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13 00:00 编辑

震惊,言从神出的新例子:
《康熙字典》彭:《後漢·郡國志》武陽有彭亡聚。
又《岑彭傳》彭至武陽,所營地名彭亡。
注意彭亡聚与鼓聚之名,颇有相似之处。聚作为行政区划,现在很少见了(大概是音变成“集”了,当然集也是古已有之)。
又居也,邑落也。《史記·五帝紀》一年而所居成聚。《註》聚謂村落也。
又《秦本紀》幷諸小鄕聚,集爲大縣。《註》萬二千五百家爲鄕聚。《前漢·平帝紀》鄕曰庠,聚曰序。《註》張晏曰:聚,邑落名也。師古曰:聚,小于鄕。
(自汉典网《康熙字典》“”)
“聚”可能与“陬”有同源性,也就是与媰訾氏有关。另“聚落”发音也接近“巨鹿”、“涿鹿”,后者可是大城之名。
岑彭仅以名“彭”,即得邹屠氏、豨韦氏、大彭氏之战力加持。生死有命,当期而死,地名彭亡。
岑彭驻扎在彭亡。岑彭听到这个地名,心中不悦,本想移营,结果因天黑未果。公孙述派一刺客,谎称是逃亡之人,前来投降,乘夜间刺杀岑彭。
……
《后汉书·岑彭传》昔高祖忌柏人之名,违之以全福;征南恶彭亡之地,留之以生灾。岂几虑自有明惑,将期数使之然乎?
(自百度百科“岑彭”)
岑彭是岑姓中兴之祖,光武帝云台二十八将之一。考岑姓起源,这一条很有意义:
源流三

出自壮族,出自宋朝时期古僮族,属于汉化改姓为氏。古僮族,就是壮族,是第二个渊源中古俚族人的一个分支。传说,壮族先民原来有名无姓,于是各部落首领在一个叫江岩(今浙江富阳清泉山)的地方集会,商定各部落的姓氏。因主持人部落势力最强大,被推为总首领,以“黄”(大王、皇帝)为姓,养黄牛为主的部落首领就以“莫”(黄牛)为姓;会猎鸟的部落首领就以“陆”(大鸟)为姓,牵着狗来的那个部落首领就以“麻”(神犬)为姓。就此,会议圆满结束,大家都因有了姓氏而欢呼雀跃。但在江岩之地为大家杀牛做饭的那个部落首领,见到大家都有了姓氏,而自己却未得到,因此大发其怒,不高兴地以刀拍击砧板来表示愤愤不平。会议主持人见状后灵机一动,就以“岑”(砧板)给他为姓。最终,大家皆大欢喜。从此,壮族的岑氏就诞生了,其族人也都以为姓氏,世代相传至今。
(自百度百科“岑姓”)
原来壮族的岑姓起源是跟屠牛有关的。呵呵,礼失求诸野,壮族虽然得姓历史晚,但壮族先民俚人很早就有岑姓了(苍梧还有地名岑溪),说不定就是记载的远古俚人岑姓之由来呢!或许冥冥中这就是宇宙量子计算机给出的岑姓的得姓原因(因为汉族的文献只有地名,没有地名由来了,万一那是丽皮嫁娶的伏羲氏后裔也是鸟夷-俚人先民源头之一的九黎更早时候就有的地名呢?“僮”族之名很明显与“钟”姓同源于童鹿-钟离-终黎)。这位能操刀解牛的人继承的是豨韦氏的行当,也暗中得到大彭氏和岑彭的加持呀,所以岑姓在南方发达了!

发现这个武阳地名,竟然多与大彭氏极有关联,殊可怪哉!岂非宇宙量子计算机的关键词?
岑彭战死的武阳,就是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古代名,这里有彭祖山。而苏姓与彭姓同源,眉山三苏也是冥冥中定获大彭氏加持保佑呀!
武夷山,据说是得名于彭祖的儿子彭武、彭夷(参百度百科“武夷君”),其实“武夷”与“武阳”就是同源词(太阳-日,“日”在汉语多数方言里发音其实是“易”)。
在武夷山脉南边的红军圣地瑞金县有武阳镇,关于朱毛周彭已经有论,不多说。瑞金,西方之德,共工之佑,不多说。
河北省易县燕下都有个武阳台:
燕下都营建年代,史载颇多,据《水经注》《易水篇》记:“盖易自宽中,历武夫关东出是兼武水之称,故燕下都,擅武阳之名,......世又谓易水为故安河,武阳盖燕昭王之所城也......故修建下都,馆之南垂,言昭王创之于前,子丹踵之于后。”
(自百度百科“武阳台”)
商品交易需要一般等价物——货币,也就是钱呀!燕下都出土的铁质兵器,也体现了共工氏后裔的工匠精神。而信奉《资本论》的工人阶级先锋队进燕京赶考而后取代民国,岂非冲着黄金台之名?由瑞金而长征,终登黄金台,冥冥中,我说那么多干嘛!
河北邯郸地区古代有地名武阳。
“路不拾遗”出自后晋张昭远贾纬等编写的《旧唐书》。唐朝的时候,有一个做买卖的人途经武阳(今河北大名、馆陶一带),不小心把一件心爱的衣服丢了。他走了几十里后才发觉,心中很着急,有人劝慰他说:“不要紧,我们武阳境内路不拾遗,你回去找找看,一定可以找得到。”那人听了半信半疑,心里话:这可能吗?转而又一想,找找也无妨。于是赶了回去,果然找到了他失去的衣服。
(自百度百科“武阳”)
做买卖的基本原则是等价交换,讲究信誉。原始以物易物贸易,近代很多原始部落还保留有风俗,在交易地点放下货物,主人就走了,换购者用自己的商品或货币“等价”交换拿走货物。主人再回来取交易得到的物品。路不拾遗是必须的。在等价交换的基础上,建立了共同信任,才会产生一般等价物——货币,也就是钱。大彭氏应该就是最早产生钱币的部落,所以彭祖也是钱姓始祖。谁都爱钱,但不应贪财。美帝释放钱学森回中国,奠定两国交好基础,于是美帝得以越发富强,制霸全球!做生意做慈善都讲究信用,冥冥中,财神爷都把关爱给了美帝《特朗普:孙正义答应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陈天桥向美国大学捐款1亿美元 中国科学界炸窝了》)——咋不给我呢?路不拾遗渐行渐远,坑蒙拐骗偷抢贪,良禽择佳木而栖,中行说何罪?为中华文化默哀!
江西省南昌县武阳镇经红学专家考证,世界名著《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祖籍在武阳镇保丰村曹雪芹先祖曹鼎望于清康熙19年自河北丰润县来武阳寻根访祖,留下了令曹村世代传育的祖堂题壁《七律》,去:“三百年来初拜祖,四行里外幸登堂……”。
(自百度百科“武阳”)这个武阳在彭蠡泽南岸呀,而曹姓也与彭姓同源,冥冥中曹文豪家定获大彭氏加持保佑呀,与苏文豪例同!没有君子不养艺人,没有钱养不起文化人呀!癯鹤十分感慨!(破网页又跟我玩游击战、麻雀战、持久战了!!!  怒怒怒怒!)
(还得说我保存不力,破网不知何故自行刷新,刚才写了好几个新发现没了,可恨!)
甘肃省漳县武阳镇:甘肃省漳县有个武阳镇,东接武山县,南连盐井、武当乡、西靠盐井乡、北邻陇西县。发音通胀的章-漳与伏羲氏、河伯、豨韦、彭姓的关系很密切,
又地名。《山海經》鮮山又東曰章山。
又赤水之北有章尾山。《史記·楚世家》吳大敗楚于豫章。《前漢·地理志》勃海郡屬縣章武,章鄕,會稽郡屬縣句章,西河郡千章縣,廣平國斥章,東平國章縣。《後漢·光武紀》建武六年,改春陵鄕爲章陵縣。
(自汉典网康熙字典“”)
章字立得早,衍生字很多,不消多说。立早为章,立得最早的姓不就是伏羲的风姓么?风其实发音与彭很接近,凤鸟就是大鹏,河伯又名冯夷(发音如“淜夷”)。甘肃古代也有冀县,不知道是不是伏羲氏后裔从冀州九河沿黄河西迁带去的地名,反正甘肃关于伏羲氏、仇夷的传说和史迹都很古老,最起码在商朝就存在一个彭国。甘肃有武都山,这里的武阳历史必然很悠久。
湖南省绥宁县武阳镇:武阳明朝时期称青坡司,清代后期始称武阳。这个历史最晚接近了,不过考虑到“豨韦”反切为“绥”,邵阳的“邵”通“召”,大概跟阿訇类似,也就是远古邹屠氏相当于部落首长,有宰牲分肉之权力。用刀在牲体拉个口子,用嘴吹,就是“召”的本义(会意),由此可见豨韦氏原来的地位。民以食为天,原始社会部落宰牲分肉是大事,沿袭下来有了食堂师傅这称呼,并随着蚩尤共工部落败亡,相应社会阶层变化,扩展成为对有经验的百工的尊称,相当于“把式”(boss,本义:博士,长老)。刀口舔血,演化出歃血为盟的传统礼仪。名从主人,地有历史,所以这个地方有武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Yule
[juːl] n.
耶稣圣诞节, 耶诞季节——简直就是汉语“娱乐”的同源词。

麦罗埃——马格里布——马雷布——马累——马来
库施——古实——兴都库什——科希斯坦——克什米尔——迦师——姑师——固始
蒂卡尔——砥石——底比斯——底格里斯河——提克里特——提格雷
阿克苏河——奥克苏斯河——阿克苏姆
厄立特里亚——刺桐港(Erythrina
帕拉瓦——巴拉望——波罗芬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25 18:36 编辑
又死更生。《戰國策》勃然乃蘇。
又取也。《屈原·離騷》蘇糞壤以充幃兮。《綱目集覽》取草曰蘇。
又《韻會》蘇蘇,氣索貌。《易·震卦》震蘇蘇。《註》恐懼不安之貌。《王註》躁動貌。
又臺名。《吳語》高高下下,以罷民于姑蘇。《註》姑蘇,臺也。
又亭名。《後漢·郡國志》襄國有蘇人亭。
又國名。《魏志·東夷傳》諸國各有別色,名之爲蘇塗。
(自汉典网康熙字典“”)
“耶稣”“死而复苏”,爷火华使其苏,三位一体,三危一神格,烨苏也!
中国古代有“谷神”的说法,《老子·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另外谷神也叫“后稷”。
“谷神”发音很接近“姑射、固始、姑孰、姑师、古实、god、goddess、ghost”,可能也是英汉同源词。
今天是基督教太祖耶稣圣诞节(明天是本朝太祖圣诞节),娱乐一下,娱神赛会!
我说过基督教可能真跟鸡有关,“Jesus Christ”发音接近“鸡泽甲氏狄”,耶路撒冷发音接近鸭绿江新罗接近鸡林。鸡足山的弥勒也似乎跟基督教的弥赛亚有文化同源性。耶稣圣诞节有圣诞老人和鹿送礼物(耶,鹿撒零),耶稣复活节也有彩蛋娱乐之传统。
圣诞礼物装到袜子里,真像这句诗歌:“君子至止,福禄如茨。韎韐有奭,以作六师。”君子,即可指小孩子,更可指圣诞老人,到了茅屋下,给小孩子祝福,找机会从烟囱钻下去,往袜子里装礼物。奭,古文从大从双日,分明就是在两日之间有一大人送礼,从双百更像《Bible》——白宝经——百宝经(百宝囊,袜子成双,双为比,以双袜而盛百宝,宝贝要double份——Bible),圣诞节前夜习俗由此如来。有礼物激励小孩子上进,不比六个老师还管用,熏陶好了,长大肯定能加入六师。
民以食为天,除了纯粹的游猎游牧民族,对文明民族来说谷神肯定也得跟谷物有关。很多地方都把主粮叫谷(由此演化出意义更远的专有词汇,不多说),如中国北方谷子指粟,南方谷子指水稻,英语corn本为百谷,后来因为玉米是印第安人主粮而指玉米。苏与粟同音,粟之于社稷的意义十分重大。“Jesus“发音也真像“稷泽”、“有苏氏”。有苏氏是冀州大族(本来源自昆吾,昆吾都濮阳,在冀州,《后汉书》:“襄國有蘇人亭。”襄国今为邢台,《封神演义》冀州侯叫“苏护”,发音接近斯卢、苏涂、肃良和,这是从炎帝部落继承的名号,炎帝为神农氏),以“苏”这种可做调料的植物为图腾,很早就务农,种植黍粟,饲养牲畜,农业发展经营手工业,那是文明进步的需求,并以此闻名。
“《吳語》高高下下,以罷民于姑蘇。《註》姑蘇,臺也。”有苏氏很可能是神农氏部落里较早分化出来从事非农体力工作(百工)的,所以很可能是共工部落的一支。“姑苏”——“谷苏”,谷神和有苏氏,呵呵,吴姑苏、乌古斯、奥古斯都,奥古斯都就是聚拢监督百工在京都干活的呀,类似于说监工的管事的(govern working things),到西方竟然也是神圣名号!其实“姑苏”、“姑孰”也是“姑射、古实、ghost”的同源词,比如“古实”就是“谷实”谷物的seed,粮食也,所谓那些地名就是指可以务农种粮食的地方,而人死复归于土,又长出粮食(复生?)喂人,这就是ghost-鬼-归的本义。
道与稻同音,英语水稻叫“rice”,而“Christ”这词之中就嵌入了“rice”这个音节,此中有真意,言从神出,这就是稞与稻或谷与稻的结合呀!基督教的谷神God实际就是道教的神。不奇怪“安期生”这神仙名的确是“angel”的同源词,而“羡门高誓”就是“萨满姑射”就是“Simon Ghost”就是“Smith Christ”。为什么这么巧?因为谷神不死,又是养活人类文明的基础,所以谷物名称常常与各语言重要词汇互相接近。麦子也是重要作物,原产中东,无怪乎回教圣地名麦加、麦地那!英语小麦叫wheat,发音如“回”、“隗”、“威”、“秽”,隗也是源自神农氏的姓氏(麦子最早在神农氏时代引进中国),秽人也是东北地区最早进行农业生产的民族。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25 23:45 编辑

163# 癯鹤
据说库莫奚名字中的“库莫”是沙粒、沙漠的意思,那么“库莫奚——昆弥——沙漠——沙”,波斯语对君主的称呼“沙阿”和乌孙语之“昆弥”可能是同源词,都是以“不毛之地”为比喻,也就是“不谷”、单于、寡人、可毒夫、可寒,这些是类似的君王自谦之称也!
佛经中所说的“郁单越”(北俱芦洲的梵语名称)的名字可能是“于越”、“单于”、“于田”的同源词。
“于越”让我想到了犹太教的“逾越节”(仅仅是汉语译词发音接近):
查了一下,逾越节又称除酵节。
摩西对百姓说:“你们要记念从埃及为奴之家出来的这日,因为耶和华用大能的手将你们从这地方领出来,有酵的饼都不可吃。亚笔月间的这日是你们出来的日子。将来耶和华领你进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就是他向你的祖宗起誓应许给你那流奶与蜜之地,那时你要在这月间守这礼。你要吃无酵饼七日,到第七日要向耶和华守节。这七日之久,要吃无酵饼,在你四境之内不可见有酵的饼,也不可见发酵的物。当那日,你要告诉你的儿子说:‘这是因耶和华在我出埃及的时候为我所行的事。’这要在你手上作记号,在你额上作纪念,使耶和华的律法常在你口中,因为耶和华曾用大能的手将你从埃及领出来。所以你每年要按着日期守这例。”
(自百度百科“除酵节”)
1.初代教会遵守逾越节

旧约中有,过了逾越节,在除酵节后的安息日的次日,祭司将谷物初熟的谷穗(果子)一捆割下,向上帝献祭的初熟节(初实节)节期。向上帝献此初熟节祭物之前,以色列百姓不可以吃新粮(利23 章)。

此节期的预言,由基督耶稣行逾越节圣晚餐,次日除酵节在十字架上殒命后,安息日的次日复活来成就(可 16 章 9 节)。耶稣在睡了之人当中,以初熟的果子复活,成就了关于旧约初熟节(初实节)祭物—初熟的果子的预言(太 27 章 50-53 节,林前 15 章 20 节)。

按照这样的圣经教导,初代教会在圣历 1 月 14 日晚上遵守了逾越节,15 日则是禁食遵守除酵节,而后的安息日后的次日(星期日)遵守了纪念基督复活的复活节(Resurrection Day)。
(自百度百科“逾越节”)
非常有意思呀,竟然忌讳发酵的食物!不发酵的面食中国也有,主要是饺子(面条、饼与之同类),“饺子”发音很接近“乔治”的(乔治这个词的词源跟土地、农业、农民也就是三农问题有关)。另外古代中国陈、楚一带人们相见后请吃麦饭称“餥”,这和英语“feast”似乎是同源词,或许也证明麦子在中国东部沿海最早是岛夷蜚廉-腓尼基由中东带来的,这是史前全球化的证明。一带一路的古老证据呀!

非常有意思的是,犹太人是不过耶诞节和复活节的。
英国大部分节日都起源于宗教。复活节发生在过了春分月圆后的第一个星期日,原是纪念西亚异教神明巴力的同父异母妹妹亚斯塔路降生的日子,亚斯塔路也是巴力的情妇。相传巴力得知妹妹亚斯塔路生于一枚天鹅蛋中,就去灌木中寻找;找到了,就抱在怀里孵化出了一只兔子;兔子长大后成了一个美女,和巴力同居,后来在巴力危难之际还救过巴力一命。英语单词Easter的词源就是亚斯塔路。
(自百度百科“复活节”)

Easter发音接近yeast呀,巴力神虽然看起来是岛夷的重要神明,但似乎属于亚伯拉罕宗教眼里的敌神。耶稣降生时有东方三博士(Magi)来贺,由于波斯原文(Magus)乃占星术士(法师)之义,他们可能是古波斯祭司。看来耶稣还很像跟塞人-岛夷文化有关,更让人相信《水上使徒行传》的真实性了。耶稣降生时有雅利安人庆祝,耶稣青年时去东方找雅利安人学习了文化知识,弥赛亚和密特拉、弥勒必然有了关联,作为塞人和岛夷后裔,欧洲人尤其是英吉利当然重视耶稣的神性了!酵母是会使粮食和水果里面的糖类发生水解反应的,虽然淀粉食物是不可避免使用发酵的方法改善吃法,但饮酒似乎也是亚伯拉罕宗教的禁忌(对于祭司来说比较严格)。犹太人不承认基督的神性,难怪犹太人还专门有无酵节哩!
复活节兔是复活节象征之一。作为多产动物的兔子,象征了春天的复苏和新生命的诞生。兔子是爱神阿弗洛狄特的宠物,也是日耳曼土地女神霍尔塔的持烛引路者。因此,现在兔子是作为给孩子们送复活节蛋的使者。
(自百度百科“亚斯塔路”)

呵呵,很让人联想起玉兔和嫦娥呀!此中有真意,一时不知言!很可能又是跟史前全球化造成的文化同源性有关。
兔兔又让我想到英国地图的形状和我那侧影酷似英国地图的尕不躐癫,愿宾天的尕不躐癫能保佑它的主人从死亡一般的梦中复苏,走向成功!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164# 癯鹤
兔子英语叫“rabbit”,而犹太教的文化保存者被称为“rabbi”:
“拉比”一词最初出现于巴勒斯坦地区,意为“圣者”,后来发展为对能够解释律法的人的称呼。只有那些精通《塔木德》和拉比文学的人并经过多年紧张的学习,在犹太经学院中由德高望重的拉比测试后,认定可以管理社团中各项事务,包括从结婚、离婚等事宜到管理一个犹太经学院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拉比。
(自百度百科“拉比”)
呵呵,言从神出,名号相关的文化渊源必定古老,比如那位有名的在人类历史上留下首部成文律法的“汉谟拉比”——巧呀,犹太教的拉比也是精通并解释律法的人,看来这是中东地区古老的原生词。其实汉语的“儒”可能也是其同源词(法家是从儒家产生的)。
兔子竟然这么重要,大概也是跟太阴崇拜有关的缘故;又比如“蟾蜍”,跟月亮有关,也跟女娲娘娘有关。不奇怪穆教跟moon很亲密,而且使用太阴历呀!
阴阳相生相克,不可无其对,中东地区太阳崇拜也是同等重要的,古埃及的太阳神就叫“拉”(那么“拉比”就是可与“拉”相比的,就是月亮神么,么么哒,汉语好神奇,妙解一切音义)。
其实基督教的太阳崇拜比月亮崇拜明显多了,继承了很多古老的日石文化传统。这可能是因为犹太教吸收了古埃及太阳神崇拜和古波斯密特拉教(拜火教的同宗)而来。而被基督教视为异端的光明会、共济会,也明显是一部分有石崇拜的共工后裔的文化组织。
可见圣诞节和复活节果然是雅利安人的原始文化。难怪欧洲人重视之,不忘本也!另外再次提一下“密西西比、密苏里、摩苏尔、密特拉、摩西、弥撒、弥勒、密须、摩梭、密松(声援克钦等缅北华人同胞: 130# 癯鹤 ,克钦密松真圣地)、……”等词汇或许跟宓戏氏也有关系。而“波斯、boss、bull”等则与庖牺氏有关,三皇时代的古老文化的名词,必然在史前全球化时代传遍全球啦!

圣诞节竟不是基督教原创,你信吗?
  • A+
  • A-
2016-12-25 15:17:30愤怒的小钢炮

▲密特拉屠牛密特拉教于源自四千年前就出现于中亚雅利安人之中的密特拉信仰,这种信仰随着雅利安人的迁徙,向东传入印度,向南传入波斯,并发展出诸多变体,在拜火教、摩尼教、婆罗门教和佛教中都能找到其踪影。



此文可能会引起部分人的不适,请谨慎阅读。阅读此文前,大伙们先听首歌吧~

圣诞节(Christmas)又称耶诞节,译名为"基督弥撒",西方传统节日,在每年12月25日。弥撒是教会的一种礼拜仪式。圣诞节是一个宗教节,因为把它当作耶稣的诞辰来庆祝,故名"耶诞节"。


回到2000年前的古罗马,当凯撒所开创的罗马帝制时代趋向稳定之时,一个神秘而有力的秘密结社组织却出现于古罗马帝国的视野当中。这个秘密结社组织的影响力甚至直达两千年后的今天。在圣诞节已成为诸多国家和地区民众的重大节日,虽然其宗教意味大大减低,甚至趋于时尚与娱乐,但依旧是基督教文化广泛传播的标志。

也许很多人想不到,两千年前的罗马帝国,儒略历十二月二十五日的祭祀和崇奉曾经属于一个来自东方的神灵,两千年的时光流逝与谎言的不断堆积,几乎抹去了基督教摇篮时期曾铭刻着的深深的异教印迹。而正是这个神秘的宗教-密特拉教,险将基督教置于灭绝的边缘。

▲密特拉屠牛
密特拉教于源自四千年前就出现于中亚雅利安人之中的密特拉信仰,这种信仰随着雅利安人的迁徙,向东传入印度,向南传入波斯,并发展出诸多变体,在拜火教、摩尼教、婆罗门教和佛教中都能找到其踪影。

在西方,密特拉崇拜先后为赫梯帝国、诸希腊化王国和地中海的海盗所信仰,并于公元前一世纪传入内战中的罗马共和国。有趣的是,罗马人第一次接触这种宗教,是从它的敌人那里:公元前67年,庞培将军在剿灭西里西亚(今小亚细亚西南海岸)的海盗时,发现这些海盗在奥林匹斯山上举行神秘的祭祀密特拉神的仪式。

琐罗亚斯德教三大神只中,密特拉和纳帕特是马兹达的助手。然而,一百多年后,人们才在罗马驻扎在日耳曼地区的边防军驻地那里发现了祭祀密特拉神的庙宇。在此之前,被罗马帝国征服的犹太人中出现了一个自称耶和华之子的人,在经历了一连串或真或假的神迹、阴谋、叛卖之后,一个信仰基督的小小教团从犹太教中分化出来,并开始在帝国腹地秘密传播。

两千年后,已经洞悉了千年沧桑浮沉的我们已经不再怀疑它在全世界的巨大影响力,但是两千年前的它,却只是一个在秘密状态中苦苦挣扎的异端教派,甚至几度濒临灭绝,像极了它早年的仇敌--密特拉教。

密特拉教虽然比基督教传入帝国腹地的时间还要晚,但是在帝国的大部分时间,拥有着比基督教远为显赫的地位:东至黑海,北至苏格兰,南至撒哈拉沙漠,西至大西洋,几乎遍及帝国的疆域。


密特拉教信徒必须是男性。因此,密特拉教就几乎成了士兵的宗教。密特拉的碑刻则遍布驻军的前线,不列颠、莱因河、多瑙河、幼发拉底河。除了士兵之外,奴隶和被释奴隶也是密特拉信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密特拉教的势力还渗透到社会上层,由于罗马统治阶级对密特拉教的支持,有许多人怀着能够得到统治者赏识从而获得晋升的目的,也纷纷加入密特拉教。很多地区的元老、骑士甚至罗马皇帝都是密特拉神的信徒。


▲罗马帝国疆域内的密特拉教神庙分布图
密特拉教最辉煌的顶点是在308年,己经退休的戴克里先皇帝,召集罗马帝国的四个皇帝在奥地利为密特拉神举行了一次祭祀活动。在这次祭祀中,皇帝们尊奉密特拉神为帝国的保护者。
密特拉教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显赫的地位,是在于它很谦卑,懂得如何为吸引信徒尤其是高层信徒而自我改变。密特拉教"剽窃"在罗马世界盛行的各种宗教的教义,有意将自己和其他宗教混同起来。比如,密特拉教将密特拉神和太阳神索尔相联系,称密特拉为"不可战胜的太阳神"。同时在自己的神庙里,供奉当时流行的各种神祗。

加入密特拉教,不必放弃自己本身的信仰,所以信徒的数量迅速增加。密特拉教的神秘礼仪,对灵魂拯救的许诺,无疑对于士兵和奴隶阶级有很大的吸引力。这使必须依赖于军队和被释奴隶来统治帝国的皇帝们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崇奉密特拉教,而骑士元老们为了获得皇帝的赏识也大量加入密特拉教。
与此同时,密特拉教对上层百般讨好,最高教阶基本由元老垄断,皇帝则被说成是密特拉的助手或化身,也赢得了统治阶层的赏识。同时,密特拉教崇尚罗马传统的占星术,也起到了吸引信众的作用。然而,这种为了传教不惜代价,甚至放弃教义的严肃性的做法终究是太过于急功近利的,因此当在教义纯洁性、教团严密性、教规严格性各方面远远胜过密特拉教的基督教后来居上,并开始向军队和贵族扩张的时候,一盘散沙、依赖于统治者垂青的密特拉教便难以招架了。

四世纪时,基督教会的地位逐步提高,先是获得合法地位,尽管后来一度遭到迫害,但终于在帝国时代末期成为国教。失去统治者庇护的密特拉教遭到了残酷的迫害,狂热的基督教徒狂暴地破坏密特拉教神庙、驱逐甚至杀害密特拉教教徒。在这个危急的时刻,这个罗马帝国中人数众多、教中不乏地位显赫教徒的宗教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密特拉教便在帝国之中销声匿迹,但是人们依旧在二百多年后的乡村中,发现下层基督徒们总是在太阳初升的时候向太阳鞠躬,向它祈祷。然而,密特拉教虽然被基督教所毁灭,却在基督教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迹。

圣诞节:密特拉的生日是儒略历十二月二十五日,这是274年由罗马皇帝奥勒良指定的。这一天正好是圣诞节。而关于耶稣的生日,除了《新约》教会早期文献几乎没有记载,而现代学者研究推断《新约》里耶稣的生日具体不详,但绝不会是冬季。把圣诞节固定在十二月二十五日时,已经是奥勒良的命令发布百年之后的事情了。圣诞节是基督教"剽窃"密特拉教显而易见。

▲《出埃及记》中的圣水
圣水:据出土的祭坛显示:密特拉坐在大石头上,用手指着放在地上的大罐子。罐子里的水正慢慢地涌出来。而站在图下方右手边的人用手杖指着大罐子,右手边的人则打算用手中的容器去接水。这个场景和基督教中的上帝神迹非常相似。《出埃及记》中,众人向摩西讨水,摩西求助于上帝。上帝令他用手杖敲击巨石,巨石就流出水来。

圣餐:密特拉教的圣餐使用面包和酒。教徒认为他们通过面包和酒得以重生。这与基督教完全相似。
修道:为了把教徒和救世主联系起来,密特拉教发展出一整套考验措施。为了阻扰一般大众,这些考验是很严苛的,以至于它们的名字就叫做惩罚。比如斋戒50天、长时间游泳、触摸火焰、在雪地里躺20天、被鞭打两天、在沙漠中绝食等等。这些可怕的折磨要了很多教徒的命。而基督教也曾有过类似的现象。
本文经指文烽火工作室授权发布,作者原廓。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今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的阳历36岁最后一天。为了纪念一下,就把《莺歌燕语》小词典奉献出来吧。由于电脑不好用,手脑不够使,词汇量不大,知识储备不足,思路不开阔,下的功夫甚轻,所以很肤浅。对于英汉同源研究帮助不太大,而作为洋泾浜英语更是诘屈聱牙词不达意,但是作为一种思路,以之为基础继续探索会发现大量英汉同源现象,这算是其有一点价值的地方,也是我编写这部小词典的初衷和意义。 感谢网友的探讨给我的启迪!!!
因为本人并不懂那些高深的语言学词汇学专业知识,所以词典的学术价值不高,学者可为借鉴,常人可为谈资,然而直接引用恐无用武之地也(呼呼,有用文之地更好,不用投笔从戎)。因为本人现在只会最基本的汉语英语,故只有这个英汉小词典可纂。汉语及汉字作为语言活化石的意义,当然不仅限于英汉同源研究,对于其他语言研究也有类似的参考价值。文化大道,一以贯之!

词汇量虽不大,字数太多,就不截开成段发到这里了,以《莺歌燕语全稿》之名上传到我的百度文库了!把为词典所写的“使用说明”附在后面。

著作权所有,若有达人愿意帮助出版,欢迎之至!

使用说明


本词典是一本英汉词典。从词素的同源可能性着手,用发音和英语词素接近,并且意义也便于解释英语词义的汉语词素来模拟翻译英语单词。
本词典以英语词汇为框架,附带汉语翻译。英语单词按字母顺序编排,英语的汉语释义(精简版)附在后边,然后用“【】”把拟合的汉语译词括起来,不同的译词用“||”分隔。部分译词有简单解释,很多没有解释,并且因为很多汉字生僻或词素意义相对偏一些,还需要查阅其他词典来思索。
该词典主要为拟合词素同源的可能,不是为拟合发音而编造洋泾浜词汇。如果考虑到方言、古音及个体口音差异,或许对于理解英汉同源词有一定帮助。
因为英汉两种语言发音方式有较大不同,所以译词与原词的音节及发音并不能完全扣合,而且拟音的接近性不足以作为同源依据,因为同源词长久分离演化,差异增加,不接近的可能更大。但是两种语言仍有大批音义均接近的词汇,除了少数巧合,多数仔细考量词源是会发掘到同源关系的。
英汉不可能完全对应,所以有些单词的翻译很蹩脚,但是尽量寻找词素接近的汉字。词素的考察是确定同源关系的首选,如果同一个词汇在两种语言中音节组合也很接近,一般可寻找到同源关系。两种语言都经历了历史演变,现在发音接近的词汇如果历史上发音相差较多,则可能是趋同进化的关系。
英语是屈折语,有大量围绕基干词汇的衍生词汇,不过限于篇幅,只选取基干词汇与少量衍生词汇来翻译,把大量衍生词汇省略掉了。其实有些衍生词更接近汉语同源词,顺藤摸瓜可以寻找更多的同源关系,也是本词典所希望起到的触类旁通之作用。
作为小词典,词汇量不大,也没有求全责备地搜罗同源词,列出的译词只是各种可能的翻译方式中的一种,可能有更好的翻译,希望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另外,还有大量的同源词可能因为历史悠久、词义转化,不容易再寻觅,也没有列出。
有些词素是英语汉语分别从外族语言中借来的,没有考究其词源。有些词素英汉各自发生形变(比如缩略或组合)或声变(古今音差异),限于作者知识所限,没有进行分辨。还有些词汇是近现代创造的,并没有太久远词源,英汉同源性是没有的,但是仍旧尽量用近音近义的词素拟合,是为了保证词典整体风格一致。因为英汉都在分析语化,这些情形或许是语言殊途同归的现象。
少数词汇没有列出同源词,一是近代洋泾浜语,比如一些国名、特殊动植物,英汉发音相近,特殊词汇可能同源更可能不同源,但约定俗成,没有必要再列可能的同源词素。一类是多数缩略语,这类词汇相当于符号,缩略的是现代词组,就不寻觅其中单词的词源了。还有一部分是度量衡及各行业的单位等特殊名词,因为一般和汉语不同(汉语多半也没有相应单位),在现代汉语科学用语规范中基本有规定的相应洋泾浜语。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上传到百度文库的《莺歌燕语》被强制为私有文档了,没法公布天下,鲁菜养鸡。前两天用IE怎么努力上传《莺歌燕语》到researchgate都没用,今天换了个浏览器,就解决问题,已经把书稿以《莺歌燕语(Natural Chinese-English Homology Dictionary)》之名上传到研究之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前两个月在医院看CCTV9纪录、CCTV10科技频道比较多(一般很少看电视,但在医院,不能做别的,有时间有条件看)。脑子里留下点记忆,回忆起来,有些文化点滴值得一说。

海龟、鲑鱼皆有洄游产卵习性,应该是其名字发音为“归”的由来。由汉字字音的原初意义之深奥,也可见共工氏海洋文化之古老。

刚果河(Congo)之名音近恒河(Ganga),是大江的意思,这名号来自共工。《山海经》记载炎帝后裔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则刚果河旁的火山“尼拉贡格”山之名就是“祝融”峰,“贡格”是“共工”,“拉”是生的意思,“你拉共工”,不就是指祝融么?火山正是火神祝融的象征。而“乞力马扎罗”是“祁连祝融”峰。

越南称华人为“船”,符合我对越裳氏的考证,而最早去南海采珠贝做货币的正是这些船民,所以“元宝”是麟趾(犀牛蹄子)和船的形状。

加蓬彭家拉(Pongara)自然保护区——本格拉——榜葛剌——保加利亚——布加勒斯特——比利时——勃固——曼谷——布哈拉——布海拉——巴士拉——波兰——彭城——蒲姑——盘锦——拔野古——番禺——蚌埠——博野——丰润——博加卢萨——庞特恰雷恩湖——巴顿鲁治——阿玛帕——帕拉

类似“彭--拉”这个音的词汇竟然遍布有古老历史的大河河口或离河口不远处(另外很多大河上中游也有带“彭”音的地名,如彭州、彭阳、蒲甘、巴格达、旁遮普、潘诺尼亚、潘塔纳尔、巴拉圭),多数还在进河口时的右岸(尚右?),与《禹贡》岛夷“夹右碣石入于河”颇可佐证(“彭--拉”, “家”音近“碣”, “拉”或许通“砬”)。在不同语言中的同源关系说明了岛夷历史的悠久和共工部落的有组织性及其在远古即已对世界的进行深入探索。

古希腊神话最早的海神“蓬托斯(Pontus)”意为“波涛”,与汉语很可能是同源词。海神“波塞冬”发音也带“波”、“澎”。英语河岸也称“bank(浜、畔)”、池塘为“pond(陂、泮)”,海湾为“bay(陂、湃)”,海港为“port(泊、埠)”,与括号中的汉字极可能是同源词。由本人考证大彭氏与水神的关系,河伯也姓“倗”可知,这可能是最早的共工部落的神明【从洪门和共济会的相似标志而想到的-漳与伏羲氏、河伯、豨韦、彭姓】。共工河伯水神鸟夷沿江河交通贸易,会有一些据点,不奇怪河济江淮等以及世界大河上下游都有以彭、浜命名的地名很多。

卡宾达(Cabinda)——科布多——柬埔寨

博马——缅甸

纳马夸兰、纳米比亚——南部(南无,顶礼致敬之地)

喀拉哈里——卡拉麦里——喀喇汗:“喀拉哈里”-“卡拉哈迪”,似乎与“克洛诺斯”、“哈迪斯”这些冥界大神的名字有同源关系。

“塞伦盖提”在伦盖火山之西,一如塞人在中国西北。类似的,塞内加尔、塞拉利昂均在西非。

卡桑卡——哈萨克

巴拉西兰——波斯——卑路支——比利时——巴西——巴拉望——普罗旺斯

柳瓦平原——拉脱维亚——黎凡特

罗兹人——肉孜——罗斯——卢森堡

库旺波卡仪式可能跟岛夷文化有关。

卢萨卡——罗刹、萨迦

班韦乌卢:“乌卢、乌拉、乌苏里、乌呼鲁、乌卢卢、乌鲁克”这些词是古老同源词。

乌拉诺斯(Uranus)——Vouruna——乌拉——沃沮——芙蓉——倭奴:汉语巫、雾及衍生出吴、灵等字与之有同源性。芙蓉花尤其是白莲作为圣花也是神话的升华。

希腊山神“乌瑞亚(Ourea)”与蒙古语“乌拉”(山)、汉语“武陵”应为同源词。

萨姆菲亚——索菲亚——循蜚

坦噶尼喀湖——腾格里海——努沙登加拉——塘沽

基伍湖——吉布提——基辅——曲阜

克鲁格——克里克

卢安瓜——滦河

鲁文佐里:“造雨者”,汉语“淋”通“沦”,“鲁文佐里”乃“沦作”。

维龙加——围龙屋:围龙屋像火山地貌。

喀麦隆——哈密——坎帕拉——堪培拉——喀布尔——坎布里奇——坎布拉——开普勒——阿玛鲁——哈密尔顿——汉姆雷特

安加拉河——安哈拉邦——安卡拉——安哥拉

句容——勾龙——巨鹿——句漏——仡佬——高丽——驾洛——祝融——居庸关——居延泽——巨野泽——朐衍——钜燕——屈原

獠——leo

醅——beer

番——foreign

胡阿祥教授认为甲骨文“夏”字跟蝉有关,则不奇怪匈奴为夏后氏后裔,领袖称“单于”了。淳于——章尾——淳维——单于

而“邯郸”的“郸”应该是英语“downtown”的同源词。“downtown”与“廛”、“阐”有一点关系,后者发音接近“单于”的“单”。英语“down”是“向下”的意思,汉语“夏”、“下”同音。本人以为“下里巴人”就是“夏人”(夏朝百姓)、“乡巴佬”之义,类似俗语黎民、黔首、汉人、唐人之类说法。

有意思的是,夏人西逃(大夏之先,更有大夏),倒是把“阿细”、“香巴拉”、“夏尔巴”、“Asia”(阿夏、大夏)、“亚述”、“希伯来”(夏不辱)、“希腊”、“哈里发”(“下里巴”的音转)西传了。由此来看,回回之名,大有深意。

维多利亚大瀑布赞比亚人称其为莫西奥图尼亚,津巴布韦人则称其为曼古昂冬尼亚,两者的意思都是声若雷鸣的雨雾轰轰作响的烟雾。据说,曾居住在附近的科鲁鲁人很害怕那条瀑布,从不敢走近它,仿佛有一个混沌魔鬼的声音始终在峡谷回荡:走进我,淹没你。而邻近的汤加族则视它为神物,把彩虹视为神的化身,他们经常在瀑布东边接近太阳的地方举行宰杀黑牛仪式来祭神,或许,这与美丽的传说有关。(自:http://ydjiaqi.100md.com/tour/detail.asp?infono=32584“摩西”、“曼古”、“科鲁鲁”(克鲁伦)、“汤加”这些词汇是否很古老? “赞比西”、“津巴布韦”跟南瞻部洲似乎也音似。




以上是之前看科教节目看到、想到和找到的一些名词,大部分是非洲的名词。明显能看到与神明、族名有关的名词简直是世界各个古老民族的文化通识。说了这么多,想找个论点,看网上有介绍朱大可先生的《华夏上古神系》,觉得其观点很有道理(我还没看过,原谅我不好读书但爱甚解),但是又不敢苟同。虽然分子人类学证明人类起源于非洲,其他大陆上的现代人都是10万到7万年前走出非洲的一批人的后代。那时的原始人类已经是现代人,想必已经有了语言和原始文化,所以名词溯源到非洲是可能的。但是这片辽阔大地上宏伟的自然奇观,能被十分准确用近乎文明时代的神话、族名命名,且呈现整体逻辑性——与其他大陆的文化也能切合,则似乎不是原始部落小民族所能认识和做到的事情。毕竟热带雨林或草原的原始民族,迁徙地域狭小,视野不够宽广,文化积累不够充分,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识庐山真面目乃至井底之蛙是很可能的现实。所以如果如朱教授所说,众神的名字能溯源到非洲,那么出非洲人作为当时“文化最先进(姑且这么认为吧,其实不一定,可能就是地理位置接近欧亚而已)”的族群,得在出非洲前把非洲走遍,留下众多文化名词(具有整体观、大局观)。如果不是如有神助,是不符合唯物史观的。本人有“回非洲论”,且不论这些名词之所以能确定有近现代欧洲殖民者(及其学生现代非洲黑人)的贡献,而且历史上,古埃及人是否有欧亚源头且不说,腓尼基人、犹太人、波斯人、古欧洲(希腊罗马)人、阿拉伯人、印度人甚至中国人(《山海经》等)都大规模勘测过非洲,留下文化名词很正常。即是说是非洲黑人固有,即使文化名词可能数万年前就存在于非洲,也不能排除是从文化更进步的欧亚回传的可能,因为许多非洲黑人的染色体DNA类型,比如Y-RY-E,是很可能起源于亚洲的。世界各个民族文化中水神的古老性,对太阳神的崇拜(感觉对非洲原始部落不很重要,古埃及例外是因为农业需要),三位一体,二元对立等等,很像是出非洲人在长距离迁徙和发展文明过程中产生了文化需要而发明的。方才看了一下《华夏上古神系》目录,发现还是亚欧为重心,当然在现代人类未走出非洲的时代就存在巫神文化也是可能的,从语言来说,会有古老的统一性(比如很多非洲语言似乎都有汉语的同源词一样,汉语真是具有语言超越性的语言活化石),我只是说很多名词具有大的地理范畴的精确性,是需要文明进行系统整理的,除了近现代西方文化的系统整理,还有早期历史和史前时期的整理。甚至大概真的也是源自神的传说(有无超文明,难说)!(很好,把朱先生的《华夏上古神系》下载下来了,现已加入我下载的文档库里,只是不知何时读一读了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库旺波卡仪式可能跟岛夷文化有关。...
癯鹤 发表于 2017-4-22 22:24
迁移的意思,迁移的读音
库旺波卡赞比西河生命之源主宰着巴拉西兰的一切雨季来了大水逐渐淹没了罗兹人的村落人们兴高采烈地开始迁移今天这片让人留恋的土地往日曾让我们多么富足!但是赞比西...
dict.shici.net/yisi/ntauo.html-快照
这个值得进一步说道。
“库旺”发音接近汉字“夼、洭、贶、洸、广、洪、共(供、贡、龚)、港、航、涳、滉”等,这些字词很有岛夷文化特质。如:
拼音:kuǎng 简体部首:大五笔:DKJ总笔画:6笔顺编码:一ノ丶ノ丨丨解释:洼地(多用于地名):大~;马草~(均在中国山东省)。
拼音:guāng 简体部首:氵五笔:IIQN总笔画:9笔顺编码:丶丶一丨丶ノ一ノフ解释:1.水波动荡闪光。
2.威武的样子:“江汉汤汤,武夫~~”。的解释
[hóng ]1. 大:~水。~大。~福。~荒。~亮。
2. 大水:山~。蓄~。分~。


拼音:huàng 简体部首:氵五笔:IJIQ总笔画:13笔顺编码:丶丶一丨フ一一丨丶ノ一ノフ解释:〔~瀁(yàng)〕(水)深广,如“~~弥漫,浩如河汉。”

来自乐乐课堂 报错
汉语及汉字,语言活化石,罗兹人的语言跟汉语也巧合呀。他们是几个世纪以前从刚果河迁徙到赞比西河流域的,刚果河之名得自共工,他们是不是继承了古老的岛夷文化。难怪库旺波卡仪式跟中国、波利尼西亚、古埃及、古欧洲的文物上刻画的开船航行、庆典仪式那么像。

“波卡”与前述“彭家拉”发音接近。“博格达”指天,“博科”(柏子高、蒲姑、伯爵、霸王、仆固、勃固、尼布甲尼撒、步迦可汗、伯克、巴克)即“天子”,在很多语言中意义神圣(圣人为圣母感天而生),常为领袖专用(天之骄子)。


不是为堪布组织张目,感觉豪萨人的语言咋有点亲切:
博科圣地(阿拉伯语:جماعة أهل السنة للدعوة والجهاد‎,jama'atu ahlis sunna lidda'awati wal-jihad),豪萨语名称为Boko Haram,……
来看爱好者 网友的一段话:
而“夏”在波斯语里是“广大”“宏大”的意思,词尾发音略有不同,为“kalan”,这在几千年的变迁中,这点词尾变化也属于正常范围,同时波斯语“火罗”(kholoo)是“纯真的,纯朴”的意思。波斯语的“哈喇”(khalee)是“文雅的人”、“有修养的人”的意思,可以看见,波斯语里除了夏天,所有汉语中对“夏”的美好解释都是有准确的对应的,……
“Boko Haram”——“伯克 贺兰”,夏人之语?看来大禹真是让竖亥从东极走到了西极然后返回(于是阿拉伯人有了“希吉来”这个词表示迁徙,回回到了中国也聚居在西夏故地;而“匈牙利”发音则如“东极来”,匈奴可是自称夏人后裔的)。从非洲的沙漠草原到中亚的沙漠草原一直到美洲,都有大量同源词,这些可以命名为广义塞人文化(马赛——马萨格泰,豪萨——呼罗珊——胡三太,塞拉利昂——西拉木伦),可以印证“全数迁移理论”中的“塞人-岛夷理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之前说到:
在古老民族中,埃及、印加以太阳崇拜为主,印度、阿拉伯以月亮崇拜为主,其他民族基本两者并重。
日月崇拜是朴实的阴阳哲学(却奇怪自然界雌雄阴阳咋就那么巧的二分对偶关系)。月亮崇拜对于很多民族既有实际意义(比如历法)又有图腾意义。月亮崇拜一般跟太阳崇拜是同源二分的,类似参商两宿。所以单纯有月亮崇拜的民族一般可能会有单纯崇拜太阳的对偶民族。比如阿拉伯人的兄弟民族犹太民族,就是太阳崇拜的(十字符号)。
玄奘法师说:“印度者唐言月。月有多名。斯其一称。”而“达瓦”藏语音译,汉语意为“月亮”的意思,梵语“suurya”是“太阳”的意思,发音接近“首尔”“肃良合”。这就非常有意思了。本人认为印度是从东北亚迁徙过去的,禺夷、达斡尔、月氏、大宛应该就是他们不同时期分开的的亲属部落。日本、高丽、乌孙、波斯为与其对偶的崇拜太阳的民族。
月亮为太阴之精,“印度”发音竟然接近“阴都”,莫非是语言趋同演化?言从神出,言与神同在!当然单纯崇拜太阳的印加发音也接近“阴家”,这就怎么说?汉语阴阳发音其实很接近,从哲学意义上说,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太阴,太阳。对偶而音近。“印加”也可理解为“阳卡”的音变。
汉语及汉字,语言活化石,其中蕴含多少机密!


然后又有新的心得:
古代阿卡德人的月亮神是“辛”(Sin),则“Sino”作为对中国的称谓,可能跟月氏有关。考虑到九州冀州为大,冀州又名信都,看来不仅印度之名与月亮有关(新头河——水月关联),中国也一样(新头河是大河,上古“信都”也在黄河边,衡水与恒河也是同源词)。新就是嫩,月亮阴晴圆缺,而常新(每月都有新月,新月令人欣悦,为穆教所崇拜),估计苏美尔月亮神“南娜”(Nanna)即是“嫩那”。“娜拉(纳兰)”是太阳,“嫩那”是月亮。阴通黑通玄,月为太阴之精,神话传说月宫有兔,则东北之“玄菟”这名似乎也跟月亮崇拜有关,可能这就是月氏的故乡。

“从古时到明治中叶,日本人通常都称中国为Morokoshi(モロコシ)Kara(カテ),稍后也称Toh(タウ)。这些都是日本人对汉字“唐”的读音,大体表明了其对中国文化、特别是唐朝文化长期不断的仰慕心理及其所受的深远影响。”(自:http://culture.ifeng.com/a/20160727/49671649_0.shtml
(前几天因为看到摩洛哥马拉喀什城,而动念欲论证,费我很长时间,网络破结果没看几页资料)亚洲有马六甲,阿拉伯半岛有麦加,摩洛哥有马拉喀什城,马达加斯加主体民族叫马尔加什族等等,这些词汇都接近Morokoshi,这个词汇极有可能是岛夷传播的词汇“日落处”。“唐”通downMoro通“没落”,日落处是太阳休息的地方,也相当于上帝休息的地方,所以神圣(然而真正有太阳崇拜的,则不希望日落,故有此名之地几乎都崇拜月亮或喜用阴历,也是文化怪现象)。这些地名不是在大海的西边,就是在大陆的西头,说明跟岛夷远古勘测有关。

“而江西新干商代大墓中发现分节琢刻蝉纹的玉柄形器,表明此类玉器也绝不仅仅流行于中原地区。”——不知道“单于”是否跟“蝉玉”有点关系。

林波波河——赫连勃勃——博白——波旁——波纳佩——巴布尔——巴比伦——柏柏尔 鞑靼(“林波波”是鳄鱼的意思,这些词汇很可能与夏人有关,《史记·晋世家》注解宋忠曰:“鄂地今在大夏。”匈奴是夏人后裔,赫连勃勃在鄂尔多斯建立大夏,可能更早西迁的夏人将此词汇或观念传给塞人,又继续西传一直到非洲黑人)

马蓬古布韦中的“蓬古”这个音节可能和“榜葛剌”、“曼谷”是同源词。
津巴布韦的“布韦”是“石头”的意思,据说蒙古语“乌兰布统”的“布统”也是石坛的意思。布统的“统”通“坛”的话,则又可分解出更纯粹的语素“不”(阜、堡、……)。猜测这是塞人岛夷传播的词汇,则“不令支”、“不屠何”、“不耐”(以及“拂涅”、“扶南”、“渤泥”)、“布尔罕”、“布达拉”、“布哈拉”等等词汇中的“不”这个词素,可能都跟巨石建筑有关,是巨石文明特有词汇。

这些词汇在亚非欧(以及美洲)三大人种中都有,可能历史极为古老。
新辛哪提明月夜,风卷尘沙石不动!

立夏苦菜去心火,卧床废士惯做梦!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我在《龙华起信论》里论证,“大陆泽”这个名字极为古老。
商朝始祖母即简狄,狄人跟商朝关系密切,有通婚关系。代国也即狄国,乃商汤后裔。商朝的沙丘平台在我们邻县,紧挨着我县堤村乡,其实堤村方言发音是狄村(然方言里河堤的发音和普通话一样)。商亡以后,沙丘遗民组成了后世鼓国(姓氏为“苑支”,跟匈奴姓氏“虚连提”也即“挛鞮”可能同源)、中山国(鲜虞,按《史记》,中山国多为纣王遗民)等,箕子组成了朝鲜国。我县以及河北南部现在姓苑的也还不少,我怀疑是为了纪念“沙丘苑”,“挛鞮”即是指沙丘苑的大堤。这是不忘本也!这就更奇怪了,匈奴到底是夏后氏遗民,还是商王朝遗民,甚至有说中山白狄是姬姓,那又成了周王朝远亲!看来黄帝部落,很……;还有炎帝部落,也是后世赤狄!
是敌是友,帝本北狄,狄是华夏?
我凌乱了,看来“挛鞮”是一个筐,中原王朝的败北者都往里装,难怪有“败北”这词,装的多了,世系也就混了套了,难怪北狄自称“浑”!成王败寇,李师师胜利者书写的!其实也不奇怪,后来居上嘛!就像基因世系演变,从非洲出来,“古老型”基因竞争不过衍生出来的“新颖性”基因!蓝海理洄,大浪淘沙,成功的留在中原留在史书,这就是众神和五帝三王,失败的,就是人家所说的老亚洲了!只是,把基因、族群、历史、文化一一挂钩,看起来不容易,很容易犯浑!哦,又是跟“浑”有关了!
《榖梁传》:“中国曰大原,夷狄曰大卤。号从中国,名从主人。”这就见一个例证——爱好者 网友在帖子古民族柔然称号含义讨论里说:

“索离”国在《论衡》里也记做“橐离”,这个和黑龙江的铁力应该是一个来源,说白了就是蒙古语和通古斯语里的“塔勒”,就是大平原的意思。现在黑龙江的洮儿河,在古代叫“太鲁”水,“他漏”河、“达鲁”河,都是一个意思,也是通古斯和蒙古通用词汇,扶余人的继承者豆沫罗人是什么语系,应该很清楚了。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5-11 21:00 编辑

真个学海无涯,爱好者 网友在帖子古民族柔然称号含义讨论里又说:
综合imvivi001和红山人的看法,“濊”这个字竟然是“白”?韩国话把白色叫“heui bit”或“hwai teu”,去掉后边的“色”字,不就是“濊”?看来这可能是一种古亚细亚语?
这简直就是英语“white”的同源词。
《山海经·海外西经》:
白民之国在龙鱼北,白身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
肃慎之国在白民北。有树名曰雄常,先入伐帝,于此取之。
百度百科“白夷”:

1.《后汉书·东夷传》:“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 ”
2.元朝时期的少数民族名称,今傣泰民族的先民。《元史·地理志四》:“ 中统初,金齿白夷诸酋各遣子弟朝贡。”
辽东有白狼水,百济可能也跟白狄有一定文化渊源(或名词同源),“白狄-白起-百济-宝鸡-孛儿只吉傣-八赤蛮-布尔乔亚”。华西古代有白狼国部落,现在还有白族、白彝等。东夷西迁,可能也是本来应归为西戎的西南夷被称为“夷”的原因。金齿白夷很可能跟朝鲜半岛古代的黑齿国有同源关系。百度百科“黑齿”:
黑齿民族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山海经》等古文献中有记载。根据朱小丰《古滇国行考》、《古和夷与黑齿史迹初探》等著作中的考证,黑齿在中国五帝时期之初已经是一强盛民族,五帝中著名的帝喾就是黑齿族人。黑齿民族在帝尧时期之前,举族分支从黄河流域迁徙,一部分向南,经过今四川迁往云贵高原,在那里建立了大滇王国,战国时期大滇王国被庄蹻率领的楚军摧毁,黑齿族人大部分迁徙往东南亚各国,一部分留在云南,还有一部分移往贵州建立了一个小黑齿国,至汉武帝时归顺西汉朝廷。今天生活在云南新平嘎洒江畔的花腰傣族是古黑齿王族的直系后裔。
黑齿人的另一分支,依朱小丰《古滇国行考》考证,从黄河中上游地区向东迁徙,先后在今山东、辽宁、北朝鲜、韩国、日本等地定居并建立黑齿国。百济国(公元一世纪至七世纪时期在朝鲜半岛上与新罗国、高句丽国三足鼎立)的最著名的附属国中就是黑齿国。
考虑到古代有“无怀”、“无终”、“不屠何”、“不令支”这种组词方式,可能由“濊”导出“不濊”(有无相生,不并不一定都是反义,可能就是一个发语的音节):“br-hwai ”(不过“不秽”就是清洁,就是白),这个多音节单词在汉语中逐渐简化为单音节汉字“白”:“bai”。
本人论证过夙沙氏可能跟肃慎氏有渊源关系。韩语的盐“sogeum”与英语也像是同源词。这符合本人推测的英吉利民族很可能有东方源头(应龙)的假说。
怀疑玛雅人的羽蛇神也是应龙。上天差遣的羽蛇神,英吉利,解救玛雅人,击败了他们的敌人西班牙人。现代社会的科技文化进步,基本都是英语民族推动的。这么来看也挺奇怪,谁启示了玛雅人?玛雅人为何有那么多神秘的文化?在网上看到篇很神叨叨的文章《马雅历法专家说,2017年5月24日比2012年12月21日更重要》,里面有几句话:

在2011年3月9日之前,第九波创造合一意识的能量浪潮没有被启动,只有在所有能量浪潮影响我们转变之后才会共振合一意识。古代马雅人形容这样的浪潮是羽毛蛇,带来文明的能量。每个能量浪潮为人类心灵创造了一种不同类型的过滤(如图),因此取决于我们所共振的能量,我们将会以不同的方式感知世界。
那个日子正是我预备写一部很重要的书的当儿,当时刚开笔写草稿,后来命名为《龙华起信论》的书稿只是我惭愧时间、知识、经济、精力不足而从中分出来的一部分。我以前也没注意到玛雅神话这些道道,真是巧合。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171# 癯鹤
呵呵哒!前几天一直思考“粟末-苏宛-曷苏馆-苏完-苏皖”,三天前想到“有虞氏瓦棺”,昨天才提中山,今天就见有新来的学者提供了很有意思的资料:



鹰眼

等待验证会员


鹰眼 当前在线
UID27881 帖子9 精华0 积分9 贡献9 威望9 Y HG03F444 Y-SNPmt HGmt突变姓氏王 族裔方言/支系南京官话 出生地南京 籍贯江苏 阅读权限1 性别男





等待验证会员


帖子9 精华0 Y HG03F444 Y-SNPmt HGmt突变族裔籍贯江苏
23#
发表于 2017-5-12 12:16 | 只看该作者





7300年前的骆驼敦文化http://www.docin.com/touch/detail.do?id=1540997774




华夏一家


回复 引用 TOP



鹰眼

等待验证会员


鹰眼 当前在线






等待验证会员


帖子9 精华0 Y HG03F444 Y-SNPmt HGmt突变族裔籍贯江苏
24#
发表于 2017-5-12 12:19 | 只看该作者





http://tieba.baidu.com/p/4833761 ... =share&see_lz=0




华夏一家




看了一下,骆驼墩文化7000年前就有瓮棺葬了,比古埃及早。考虑到吴通虞,或许泰伯奔吴的解读更可以深入远古,在冰期时代有虞氏在东海大陆架,冰后期西迁、北迁,远至雍州吴岳,更有禺夷、月氏之属,作为塞人、岛夷,随亚特兰蒂斯遗民一块更远远西迁,勘探到虞渊以远,……,古今族群的基因研究,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发现呀!泰伯奔吴不过是回归故地,吾姓望出吴兴郡,吴就是我有虞氏故乡,于吴兴复兴,可谓返本!吴地有没人出钱助吾出书、创业,文化共荣?
贴吧里见学者论道:
一、从盘古至盘瓠
大哉惟哉,史所不殆。《仙鉴摘要辑录》认为:华夏民族的人文共祖,“是谓盘古氏。有子十七人,长曰赫天氏,埋父尸于中山”。盘古族真的存在过吗?《六韬·大明》云:“召公对文王曰,盘古之宗不可动也,动者必凶”。召公是周文王的宰辅,可见在商周之前,华夏民族对自己种族的创源者就已坚褅不舍了。末世盘古距今约八千年,史前的中山在苏皖边界的宣州与溧水间,临界点就在衡山(横山)与濮塘(石塘)。其证如左:
(1)《太平御览》云:“宣州中山,不与群山接。中山有白兔,世称为笔最精”。
(2)《元和郡县图志》称“中山,在溧水县东南十五里,出兔毫,为笔精妙”。
(3)王羲之《笔经》云:“唯中山兔肥而毫长可用”。
(4)北宋《太平寰宇记》称:“中山又名独山,不与群山相连”。
(5)南宋《景定建康志》引《舆地志》云:“宣州溧水有独山,一名浊山”。
(6)百度地图显示:宣州的独山在今马鞍山市的花山区霍里至濮塘间。
契是商祖,传承了盘古与盘瓠文化。“商”通“汤”,“番”音“盘”,其族称盘古、汤古或汤盘。《史记/苏秦列传》又称“番吾”;苏皖边界一带至今还在说有点讨厌又有点讨喜的人是“番吾”(音:饭焐)。王晖《盘古考源》认为:“盘瓠、盘古等名…是从社神‘亳土(社)’之亳、薄、蒲转而为双音词薄姑、蒲姑、番吾后发展而来的”。
瑶族《评王券谍》载:“瑶人原住南京七宝洞会稽山…盘瓠与公主成婚后…迎入会稽山安位”。《周礼》说:“东南曰扬州,其山镇曰会稽”。《十道志》言:“会稽山本名苗山,一名涂山”。《说文》曰:涂山,“会稽山也”。《水经·淮水注》云“涂山有会稽之名”。瑶人所言的南京会稽山实际上是濮塘所在的马鞍山涂山。
本人在《龙华起信论》论证“盘古”其实是亚特兰蒂斯,遗民把文化名词传播四散以纪念,故在在有之。《仙鉴摘要辑录》认为:华夏民族的人文共祖,“是谓盘古氏。有子十七人,长曰赫天氏,埋父尸于中山”。番吾作为地名在中山国,这道经所记载的也可以理解为中山国嘛,看来中山国的确聚集了很多亚特兰蒂斯后裔,难怪夏商周都想跟他们拉上关系(但他们并非夏商周同类,即很可能非东亚土著,而是亚特兰蒂斯遗民),大家的文化有相同的源头——亚特兰蒂斯(盘古)。本人考证过“夷狄”、“易地”等词源自“亚特兰蒂斯”,狄字从犬,传说中的盘瓠与古埃及的胡狼头神阿努比斯似可比较,而且二者之间,各种崇拜狼祖神明的,如犬戎、罗马、突厥、蒙古、……。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5-13 15:00 编辑

171# 癯鹤
非常大发现!洋水——浑源——桑干——洪洞——滹沱——浑河——混同——濊(秽、混、浑)——桑吉彦——松花……:这一组词汇是两三种语言里的近义词(或就是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古语里的意义相关的两三组词汇)。

爱好者

中级会员


爱好者 当前离线
UID10431 帖子175 精华0 积分177 贡献177 威望178 Y HGY-SNPmt HGmt突变姓氏族裔方言/支系出生地籍贯阅读权限50





中级会员


帖子175 精华0 Y HGY-SNPmt HGmt突变族裔籍贯
200#
发表于 2017-5-12 20:28 | 只看该作者





金代把粟末改成宋万,应该是因为译音,语言不同,扶余语地名沿用时变化成通古斯语了。日语的白色shi ro最接近粟末,满语白色有多个词汇,所以 商咽 这个发音可能来自扶余,
9985916 发表于 2017-5-12 16:33

shi ro 怎么能算最接近粟末呢?翻译ro的字很多,怎么也不会用明母字去翻译ro,还有扶余语你也知道,你太牛逼了。不说扶余语,你发表你的见解前查过高句丽语的“白”怎么读吗?我觉得你这才是真的天马行空,一点证据不带找的,说完一抹嘴拉倒。

我说的满语“suwaliyambi ”,意思是混合、联合、混杂、搅拌;抛去动词词根liya mbi,就是词根“suwa”,梅花鹿——杂色鹿就叫“suwa buhv”,“suwa”是混色、杂色的意思,“buhv”是鹿的意思。

上古没法用匣母字和喻母字来对译“wa”,因为他们前面都有个“g”,所以用明母字“末”来对译“wa”的音,也是可以的。

女真用“宋瓦”来替代“粟末”,“瓦”字在中古不是微母字,不读“wa”,而是疑母字,声母前有个ŋ,正好和满语白色的口语“ʃaŋ ŋia n”完美对应,显示粟末江名字被女真人改过了。

况且我的论据中最大的支持者就是辽史里把粟末河记载成“混同江”,有这么牛逼的证据,目前看来是最靠谱的解释了。

中国古代史官还是比较严谨的,他们都很聪明,但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有职业操守,他们知道自己编撰的史籍里很多记载是有矛盾和冲突的,但是他们仍然这样记载,表明他们忠实地将听到的看到的材料原封不动地记载下来,他们不做过多的主观矫正。
比如辽史把嫩江又记载成“鸭子江”,因为在蒙古语中,绿色和鸭子发音一致。所以,辽朝用汉语鸭子来标定嫩江。史官忠实地记录了,不管他理解不理解,他忠实地记录了,这个优秀的品质比聪明重要的多。




我这人是语言学外行,跟网友学习,每能有大收获,吼吼,厚积薄发!厚德载物!乐滋滋,乐只君子,咱还不配称君子,乐得快支不住了!真是大收获,言从神出,巧妙圆融!早期的狄可能就是阿尔泰语系的,与早期华夏关系也必然紧密。
爱好者


爱好者 当前离线
UID10431 帖子175 精华0 积分177 贡献177 威望178 Y HGY-SNPmt HGmt突变姓氏族裔方言/支系出生地籍贯阅读权限50





中级会员


帖子175 精华0 Y HGY-SNPmt HGmt突变族裔籍贯
164#
发表于 2017-5-7 22:39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爱好者 于 2017-5-8 00:14 编辑
哈萨克族苏宛部落与古吐火罗的关系http://www.ranhaer.org/thread-33160-1-1.html



苏伐勃、苏伐叠,显然苏伐为姓(即部落氏族 ...
乃曼 发表于 2017-5-7 20:21

恩,谢谢你的材料。我需要消化一下。
不过从其他材料上看,“苏伐”在龟兹语中的“金”的含义并不像王族“白”氏那样公认。之所以和“金”联系起来,主要是因为“苏伐那”是印度梵语“金”的意思,并且联系到新唐书曾称苏伐叠的父王为金花王,因此确认“swarnate”来自梵语“金”。“苏伐那”被龟兹人使用,可能和佛教传入有关,不一定是龟兹人原始语言,可能与宗教信仰有关,因为当年佛祖曾手捻金色优波罗花为弟子讲法,佛祖也是金身,有金身护体百邪不侵之说,名字中含金,并不意味着金是他们家族的姓氏。
而且最主要的是国王姓的汉文记载是白,可见苏伐某某是名字不是姓氏,白才是姓氏。而且汉文记载,只有两任龟兹王使用了含苏伐的名字,第三任就没有了,应该得不出所谓的金色家族的概念,这有可能只是学者论文中对蒙古黄金家族称呼的模仿。就像金正日、金正恩,都有个“正”字,不能说他们是“正氏家族”。

至于说到梵语“suvarna”是否是“粟末”的来源,从颜色上看到是挺合适,西江叫青江(嫩江),东江叫“金江”,比较对仗,也符合金女真的特点,但是还是有些问题:

1、粟末的原始发音不是“宋瓦”,而就是“suman”,被叫了上千年,粟末水被称为“宋瓦”江,是元代才开始的,没有证据显示梵语“suvarna”曾经读过“sumarna”。读音对不上。
2、“烟雾”的满语读音“suman”和蒙古读音“suwan”分别与“粟末”和“宋瓦”(宋万)对应的非常到位,而且松花江上游的确有雾气。




爱好者


爱好者 当前离线
UID10431 帖子175 精华0 积分177 贡献177 威望178 Y HGY-SNPmt HGmt突变姓氏族裔方言/支系出生地籍贯阅读权限50





中级会员


帖子175 精华0 Y HGY-SNPmt HGmt突变族裔籍贯
172#
发表于 2017-5-8 12:18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爱好者 于 2017-5-8 13:07 编辑
169# 9985916
“白水”,有道理,白水、青水、黑水!
爱好者 发表于 2017-5-8 12:13

哈哈,红山仁兄引用了Sanggiyan,我前边没好意思引用,意思是白或白烟,这不是侧面证明长白山地区地热资源丰富吗?

还说“的”粘ni,萨彦本身就是形容词,没有名词词根,粘什么属格?只有名词或代词才粘属格i或ni。这个有点为了去掉n而强说了。

还有韩语不懂,东部方言的sahayan 很像满语的“惨白色”,“shi”到像是正宗的白色的读法。红山人将Sanggiyan解构成sakya,也有问题,“萨彦”是读快了的读法,读慢了是“丝安颜”,解构成sakya并不合适。

还有就是高句丽语“水”-“买”,如果这是上古汉语(他自己认为的),用中古或现代汉语“mai”来拟构显然不对。

还有满语“松阿里”,并不是“松花的”,而是满语的另一个词“天”的读音,显然是群众将误读的“宋瓦”江干脆讹传成了“天”江。并不是松花粘了一个属格。

还有没看明白他复杂没有清晰条理的拟构线路,他说:“ 高句丽语 买 mai 对应 韩语 mur (t变r)”,说的没头没尾,应该的意思是:“高句丽语的水发mai的音,我拟构成mat,韩语水的上古发音不是mur而是mut,mat和mut非常相近,所以是一个词”,是这意思吧?韩语的mur水上古音是mut吗?有历史文献证据吗?朝鲜最早的彦文记载是上古的吗?
上古的汉语“买”不是mai而是me,另外韵尾i对应(是说对译吧?)t或n,是不是说在翻译某一类外族文献时有类似对译使用方法?我觉得不能随便套,同一类文献才可对应。

然后他又用“末”的mat古音对应韩语的mar,这句有重大逻辑失误,前边费劲费力绕了一大圈(还有有瑕疵的)论证了高句丽语的水不读买而读mat,又硬凑韩语水的上古音不是mur是mut,这里直接给出结论,汉语“末”的古音mat就是韩语的mat,这个过分了,韩语就算你说的对,也是mut,高句丽语按你的说法才是mat,你直接将高句丽语替换成了韩语,你的先提条件就是高句丽语就是韩语。这是李代桃僵糊弄人。

还有你始终不说嫩江是满语青江的意思,因为萨哈廉江和嫩江都是满语,没理由西江是满语名称东江不是,如果说那个更应该是高句丽语,我觉得是西江嫩江,因为它直接流经扶余地面。

还有红山兄始终没有解决“suma”变“suwa”的矛盾,如果是粟末江是组合词,后边是满语或高句丽语的mat、muk(水),这种传承没有历史难度,至少正常人不会把水读错。
而且即使按照红山人拟构的sakya(白)(高句丽人不是黏着语不加词尾),和“”的上古音sok还是差了个ya,除非有其他材料佐证,一般我不接受这种大幅度的省略。


最后,还是一个逻辑问题,如果松花江是白江,当地人会自动地改称“萨彦乌拉”,除非白水城可以保留“水”字。另,将河流称作“水”,是汉族习惯,不要硬套满族人。





回复 引用 报告 TOP



“殷人尚白”考论
来自知网
收藏引用批量引用报错分享分享至



作者
社道明

摘要
正在中国古代文献中,有多处提到"殷人尚白"的问题,如:及汤之时,天先见金刃生于水,汤曰:"金气胜,故其色尚白,其事则金。"~①夏后氏尚黑,大事敛用昏,戎事秉骊,牲用玄;殷人尚白,大事敛用日中,戎事秉翰,牲用白;周人尚赤,大事敛用日出,戎事乘騵,牲骍用。~②有虞氏...
更多

出版源
东方丛刊, 2001

被引量
0


可见“殷人尚白”是商朝文化特征(呵呵呵哒,羽白金上,克服尚黑之帮以治邦,一带一路,十分重商)。“Sanggiyan”发音接近“商奄”,这曾是商朝的一个都城,商朝早期还有都城叫“亳”(发音接近“白”),汉语能分解语素(汉字更能分解字义),但流传到少数民族语言中的古老词汇变成多音节单词是很正常的。怀疑商丘就是都城内祭天的天坛,台子上可能还有燎祭(注意红山文化的土石坛,红山文化区后世就被称作“辽”。怀疑鲜卑在周成王的大蒐礼能参与守燎,良有以也,鲜卑后世也被称为“白虏”),燎祭的烟是白烟(烧出来的微纳米级无机盐,这么来看,“萨彦-撒盐”跟夙沙氏的关系也很有眉目),藏族现在还有一种叫“桑烟”的类似仪式:
桑烟
编辑 

桑烟:“桑”是藏语的译音,本义为“净”。桑烟又称熏香。桑烟的发源地在今西藏阿里地区,沿袭至今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是宗教活动中的重要仪式之一。用在盟誓上,是让天神作证的意思。民间性的桑烟,更多的是为自己、家人和亲朋好友祈福。桑烟的地方是神山、神坛、神塔等。每逢吉日,村寨到处弥漫着浓郁的香味,萦绕着袅袅的桑烟。

……

1 简介
2 仪式

简介
编辑
“桑烟”一般用圆柏属植物方枝柏的细枝和叶,当地称为柏香。藏族人认为凡是不干不净的身和物都要用柏香熏陶后,才能清除秽气得到真正的清净。如搬新房,在未住进前用柏香熏,新购进的衣物还没有使用前用柏香熏,参加丧葬的人员回到屋里也要点上柏香等。藏族婚礼除夕夜驱鬼:在九寨沟人看来,过去一年寨里家里的某些不顺都是魔鬼作怪,他们要把鬼怪一个不留地全部消灭。驱鬼仪式是这样的:除夕下午,男人们先到海子里把小石子捞回家,晚上,由当家的男人先屋内,后屋外,一边咒骂各种鬼怪,一边用小石子在各个角落不停地打,最后把手中剩下的小石子和象征鬼怪的铁针一起埋在家门口的楼梯脚下,表示这些鬼怪永远不会再进家门。
……
(自百度百科:桑烟
看,桑烟跟桑树并无关系,而是用的柏树枝。“柏”也通“白”,邢台古代有柏人城(在我们邻县“隆尧”,估计白夷、白狄、柏灌、柏高、蒲姑、勃固等族名地名与之有关联远缘),现在有柏乡县。这么来看松花江之名也确实可以如爱好者网友所说与烟雾有关,花通华,升华,松花,燃烧松柏枝产生的白烟升华!不奇怪为啥东北夷最容易华夏化了!古代东北有夫余人在濊城称王,自称“亡人”。这个很有意思。夙沙氏煮海为盐,很容易致富,人为财死,可能会引发争战,本人考证肃慎之名或许与之有关(这就更不奇怪《尔雅》有说“南陵息慎”,夙沙氏部落离散往不同地方跑了嘛!)。“夫余”发音接近“富裕”,那么自称“亡人”的夫余人有无可能是夙沙氏遗民?
[wèi mò]
濊貊
编辑 

濊貊是中国东北南部地区和汉四郡故地的古老的地区部族,又称貉、貉貊或藏貊,古文献称之为,“亳人”或“发人”。濊貊是由濊人和貊人汇合而成,以农业城栅为特点,虽然曾经吸收了一部分游牧民族的成员,但主体还是不能算做游牧民族。

……

濊貊立国

据《三国志·魏志·夫余传》记载:“夫余……国有故城,名濊城,盖本濊貊之地,而夫余王其中。”吉林市龙潭山下的古“濊城”,是秽人的活动中心。曹魏灭公孙渊后,发现夫余库有玉璧、圭、瓒数代之物,夫余王的印信言“濊王之印”,是汉朝所赐。国有故城名濊城,本濊貊之地,而夫余人在濊城称王,自称“亡人”。

夫余是汉朝在东北的地方政权,汉时受玄菟郡管辖,汉末三国初改属辽东公孙氏,晋朝时由东夷校尉管理。考古发现已经证明,以辽宁省昌图县以北,吉林省洮南县以东,至吉林省双城县(今黑龙江省双城市)以南是夫余人文明的发祥地。肇源县望海屯遗址、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官地遗址、富裕县小登科遗址。都属于夫余族文化遗址。同属于濊貊语族的还有,高句丽、沃沮等。夫余族居住的中心在今吉林农安,到魏晋南北朝时,夫余族经过几次变迁,大部分同东胡、肃慎的后裔以及高句丽和汉族人融合了。
(自百度百科:濊貊
“亳人”或“发人”,又似乎跟商人也有关联,有桑烟习俗的藏人古代有祖先叫“发羌”。考虑到“拓跋”、“吐蕃”、“秃发”、“图瓦”音近,“宋瓦”、“苏伐”、“苏皖”、“宿务”、“松巴哇”、“苏门答腊”发音也接近,则可知逃亡戎狄乘桴浮于海的华夏也入夷则夷了,塞人-岛夷理论又增证据!
[wèi mò]
“濊貊”发音接近“巍霸山城”(又称“吴姑城”,和“吴姑苏”很有词源关联)、“巍宝山”,一个在东北,远古为白夷地,一个在西南,白族地区。
考虑“濊”发音接近韩语的“白”,说不定这也是“白马”的另一种词源。
http://blog.sina.com.cn/aganmu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