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日耳曼尼亚志(五)——莱茵魏塞集团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0:19 编辑

在前《日耳曼尼亚志》里,前26段笼统的介绍日耳曼人的地理种族文化习俗。
从27段开始,介绍各个部落。

记载顺序是先从日耳曼尼亚西南到西北(从莱茵魏塞集团记述到北海集团),然后再向东记述易北河集团,再向东记述波罗地—维斯瓦集团,再后面记载了一个斯堪的纳维亚集团的部落。

《日耳曼尼亚志》记载各个部落的大体顺序:莱茵魏塞集团,北海集团,易北河集团,波罗地—维斯瓦集团,斯堪的纳维亚集团。

但这个顺序不是绝对的。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0:28 编辑


日耳曼5大集团(公元元年左右的分布图):

斯堪的纳维亚集团(蓝色)
北海集团(红色)
莱茵—魏塞集团(土黄)
易北河集团(淡黄)
波罗地—维斯瓦(绿色)

在公元元年的时候,原始日耳曼语分化解体,形成这5种方言,5个集团。

公元元年——公元1000年时,5大方言之间还是可以基本通话的。

公元元年——公元500年,通话比较容易

公元500年——公元1000年,通话逐渐困难(大陆上留在原地的融合的那3个集团例外)

《日耳曼尼亚志》里记载的日耳曼部落,南边4个集团记载的较多(每个集团都记载了约二三十个部落),而斯堪的纳维亚集团的部落只记载了一个。

------------------------------------------------
------------------------------------------------
塔西陀先记载的是日耳曼尼亚西南的情况,也就是莱茵魏塞集团的情况,就是橘黄色的那块。现在是德国西部,荷兰南部。

莱茵—魏塞集团因为分布在莱茵河流域和威悉河(魏塞河)上游而得名。

莱茵—魏塞集团的后代:德国西部人,荷兰南部人,比利时北部人。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0:10 编辑

巴达维部落
一开始塔西陀记载了一些莱茵河边缘的不知名部落,有些是日耳曼部落有些是凯尔特部落。
然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第一个知名大日耳曼部落是巴达维部落。

  所有这些部落之中,以巴达威人为最勇敢,他们据有莱因河中一个岛屿以及河岸一条很狭的地带。他们本是卡狄人(chat-ti)的一支,后来因为内乱才被迫迁到现在的住处,因而成为罗马帝国内的一部分。他们仍然保持着古代盟友的光荣表记,那就是:他们不受进贡之辱,也不受包税人的压迫。我们为了攻守之利,所以才让他们免除一般的赋役,而独处一方,作为我们的兵库。焉提雅契人(Mattiaci)也和巴达成人同样臣属于我们。罗马人民的伟大,使帝国声威远扬于莱因河外的异域。因此,这一部落的领域虽在河的彼岸,而他们的情意则反与我们一致,他们在各方面均与巴达成人相似,所不同者,他们家乡的气候和水土使他们保留了更为充沛的精力而已。至于那些耕种什一税地(agri decuma-tes)的部落,虽然远居在莱因河和多瑙河以外,我也不能将他们算在日耳曼人之内。那是从高卢去的一些鲁莽的冒险者,他们因为无以为生才鼓勇前去占据了这块所有权不明的土地。不久以后,由于我们的国境日益扩张和兵锋远及的缘故,这块地方便被收入罗马行省之内而成为帝国中一个边远的角落。  
--------------------------------------------------------------
--------------------------------------------------------------

巴达维人生活在荷兰南部的莱茵河畔。
荷兰人常常说他们是4个日耳曼部落混合成的:公元元年进入荷兰的巴达维部落和弗里斯部落,公元3世纪进入荷兰的法兰克部落和萨克森部落。

早先,弗里斯人在荷兰北部,巴达维人在荷兰南部。公元3世纪起,萨克森人从德国北部进入荷兰北部挤压弗里斯人,法兰克人从德国西部进入荷兰南部覆盖了巴达维人。

类型上
北海集团:弗里斯,萨克森
莱茵魏塞集团:巴达维,法兰克

现代,荷兰还有法兰克人和萨克森人和弗里斯人,而巴达维人已经完全给强势的法兰克覆盖了。

由于巴达维日耳曼人很早就给法兰克日耳曼人覆盖了,没有留下确切的语言资料,因此他们到底属于莱茵—魏塞集团还是北海集团还有争议的。

认为他们是莱茵魏塞集团的理由中,就有上面提到的“他们本是卡狄人(chat-ti)的一支,后来因为内乱才被迫迁到现在的住处”。而卡狄人是莱茵魏塞集团,和法兰克人关系密切,有的学者直接把后来的卡狄人编入法兰克人的三支系之一。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0:09 编辑

卡狄部落
记载完巴达维部落,塔西陀一笔带过几个不知名部落,向东,详细记载了知名的卡狄部落。

比这些部落稍远一些则有卡狄人,他们的地区起自厄尔齐尼亚森林。这一带地区不像日耳曼尼亚共他各处那么低下和多沼泽。虽然大部分地方为山脉所盘踞,但地势是逐渐下降的,因此,将卡狄人团团围住的厄尔齐尼亚森林也就将他们直送到平原之上。卡狄人躯干肢体拯其健壮,相貌凶恶而特别勇悍。就日耳曼人页言,他们应当是相当聪明的一支人了。他们推举出官长,并服从于官长们;他们有等级的分别;他们善于伺机乘隙,也能抑制自己一时的冲动;他们把白天的时间安排得很好,夜间掘堑筑垒以为防衡;他们不相信侥幸,而凭仗勇力;尤其不平凡的是,他们居然依恃将军的身先士卒甚于依仗军队的盲目冲锋,这是只有罗马人严明的纪律才能达到的。他们的全部军力在于步兵,步兵除了携带兵器而外,还负荷着铁制的工具和轻重。你可以见到其他的日耳曼部落从事小规模的战争,但卡狄人却只进行大规模的战役。他们很少从事抄掠和突击。大凡骑兵的特点就是胜如潮涌、败如山崩,迅捷和慌怯总是连在一起的;而步兵往往能沉着应战,颇近乎刚毅之勇。

卡狄人有一种专用以表示个人勇敢的风俗;这在其他的日耳曼人中倒很少见过。那就是:男人刚刚成年,便把鬓发蓄起来,直到他杀死一个敌人用以表示自己的勇敢以后,才站在敌人血淋淋的尸体上,将脸剃光;从此他才算尽了自己出生的义务,才不负自己的国家和父母。怯懦者则仍然鬃发满面。在普通情况下,戴一个铁戒指,对他们说来是一种耻辱的表记,但是,一些最勇敢的人往往也戴上一个铁戒指,用从作为自誓的象征,直到他杀死了一个敌人以后,才算履践了自己的誓言,才能解脱自己戴上的铁戒指。这种风气在卡狄人中间很流行。有些男人,从然头发斑白,还带有这种表记,因此为敌人和本族人所注意。每逢交战的时候,总是让这些人排在前列,蔚为寄观。即使在太平无事时,他们也并不显得驯静些。他们没有居室、没有田地、没有职业;他们任意游荡,游荡到那里,就由那里的主人款待他们。他们挥霍旁人的财产,亦如轻视自己的财产一样,直到年老体衰,才失去了当年的豪气。  

----------------------------------------
----------------------------------------
卡狄人,也称黑森人。他们至今还生活在德国。
卡狄人经常被认为是法兰克人的三个支系之一:萨利安法兰克人,里普利安法兰克人,卡狄人。

卡狄人又名黑森人,今天德国的黑森州就是因为他们而得名,法兰克福就是那的。

34fae6cd7b899e51bb0b238f42a7d933c995d143ac4b2d9f.jpg
法兰克部落
详细记载完卡狄人,塔西陀有随笔记载了一系列莱茵魏塞集团的部落。
这些部落后来形成法兰克部落联盟。

莱因河的河道现在已经固定下来,并当作边界了;沿菜因河岸,靠近卡狄人的有乌昔鄙夷人和邓克特累人(Tencteri)。邓克特累人不仅以勇武善战著称,尤其擅长于骑兵的组织;邓克特累入骑兵的威名并不在卡狄人步兵之下。他们的祖先树立了这种威名,后世继续保持着。他们的儿童以骑马为游戏;青年人从此争胜逞强;甚而老年人也乐此不疲。马,也和奴隶、房屋及其他遗产一样,由儿辈继承,所不同者,马不一定由长子继承,而是由特别勇敢善战的一个儿子来继承。  

原先毗连着邓克特累人的为卜茹克特累人(Bructeri),但据最近道路传闻,卡马维人(Chamavi)和安古利瓦累夷人(An-grivarii)迁到了该处,将卜茹克特累人或赶走、或借邻近部落的帮助将他们歼灭,这也许是由于他们憎恨卜茹克特累人的专横,也许是由于他们贪图劫夺卜茹克特累人的财产;要不然就是由于上天降福于我们罗马人了。上天甚至还不惜让我们目睹这场激战。有六万多人死于这场战斗之中,虽不是死在罗马人的刀剑之下,但却远胜于死在罗马人的刀剑之下,因为我们可以坐享其成。我默认着:如果这些部落不能对我们保持友好,但愿他们彼此仇视起来;因为我们帝国的隆运已经衰替,幸运所能赐给我们恩典也就无过于敌人内哄的了。  
有个疑问,在凯撒、屋大维时代的日耳曼人和5世纪引起罗马帝国崩溃的日耳曼人是一伙人吗,有资料表明屋大维时代和罗马人进行条堡之战的日耳曼人实际上属凯尔特人种群,和日后意义上的日耳曼语系族群并不一致,罗马时代的日耳曼概念有泛指帝国北部(莱茵河以北)所有蛮族的含义,日耳曼的拉丁语愿意就是“偌曼人”(north+man)意译过来就是北方人的含义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2:20 编辑
有个疑问,在凯撒、屋大维时代的日耳曼人和5世纪引起罗马帝国崩溃的日耳曼人是一伙人吗,有资料表明屋大维时代和罗马人进行条堡之战的日耳曼人实际上属凯尔特人种群,和日后意义上的日耳曼语系族群并不一致,罗马时代 ...
lw109 发表于 2013-10-1 10:20
是一回事。部落名字一脉相承,语言也一脉相承,风俗习惯一脉相承。
你说的观点没听过,而且肯定是错的。
或者你对一些资料理解错了,或者你被其他人误导了。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3-10-1 12:40 编辑
有个疑问,在凯撒、屋大维时代的日耳曼人和5世纪引起罗马帝国崩溃的日耳曼人是一伙人吗,有资料表明屋大维时代和罗马人进行条堡之战的日耳曼人实际上属凯尔特人种群,和日后意义上的日耳曼语系族群并不一致,罗马时代 ...
lw109 发表于 2013-10-1 10:20
《日耳曼尼亚志》的时代,日耳曼的概念已经非常明确。
《日耳曼尼亚志》记载了大大小小100多个日耳曼部落,80%在后来都延续了下来,部落的地理位置,所属支系,迁徙方向,来龙去脉,都是清清楚楚的。

《日耳曼尼亚志》里知名度高的像:斯维比人,哥特人,盎格鲁人,汪达尔人,弗里斯人,伦巴第人,瑞典人。。。。。。。这些就是后来5世纪引起罗马帝国崩溃的日耳曼部落,他们中的一些部落现在还存在后代,后代语言。

“斯维比人”就是今天“斯瓦本人”,说日耳曼语族的“斯瓦本德语方言”,
“盎格鲁人”就是今天“英格兰人”说日耳曼语族的“英语”。
“弗里斯人”今天还叫“弗里斯人”说日耳曼语族“弗里斯语”,
“瑞典人”今天还叫“瑞典人”,说日耳曼语族的“瑞典语”
你说是不是一回事?
现代英语,现代弗里斯语,现代瑞典语,现代施瓦本德语,差异是过去2000年造成的,在公元元年,只有原始日耳曼语。


我会结合《日耳曼尼亚志》相继聊聊公元元年日耳曼这5大集团的。
分别是
《日耳曼尼亚志(五)——莱茵魏塞集团》
《日耳曼尼亚志(六)——北海集团》
《日耳曼尼亚志(七)——易北河集团》
《日耳曼尼亚志(八)——波罗地—维斯瓦集团》
《日耳曼尼亚志(九)——斯堪的纳维亚集团》
详细说明这些日耳曼部落的来龙去脉。


当时的日耳曼人分布就是如下图所示的区域 。

6# lw109 原记载是条顿人、金布里人南下时有大批凯尔特部落随行
日耳曼志-tacitus-日耳曼起源1.png
2017-10-16 13:37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卡狄部落
记载完巴达维部落,塔西陀一笔带过几个不知名部落,向东,详细记载了知名的卡狄部落。

比这些部落稍远一些则有卡狄人,他们的地区起自厄尔齐尼亚森林。这一带地区不像日耳曼尼亚共他各处那么低下和多沼泽。虽然大部分地方为山脉所盘踞,但地势是逐渐下降的,因此,将卡狄人团团围住的厄尔齐尼亚森林也就将他们直送到平原之上。卡狄人躯干肢体拯其健壮,相貌凶恶而特别勇悍。就日耳曼人页言,他们应当是相当聪明的一支人了。...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09:55
不知道当年罗马人如何定义“聪明民族”,也不清楚现在的川普是不是这些卡狄人的后裔,呵呵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卡狄人,也称黑森人。他们至今还生活在德国。
卡狄人经常被认为是法兰克人的三个支系之一:萨利安法兰克人,里普利安法兰克人,卡狄人。

卡狄人又名黑森人,今天德国的黑森州就是因为他们而得名,法兰克福就是那的。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09:55
好像现在许多米国人都有黑森人的血统~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
所有这些部落之中,以巴达威人为最勇敢,他们据有莱因河中一个岛屿以及河岸一条很狭的地带。他们本是卡狄人(chat-ti)的一支,后来因为内乱才被迫迁到现在的住处,因而成为罗马帝国内的一部分。他们仍然保持着古代盟友的光荣表记,那就是:他们不受进贡之辱,也不受包税人的压迫。我们为了攻守之利,所以才让他们免除一般的赋役,而独处一方,作为我们的兵库。
大昊 发表于 2013-10-1 09:32
有可能巴达威人就是本坛前个月谈论的Ripuarian日耳曼人,极有可能是法兰克人的一支~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10-17 16:09 编辑

塔西佗考察日耳曼人的时候,日耳曼人已经完成了两次扩张和融合了。

首先以丹麦西兰岛和菲英岛之间的大贝尔特海峡分成南北两支,尤其是南支的形成,还是乱麻一堆,北支也是一团迷雾。

后面的事情相对清晰一些:      
      西部三大支主要来自南支沿北海海岸、莱茵河和易北河三个方向的扩张;
      东支大多数是北支跨波罗的海迁徙而来,融合了奥德河和维斯瓦河大量当地部落。

不知道日耳曼人第二次迁徙的动力是什么?扩张得这么凶猛!

日耳曼人高频的I1至今来源是个谜。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10-17 16:38 编辑

13# imvivi001
应该是Ripuarian法兰克人,分布在莱茵河西岸;
查蒂人(也就是黑森人),分布在莱茵河东岸;

现在的德国行政区划还保留了这两个历史名称,他俩和萨利克法兰克人一起组成了后来的法兰克人联盟。

至于巴达维人,他们属于这三支中哪一支不好说,海边和河边两支法兰克人都有可能,河边的可能性大。

也可能哪一支都不是,而且巴达维人是罗马辅助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他们有次造反连正牌的罗马军团都弹压不了,最后还达成协议把他们安置到别处。

和大多数日耳曼人是步兵不同,巴达维人从小就伴随着一种北海马,长大后的巴达维战士步骑均为好手。
13# imvivi001  ...至于巴达维人,他们属于这三支中哪一支不好说,海边和河边两支法兰克人都有可能,河边的可能性大。

也可能哪一支都不是,而且巴达维人是罗马辅助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他们有次造反连正牌的罗马军团都弹压不了,最后还达成协议把他们安置到别处。

和大多数日耳曼人是步兵不同,巴达维人从小就伴随着一种北海马,长大后的巴达维战士步骑均为好手。
lindberg 发表于 2017-10-17 16:31
对这个巴达维人,开始越来越感兴趣。你有什么好资料可以多分享。
还有,这个北海马是怎么回事? 可以介绍一下吗?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6# imvivi001
研究不多。印象来自于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历史记录片,主要反映古代驻守在苏格兰低地的罗马军团的故事。里面有关于巴达维辅助部队的介绍。

在那部纪录片里,那支边境罗马人的总督就是一位巴达维血统的罗马人,他父亲是一位巴达维战士,母亲是罗马化的高卢人,他自己的老婆则是一位罗马著名元老的女儿。

关于巴达维人的介绍,在wiki里搜索batavi应该有一些,他们是一个独立的日耳曼部落,后来被萨利克法兰克人击败后不知所向,很可能融入了法兰克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以及弗里斯人中。

荷兰以前还被称为“巴达维亚”,“巴达维亚城”也是印尼首都的旧称。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10-18 13:58 编辑

关于北海马,是那部纪录片里说的,我没有找到相关的资料。

不知道是不是和现在荷兰著名的弗里斯马以及德国北部的一些马种有一定渊源?

不过也不好说,古代欧洲的马种除了东欧和西班牙,好像大都是挽马和耕马,不大适合做战马。
16# imvivi001
研究不多。印象来自于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历史记录片,主要反映古代驻守在苏格兰低地的罗马军团的故事。里面有关于巴达维辅助部队的介绍。

在那部纪录片里,那支边境罗马人的总督就是一位巴达维血统的罗马人,他父亲是一位巴达维战士,母亲是罗马化的高卢人,他自己的老婆则是一位罗马著名元老的女儿。
...
lindberg 发表于 2017-10-18 13:22
这位巴达维血统的罗马总督反映了当时许多日耳曼人罗马化的一个侧影~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
关于巴达维人的介绍,在wiki里搜索batavi应该有一些,他们是一个独立的日耳曼部落,后来被萨利克法兰克人击败后不知所向,很可能融入了法兰克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以及弗里斯人中。

荷兰以前还被称为“巴达维亚”,“巴达维亚城”也是印尼首都的旧称。
lindberg 发表于 2017-10-18 13:22
wiki里对巴达维人batavi词条的撰写还是蛮有水平的,不但是资料详实正规,而且撰写者的评论与分析也很到位,比如:The success of this tale of origins was mostly due to resemblance in anthropology, which was based on tribal knowledge. Being politically and geographically inclusive, this historical vision filled the needs of Dutch nation-building and integration in the 1890-1914 era. 事实上,许多民族都是这样的形成的,其中包括华夏族以及其后裔汉族。

语言学上荷兰语无疑更接近撒克逊语,从常染成分来看亦是如此。 当然,当年的巴达维人也是他们的祖源之一,尽管极有可能并不是主要的。

我的看法,当年被罗马人誉为‘最勇敢的日耳曼人’巴达维人,后来相当一部分融入罗马人之中了,其余的分别融入老冤家‘萨利安人Salians (拉丁语Salii)以及其他各地的日耳曼人之中。 另外我在想,如果当年巴达维人不是常年忙着帮罗马人打天下,什么鸟法兰克部落都不会是对手,其中自然包括后来建立了威名显赫的墨洛温王朝的萨利安法兰克人~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