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古韩语很奇葩的各种复辅音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8-9 12:57 编辑

虽然,恩,韩人确实把南朝鲜所有的倭人都同化了
并且倭韩两系在半岛共处的时间里,韩语确实也从倭语吸收了很多词汇
但两者的基本语音面貌真的是太太太不同了

其实我一直搞不懂韩语的这些复辅音是怎么回事,是来自于重音导致的前一音节弱化?
但只要举例就知道也不是这个原因
所以。。非常一头雾水
我只能说,以下这些中古韩语的动词词根使得韩语“看上去”非常像尼夫赫语:

skǎ醒,开窍
skar铺,铺垫
sko搓,捻
skǒr腻歪,忌讳
skoi哄骗,谋划
skum布置,装饰
skur
ski夹,塞
ski笼罩,弥漫
stǎ修补
stǔ舀,盛
stǔ编织
stǔ空出,腾出
sti系,佩带
spa落入,掉进
spa拔,掏出
spar吸,叮咬
spar洗,洗濯
spop
spum喷,冒
spur纷扬
spi扭,崴
psa包,捂
pso射箭
psǔ用,使用
psǔ发苦
psǔr扫,扫地
psius刺痛
pska剥,嗑
pskǎ破,砸破
pske穿,穿插
psku
pskǔ熄灭,弄灭
pskǔr捆,扎
pski钉,夹
pstǎr打,抽打
pstir刺,刺痛
pta采,摘
ptar跟随,遵从
ptǒ摘下,取下
ptǒr颤动,抖
ptǔ漂浮,起飞
ptǔ睁开
ptǔ发酵,脸肿
ptui跳,跑
ptǔt拆,卸,盘剥
ptǔt立志,表示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上面是声母
现在是韵尾,韩语的韵尾还分送气与不送气两种,就连n、r都有“送气”的版本
尼夫赫语也有这种神奇的功能
带 ’ 号的表示送气

ask节约,省着
an'不,没有
anj坐,停
ar'得病
orm移,搬
ǒrk捆,捆扎
ip'吟咏,吟唱
ir'丢失,丢
kask削,切
kǒsk折,折断
kiǒsk经受,经历
kǔsr拖,拽
kisk高兴,开心
kǒt'绊住,挂住
kar'分辨,分别
kark抽打,扇
korm化脓,腐败
kor'腐烂,坏
kǔr'开,开锅
kǔrk搔,挠
kurm饿,饥饿
sǒsk混合,掺杂
samk发生,产生
samsk吞下,咽下
siǒmk拜,侍奉
sarm煮,糊弄
sarp'察看,观察
sǔrp'悲痛,伤心
jǔrk热爱,喜爱
sir'烦,讨厌
task刷,擦
tamk浸,泡
tǒmp猛扑,扑
tar'磨损,磨坏
tarm像,似
tǔrk'穿帮
nǎk'愿意,乐意
naksk
nǔtk感觉,感到
nǔrk老,大龄
posk炒,熘
pǒsk抄写
ponj淹,浸
park熬夜,阐明
parp踏,踩
parm用庹量
mak'评定
mast担负,担任
musk捆,扎
manj摸,抚摸
yǒsk编,扎
yǒnj搁,放

angk温,热
kont捞,打捞
kiǒnt硬挺,硬扛
tangk拉,拖
tǎngk燃着,着火
mungk凝结,凝聚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9-2 08:29 编辑

2语还有一些其他的特征
比如最简单的数词
往往有多种复杂的形式,元音、韵尾都会变来变去,很屈折

另外,韩语的 形容词、动词原形均以-ta 结尾
尼夫赫则都是 -t 结尾

日语的动词是-u,形容词是-i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不过日韩的确实有相当程度的互相渗透
日系和韩系各有一个基础动词 日系su/si;韩系ha

日系渗进韩系:
(1)韩语有名的【思密达】-pnita,这个sǔ其实是个累赘,并没有实质意思,只是添加在【辅音结尾的固有动词】之后,元音结尾的固有动词直接-pnita即可;借自汉语的动词则是-hapnita
(2)韩语的名词如果要变成形容词,后面会加 sǔrǒpta,加粗的部分很有可能来自日系的原形suru

韩系渗进日系:
日语大部分形容词是词根+i,还有很多形容词是词根+si+i;在说【xx的人】时,
温柔的人 => yasa+si+i+人
安静的人 => sizu+ka+na+人
这里这个 ka 很有可能来自韩语的ha,日语没有/h/,一般都变成k;而更重要的是,韩语的表达正好是 【形容词+ha+n+人】

日语的【太阳】是pi,古代估计还有个韵尾,韩语里面有 pic(光),piǒt'(阳光)
韩语的【太阳】是hǎ,日语里面每个月的2号-10号,【二日】【三日】..【十日】都是以 -ka 结尾
作为对比,韩语是以 hǎ 的各种屈折形式结尾
比如,2、3、4、10日是 hǔr,5、6日是hǎ,7、8、9日是he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有一种说法是说上古韩语发展到中古的时候是有元音脱落的趋势,比如tommorrow变成tmarow,因此到了中古韩语时突然出现了很多的复辅音辅音连缀词。中世朝鲜语的辅音连缀是因为上古韩语中的重音才产生的。中世韩语的复合子音(双g双d这些)是因为上古韩语的母音脱落而形成。
朝鲜语还有一个特点是母音调和。就是把母音分为阴性和阳性,阴性和阴性结合,阳性和阳性结合。比如 啊,奥,爱 哇 是阳性。额,吾 A 喔是阴性。然后比如就会有,mek et da 吃了。 mak at da 挡住了。这种母音调和在上古韩语中是不存在的,是从中古韩语开始出现的。 但如今现代韩语有逐渐破损的趋势。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3-9-2 10:48 编辑

鸡林类事中的高丽语数词很有意思。 1是河屯。 2是途孛    也就是说,在中古韩语到现代韩语的发展中,是有t和 b的脱落的。还有一个70 一短  这个现在应该是 il hun  但是不知道是怎么从短=hun 的了, d(t)音好像只能变成z(c)音,和h 音对应不上。
ps 还有90 鸭顿  现在发音是 阿hun  这个也是d(t)音变成了h音

朝鲜语还有一个特点是母音调和。就是把母音分为阴性和阳性,阴性和阴性结合,阳性和阳性结合。比如 啊,奥,爱 哇 是阳性。额,吾 A 喔是阴性。然后比如就会有,mek et da 吃了。 mak at da 挡住了。这种母音调和在上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0:24
元音和谐是阿尔泰语系的典型特征之一,满语就是如此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元音和谐是阿尔泰语系的典型特征之一,满语就是如此
sahaliyan 发表于 2013-9-2 10:43
原来如此啊。元音和谐就是母音调和吧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3-9-2 11:26 编辑

还有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 就是高丽语的 栗和虎用 监 这个字来纪录, 监是kam  而 现在的栗子是 bam 虎是bem  那么 k 音怎么变成了 b 音了?
还有一个类似的, 月亮=契 这个应该是读 kye k 音,但现在的月亮是dal  那么 k 音怎么变成d 音? 而他的现代韩语表音,居然标成了 sel  韩国人怎么脸契字是 k音还是s音都搞不清?
据说现代日语是没有元音和谐的,但上古日语有,而相反的上古韩语没有元音和谐而中古韩语出现。之前就高丽语和新罗语的关系上我和林晓也讨论过,估计他会明白什么意思。 是不是高丽的建国使得和阿尔泰语有元音和谐方面关系的朝鲜语重新脱胎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3-9-2 15:50 编辑

鸡林类事中的高丽开城语真的太珍贵了, 发现里面有很多的思路。 比如树叫南记 而这个现在是咸镜方言中仍然叫nang ki  而其他地方的方言则都是nang ku  

还有雌雄公母中的雄性  现在叫 su  但当时叫鶻試  这个来源我不清楚,但作为“江北高句丽腔新罗语” 这个词会不会是和仇斯(高句丽语的儿子)有关呢? 真是耐人寻味。还有胸-现在叫kasum  但当时叫軻 。 还有叔伯母姨妗 现在只有平安道方言叫 阿吉米 而高丽开城音是azami(丫子弥)  还有一些现在已经汉化的,但当时可能还没有的, 比如 现在的弟弟和妹妹,叫男同生,女同生,但当时弟弟叫 了儿  妹妹叫 丫慈  明天-来日(nae il) 当时叫辖载 中午-正心(这个是来自佛教汉字词)当时叫

捻宰


[출처] 방언|작성자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9-2 17:08 编辑

整理一下思路:

韩语的复辅音声母,我觉得前一音节弱化是最好的解释
毕竟 ps、pt这种组合太不科学了
而且,一般语言如果有复辅音都有 -r-,比如 pr、tr、kr,韩语很显然并没有
当然,远古韩语估计是有的,一般来说,如果韵母里广泛存在 -i-介音
远古是很有可能有带 -r- 的复辅音

如果假设前一音节是个以 ǔ/u/i 为元音的音节(开音节无韵尾),碰上后面是 k、t、s、p时,弱化产生复辅音是可以解释的通
我查了一下好像确实是的喔,如果第一音节是 ǔ/u/i,二音节一般声母是 r、m、n等,很少有k、t、s、p

但还是有词汇成为漏网之鱼,比如 sikor(村子),怎么没变成skor?
难道说。。这是后来从日系引进的借词?
因为很明显,汉语借词完全不符合这一规则,说明这一音变产生于汉语词汇进入之前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9-2 17:18 编辑
据说现代日语是没有元音和谐的,但上古日语有,而相反的上古韩语没有元音和谐而中古韩语出现。之前就高丽语和新罗语的关系上我和林晓也讨论过,估计他会明白什么意思。 是不是高丽的建国使得和阿尔泰语有元音和谐方面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1:54
元音和谐,在原本日语和韩语都是广泛存在,并且普遍用于构词
比如,
韩语:
nuri—世界,nara—国家
su—雄性,sa-nai—男人
阳元音用来表达颜色的鲜艳、纯粹等等(颜色词汇的原型一般是阴元音)

日语:
katar—说话,katari(故事)
koto-ba—语言
kuti—嘴巴
低元音、中元音、高元音,很协调的组合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9-2 17:02 编辑
鸡林类事中的高丽开城语真的太珍贵了, 发现里面有很多的思路。 比如树叫南记 而这个现在是咸镜方言中仍然叫nang ki  而其他地方的方言则都是nang ku  

还有雌雄公母中的雄性  现在叫 su  但当时叫鶻試  这个来源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5:44
《鸡林类事》确实很珍贵
算是最早、全面的韩语词汇记录(12世纪)

零星的词汇记录则在《日本书纪》里面有(6-7世纪)
如 城(sasi)、山(mure)、川(nari、nare)、主(nirimu)等
分别对应今日韩语的 jas、moi、nai、nim

甚至还有呼应中国史书的词汇
健吉支=koni-kisi(新罗、百济的国王)
于罗暇=ori-koke(高句丽的国王)
于陆=oruku(百济的王后),
百济的王后也叫做 pasi-kasi,这个kasi应该是韩语的kasina(女人、女孩),前面部分来源不明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接13楼
韩语很明显,是有经历因为重音而产生的语音变化

熊、岛 这两个词,日语是 kuma、sima,韩语是 kom、sǒm
照理来说,二音节的元音较低,这种词汇不容易偏向一音节
(也就是说 kumi、simu这种高元音会更容易弱化)

但韩语还是弱化了,说明韩语非常遵从重音的分配
还有我注意到,如果声母是复辅音,韵尾则没有复辅音
这也可以说明这是重音导致的结果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13# linxiao 我觉得

sikor 是一个汉字和朝鲜土语结合的很晚才在南部出现的发明词。因为这种叫法在北部没有。 这里的si是市。kor是 kor za ki (山谷)的意思。 有一种叫法是 sikor maur 就是 市外山谷村落。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9-2 17:55 编辑

日语的2个很常用的尊称,应该都是来自韩语

san,来自韩语的 男人(sanai),关联词汇 su(雄性)
sama,来自韩语的 人(saram),关联词汇 sar(动词,活)、sarm(名词,活着、生存)
(作为对比,日语的云 kumo——韩语kurǔm,显示韩语的 -r- 在日语会被省去)

韩语今日常用的尊称 nim,则来自 nirim(主人)
可能这是新罗系与百济系的区别,日本引入的是百济系
韩语的这个 nirim,可能是来自 老、年龄,相关词汇还有 公子(nari)

日语自己的尊称 o,也是来自 大、老、雄性,男人(o-to-ko,雄人子),丈夫(otto,雄人)
pi,来自 大、宽、太阳,人(pito,贵人),公子(piko,贵子),千金(pime,贵雌)
mi,来自 果实、核心,王子(miko,圣子),宫殿(miya,圣屋)

韩系的尊称都是后置,日系的尊称都是前置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韩语里的 hal 好像就是前置的尊称,爷爷奶奶,这个在高丽开城语中是汉了秘(bi) 汉了弥 这个汉(hal)不知道是来自哪个词。 不会是 大,无限的韩吧
13# linxiao 我觉得sikor 是一个汉字和朝鲜土语结合的很晚才在南部出现的发明词。因为这种叫法在北部没有。 这里的si是市。kor是 kor za ki (山谷)的意思。 有一种叫法是 sikor maur 就是 市外山谷村落。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7:20
原来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

不知道是否还能举出其他反例,如果举不出那推论应该就可以成立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