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多式综合语最古老?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12-11 21:51 编辑

阅读笔记帖
正在了解语言的类型

多式综合语:主要分布在美洲、澳洲、西伯利亚、新几内亚

疯狂的例子:
爱斯基摩语:tuntussuqatarniksaitengqiggtuq
(他当时还没说他要去猎驯鹿)

不过科伊桑人貌似不是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斯瓦西里语:nakupenda 我爱你,n-表示我,-ku表示你,复杂
(怎么记得nakupenda好像是狮子王的片头曲 Circle of Life 的前奏?)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各种奇葩的多式综合语:

楚克奇:Təmeyŋəlevtpəγtərkən.我头很痛
阿伊努:Usaopuspe aeyaykotuymasiramsuypa 我对传言感到好奇

阿兹特克:Nimitztētlamaquiltīz 我叫人给你点东西

澳大利亚Tiwi语:Pitiwuliyondjirrurlimpirrani,他们把死掉的动物扛在肩上
加拿大Mohawk语:Sahonwanhotónkwahse,她又为他开了窗
格陵兰爱斯基摩语:Aliikusersuillammassuaanerartassagaluarpaalli,他们觉得他是个有趣的人,但是。。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屈折语:
英语大大简化
俄语依然复杂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2# linxiao Beyond的《amani》啊
2# linxiao Beyond的《amani》啊
衡岳临湘 发表于 2013-12-11 22:51
对对对!一说我想起来了

但是circle of life 应该也是

貌似是魔语一般的存在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3-12-11 23:26 编辑

一个可能没想到的数据,庆尚道人口加朝鲜族庆尚道民系1300万,江原道加北朝鲜部分180万,旧朝鲜咸镜道人口加上朝鲜族咸北民系700万,全罗道人口500万,咸镜比全罗多,江源好少,,,,忠清道才530万
梦回大振国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3-12-11 23:41 编辑

平安道在1200万左右,黄海道700万左右
和中国一样,古都所在地人口还是多啊,京幾道2500,庆尚道1300,平安道1200,三国时代各国中心
梦回大振国
3# linxiao 这种语言在现代社会中简直难以使用,表述一个完整的句子也用一个单词不断地加前后缀
斯瓦西里语:nakupenda 我爱你,n-表示我,-ku表示你,复杂
(怎么记得nakupenda好像是狮子王的片头曲 Circle of Life 的前奏?)
linxiao 发表于 2013-12-11 21:56
那个是“那次疼牙-挖挖腻-吉娃娃”~

资料来源:好像看过无数次了
:-)
嘿嘿,专门去听了,是【那次喷呀】
好有迷惑性!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不过确实是斯瓦希里语诶!
包括后面的 哈库纳玛塔塔(不要烦恼)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3-12-12 11:14 编辑

阿兹特克这种建立了国家的民族如何用这种单词不断加前后缀的语言来表述复杂的政治、经济、法律、军事等事件呢?
阿兹特克这种建立了国家的民族如何用这种单词不断加前后缀的语言来表述复杂的政治、经济、法律、军事等时间呢?
lw109 发表于 2013-12-12 09:41
其实可以啦,没有那么夸张
现在美洲语言,格陵兰(爱斯基摩)、阿兹特克、玛雅、印加、阿伊马拉、巴拉圭(瓜拉尼),都还是很常用的语言,广泛用于描述现代社会

我觉得是因为,他们在一个极端,而汉语这种语言则完全在另一个极端
所以对于咱们来说,那简直就是外星语一样的存在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好恐怖的语言。。
表达现代社会政经文概念毫无问题啊,只要弄出一个合适的词根,然后往上加东西就行了。
另外斯瓦希里语很多学者是不算在polysynthetic里的,而且斯瓦希里语屈折的形式是以agglutinating而不是fusional为绝对主流。所以我个人认为斯语对于汉语人的学习难度其实不算太高,顶多就是得记住动词不光得跟主语一致也得跟宾语一致之类,但是词缀是很固定的。
就变化来说,有种说法就是会出现isolating>agglutinating>fusional>isolating的循环。
和语言内部的逻辑结构比,表面上这些语法都是浮云。
:-)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3-12-12 13:54 编辑

汉语基本上是代表着某种语言发展轨迹的“极致”
作为汉语人,站在这个“极致”回头看,语言就有了难易之分

文字基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因为都是拼音文字
发音,对于大部分汉语人的问题是清浊(但掌握了清浊的就没问题)

词根,汉字圈的好学,非汉字圈的都一样难
构词,喜用复合词的好记,各种前后缀、介词词组的难记,特别是前后缀没有明显意义的
形态,性、数、格、人称、时态 屈折越多越难,汉语人基本上要长期生活在当地社会才会有语感,否则总是会倾向省略

其实像日语、韩语这样的粘着语,除了助词、语尾有时辨义不明确容易用错外
总体还是不难学的,因为既不屈折,又没有奇怪的抽象前后缀
那么其实,助词、语尾用错,跟英语的 as、like有时混在一起用错是差不多水平,有语感就好

总体来说,最好学的外语,肯定是越南语,这点应该没有疑问
即便是东北人,学越南语也比学满语、蒙古语要容易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语序是另一个神奇的尺度

跟汉语语序不同的语言,分2种情况
1、如果语序的不同有助词在“帮助”,其实不难产生语感,比如粘着语的主宾谓,因为助词、语尾的帮助,会有一种“不把谓语放最后都不行”的感觉
2、如果没有助词的帮助,就会吃力一些,比如一串定语都放在后面;但吃力程度可能也就还好,鉴于汉语跟此类语言(南方)长期的接触混合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