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韩语里的 hal 好像就是前置的尊称,爷爷奶奶,这个在高丽开城语中是汉了秘(bi) 汉了弥 这个汉(hal)不知道是来自哪个词。 不会是 大,无限的韩吧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7:41
倒也是,不过这个词使用范围仅限于 爷爷奶奶,应该就只是【祖】的意思,不具其他造词能力
在全世界的语言都还比较普遍(祖父、祖母)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原来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

不知道是否还能举出其他反例,如果举不出那推论应该就可以成立
linxiao 发表于 2013-9-2 17:43
和sikor 对应的一个词是sinae 就是汉语的市内。 不过这个我突然觉得很怪,因为我想不出来汉字和土语的结合词还有哪些。这种组合不可能只有他一个啊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9-2 18:06 编辑

不过这个 har 应该确实是 han 演变来的
语流快了 han apǒji 就变成 harapǒji 了,韩语反正一向有这个习惯,n->r
han 在韩语里是个很重要的词,表示程度加深,han夏=盛夏,han冬=隆冬

日语同样的意思 pi、mi、ma 都可以表达
ma夏=盛夏,ma冬=隆冬,ma津=大水、大河(我推测的 鸭绿江=马訾水=秽系大河)
ma子=孙子,pi子=曾孙(也有另一种版本,pi子=孙子,pi+ma子=曾孙)
mi山=深山,mi雪=皑皑白雪(这两个词使用的时候都带有崇敬的味道)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想起来一个居然只是咸镜方言。叫mun tuk 就是门+tuk 后者就是门槛
1楼的那些词汇里,低-中-高 元音都有
显示前一音节脱落,跟二音节元音位置无关

我还真是后知后觉
以前曾经有一点感觉,日语那些 sita、pito、pisa、pusa之类的音节,好像韩语是没有
但是没想到这一层

那么这下好了,我现在可以研究下,日语以p、s行 i、e、u段等高元音开头的词汇,与k、t、p、s结合时,在韩语的这些复声母词汇里能否找到对应
从抽样就可以推断出,日韩语言到底有多少成分是借词

其实我感觉,比例应该是挺低的
平常都说日韩互相借了很多词,的确借词甚至深入很多常用词
但从整体来看,日韩的词汇仍然是井水不犯河水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而且,其实这个元音脱落,如果二音节是 送气音 kh、ph、th,好像就不起作用了

语音的变化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鸡林类事中的高丽开城语真的太珍贵了, 发现里面有很多的思路。 比如树叫南记 而这个现在是咸镜方言中仍然叫nang ki  而其他地方的方言则都是nang ku  

还有雌雄公母中的雄性  现在叫 su  但当时叫鶻試  这个来源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5:44
《鸡林类事》有一个词肯定是高句丽语无疑
就是 斧子-> 乌子盖,其中 盖 应该是韩语常用名词后缀-kai,比如 翅膀、雾 等词的-kai

而前面的 乌子 应该和《三国史记》里面的高句丽语 于斯 是一个词

后来强势的韩语最终消灭了这个词,变成了 tokki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从日语的斧子=ono,可以看出日语和高句丽语的关系没有很近
因为斧子其实是个很基本的词

当然,不排除有同源的词汇变为其他不常用的意思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鸡林类事》有一个词肯定是高句丽语无疑
就是 斧子-> 乌子盖,其中 盖 应该是韩语常用名词后缀-kai,比如 翅膀、雾 等词的-kai

而前面的 乌子 应该和《三国史记》里面的高句丽语 于斯 是一个词

后来强势 ...
linxiao 发表于 2013-9-2 19:02
我从鸡林类事中也发现了一些 江北新罗语和洛东江新罗语的本质不同。比如那里记载的所谓开城土语的剑,居然叫长刀。红-真红。布-背 头巾-土捲 席-登席   但这些词在现在的朝鲜语中都有对应的固有词。而且就算有汉字词,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而且为什么开城人会把 乌鸦=ggamakwi 读成 打马鬼。 t能变成g么?
然后开城话的一个奇特的语序。술을 마시다(su rul masida)喝酒是酥李麻蛇(suri masa) 都喝吧 da ma xi xie yo 或da masyo ra  高丽开城是 打馬此(da ma ca)洗手吧son xi se ra/son xi su sye yo
是遜時蛇(son xi sa)   这种结尾由 sa/a 结尾的情况在现代朝鲜语中是没有的。 但我记得我在看连续剧武神的时候,当时的对话就有这样的语法结构。 一句话结尾总是加一个 이거사 yi ke sa  估计这个导演还是研究过高丽语的。
关于高句丽语最后的岁月
其实也很好理解了

高句丽灭国之后,遗民应该一开始还是有想重新建国,并且跟韩人的界线非常分明,敌对应该也是少不了的,虽然不至于像仇视汉人那么夸张,但以新罗人为代表【金朴胜利组】,肯定对高句丽人进行了很严苛的管理
。。。高句丽连姓氏都没剩下,汉人的姓氏却个个传到今天(除了【王】这种后来遭追杀改姓的除外)

但时过境迁,高句丽语 vs 韩语 的关系很快发展为 粤语vs壮语 那样的关系
也就是,人民之间隔阂逐渐消失,除了语言不同外没什么区别(而且高句丽人学韩语也很快,后来就变成双语者)
新罗时期,韩语通过城镇、市镇开始慢慢的逐渐渗透、围剿高句丽语(主要是京畿道北部+黄海道,江原人口太少就忽略不计)

应该到了一段时期之后,就变成 城里通用新罗语,韩人媳妇嫁给高句丽人的,估计学高句丽语也很不积极,小孩也就往往说不好,经历 说不好-> 能听不能说->不会说,这样的过程,高句丽语就慢慢沦陷了(其实每一种语言都是如此)

到了10世纪新罗末期大乱的时候,伴随着大乱,人口流动,弱势的高句丽语也就遭到了最后的致命一击
但同时,随着高句丽人大量地全面改讲韩语
在大同江-汉江一线的韩语,开始带上了很多的高句丽风味

这也都是语言发展的过程中再自然不过的历程,包括粤语、法语、台北国语,莫不如是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比如 怎么办啊,어찌하나요 ,어찌할꼬 어찜합니까 어쩌면조와요 . 但是武神里的台词是,어찌하나 이거사
我从鸡林类事中也发现了一些 江北新罗语和洛东江新罗语的本质不同。比如那里记载的所谓开城土语的剑,居然叫长刀。红-真红。布-背 头巾-土捲 席-登席   但这些词在现在的朝鲜语中都有对应的固有词。而且就算有汉字词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9:15
韩语的布好像有 pe 和 chon 两种
哪种比较常用?有什么区别呢

不过跟日语都不像,日语是nuno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而且为什么开城人会把 乌鸦=ggamakwi 读成 打马鬼。 t能变成g么?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9:20
有可能是 柯马鬼 传抄的时候抄错了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韩语的布好像有 pe 和 chon 两种
哪种比较常用?有什么区别呢

不过跟日语都不像,日语是nuno
linxiao 发表于 2013-9-2 19:37
我从来不知道有pe这个布。只用过chon
然后开城话的一个奇特的语序。술을 마시다(su rul masida)喝酒是酥李麻蛇(suri masa) 都喝吧 da ma xi xie yo 或da masyo ra  高丽开城是 打馬此(da ma ca)洗手吧son xi se ra/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3-9-2 19:31
你这个应该说的不对
《鸡林类事》作者是中国人,他是根据中国的发音记录韩语

此、蛇的韵母在宋朝很显然并不是 -a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乞四比羽、乞乞仲象,这2个名字,用韩语可以解释吗,难道乞乞会是蒙古语的其其格(花)吗?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你这个应该说的不对
《鸡林类事》作者是中国人,他是根据中国的发音记录韩语

此、蛇的韵母在宋朝很显然并不是 -a
linxiao 发表于 2013-9-2 19:45
这个只是韩语网站里的翻译。你知道这两个字宋朝时什么元音么?
乞四比羽、乞乞仲象,这2个名字,用韩语可以解释吗,难道乞乞会是蒙古语的其其格(花)吗?
roxsan 发表于 2013-9-2 19:46
其实我觉得这个乞还真就和吉支同源的。或者是莫离支的支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