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体制果然出现了
不过我不准备为普通话辩护

只是无论怎么“保护”,方言真的都会被取代,快慢而已。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而且瑞士的情况很诡异

法语区,实际上方言已经被普通话全面攻陷,基本上在日内瓦和洛桑只能听到普通话,要听方言只能去那种阿尔卑斯山深处的村子

德语区,方言却还在全面使用,伯尔尼、苏黎世、巴塞尔街上 ...
linxiao 发表于 2013-6-22 20:26
瑞士法语区和德语区各搞各的普通话是吗,这还真是奇怪。
说起来瑞士的历史真的很独特,他本来是神罗的领土,因为法德的力量博弈而成为中立区,这样的国家恐怕找不出第二个来。
瑞士法语区和德语区各搞各的普通话是吗,这还真是奇怪。
说起来瑞士的历史真的很独特,他本来是神罗的领土,因为法德的力量博弈而成为中立区,这样的国家恐怕找不出第二个来。
帝王之泪 发表于 2013-6-22 21:07
各自的普通话就分别是 标准法语(瑞士版)和 标准德语(瑞士版)咯

其实跟法国、德国的标准语都差不多的

但很奇怪的是 法语区的方言已基本被扫荡,而德语区却仍广泛全面存在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因为 标准德语、标准法语、标准意大利语 和 一个叫 Romansh的语言 是瑞士的4大官方语言
(大概就是所有公文都有4种文字)

所以就肯定会各搞各的普通话

虽然那个Romansh好像已经快被德语方言同化了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也许是因为法国推普比得过早的原因,法德两大国对周边应该有些影响力,除了瑞士以外,比利时法语、奥地利德语可能也受影响吧。
中國和歐洲小國根本没有可比性,中國面積廣大,人口眾多,文化多樣,歐洲小國完全不是這樣的。

根據我在網上找到的資料,英德的政府都有立法保護弱勢方言,這個為甚麼没有人提到呢?


http://zh.wikipedia.or ...
吳炳坤 发表于 2013-6-22 20:22
"「以人為本」的人文主義(Humanism,又叫人本主義),這正是歐洲文藝復興的主要精神。"  而文藝復興又是欧洲崛起的开端。似乎意识到这点的国人不多。
1

评分次数

也许是因为法国推普比得过早的原因,法德两大国对周边应该有些影响力,除了瑞士以外,比利时法语、奥地利德语可能也受影响吧。
帝王之泪 发表于 2013-6-22 21:44
比利时法语区情况比瑞士好一点,但也差不多了
方言基本只剩农村的老一辈

对比利时荷兰语区不了解,貌似方言也比法语区要旺盛
不过布鲁塞尔是个奇葩,本来一直是荷兰语城市,19世纪末却急剧转变为法语城市

以至于现在比利时的荷兰语中心变成安特卫普

奥地利跟巴伐利亚差不多,方言在德-奥范围内算比较强势了
但维也纳、慕尼黑城区内基本上也已经听不太到方言
但乡镇还是比较强势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其实与南方方言相比北方方言遭遇的问题更严重

天朝的影视媒体之类一直在对北京-东北系外的北方方言进行丑化,基本上都是农民、丑角讲方言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其实与南方方言相比北方方言遭遇的问题更严重

天朝的影视媒体之类一直在对北京-东北系外的北方方言进行丑化,基本上都是农民、丑角讲方言
剪径者 发表于 2013-6-23 01:32
那是因为 南方的方言都听不懂,连农民、丑角都不屑讲好不

只好改成嘲笑南方腔普通话(上海腔&广东腔)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29# linxiao

北方的很多城市里已经被TG成功的灌输了普通话文明,普通话高等,方言比较土的观念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29# linxiao

北方的很多城市里已经被TG成功的灌输了普通话文明,普通话高等,方言比较土的观念
剪径者 发表于 2013-6-23 01:45
恩 这个全国。。甚至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有时候我们是语言的接受者,
从小生活在什么环境中
就会有什么样的语言构成。
估计年轻一代会是通行语的世代
31# linxiao

南方尤其是发达地区不一样,只认为自己的方言和普通话不同,并不觉得普通话高于自己的方言
山不走到我这里来,我就到它那里去。
33# 剪径者 他们的话我听不懂,
我也难受呀。。。
干着急,
但是势大力沉,
胳膊拧不过大腿,
我倒是更加关注怎样改良通用语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6-23 06:21 编辑

为什么说“方言取代无可逆转”呢?

因为我后来发现了 方言传承的秘密:
除去少部分的奇葩父母
大部分的父母跟小孩沟通的语言,基本上是很普通的:在工作时(跟同事)讲什么,回家就讲什么
所以这就是为嘛 大学老师的子女基本是第一批以普通话为母语的人(即便父母是同乡)

工作场合,由于长者较有权威,所以在大部分单位,实际上外地年轻人是有学习方言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早期的方言是一直有同化外地人的能力)
但当同事籍贯复杂到一定程度,普通话就会成为单位的通用语言
在此影响下,新成为父母的人,他们基本上就都会和子女讲普通话了

所以这个解释了,为什么电视上都是普通话,课堂上都是普通话
但不同城市,小孩之间的普化速度、家庭语言的普化速度,有快有慢

像厦门这种城市,工作时以讲普通话为主的人,我看早就超过80%
所以,厦门话的前景实在是很好预料的

而泉州,估计还未超过40%,但都只是时间问题。

像我在厦门的家,旁边的菜市场,卖家都讲闽南语,他们家小孩不时来帮忙,个个闽南语流利;西北拉面馆,伙计都讲青海话,老板小孩当然也讲青海话(所以回民的方言会很持久)。

我父亲这边是闽南人
我这辈近亲一共4人(包括我),我们都会讲闽南语(传承率100%)
但我觉得,我们的下一代应该最多有1家的孩子会讲
就是这么神奇
但原理又很简单,我爸他们4人的工作场所都以讲闽南语为主
而我们这一辈的工作场所则几乎都以讲普通话为主(除了一个在泉州的银行上班的)

比如说我在北京的话,我的打算是
只能在普通话先会讲的基础上,
闽南语、粤语、英语来寓教于乐,儿歌、顺口溜、绕口令神马的,小孩对哪个感兴趣我就侧重那个,不强求。
虽然闽南语、粤语以后都会逐渐式微,但许多儿歌真的很好听的呀,还是可以教一教的。

我现在真的就是,虽然闽南语和粤语都会讲,但经常碰到很囧的情况:
我+两个台北人,3个都会讲闽南语,但台北人之间讲国语,我加入就跟着国语
我+两个深圳人,3个都会讲粤语,但深圳人之间讲国语,我加入就跟着国语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6-23 06:29 编辑

但是话又说回来
闽南的那些县城,除去有大型工厂的地方
一般的单位,不管是机关还是商家
讲普通话的比例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方言被取代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因为即便是2013年的今天,不论是厦门、泉州还是闽南底下的县城
新出生的婴儿,仍然会有一堆一堆以闽南语为母语
只是以普通话为母语的增长速度会更快

很绵长的、类似水滴石穿的这么一个过程

爱尔兰由全岛 90%讲爱尔兰语(1670年)降到 10%讲爱尔兰语(1920年)
花了整整250年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奥地利,瑞士德语区的标准语也是德国的标准德语?
疁殇1958 发表于 2013-6-23 07:10
恩有一点微小的差别

就跟 英美英语、两岸国语 这种差不多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转】文学语言的转换和方言式微
在白话文盛行之前,中国人传统上用读书音(文读)读文章,文读因而是传统汉语书面语——文言的一种有声形式。而在五四新文化运用之后,白话文取代文言成为新的汉语书面语,而白话文依托的是口语北方话,传统文读无法应对这种新的文体,因而大量衰减。作为官话文读的老国音最早在20年代被国民政府教育部抛弃,而方言的文读则视各方言内部文学传播的疾徐和语言交际的需要而各有不同,比如一些文言痕迹较重的文本则犹可使用旧文读。
北方话口语音确立为新的汉语书面语有声形式之后,方言自然被排挤到文学世界之外在日常交际领域及一些次高端的使用场合继续发挥作用。一个有趣的现象,旧上海的强势语无疑是租界内广泛通行的上海话,但是在文学领域举凡文学、话剧、有声电影乃至流行歌曲,无不是压倒性地以国语为创作语言和传播载体。作为近代史上文学中心的上海,除了在早期出现了《海上花》等一批记录吴语苏州话的文本外,在之后的时期都是主动选择北方官话作为主要创作语言,呈现出一种向古代白话语言传统(非语体风格传统)回归的态势。而在新文学之外的民间文学领域,诸如传统戏曲曲艺等讲唱文学中,吴语依旧扮演着重要角色,虽然同时也能看到很强的官话文学的痕迹。
方言的生存空间没有发生多大变化,但新的文学语言的确立从根本上截断了方言向上更新的可能,使之无法在高端位置发挥影响,因而最终决定了方言在整个语言生活中式微的总体态势。

可以看出普通话取代方言的根源。
31# linxiao

南方尤其是发达地区不一样,只认为自己的方言和普通话不同,并不觉得普通话高于自己的方言
剪径者 发表于 2013-6-23 01:58
社会发展水平高的地方,方言当然强势一些.
语言的命运依赖于族群命运.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正所謂「甚麼樣的人民就有甚麼樣的政府」,如果没有保護方言的意識,中國就很難民主化,因為歸根到底,這是對不同文化的尊重,對人的尊重。
吳炳坤 发表于 2013-6-22 20:29
有没有搞错啊,欧洲民主化和方言没任何关系.倒是法制断了方言的根,因为打官司必须用法定的语言.
香港的三语,一个世界通用语,一个全国通用语,一个本地通用语.没有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方言.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