有没可能与商文化有关?)——瓦良格(商人)——伏尔加——伏尔甘(Vulcan

科雷马——科利马(Colima)狗——克里木

俟汾氏——息烽——细封氏——西丰——索菲亚——塞尔维亚——犀毗——西潘——西班牙

缩(酒)——sieve——斯拉夫(斯拉夫人爱饮酒,大概跟楚人缩酒有一定关系。中国最早的青铜礼器是酒器,可能跟祝融部落有关,祝是礼仪,融是人拿酒器的样子)

米擒氏——米歇尔——玛沁

褴褛(纺织品有经纬,“亚麻”英语“linen”)——罗罗(注意箩筐也是经纬编织)——荦荦(纲举目张)——line row,葛卢(注意革可以做衣服,而葛纤维也可纺织成布)——格鲁——哥罗——仡佬——葛逻禄——科隆——宫——column

冉駹——拉曼——芦眉——罗马——雒民——勒芒

博泰——白狄(楚人曾攻灭中山)——八队——普陀

盼盯——盘桓——pending

希伯来(犹太——有邰氏?西至于邠?)——河伯鲁(台骀治水?汾河水神?)——开伯尔——科布尔——开普勒——合不勒——汗八里——忽必烈——和平路——鹤壁——赫本——乔普拉

哈拉夫(Halaf)——哈喇——哈兰——贺赖——贺兰——河洛——赫拉

欧贝德(Ubaid)——敖包——鄂毕河——有柏狄(无白狄,“有某氏”、“无某氏”,有无相生,源于一个声。柏人——白狄)——鳌拜——abide

穆奎亚(Muqayyar)——万俟——木客——魔鬼——莫嘎——谋克——靺鞨——马扎儿——莫切——默啜——木骨闾——木华黎

阿布·沙赫兰(Tell Abu Shahrain)——沙河——沙赫——萨哈连——撒哈拉

乌戈尔——乌揭——安哥拉——恩格罗——汪古——弘吉剌——吴哥

曼西——满饰——摩西——磨些——莫斯科——梅西亚

巴尔卡尔——巴尔喀什——巴音郭勒——不里阿耳——巴尔干——布尔甘——蒲甘——巴里坤——巴尔坎——波尔卡——巴里黑——步落稽(拔野古——步六孤,让人想到陆终六子,陆终命终,留下六个孤儿,老六是楚人先祖季连呀!西伯利亚还有“基廉斯克”,楚人先祖祝融重黎部落很可能是最早从贝加尔湖南下的东亚人,在夏商之前,也就是八元八恺部落之一)

徐无戎——獯鬻——熊盈——穴酓

图瓦——梼杌——韬略——towel(毛巾?楚国的正规史书有无可能是帛书呢?上古史官多是重黎之后,大概也是因为重黎之后先于夏商周迁徙到中原,对这里的掌故熟悉。甲骨文体现了塞人岛夷文化的山海交通,卜骨是塞人文化,卜甲是岛夷文化,起课占卜,查验记载,就是“check”、“book”)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今天大雪节气,一起学习:

《道德经》:“14.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抟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不可名,复归於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後。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21.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孔德——恍惚——鸿钧——皇图——空通——崆峒——Quantum(无量天尊!恍惚的量子纠缠一样的文化,人言为信,太初有道,言与神同在,道即是神!)

《道德经》:“远曰反”,反——far

“或行或随”,太行山、随国等地名或许与之有关。

羸弱——frail

安久——因旧——endure(“不失其所者久。”——流离失所者,70年产权亦无望也。“死而不亡者寿。”——木乃伊)

翕——修——塞——seal

枚(人言为信,封口为枚)——媒——昧——mail

瞒携知——枚袭知——message(犹如突袭才得信,所以报信很重要,某尚黑以此百战不殆)

拆开/看——check

“神户”日语发音如“古北”,长城北面是幽都,考虑到徐无戎与徐福发音接近,莫非“古北口”是远古日秽语系残留的词汇?

Horoscope”(星座)表示时间的前缀(源自希腊语)发音很接近“鸿胪、河洛、贺兰、霍洛”,犹如汉语“实沈”发音接近“时辰”,此中有真意。涉及二十八星宿与观象授时等等。

须虑(取虑,越语“船”)——克鲁伦——渠犁——虚连题(考虑到“大理”、“达赖”、“成纪思”对于戎狄的意义,可知塞人岛夷其实都对船很重视,慈航普度,大概是“虚连题”的词源。不奇怪越人、匈奴为何都是夏人后裔)——梭鲁特(此文化曾在旧石器时代横渡大西洋?然后并曾在“亚特兰蒂斯”覆灭后遗民东北亚,或许就是虚连题的来源哩,天意,总是轮回)

差使——出示——出师(出征前都有庙算运筹,没把握不会出征)——出使——出仕——处士(处士必自信)——trust(相信他才给他派差使,信使)

日达(Dzhida)——吉大港——吉达——基托伊——基图——奎达——奎屯——康提——凯尔特——开题——坎土曼

基里瓜(Quirigua)——渠犁——昆冈——昆卡

巴钩——巴扣——buckle

补要遗址——博野——伯牙——伯益——伯颜——博爱——博鳌——布依——不易(参“不屠何”、“不令支”、“不其”、“不夜”,或许为“有易”也说不准)

常先——騩山——桂山——高誓——嘎仙洞——郐姓——巍山——昆沙——昆山——朱提——奎香——库设——可萨——喀山——Christian

应龙——医巫闾——挹娄——野利——伊犁——雅砻——夜郎——耶律——宜良——彝良——宜兰——雅利安——伊朗

和仲——和卓——杭州——韩族——纥真——赫哲——赫章——汉志——哈扎拉——罕萨

屠各——独孤——都日格——帖列吉特——铁列乌特——铁列克提——泰卢固——太鲁阁——德里克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楚克奇人称这些通古斯人为“夜游人”(瓦因-加阿拉特基特)或“草人”(瓦格-加阿拉特基特)【《尤卡吉尔人迁居诸岛和“海外”的传说》图戈卢科夫 作,苗欣荣 译】

瓦因——晚,夜游人——夜叉国?

瓦格(乌拉草?)——瓦良格——帓鞈——乌古斯——武冈——瓦岗——无骨

劳拉维特兰——刘累——罗罗——卢龙——楼兰——乐浪——乐陵——柔然(蠕蠕)——路罗——貉龙(雒龙、洛龙)——劳拉

安卡伦(楚科奇语:“海边人”)——安卡拉——安加拉——安哥拉——盎格鲁——安卡——吴哥——乌戈尔——乌浒——芜湖——Angeles

安煎——安集延——按陈——额真——urgent(主人催促)

哈坦加河——邯郸——滹沱河——和田——忽炭——奎屯

赫罗汉人——易懒甸——贺兰——哈拉——呼伦——扈伦——呼罗珊——黑龙江——和龙——hello

谢拉吉人——谢罗贡人——西落鬼戎——塞尔柱克——西拉木伦——斯洛伐克——索伦——梭罗——希拉吉——新乐——新罗——西贡——以色列

恰瓦奇——奇普恰克——楚瓦什——恰帕斯

奥罗切尔(养鹿者,敖鲁古雅)——瓦尔喀——瓦拉几亚——武落钟离——二里岗——奥鲁——阿拉干——阿尔冈昆——俄勒冈——阿劳坎——哀牢——阿罗汉——乌尔禾——兀良哈——乌鲁克——乌拉尔——医巫闾——五鹿——鄂伦春

奇楞——吉量——基廉斯克——基里亚克——杰里科——直鲁古——季连——鸡林——吉林——祁连——祁罗曼——吉烈迷——哲里木——基隆——吉隆坡——科伦坡——克里木——日耳曼

禺强——月氏——雅库特——尤卡吉尔(夜叉国?)——约克——育空河——尤卡坦

因迪吉尔卡——印地·杰里科——伊尔根——乙离骨——叶勒堪(涅吉达尔语:“本地土著”)——耶利哥——亚历山大(强征强拆,土著压力山大)——伊拉克——易洛魁

尼尼微——涅涅茨——那乃——尼诺——蠕蠕

哈木尼堪——harmony——汉特——含米特——鸿苗——哈密——汉密尔顿——哈姆雷特——涅吉达尔人——尼科巴人——尼克松(亲昵,才轻松)

崆峒——克什克腾旗——开特(羯族)——捷克——凯尔特——奎屯——卡通河——格登山——葛天——Quantum

萨满——三苗——谢苗——萨米——苏美尔——闪米特——萨摩耶——索马里——苏梅录

唆都——巽他——粟特——松桃

列支敦士登——列人——李耳——李尔王——莱格尼察——里根——骊靬——reagent

术赤——久切尔人——九丘——鸠兹——胶己——交趾——格鲁吉亚

冒顿——墨胎——孟涂(古埃及战神,巴人的法官)——墨脱——牡丹——穆拉德——墨尔多——莫力达瓦——摩尔多瓦——马尔代夫——毛里塔尼亚

鹿蜀——卢克索(乐蜀,按空空道人所言,古埃及人东迁,乐不思蜀)——月氏——罗切斯特——若水——弱水——蓐收——罗刹——卢氏——卢舍那——luxury

日本——伊比利亚——亚伯拉罕——阿巴拉契亚——阿尔宾——阿尔班——医巫闾——伊吾卢——伊本——夷吾——于夫罗——以法莲——幼发拉底——亚布力——鄂毕——义乌——伊万——宜宾——埃文——鄂温克

苏美尔人称自己为黑头人”(sag-gi-ga,即黑头发的人),他们称其居住的地方为文明的君主的地方”(ki-en-gir),

成纪——庆忌—— (ki-en-gir)

天人(天才、天骄)——talent

㘙哒——阎魔罗——颜那亚——亚穆纳——亚美尼亚——雁荡——阿美族——山田(Yamada)——奄美(Amami)——奥莫克——亚美利加——汉姆雷特

肥遗(一首双身蛇,三代器物常见纹饰)——肥义——法捷耶夫——fat——fear——five

赛克迈特(Sekhmet)——塞克墨胎——萨哈——谢赫——辛格——萨迦——沙加缅度

库尔干——屈家岭——楚科奇——巧克力——乔戈里峰——却克里——库库尔坎——昆岗——昆卡——渠犁——重黎(撑个犁)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广韵》记载“咸”: 胡讒切 咸小韻  匣母 咸韻 二等 開口    皆也同也悉也亦姓姓苑云巫咸之後今東海有之胡讒切十一

不咸——拨换;巫咸——呼韩邪、乌桓、无患子、乌浒

乐亭——老听——罗定

卢龙——罗罗——貉龙——老龙

楼桑——洛桑——罗宋——老松

医巫闾山——岳麓山——evolution——ivory

蒲卢毛朵——promote

斡旋——涡旋——蜗旋——veer(驾驭牲口的口语还有“斡”)

罗睺(Rahu)——拉祜——罗湖——泸沽湖

漫延遝——绵延的——弥延拖——meander

让——任——let

落——lack

堂——殿——坛——店——奠——檀宫——temple

潭——塘——tank

池塘——etange(“池”字音旁为“也”,或许此乃原始读音)

泡子——庞德——pond

泊——泺——pool

把头——缶——bottle(小瓶儿能装天,瓶子一般有把儿有流嘴)

豪——hall(参“家”字以对比,“豪”字可是高楼大屋,豪宅,住权——人权加主权——凌驾于众人,豪强之形象由物及人乎?此仅一本义而已,今已不存,却在英语中还有,汉字咋这么有趣!语言活化石呀!)——house(因为建筑技术的历史差距,历史上西人的洋房确实比中国的民房普遍高大)——号室

舍——榭——厦子——shed——shelter

庐——容——珞珈——lodge——room

庐墓——罗摩(人死所归,鬼变鬼方之人?)——Rome(罗马在西方,亦足以匹敌中华的大国,参考“东土——西天”的观念,守庐墓的是否是会想象死者灵魂随太阳西去到了罗马转世投胎了呢?)

楼——罗浮山——loft

缚娄——floor(干栏式建筑)——flower(花县,惠州——卉)——flour(惠州——wheat)——float——浮来山(是否是岛夷大船如山呢?还搭载了动植物引入异地?)——浮梁(塞人岛夷传播的文化趋同现象,最早的桥大概是连舟为桥的浮桥,英语“pontoon”,发音很接近汉语“朋”——会意“并舟”,庞统,旁统,倗桐,彭筒,盆桶通联,旁聚布公?共工氏时代就有了!挺水的“桥梁”英汉说法似乎很不同,说明在各自发明桥梁的时候,英汉早已经分离,不过英语“bridge”发音也接近汉语“不济”,有了桥,不用渡河——济了,也还依然是藕断丝连心灵感应一般。同类词在东方也大量存在,而且隐隐相关:“布吉”、“百济”、“别乞”,跟《后汉书》记载扶余王东明有龟梁浮桥;蒙古语“别乞”是亲戚的意思,不就是相当于桥梁联接了两家嘛!)

阋轧——摄取——械斗——挟——胁——獬豸(独角犀牛?法官的助手。法官逮住罪犯,最烦审不清楚,这神兽就是抓罪证的福尔摩斯——伏恶魔兕)——siege——seize(巨鹿汉语口语的“打”还有“楔”这么一说)

都邑——图瓦——桃温——大宛——dwell(如“埃利都”、“二里头”应该都可以用英语“early dwell”恰如其分地注解,语言活化石,棒棒哒)——town——twelveone——宛;twelve——十二。十二进制一到十二正好完成一圈,如同钟表,昆仑亦是圆环形。库尔干是一个人生命终结的去处。怀疑“钟山”本义跟钟表有关,虽然钟表发明很晚,但是古代城市有钟鼓楼,位置也是在子午线上相当于十二时辰的子亥之时。忽然想到“孩子”这个词,俺就是这个时刻出生的,难怪代天言道呀!)——梼杌——tell——Duwamish

泰梅尔半岛——托木尔峰(帖木儿)——天目山——泰米尔纳杜邦(非常奇怪?天穆之野,天目那眼?一直看到“terminal”,亚洲最北,南亚最南,昆仑——帝之下都@一只眼——独目人,看看看,呵呵哒)

如新的——丽鲜的——recent

消(融)——thaw

咸头岭——settling;贤豆——玄菟——险渎——仙台——汕头——沙头角——settle——Seattle(岛夷词汇?)——store(港口——port,多铺子,船货集散需仓库)

龙岗——罗锅——lagoon(潟湖围成一圈——拢起来,一般也会有分离开大海的沙垅,犹如龙之盘曲,如箩之拱围。汉语“佝偻”又称“罗锅”,弯腰又称“罗拱”,腿内弯称“罗圈”,也是以其弧形似箩而拟态也。英汉同源之一例)

拢——笼子——箩——绕——round

把式(把式做模范,做样为标准)——base——basket7万年前丹尼索瓦人已有环钻技术,或许编织篮子的技术也是从这里发源?kettle,与羯族有关乎?昆仑轮辐发散,真是帝之下都)——毕兹卡(巴人,挨着楚人)——巴斯克——巴什基尔(挨着楚瓦什人)——bush(如同“窝集”——“woods”之于“virgin”,森林灌丛里的渔猎民族就是原始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昆仑——克鲁伦——古兰——岢岚——楼兰——科勒——可乐——呵叻——贺兰——荷兰——赫拉——希腊

喀尔喀——克什克腾——喀什噶尔——哥萨克——哈萨克

卢里斯坦——陆离(大概与琉璃的传入有关)——刘累——流利(溜溜,鲤鱼皮光滑,对应鲨鱼皮粗糙)——辘轳(如龙蛇盘曲)——蠕蠕——葛逻禄(咕噜噜,比蠕动流利)——楼兰——罗罗——路罗——卢龙——乐浪——瑞丽——柔利(《山海经·海外北经》: 柔利国 一目 ,为人一手一足,反膝,曲足居上。一云: 留利之国 ,人足反折。”似乎是雅利安人的瑜伽-柔术-体操的早期记录,柔美的身体动作流利。这种反折,大概也是斯基泰野兽纹艺术的巫术起源)

费拉——腓尼基——飞廉——肥如

昧——迷失——迷上(着迷)——miss(呵呵,英汉两个意思都对应)

冶仙塔——叶县——掖县——也先——依伞(Isan)——伊阿宋——译吁宋——耶稣——也速该

库页岛——苦夷——窟野——夔——Kuy People(东南亚湄公河下游一高棉民族)——揆一——贵由——高要

勾芒——库莫奚——Kurmach——Kumandins——姑蔑——姑墨——高密——盖马——凯末尔——昆莫——哈密——昆明——高明区——高棉——高庙——库蛮——开曼——克尔曼

吉蔑——其貊——即墨——綦毋——吉烈迷——者勒蔑——煎靡——James——Jean(非常有意思,商人始祖简狄,从母得姓以简母为氏,商人祖先王亥做过牛仔)——哲里木——折罗漫——German——蓟门——集美

赤坎——奇幹——Chelkans——chicken(《逸周书·王会解》:“奇干善芳。善芳者,头若雄鸡,佩之令人不昧。” 孔晁 注:“奇干,亦北狄。善芳,鸟名。不昧,不忘也。”)

安塞——阿克塞——乌古斯——阿克萨——牙克石——亚克西——雅克萨——阿克苏——阿库沙——埃克塞特——阿肯色

拉扎亥(LAZARET)遗址——拉乙亥遗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1 09:00 编辑

玛亚(罗马神话中的女神,Maia)——墨邱利,玛雅——墨西哥,玛利亚——水上使徒耶稣


仓庚——成吉思


主宰——札鲁忽赤——札只剌——judge


按察使——Angel(天使,上帝派出的巡按察访纠风整纪的使者,呵呵哒!西方上帝真是我们的少昊!)——安期生——阿奇木(大清在回疆的天使嘛!)——阿阇梨(轨范师,跟天使一个意思)——安查尔——阿舍利——阿乔利(Acholi)——archer(后羿就是天使呀!《山海经》中“帝俊赐羿彤弓素繒,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


监狱——jail——蛰——哲里木——折罗漫(乌桓有雍狂地,相当于监狱,其旁为祁罗曼山)——若卢令丞(弓箭手主管。“arrow”与“卢”似乎有同源性。“若卢”与“耶律、耶鲁、耶罗、挹娄”似乎也有同源性)——ruling judge——regular judge(《礼·月令·疏》中记载:“囹圄,曰若卢。又卢牟,犹规矩也。”“regularnormal”、“Rome”或许与“卢牟”有同源性)


集韵曰长谓之勃卢。而英语以“broad”为宽阔。


难楼——瑙鲁(Naoero,不知道是不是可跟“突厥”之名类比,一个是脑颅,一个是头盖,塞人岛夷同源文化的词汇,猎首习俗的语言遗迹)——内罗毕(Nairobi)——诺罗敦——诺尔(小湖泊像头盖骨做的饮器)


斗班——朵儿边


耏门——earn


医巫闾——阿瓦隆——亚伯兰——哈夫拉——于夫罗——阿瓦尔——哈夫拉——阿芙罗尔——Avaluhya——Ewes(埃维人)——伊博(Igbo) ——奥文本杜人——埃文


狄历——特朗普——特里普拉——德里——特赫里——屯留


氐羌(注意笛子跟羌人的关联:羌笛)——笛卡尔——底格里斯河——蒂格赖人——蒂格雷人——迪吉里杜管(注意笛子可能是人类最早乐器,欧洲有四万年前遗物,中国有八千年前遗物,澳洲土著这乐器,历史可能也不短)


Uttar(印度语:北方。很奇怪,《水经注》中的河水作为天河,源头好像绕亚洲中央转了一圈的样子,则《山海经·西次三经》说昆仑山“河水出焉,而南流东注于无达。”此河实乃恒河,恒河注入榜葛剌湾,亦印度洋之北部湾——北海——渤海也,一如“渤泥——婆罗洲”之名接近渤海,应该是相对于巽他大陆-萨胡尔大陆,把南中国海当做北海也,又类似的有“普鲁士”和“波兰”,挨着欧洲的北海和波罗的海——渤海)——无棣(管子曰:“北至于无棣?”清朝时最北疆有乌第河)——高加索阿尔巴尼亚语(udi,波斯之北缘)——犹他——乌德盖人——安得拉——亚得里亚——意大利——犹太(上帝选民)——阿提拉(上帝之鞭)——恩德贝勒人


样磨——阎魔罗——亚穆纳河(阎魔罗-奈河?)——颜那亚——亚马孙——亚美尼亚——艾玛拉——阿穆尔——阿姆哈拉——阿姆河——阿摩利——蛾摩拉(与“阎王地狱”果然相关)——乌马尔——阿曼——澳门——亚美利加——阿玛鲁——埃默里——阿米罗——阿穆鲁区(Amuru)——Ahmarian culture


吐京郡土军县——突厥


图瓦——屠各——吐火罗——突厥(腾格里,商朝冶铸也有“天”部族,铸造倚天剑,特以天为族名也,勿怪)——唐古拉——坦噶尼喀湖——图阿格雷——图尔卡纳——通加人——聪加人——多哥——图瓦卢——汤加——托克劳


楚德人、楚宛人(屈完)、楚科奇、楚瓦什、楚瓦博(班图人的一支,楚人也有班姓)、Chuukese、克楚亚、旺楚克(“楚王”的倒装?)、屈射、处折、昆沙



莱夷:昔伯莱夷、古莱什人,经塞人岛夷两条路,东亚、西亚互相交通往来!


高丽——克烈——凯拉什——古来氏 ( Quraysh )——古浪——鼓浪屿——虼螂(蜣螂)——高卢——高奴县(也是奇特,此地自古闻名出石油,而中东也以石油蕴藏量丰富著名,真个是言与神同在)——库鲁姆


耶稣——亚瑟——阿苏特——亚述


莽古斯——芒高——莫高窟——蒙古——摩高斯(Morgause)——马夸人——芒戈人——曼丁戈人(Mandingos)——蛮丁狗(武陵蛮?)


米斯戛——莫斯科——墨西哥——慕士塔格——马斯喀特——明斯克——密歇根——满饰——马歇尔——莫切——马扎儿——蒙古


班加罗尔——榜葛剌——班加拉人——彭家拉——伯克利——本格拉——保加利亚——贝加尔——渤海——勃固——蒲甘——蒲姑——柏灌


赫梯——哈迪亚——浩特——哈达——和田


阿弥陀——奥梅托——艾买提——阿曼达


盖马——枯门岭——昆莫——姑墨——库姆——卡鲁马瀑布——古马兹(Gumuz


厄鲁特——阿尔泰——阿鲁台——厄立特里亚


基西人(Kissi)——鸡西——绩溪——科西嘉


塞雷尔人(Serer)——色林——梭罗——琐里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车里雅宾斯克——智利——车里——查理——昌黎——重黎——敕勒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雅拉——雅利安

雅库特——夏口

亚马尔——衙门——亚穆纳——颜那亚

若依“夏通雅”一说,整个西伯利亚这些带“雅(亚)”的地名,有无可能都跟夏文化有些关联呢(商代“亚”部族有无可能是顺服于商的夏人,类似宋国之于周朝呢?那么十字纹可作为夏文化标记)?又不奇怪“Asia”即“大夏”,整个欧亚在五帝时代是否存在政治统一体真可道也。反正在相当于五帝时代的时候,欧洲、印度、中东、埃及、印度、中国都发生了剧烈人群和文化的替代,南岛人群开始航海,美洲似乎也开始文化发展,这些是否来自同一源头的动力呢?

三危——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虽与人名有关,岂非天意?秧苗需要叶子,三苗迁徙于此,与叶子有关则张扬,如“叶卡捷琳堡”、“叶利钦”、“叶甫根尼·奎瓦舍夫”)——豕韦——瑞典——苏维汇——苏维埃——随

“萨库森”在博州的方言中就是“保护神”之义。

黠戛斯——哈萨克——萨哈——萨库森——萨克森

阿尔泰(中国西北,印度正北方)——阿勒套(中国西北)——阿尔塔(挪威北部)——阿尔塔米拉(西班牙北部)——阿尔丹(满洲北部)

门巴——蒙巴萨——曼巴

蒲县——蒲鲜万奴——蒲圻——蒲式耳——purchase

萨哈连——海兰泡——海兰江——贺兰山

布尔哈通——布尔罕——拨换

博泰——小波汰沟——孛儿帖——博尔特——布鲁特——拔都——八达岭

倏然(一般会惊得让人一顿)——sudden

舒服(舒然)——松——缫——soft

大凌河——达令河——德令哈——德雷克——多伦——独鹿——丁零——多利安——大连——达赖——darling

小凌河——色楞格河——唆鲁合——索虏——肃良合——素叻他尼府(Surat Thani)——苏禄——梭鲁特——梭罗——萨特累季河(Sutlej)——琐里——苏拉——所罗门

Ukok——吴哥窟——莫高窟——吴姑——无骨(《山海经·大荒北经》:“有牛黎之国。有人无骨,儋耳之子。”)——乌古斯——乌戈尔——昂加拉——汪古——盎格鲁——uncle(莫非这是英夷等印欧语系与东方族群在南西伯利亚通婚的证据)——安卡拉——安卡(埃及也是念兹在兹,说到解古埃及文字,空空道人可谓一枝独秀,考虑到文化同源性,应该是很自然的,不过象形文字和汉字的造字雷同,真是圣妙呀)——恩格罗恩格罗——安哥拉——乌干达(“布干达”也跟“博格达”、“波哥大”雷同,可谓是三大人种共有的神圣名号之一例)——angle(钩子,勾吴、句丽、勾龙,角形器、红山玉龙、玉玦、东南亚玉玦,此若耳坠之属,则与儋耳有关,黎民所在,往往有儋耳习俗,上面无骨的牛黎之国,也真吻合。坠耳、纹身、雕题、开题之习俗,看来也是同源的)——angel(天使)——安吉

牛黎——纽埃——诺里

孤竹——古丈——句注——库车——古雏加——阔绰(古雏加当然阔绰)——葛洲坝——格鲁吉亚——盩厔——踌躇(关隘河湾处,人们会多耽留)——戈基——革吉——交趾

冒顿(匈人与时俱进的单于)——modern(哦呀,整个欧亚还在传颂单于的英名)——木渎——莫迪

伏都教——富图纳岛——斡朵里——武都——於菟(於菟舞跟伏都教都是傩教萨满的流变)——浮屠——巫诞——武当

窟野——库页——古冶——姑射(炼金、炼丹,同样起源?)——库什——姑爷(上古华夏与鬼方通婚而留下的词汇?无怪乎华夏青铜工艺、车马技术为什么一带一路和平西来)

古冶子(巨鹿方言“子”发音多同“得”。《晏子春秋·内篇》:“古冶子,春秋人,以勇力事齐景公,公尝济于河,鼋衔左骖没,冶逆流百步,顺流九里,卒杀鼋,左操骖尾,右挈鼋头,鹤跃而出,津人皆以为河伯。”二桃杀三士的故事,大约也可以解释信贷智人如何取代古老智人的。像骨嵬那样的古西伯利亚、古东亚人种,因为恪守信用,被诈骗后宁肯自杀!呜呼,现代智人完全不用厮杀,就可以用“两湖两广两河山”、“坐山观虎斗”“隔山打牛”、“左右互搏”种种神功坐收渔利呀!)——guyed<用牵索等>牵拉<guy的过去式与过去分词形式>,非常奇特,言与神同在呀!难怪东洋和西人讲信用,人家继承了古冶子不少文化,我估计跟夸父追日、三苗迁三危等等大事有关)——guidevt.指导; 引路; 操纵; 影响; n.导游; 向导; 指导者; 有指导意义的事物。古冶子善游泳,导齐景公车马出水也!向导、导游、岛夷,种种名号皆与此有关,神奇的语言)

萨摩耶——萨摩亚——萨米——撒梅人——撒马尔干——苏美尔;吐火罗——图瓦卢——托克劳(塞人岛夷同源性的体现)

以下这几条达令河的支流的名字是不是土著语?莫非这些都是Y-CY-K系的古老词汇?

塞文(Severn)——素宛——苏完——苏门答腊——苏瓦——萨瓦伊

德梅里斯克(Dumaresq)——托木斯克(独目人斯克,秃马部落)——杜马(看来俄罗斯人这个政治组织形式是继承的独目人,其实蒙古人的“库勒里台”也是继承的“昆仑台”,都在阿尔泰山一带,古老的昆仑——金山,非常有意思,西方属金,而近代吸引华人出洋的,也有两地名,一个叫“旧金山”——三藩寺,一个叫“新金山”——墨尔本,倘使华夏远古学习冶金并且知道金山——昆仑——阿尔泰那一带是最高学府,会不去学习炼金术?呵呵,名字照应历史)——豆莫娄——土门——统万——图瓦——图阿马萨加(Tuamasaga)——图瓦卢

麦金泰尔(Macintyre)——磨些——玛沁

巴尔旺(Barwon)——巴拉望——帕尔万——波罗芬——博望——布朗——布隆迪

库尔戈阿(Culgoa)——廓尔喀——喀尔喀

沃里戈(Warrego)——瓦里克——瓦尔喀——乌梁海

帕鲁(Paroo)——勃利——伯乐——波罗——博罗——勃律——普鲁士——帕劳

圭迪尔(Gwydir) ——科蹄——开题——凯特——危地马拉——圭道——奎达——瓜达尔——guide

纳莫伊(Namoi) ——诺姆(应是塞人岛夷自称“正常人”)——南蛮——南无——纳木错——诺敏——诺曼——糯米——number(喜欢做生意的塞人岛夷,可能是相对较早发明数字的)

麦夸里(Macquarie)——沐猴(马猴、猕猴,英文“macaque”,虽然澳洲没有猴类,但是不妨碍名词之移用,名可名,非常名)——马克萨斯(Marquesasmarquis ——“侯”爵音近“猴”——monkey,咋跟汉语这么亦步亦趋呢?)——麻姑——妈祖——麦加

博根(Bogan)——蒲甘——拔野古——波谷——卜魁——巴格达——布干达——布尔甘——布尔根——包公(色黑,忠信,勇武,并且能审“鬼”族,莫非有澳大利亚人种特征的遗存)

非——fail

言与神同在,然而:

道可道,非恒(常)道——Tell can tellfail constant tellingtelling——道陵,张道陵,道家天师也,代天言道)

名可名,非恒(常)名——mean can(参,参道,参详) meanfail constant meaning(爱新觉罗旻宁,年号“道光”,其名就是由此未来呀!可惜天行有常,名义无常,大道轮回,大清该遭劫数矣!)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高车——coach(非常特别,东亚以双轮车为主,西方以四轮车为主)——库车——高尔察克(呜呼,天意竟何如?成败论英雄!)

易北河——鄂毕河——阏伯——易卜拉欣

土家(毕兹卡,很像是突厥语自称“毕”,突厥语族的“巴什基尔”莫非是突厥的原始类群,旁边还有楚瓦什,这样来看,巴、楚关联真是难分难解,而“裴李岗”、“八里岗”、“巴里坤”、“贝希肯特”、“普什图”、“布鲁沙斯基”、“布鲁特”、“巴尔喀什”、“巴尔卡尔”、“厄尔布鲁士”、“巴尔干”、“巴黎”、“博浪沙”、“普鲁士”、“巴斯克”、“波罗的海”、“贝鲁特”,呵呵呵,都是跟巴人有关联的)——屠耆——塔克拉玛干——突厥——道尔吉——檀君——吐噶喇列岛——努沙登加拉——托克劳(明显可见这是塞人岛夷共有词汇之一)

尹余吾州——伊尔库茨克(本人考证聂耳国在贝加尔湖,贝加尔湖形状也像耳朵。俄人竟然也是承袭至少唐代就有的故名呀)——滟滪堆——叶榆泽(耳朵——ear)——余无之戎——余吾镇——徐无——许兀申

浮来山——佛山——缚娄——涪陵市——France——凡尔赛——法利赛人——罘罳——波利斯——巴尔斯(胡语“老虎”)——法尔斯

合撒儿——格萨尔——恺撒——可萨——和硕——克里斯托弗——空桑——和仲——和卓——杭州——纥真——赫哲——赫章——贵霜——汉志——哈扎拉——罕萨——钦察——勘察加——堪萨斯

厄尔布鲁士——奥林匹斯——阿尔卑斯——不里阿耳——阿尔班山——阿勒颇——阿拉伯

安图(徐世昌定名,冥冥中“徐无-徐罗伐”显灵也)——安多——安得拉——安道尔——end

寺洼——湿婆——斯瓦尔巴——苏瓦——徐无——徐罗伐——素宛——豕韦——三危

巴人——伯力——别拉亚——卑离——贝勒——博陵——柏人——鳖灵——白银——白夷——摆夷——布朗——濮人——巴林——巴陵——涪陵——福临——波兰——柏林——法兰西——博浪沙——不羹——白狼——白兰——伯乐——勃律——博罗——帕劳——波罗——蒲类——普兰——贝拉——普罗——布隆迪

卑斯麻鸭卢——俾斯麦——菩萨蛮

味仇娄鸭卢——micro——马克龙——乌克兰

揣社娄鸭卢——常熟

肃斯舍鸭卢——夙沙——涑水——濉溪——萨珊

寍八城——碾伯——粘八葛——年保玉则

臼模卢城——盖牟——姑墨——姑蔑——枯门岭——昆莫

各模卢城——高密——盖牟——科摩罗——喀麦隆

干弖利城——甘谷

阁弥城——高密——高棉

牟卢城——木鹿——慕容

弥沙城——梅沙——蒙舍

古舍茑城——姑射——克里希那

阿旦城——亚当

古利城——高丽——古里

杂珍城——车臣

奥利城——阿里——傲来国

勾牟城——盖马

古模耶罗城——姑墨鸭绿

分而耶罗城——丰润鸭绿

场城——长春

於利城——乌拉——乌垒——尉犁

农卖城——罗马

豆奴城——多瑙

弥邹城——妈祖——莫州——米佐

也利城——耶律——野利——伊犁

大山韩城——大萨哈

扫加城——索家

敦拔城——吐蕃

娄卖城——罗马

散那城——锡安——萨那

那旦城——诺邓

细城——thin——约翰?

牟娄城——木鹿——摩洛哥

于娄城——玉龙

苏灰城——苏护——徐汇——苏维汇

燕娄城——阎罗——燕落寨——燕然

析支利城——獬豸——析支

巖门至城——雁门——岩门镇

林城——林芝——苏毗?

就邹城——克里斯托

古牟娄城——库玛拉——科摩罗

闰奴城——蠕蠕

贯奴城——戈尔诺

丰穰城——丰润——法兰克

曾拔城——赞比亚——藏布

宗古卢城——桑干——张格尔——撑个犁——宗谷海峡(日语发音“大豆海峡”,呵呵,大豆是日本的宗谷?这个挺有意思。齐桓公伐山戎,得戎菽——大豆,看来日本人是山戎后裔呀!难怪徐无戎与徐福发音那么像!齐桓公北伐时间也恰好是日本天皇出现的时候,应该是仓皇逃逸的山戎窜入海岛了,看来红山女神跟日本天照大神渊源匪浅。乌拉——山,乌拉诺斯——天神——倭奴——天皇)

仇天城——秋田(恨天皇?于是他一路没落脚跑到了海岛)

莫新罗城——摩梭——马斯洛——瓦西里

加太罗谷——加泰罗尼亚——格德罗西亚

卖句余——芒高

呰连——次洛——Azilian

俳娄——缚娄——浮梁

安夫连——阿芙洛——亚伯兰

求底韩——Christ

客贤韩——Christian

就咨城——鸠兹——龟兹

剑河——渐江——简狄——建昌——集安——吉安——Jean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乌马,是由满语“乌漠鲁”和“乌鲁木”演变而来(按光绪32年《东兴道总图》载有乌漠鲁岭,民国八年《汤原县图》载有乌鲁木河、乌鲁木岭).满语“乌漠鲁”为湖或水泡子之意,“乌鲁木”为荒蒿之意.

乌漠鲁——乌马尔——阿穆尔——阿玛鲁——阿摩利——奥马鲁

乌鲁木——乌鲁木齐——侯莫陈——胡毋——赫尔姆斯——蒿莽——蒿目——汪罔——Wormwood

Balkar/Karachai and Azeri in the Caucasus

Balkar——巴尔坎——布尔根——巴里坤——巴拉克——巴尔干

Karachai——喀喇沁——卡拉奇

Azeri——崦嵫——择日(由“日迫崦嵫,只能改日”引申)

摩伽罗——马扎儿——靺鞨——勿吉——莫卧儿(蒙古尔)

瓦良格——伏尔加——瓦尔喀——图们(统万——佟瓦尔喀)——秃马——瓦剌

由上可以抽出一个新词组“图瓦凉快”——达乌里——脱斡怜——达斡尔——大伙儿——大贺氏——徒何——吐火罗——图瓦卢

勃极烈——伯济——保加尔——庞加莱

刈刘洗涤薙——elucidate

巧家——蟜极——乔治亚

会泽——黑塞哥维那

亩独大山——玛多——木渎——冒顿——摩尔多瓦——model——mould

彭头山——澎特(Punt

代尔巴赫里(Deir el-Bahri)——巴黎——巴厘——勃利

萨吾尔——Sahul——Sahulan——杀胡林——萨哈林——Saharia——撒哈拉(塞人岛夷共同词汇?)

乌尔奇——无支祁——禺知——月氏——玉奇喀特——瓦拉几亚

古斯——固始——姑师——喀什——通古斯——乌古斯

斥责——叱责——chide

题款——递给——decreed

巨蒐氏——渠搜——姑师

陶唐——鞑靼——脱脱——Totonac——total

思考者——scholar

齐切瓦——齐齐哈尔——车臣——奇琴伊察

伊沃勒加——伊吾卢——医巫闾山——余吾——宇文——延维——阎王——伊万

朵儿班——打耳班——Tlalpan

巴濮-菩提——Baptist(醍醐灌顶莫非是徙三危的三苗的文化,洗礼的由来?濮字以水为偏旁,即使本来是水名,但无疑跟族群是相关的,估计泼水节或许也跟百濮有关?古代史籍有没记载?百濮——摆夷——布依?)

乃蛮——诺曼——nomad(塞人岛夷的游移性)

若木——戎——戎蛮——冉駹——喇嘛——罗姆人(吉普赛)——罗马(犬戎之后?)——隆美尔(不奇怪其绰号,戎狄神兽,很是巧合)——roam(“roam”和“nomad”很可能是同源词,汉语方言词汇“捞摸”也能音变如“挠摸”——“闹嘛”。以前若有南方人来行乞,我们常把他们统称“苗子”——失敬了,其实我们邻县平乡县的首府现在就叫“乞村”,莫介意呀!更何苗蛮故地江淮间自古有奉旨行乞一说,说不定燕王扫北屠杀我们这里的无辜百姓也是因为要人贫寒时行乞到这里没遇到好心人?但是难说有刁民顺带行窃的情况。很可能这种上古苗民的习俗,后来经西羌传给吉普赛人了,也算是西学中源的又一证明呵。自上古至近古,多少次移民,也造成了一种行乞文化,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唯本朝丐帮手段更显下作耳,幸宰相定远拆棚户,料能促进丐帮文化进一步发展。假如没了安心之乡,不才也想加入流浪者大军或可振臂一呼,群起乞讨糊口乎?当然得先练好打狗棒法、降龙十八掌先)

完达——丸都——温都尔汗——望都——畹町——武当——巫诞——韦陀——维达——文登——旺堆——汪达尔——wander——wonder——want

乌涂——滹沱——犹他——water(饮水是次于呼吸空气而紧要于吃饭的大事儿,怎么感觉远古人互问“无他”,实际源于远行客口干舌燥,讨问水喝呢?类似现在说“吃了吗?”)

交涉——绞丝——缫丝——缂丝——cross

砰戳——搒磕插——puncture

攴磕——拍擖矧——percussion

1

评分次数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215# 癯鹤 襄樊话弹舌音,说明襄樊是蒙古人后代
感谢大家抬眼看,第45678次本人亲点,不胜自喜。

砬——rock

阅读——read(锐读)

瑞侈(持有瑞玉珠宝所以奢侈,在古代墓葬多见此现象)——rich

迫——贫白——破——破屋——poor

剥坼——butcher

戳——斫——chop

乞伏——祈福——欺负——chief

立德——李德——领导——leader

柴达木——Cheddar Man

满饰——Manchester

帕敢——蒲甘——pagan

西兴拉——西西里——西徐亚

美嘉爾(Mehrgarh)——麦加

奥罗奇人(使鹿者)——Aurochs(野牛)(应该都是原始人对大型偶蹄类的称呼的原始词汇)

满归——芒高——蒙古——Mangue

蒲察——琶里郭水(拔卢古水)——裴李岗——柏子高——帕伦克——马普切——巴里坤——薄洛津——步六孤——步落稽——孛儿只斤——盘龙城——婆罗门——破六韩——巴尔虎——博尔忽——布尔根——别鲁哈——巴尔坎——巴尔卡尔——卑路支——布尔甘——乌鲁克——伏尔加——瓦尔喀——瓦良格——比利时——巴尔扎克——巴尔干——保加尔——Bourgeoisie(包饺子?能常常包饺子吃,那就是资产阶级。资产阶级,能包工,分包给工人伙计活计来干。天之骄子——稽胡西去解放了slave——斯拉夫,做了资产阶级?)——百济——蒲姑——仆固——勃固——蒲甘——蒲圻——蒲岐——布吉——普吉

朝鲁吐——Choluteca——乔鲁砬——浊路罗——烛龙

帕米尔——波密——八莫——八闽——PameXi'úi——豨韦)

拔列兰——破落邋遢劣汰——proletariat——博尔塔拉

萨尔贡——萨哈——萨迦——桑干——斯克——西开——夏口——西贡——思结——实皆

明斯克——莫斯科——米斯戛——墨西哥——莫西干——马萨卡

费拉呵——废料——fail——failure

挑逗——tantalize

鬼画符——夬儒——卦符——graph(旧石器很多岩画是不是有巫术意义呢?)

打卦——择卦——ziggurat——diagram(易经解卦?可惜远古东西方本来共有的这些文化已然消失喽!当然消失了也好,总比还需要人祭要好!其实也没消失,古老的占星占卜预测术、现代各种预测科学)

符箓——file——ballot(选举体现了天赋人权,选票在远古类似符箓)——fate lot——fortune luck

信符——信卜——symbol——sign

信息——心思——sense

觇——谶——禅——签——charm——chance

彖辞——象胥——translate——tell

纤——细——slim

涎——膻——埏——slime

攒——算——sum

铨叙——全需——选秀——参详——census——参宿(寓意“合家团圆,吉祥如意”的“三星高照”,按理暗里包含整体统计之义)

诏——札——主父(主父本义相当于太上王,当得起“诏”)——昭武——draught

抓(“抓”和“划”是近义词)——掫——皱——籀——draw(手爪用来拉,手爪跟绘画的关系,不止是抓着笔,更可从史前岩画多手印联系)——draft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