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上古汉语 人 极可能是 saram,分化后 sa 变成 尸、畲,而ram 变成  侬,变成潮州话neng ,变成普通话ren 日母。
--------------------------------------------------
人从上古汉语至现在官话的演变:min→→njin→→nzin→→ʐɤn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6-23 14:53 编辑
上古汉语 人 极可能是 saram,分化后 sa 变成 尸、畲,而ram 变成  侬,变成潮州话neng ,变成普通话ren 日母。
--------------------------------------------------
人从上古汉语至现在官话的演变:min→→njin→ ...
Manaus 发表于 2015-6-23 14:35
我觉得可以勉强这么想, 如果畲真的是人的意思, 而且我们假设 畲和 saram的sa 有同源性, 那么,  朝鲜语的 人, 可能是收到了  畲和汉藏影响的一种词,

然后关于saram 这样的发音,实际三国时期的韩语中是不存在的

有可能是, sara  m#  至于 m后面的韵母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 后面的 m#  也可能是一个和汉藏同源的 min 的借入词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6-23 15:43 编辑

论衡里 东明渡过的掩淲水 的 掩 是一个影母字,  安市城的 安也是一个影母字。  

现在的 卵,眼珠的珠  在韩语标准语中是 ar   但是在方言中是,gar  也是对应了安这个影母字音。  这个词本身的发音就是gar    掩淲水  也应该是 ga*******
我怀疑,

掩淲会不会是 黑色  kame   或者是 乌龟,kebu (玄武) 东明就是靠乌龟给他搭桥过的江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6-23 16:18 编辑

汉江到底是不是一个汉语词的借入,  我觉得不是
高句丽长寿王时期叫 汉山郡
北汉山州是新罗占领汉江流域后,557年开始使用的名字。 后来景德王时期叫 汉州,高丽时叫广州。

好太王碑文中,把汉江叫阿里水, 百济则叫 郁里河    阿和郁都是影母字,  这应该是一个 影母字开头的江河名的延续。  百济的郁里河是中原汉水的借词这个似乎不太可能。  半岛模仿中原地名应该是中唐以后发生的事情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6-25 18:29 编辑

好太王碑文中,把汉江叫阿里水, 百济则叫 郁里河

《好太王碑》中的阿利水明显不是汉江,碑文里清楚的记载,高句丽在占领了古[模]耶罗城(熊津)、太山韩城(《三国史记》中的百济大山郡)以后,渡阿利水,迫近百济国城(广州)的,应该是汉江以南的某条河流。好太王那次征讨百济应该是海陆并进,当然不能完全排除阿利水是汉江的可能性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6-25 18:46 编辑

汉江到底是不是一个汉语词的借入,  我觉得不是
高句丽长寿王时期叫 汉山郡
北汉山州是新罗占领汉江流域后,557年开始使用的名字。 后来景德王时期叫 汉州,高丽时叫广州。

汉江是今天的叫法,古代都是汉水,应该说为什么百济、高句丽会用汉字“汉水”来标记那条河流。按照大凌河前秦时代也被叫做汉水来解释的话,汉水在汉字含义中有水流喘急的河流之意,高句丽的沸流水(我认为沸流是个汉语词汇,应该照字面意思解读)也有水流湍急的含义,无非就是秽貊语中水流湍急的河流用哪个汉字表示的问题。

中国史料中没有关于那条河流被叫做“汉水”的最早记录,最早出现半岛汉水的史料是《三国史记.百济本纪》“<沸流>·<溫祚>, 恐爲太子所不容, 遂與<烏干>·<馬黎>等十臣南行, 百姓從之者, 多. 遂至<漢山>, 登<負兒嶽>, 望可居之地, <沸流>欲居於海濱. 十臣諫曰: "惟此<河南>之地, 北帶<漢水>, 東據高岳, 南望沃澤, 西阻大海. 其天險地利, 難得之勢, 作都於斯, 不亦宜乎?"”,可见在沸流、温祚兄弟南迁之际,当时就有汉山、汉水的称呼了,时间最早在新莽时期,最晚在东汉末、三国时期
ɯ
是怎么打出来的?
泉州话里,很多这个元音的汉字。
比如猪(好像不是本字,似乎是豖还是什么)、鱼等。
厦门甚至晋江话中,泉州很多发ɯ音的,都是发i音。
秋夜闲游看落花,
流连不舍忘还家。
飘零离树生非尽,
返璞归尘性自华。
学习一下大力兄的作品。
长一下姿势。
秋夜闲游看落花,
流连不舍忘还家。
飘零离树生非尽,
返璞归尘性自华。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