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什么什么伊,在朝鲜土语中是形容,美丽,温柔,小,可爱的结尾变形形式。 类似的还有我曾经的韩国女姓同学,她的名字叫林松伊, 这里的松伊(송이)是固有词,是一朵花的朵的意思,同时也形容雪花落下时,美丽的样子。(一松伊,一松伊的雪在下啊)  然后比如 牛朝鲜语是,嗖(소) 但 小牛犊叫song阿吉(송아지)  马(忙阿吉 망아지)  가시(嘎系-本来是从花的꽃 演变成,形容美丽的花,但后来加上啊(那)变成这样的人指花郎(가시아),像花一样美丽的人。后来直接就变成指女孩(가시나)。)跟车杜里的杜里也是类似(88年首尔奥运会吉祥物名字就叫 虎道儿里호돌이)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6-2 18:07
很有意思。这里的이(转写为拉丁字母-yi或许更容易看明白,因为这样可以与아지中的丨相关联)可能与北方方言中普遍用于表达亲昵的儿化音尾具有同源关系,不过没有北方方言的尾儿化辅音,提示早期的汉语(或中古晚期之前的北方汉语)北方方言口语中表示亲昵的尾音是不卷舌的。
       其次,韩语固有词中소-송、말-망之间明显存在对应关系,正好与说文中记载的中国东西部方言之间的元音后鼻音化对应关系相呼应,也与以日语为代表的秽夷语中元音与汉语的带后鼻音的元音之间的对应关系相呼应。(或许也与吴语的去鼻音化韵腹存在对应关系)。继而提示上古东亚东部语言与西部语言的同源词之间存在这样的对应关系。

        至于가시(花)未必与꽃是同源词(韩语的꽃似乎另有起源)。 가시更像是汉语棘的近亲同源词(与荆又可构成远亲同源词,原理同上)。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补充一下:以上现象再次提示《魏书东夷传》中辰韩来自中国的传说应该不是空穴来风。换言之,上古汉语(或某方言)与当地土著语一样构成现代韩语的底层。这种情况在现代日语中一样可以观察到。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我像说明一下,为什么朝鲜语用到介词和语气助词才会显得优美,而不用会显得没有灵魂,因为朝鲜语和汉语不同,不能用一个字来表达一个含义。 汉语可以用欢声笑语来形容一种状态,但是朝鲜语却要用描述这种状态的形容词。比如类似熙熙攘攘的谈话声。关关的雎鸠? 娟娟细流? 嘤嘤做响   但是这种形容词在朝鲜语中非常的发达,而且往往使语言更优雅和生动 ,这是朝鲜语自身的魅力。  比如小鸡朝鲜语叫병아리(byeng ari) 这是由병 byeng+아리ari 组成,上面我提到,一个词表示可爱,小时,会变成 yi  ari就是ar알(丸,卵)的变化。 而병 byeng 是삐약(BI YAK)的变化,而bi yak  bi yak  是形容小鸡的声音词。 这种例子,还有 meng meng yi 멍멍이 指小狗,meng meng 在这里是狗的叫声。

这种词,朝鲜语中很多。 比如 꿀꿀 (gul gul) 猪的声音。 깡충깡충(gang cong gang cong) 兔子跑时一跳一跳的样子。 엉큼엉큼(eng kum eng kum)形容慢吞吞行动的样子。 홀딱/홀따닥 hol dak/hol da dak 形容很轻盈的跳过去时的样子,或者是很迅速的咽下什么时。
훨훨(hwer hwer)形容飞的很怎么说呢,就是不像小鸟要一直不停的快速的扇翅膀,而是大鸟那样,扇翅膀一次,就可以飞的很远,飞的很好。展翅高飞时,那种煽一次翅膀时的状态。훨훨날다

类似小鸡的还有啄木鸟,汉语把啄+木+鸟 三字来表示,他的动作,他所啄的材质,他是个什么生物。 但朝鲜语的思路却完全不同。 朝鲜语的啄木鸟叫딱따구리 (dak da gu li) 这里的dak da 是在描述,它在啄木时的声音。 gu li 这里没有明确是什么生物,但这不重要,他在这里只要表示他是“者”就足够了

类似的还有 青蛙개구리(gae gu li) 这里的개구 是개굴 개굴 (gae gul gae gul) 的变形,后面是yi 表示“者”  它变成li 是因为gul yi 会自动变成 gu li  这跟车杜儿 伊 变成车杜里是一样的

뻐꾸기 (be gu gi)杜鹃 뻐꾹뻐꾹(be gug be gug)就是表示他的声音。 也是后面加了 yi

形容状态和声音的词汇,还有,피뜩피뜩(pi duk pi duk,偶尔偶尔)  비틀비틀(bi tur bi tur 晃晃悠悠)

둥실둥실(dong xir dong xir 形容圆乎乎的,或胖的大的东西在水面上蹦跶,或者是大胖子在跳舞)  활짝(化儿 zak 形容盛开,或笑开花的绽放时)  찰랑찰랑 (嚓儿浪 嚓儿浪-水急促的流动时)

这种词非常的多。在朝鲜语的完整句子中,需要经常用到,这种形象描述的方式,影响朝鲜人的思维,说话的时候,要想连接这些形容词,就需要介词,就需要语气助词,给这些生动的富有美感的形容词做收尾。
我像说明一下,为什么朝鲜语用到介词和语气助词才会显得优美,而不用会显得没有灵魂,因为朝鲜语和汉语不同,不能用一个字来表达一个含义。 汉语可以用欢声笑语来形容一种状态,但是朝鲜语却要用描述这种状态的形容词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6-3 00:38
说明你没有认真分享大家在本坛发表的语言学方面的知识,我去年已经指出:
迭声词应该是人类最早的语法创新,因为这种表达普遍存在于五大洲各地区人类的语音之中,以南岛语、汉语、美洲语、乌拉尔语和班图语系语言最为常见,其次是达罗毗图语、孟高棉语(越南语除外)、藏缅语、壮侗语,而印欧语与闪含语系相对较弱(除了罗马尼亚语、现代犹太语、南非荷兰语要好一些)。其中汉语族中的闽南语、南岛语中的密克罗西亚语族语言以及个别的美洲语不仅存在常见的双迭声、而且还有三迭声词汇,非常有趣。

而日语中的迭声词也比较丰富,至于这个语言特点是古语言存古、还是受到汉语or南岛语影响,目前没有统一的意见。不过我比较倾向于来自南岛语的影响。因为类似wareware、hitobito这样具有复数表达的迭声词特点,大量存在于南岛语系的各语言中,而不太见于其他语言;
不过日语丰富的迭声拟情词与迭声拟态词,可能与汉语密切相关。
有意思的是,芬兰语的迭声词一般表示正规,如ruokaruokaa(真的食物,非小吃)、kipeäkipeä(真的病了,非借口)、kauaskauas (真的很远)...;
imvivi001 发表于 2012-10-7 00:04
你这里说的“迭声拟情词与迭声拟态词”如不出意外,与日语一样均可能与汉语密切相关。换一种说法,均是源自原始东亚语言中常见的词法形态。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3-6-3 13:28 编辑

我觉得这些跌声词汉语并不发达,应该不是汉语传到韩语,而是韩语固有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3-6-3 14:06 编辑

表面上看,这就是说汉语的人口对广大非汉语人口的征服和同化。然而真实的历史过程要复杂得多、丰富得多。首先,汉语自身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次,正是由于非汉语人口的加入(很多时候是主动的和激烈的),汉语社会本身发生了巨大变化。而且,在汉语扩张的过程中,非汉语地区的人口普遍地、能动地作用于语言混合过程,使得土著语言及其人口参与甚至主导了当地混合语言的生成,其结果就是各地新型语言的形成。
-------------------------------------------------------------------------------------------------------------------

比如孔雀一词,在汉语中雀已经表示鸟。 但借入到朝鲜语后,雀的鸟含义就会消失,朝鲜人需要的事一种形容词。孔雀变成形容词,然后在后面加固有词 새(鸟) 变成공작새(孔雀鸟)

这就好比,延边话里的“上班儿” 一词 这里上表示动词。但延边话里,把上班儿,改成形容词,然后用时变成,上班要去了。
我上面说的,杜鹃,朝鲜语뻐꾸기 居然可以用汉语查到,叫布谷鸟,然后还标注,他是布谷布谷的叫。这太神奇了,我早就想到,会有朝鲜语被汉语借入的
越南和广西的壮族(越南是 侬、岱依支系)虽然现在是不同国民
但都在传承着统一的姓氏,比如 农

不知道越南境内的那些 芒族、占族、傣族、高棉族 是否也是跟着姓汉姓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傣族大多有自己的姓氏
傣族大多有自己的姓氏
那迷 发表于 2013-6-4 15:31
兄台求了解!
傣族一般姓什么?

越南的 Tay和Nung跟壮族姓氏差不多吗?
Muong、各种Tai、还有Cham和Khmer 是否也都有汉姓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按中国分法,越南比较大的少数民族:

壮族 277万
傣族 119万
芒族 114万
苗族 107万
高棉族 106万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兄台求了解!
傣族一般姓什么?

越南的 Tay和Nung跟壮族姓氏差不多吗?
Muong、各种Tai、还有Cham和Khmer 是否也都有汉姓
linxiao 发表于 2013-6-4 16:20
傣族姓氏?还记得天龙八部里面,段誉的母亲刀白凤吗?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傣族姓氏?还记得天龙八部里面,段誉的母亲刀白凤吗?
roxsan 发表于 2013-6-5 20:23
呃,好吧,就是傣族也有自己独特的汉姓?

泰国人大部分在古代倒是没有姓氏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呃,好吧,就是傣族也有自己独特的汉姓?

泰国人大部分在古代倒是没有姓氏
linxiao 发表于 2013-6-5 23:44
有特色的刀吧,,,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6-6 06:04 编辑

我觉得中国的版图真的是难以名状的和谐

和俄罗斯之间有蒙古、哈萨克斯坦两个缓冲国
虽然外蒙独立,但中国同样站上了一整圈的蒙古高原
中国地势比哈萨克斯坦高,位于伊犁河和额尔齐斯河的上游

和印度之间有 尼泊尔、不丹两个缓冲国,而且都位于山南

1950年建国的时候,
汉族周边一整圈,刚好是各个超过百万的少数民族,
但只有壮+布依 超过汉族1%(现在也是):
满族242万,朝鲜族112万,蒙古族146万,回族356万,维吾尔族364万,藏族278万,彝族325万,苗族251万,壮+布依族786万

而这一圈之外的,就是超过千万的、大的多的民族了,所以他们是独立的国家,
日本8381万,朝鲜半岛3032万,菲律宾2113万,越南2535万,泰国2004万,缅甸1949万

然后,
台湾:798万
规模跟上面一圈不是一个量级,又是华人社会,
因为TG是以陆军起家,所以KMT能够以海岛割据
注定了是一个尴尬的中间状态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迭声词可能不是最早的语法创新!我认为由于印欧和闪含的语音是音步式,连音拍都没有形成,迭声的效果极不好
23# 红山人 在汉语口语或者方言中也有比较发达的各种助词和构词法吧,也会觉得很亲切。
但是似乎官方的语言以及各代的书面语都是排斥这种语法形式的。
比如举个例子,
我们方言中关于形容词的特殊前缀,表示”很“的意思。
白-xun白
黑-qio黑
苦-jiao苦
烧-fei烧
很多形容词都有特殊的前缀,方言中很生动,用起来很亲切,用在普通话或者书面语中就土得很,甚至根本写不出来。
还有很多助词,比如语气助词,嘛(man),嗦(so),哇(wa),得哇(dewa);以及不少非常高频的有些语法意义但是又不太说得清的助词:得,qi,do,dao。
比如普通话里面的一句祈使句”你等着“,在我们方言里就可以这么说:
”你等dao'qi'do'man“,加了四个助词后缀,除了“dao”可能是“着”以外,其他三个助词具体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能直接给外地人形容,只是这样说会非常委婉,并且意思更明确。
还有构词法,之前也说过哇,不少高级词汇是用比较形象的方式构词的。
比如:
挖掘机=挖挖机
给小孩擦保湿霜/痱子粉=擦香香
抽屉=抽抽
在方言环境里这样的例子还挺多的,我们这里也是官话区,和普通话音系差异很小,方言中听起来很亲切,不过放到普通话里面就觉得非常不和谐。大概是觉得不庄重而且土气。
没啥事
37# litis 大概是历代的“官方语言”都有一个排斥这种过于形象构词法以及表达方式的趋势,所以不管各地方言有多少这种现象,都不大会被采纳到“共同语”中。
就算是被论坛朋友认为是上古就存在汉藏语系中的迭次构词法“红艳艳”之类的词语,也在各朝的书面语言中难以找到,倒是口语中顽强保留了下来。
文言文里面的助词虽然发达,但是除了句末的几个语气助词,似乎也是主要为了服务于主谓宾状定等大结构的,而不是要表达细微意思的。
至于为什么汉语的官方语言有这种趋势,我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的猜想是因为汉语的汉字和长期的精简书写习惯可能有强大的影响,早期汉字似乎是

依靠复杂庞大的字库以及音系来维持的,常用汉字数目一度非常多(比如有个人举得马的例子征诸典籍,黑青一系,马名则有骊、驖、騩、驈、雒、驔、

駹、駽、騥、驒、駂、骢、骓、骃),而且难写,音系非常庞杂,三十六声母,四个声调,但是好处是省空间。


虽然后来因为汉语音系简化以及汉字的无限膨胀问题而从综合语思维简化成了分析语的

思维模式了,但是在目前的官方的思维中,简明扼要依旧是其中的一个核心吧,用“骊”来形容青黑色的马远比“青黑色的骏马”来的更有“文学气息”。不管是黏着还是分析的思维,始终难以在官方书面语中占据稳定的位置,


小时候老师教我们写作文时候都告诉我们,不要过多用“了”,“的”之类的词语,说来也奇怪,当时我们年纪小小就知道不用这些“啰嗦的词语”可能会导致意思

错误,歧义,但是偏偏作文中写多了这些助词就会觉得“啰嗦”“口水”,写的失败的作文很多就是被助词毁掉了的,以至于我们得绞尽脑汁想出一套


规则把书面汉语的助词KO掉,比如“的”的省略对于刚刚学写作的小学生来说就是个挺有挑战的问题,一个包含多重所属关系和定语层次的短语里面怎
么省略掉“的”是让语言看起来脱离“口语口水话”的基本入门。
没啥事
35# linxiao 古代可不是这样。
古代的蒙,吐蕃,辽,金,氐羌乃至西南僚蛮,各个都战斗力爆表。
倒是日(明前的日本),韩,菲律宾,越南,泰国,缅甸(羌人南下前的缅甸)这些都完全是人畜无害,热爱和平的国家


最开始逆袭的日本,明代就开始从沿海表现出了侵略性,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还有残余;然后缅甸也表现出了野心,不过之后后很快萎靡了几百年到现在;然后是越南,独立后的短暂野心;韩国的野心还好,二战民族独立后兴起的,仅限于历史教科书上的古代历史。
没啥事
37# litis 大概是历代的“官方语言”都有一个排斥这种过于形象构词法以及表达方式的趋势,所以不管各地方言有多少这种现象,都不大会被采纳到“共同语”中。
就算是被论坛朋友认为是上古就存在汉藏语系中的迭次构词 ...
litis 发表于 2015-9-9 15:02
我比较赞同你的论点, 就是无论什么时代(也许不严禁) 汉语的官方语言都极力的排斥这类“过于啰嗦”“不够简略”的用语。  我在很早以前,专门看过一个纪录片,讲的是中国王朝建立背景下,汉字所起到的作用的,  里面就说, 汉字的发明是伴随着统治者的统治需要的,   也就是说,汉字在早期扮演的很可能仅仅是统治阶级为了统治平民所使用下达命令的工具,  

这种汉字的原始基础属性,给了汉语官话一定的影响。 使得官话习惯性的要排斥这些可以省略的华丽部分。


当然,这仅仅是我各人的一点想法,还谈不上是结论, 对于这个问题, 估计想解开谜题还是比较困难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