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夏商的F很少不正好说明F是外来成分吗?
baiyueren 发表于 2013-8-13 19:48
对,对于河南北部河北南部确属外来成分,但不证明关中也是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因此更可信的解释还是F是关中土著,事实上直到今天,陕西在中原北方各省中体质都是相当偏南的
sahaliyan 发表于 2013-8-13 19:48
你这种说法跟没说一样:F如果是土著,那么是什么时候到来的?
象F1a1a这种末端分支主要集中在华南-西南少民当中,在东亚内陆是很罕见的。难道你认为F1a1a是空降来的?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你这种说法跟没说一样:F如果是土著,那么是什么时候到来的?
象F1a1a这种末端分支主要集中在华南-西南少民当中,在东亚内陆是很罕见的。难道你认为F1a1a是空降来的?
baiyueren 发表于 2013-8-13 19:52
来自仰韶文化,代表南方磨制石器人群的北上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来自仰韶文化,代表南方磨制石器人群的北上
sahaliyan 发表于 2013-8-13 19:53
那你给我一个仰韶的F1a1a样本看看?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那你给我一个仰韶的F1a1a样本看看?
baiyueren 发表于 2013-8-13 19:55
没测过,怎么给出?因此只是推测,但是逻辑推理可排除其是东方移民的可能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45# sahaliyan
笑死人啦!
推测不能排除任何其他的可能性,况且我在山东人中找到了唯一完全匹配的样本。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我觉得目前的证据足够判断
1,横北F有一定频度,且全部是墓主,无殉人,不是周人会是谁?
2,少陵原高频F
3,古代中原F甚少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本帖最后由 sahaliyan 于 2013-8-13 20:03 编辑
45# sahaliyan  
笑死人啦!
推测不能排除任何其他的可能性,况且我在山东人中找到了唯一完全匹配的样本。
baiyueren 发表于 2013-8-13 19:58
有什么笑死人的,现代人群迁徙那么复杂,在山东人中找到匹配,有何奇怪?关键是你的关中样本有多少?
其次,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仰韶母系F并不高频
少陵原的F不可能来自F低频的地方,只可能是关中土著,不然按照你的逻辑,我们不能说任何东西是关中土著,因为没有仰韶的古DNA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陶寺母系有明显的戎狄因素,如M10占7/25,还有M*、M4、D*各一例,D4二例,陶寺中的细石器也表明戎狄文化的渗入,横北村父系应不属周族,但母系应源自古中原的农耕人群而不是来自游猎的戎狄祖先。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3-8-13 18:34
你恰恰说反了,尽管陶寺中晚期组,由于内蒙古老虎山文化因素的渗入,其人种特征也相对陶寺早期组更偏北方人群一点,但整体还是一种很华南的类型,Mtdna主成分聚类分析也同样显示偏向华南人群的特征,而横北村不管人种特征和Mtdna主成分都与现代华北人群无异,也就是与同时代的戎狄族群更为聚类,而迥异于同时代的其他中原古族。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有什么笑死人的,现代人群迁徙那么复杂,在山东人中找到匹配,有何奇怪?关键是你的关中样本有多少?
其次,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仰韶母系F并不高频
少陵原的F不可能来自F低频的地方,只可能是关中土著,不然按照你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3-8-13 20:00
除掉非常特别的Z(可能与本组女性人骨表现出的一些偏向北方人群的特征有关,瓦窑沟类似),本组样本表现出非常强的华南种系特征,恰好与仰韶人骨的类壮族等华南少民的特征吻合。而男性人骨基本上与陶寺早期人骨、关中仰韶合并组无异,暗示本组主要由关中土著组成。至于来自山东,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同时代大汶口人骨的人类学特征与本组特征的差距,不亚于东亚组和南亚组之间的距离,尽管二者均被归入古中原类型。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夏商的F很少不正好说明F是外来成分吗?
baiyueren 发表于 2013-8-13 19:48
偃师人骨和二里头mtdna均显示明显偏离中原土著的特征,而分别于古东北类型的牛河梁、古西北类型孙家寨组、古华北类型倗国组、大甸子组、朱开沟等聚组类,完全不同于中原土著种系,谁是外来户,很清楚。。。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这种古代遗迹做mtDNA聚类分析有些扯,多挖几个遗址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不过从体质人类学方面考虑倒是有些意义。
这种古代遗迹做mtDNA聚类分析有些扯,多挖几个遗址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不过从体质人类学方面考虑倒是有些意义。
ranger 发表于 2013-8-13 21:16
到现在还没看到任何一组古中原类型,临淄2个组、秦劳工组、以及本组(尽管有些西北因素),其mtdna主成分组成与体质人类学特征发生明显偏离。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顺便指出一点,二里头有明显的山东龙山文化因素,二里头的F并不多,山东也是2000年前F突然增多的,可见F最初并非山东主要成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除掉非常特别的Z(可能与本组女性人骨表现出的一些偏向北方人群的特征有关,瓦窑沟类似),本组样本表现出非常强的华南种系特征,恰好与仰韶人骨的类壮族等华南少民的特征吻合。而男性人骨基本上与陶寺早期人骨、关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3-8-13 21:00
你的胡扯也该结束了,少陵原与陶寺的母系根本就是两个世界,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出来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你的胡扯也该结束了,少陵原与陶寺的母系根本就是两个世界,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出来
sahaliyan 发表于 2013-8-13 21:25
二者都与华南人群聚类,无论体质人类学特征还是mtdna主成分组成,但这并不是说落入华南组彼此就都一样,聚类是相对的。

mtdna聚类图谱很清楚,陶寺和本组的距离大于广东和蒙古的距离,但这并不影响二者均落入华南组的大区间。

人骨分析同样如此,本组与陶寺早期组的距离非常近,但与陶寺中晚期组的距离,与蒙古与华北组距离相当,绝对距离很远,但这并不影响二者与华南少民(如壮族)聚类在一个大区间。

当然,恐怕这个道理对于任何基本分析工具都不用的人来说,是永远也难以理解的。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3-8-13 22:19 编辑

很多人对古中原类型的理解恐怕还停留在古中原类型的关系,如同广东福建二者之间的遗传距离,事实上,两个古中原,比如本组与陶寺组的距离可能大过蒙古组与华北组的绝对距离,但为什么文献还要说二者均与现代华南组相对聚类呢?呵呵,很多人永远翻不过这个弯弯,于是,咬定体质人类学是伪科学。如今连PCA这种做Mtdna分析最基本、最通用的方法也被列入伪科学之列了。什么都不如某些人的目测,结果问题就出现了,各个都认为自己是专业,一人一个目测结果,那你们就互掐吧。


没别的说的,有空胡扯,不如花半小时学学这些基本的统计分析工具。就个人经验而言,数据分析打眼扫一下,别说一人一个印象,就是我这种天天做PCA分析的,也看不准,比如分析哈拉海沟数据之前,我就说,凭经验,应该哈拉海沟与偃师商组会更为聚类,但实际的PCA计算结果并非如此。这个东西是不那么容易看准的。

而如果有人自己扫一眼都比专业分析工具看得准,我只能说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47# sahaliyan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F1a1来自于姜姓部落。前两天出了姜姓的9人样本,虽然数量很少,但是结果很诡异,没有一例M117,倒是O2*,O3a1*,O3a2*各有两例,002611,F444各有一例,这在姓氏中是非常罕见的,但是没有F117说明姜姓是个偏东的姓氏。有一种说法,即吕尚也就是姜子牙的部落来自于山东日照一带,在殷商的压迫下才迁往陕西。在陕西姬姜联盟形成,使的周族的实力上了一个台阶。并且由于姜姓部落来自于山东,促使周和东夷形成了一定的联盟关系。所以才有后来的周朝乘殷商大军主力在外征讨东夷时倾巢而出一举克商。应该说现在姜姓的Y对这种说法是很有利的。如果这种说法成立的话,姜姓带来大量的F1a1和Z就不足为奇了,毕竟姜姓的Y也很特殊。
我觉得目前的证据足够判断
1,横北F有一定频度,且全部是墓主,无殉人,不是周人会是谁?
2,少陵原高频F
3,古代中原F甚少
sahaliyan 发表于 2013-8-13 19:58
横北是狄人,
O3a3c* (M134+, M117-)
区间顶个P用,不同区间点的距离可以比同一区间的更近。何况才35%的总差,再加一个轴说不定就在不同区间了。
O3a3c* (M134+, M117-)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