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看這種結果,就知道這是法醫爲了破案抓了兩個村。他們說沒親緣關係,可能指不是父子。

另:孔子家族Y染色體已有結果,尚未發佈而已。
polyhedron 发表于 2014-1-10 10:44
请问大约啥时候能公布,大家要等也有个盼头
本帖最后由 diannaoxz 于 2014-1-10 14:34 编辑


看山东106例孔姓N和Q属于偏低 11-12仅两例,15-21也是两例
12-16是1例,11-18的最多为10例
另外
11-17是3例
12-12是6例
12-17是6例
12-18是6例
13-19是6例
ranhaer-英莱盾祖源交流群 205178390
Y染色体闲谈祖源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祖源世界总群271838550
Yoogene尊享结果分享,群号码:301220165
WEGENE检测结果分享,群号码:548946720
C家族南F1144北F1396一家,群号码:542136235
17# 风虎云龙 曹操家族是的,但是如果这些都是普遍现象,那么我们这些6、7千的群可就是跳的不成样子了。如果不是这样,选几个家族又多是这样。岂不让人晕。
麦子地 发表于 2014-1-10 20:45
真实的情况可能就是这样的。

我最近通过中正法医的检测调查了我太高祖母娘家的家族,这个家族从明末就一直和我们家是世代婚姻,我的太高祖母、高祖母、曾祖母、叔祖母、伯母均来自这个家族(同村同一家族的不同支系),其祖先上溯到17-19代之前(大约500多年,相互关系见下图),我对他们五支检测下来,互相之间还是有不少差异的,他们的单倍群是小类,属于O2a2---P201+,M7-,P164-,其中最大的差4步,最小的差1步。

支系关系和差异步数表如下(供家族数据对比参考):
检测.jpg
本帖最后由 奋斗 于 2014-1-10 23:02 编辑

像曹操后人的02-M268*单倍群二千年左右差十二步左右的。再看M117-oa*也是差十步的还是一个单倍群的情况来看。可能是带*的单倍群STR数据来回突变比较快的。可能也是和带*的单倍出现的年代相对比较久有关系。
看来传五六代就要发生突变,古人五世而斩还是有道理的!
像曹操后人的02-M268*单倍群二千年左右差十二步左右的。再看M117-oa*也是差十步的还是一个单倍群的情况来看。可能是带*的单倍群STR数据来回突变比较快的。可能也是和带*的单倍出现的年代相对比较久有关系。
奋斗 发表于 2014-1-10 22:43
算了一下概率是千粉之七,虽然很小,但测的人多了还是容易出现的。
O3a3c* (M134+, M117-)
想知道至聖的Y只有一個辦法。其他方式都不靠譜
魔法公主 发表于 2014-1-11 20:18
问题是这个办法有可能无法奏效了

其他的都是基于推理,没有100%的可靠性
转一段网文就知道老夫子家后世修的正宗族谱是怎么来的。
如果家谱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由于早期家谱大多没能保存下来,现存家谱大都是明清以来特别是民国时期所修,而所述先祖事迹都远远在明清以前,甚至上溯到受姓前后,其间相距数千年,要做到真实可靠并非易事。因此,过去修谱者在追述祖先源流、先人事迹时,张冠李戴者往往有之,混淆颠倒基本事实、与历史不符合的现象也很常见。究其原因,有些可能与编修的人故意做假有关,有些则是历史的原因使然。如早在唐朝灭亡以后,经历了五代十国时期的连年战乱和社会动荡,传世的家谱几乎丧失殆尽,以至宋代时就已很少能见到旧谱,许多家族的世系也因此断了线、失了传。对于这种旧谱散失的情况,宋代人曾有过很多令人信服的论断,如被誉为新式“苏欧体”家谱奠基人之一的苏洵就曾指出“自秦汉以来,仕者不世,然其贤人君子尤能识其先人,或至百世而不绝,无庙无宗而祖宗不忘,宗族不散,其势宜忘而独存,则由谱之力也。盖自唐衰,谱牒废绝,士大夫不讲,而世人不载,于是乎由贱而贵者耻言其先,由贫而富者不录其祖,而谱遂大废” 另一位奠基人欧阳修也说“自唐末之乱,世族亡其家谱;今显族名家,多失其世次,谱学由是废绝”,无不指出了当时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同样,在宋代以后,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民间修谱之风尽管颇为盛行,但情况也相当复杂,其中沿袭者有之,攀附冒认名门者有之,含糊其事、胡编乱造者有之,真假相间,不一而足。明清时还出现了专门替人伪造家谱世系的“谱匠”,利用事先准备、不具姓氏的通用家谱作为“道具”,每当有人延请修谱,填上姓氏即大功告成。这样修出的家谱至今仍有所见,其中大多托始于南宋,有几乎一样的名人序跋、远祖遗像、朱子题辞等,咋一看来天衣无缝,但张王李赵几乎一个面孔,以致许多家谱中都出现了欧阳修、苏轼、朱熹、文天祥、方孝孺等名人的题跋序言,其实都是这些“谱匠”的杰作。对于这种情况,现在许多人由于不了解真相,将其视为祖传之宝;甚至一些报纸也动辄发布消息,说某地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家谱,记载了某姓某族数千年的世系传递,具有无比重要的价值,等等,几乎吹上了天,其实真实性都是要大打折扣的。

      由上可见,由于早期家谱大多没能保存下来,而人们又有把自己与很早以前的祖先联系在一起的习惯,于是伪造世系、拉名人作祖先等便成为经常使用的办法,从而使家谱所反映的血统次序并非都那么真实可靠。对此,钱大昕也指出家谱“支离附会,纷纭蹭驳,私造官阶,倒置年代”[11],并无多少事实可信。当然,这种做法如果追根求源,其实由来已久。在古代,几乎所有的开国君主都要伪造自己的世系,把自己的家族与以前的帝王将相联系在一起,一些名人也乐此不疲。如汉高祖刘邦本是山东一布衣,南面登基后因不知先祖所出,便自称是唐尧刘累之后,伪造了商周以来的有关谱系。其后,两汉之际的王莽代汉建新,自称黄帝、田齐之后,也是有意拉名人作祖先。三国时,刘备明明是编席卖履的小贩,却到处夸耀自己是皇族之后,被尊为皇叔,诸葛亮和关、张、赵、马、黄等一批文臣武将,就捧着这块招牌,居然三分天下。而曹操本是由夏侯氏入继曹姓的,但仍自称其先祖出自黄帝,而曹操之子曹植又说其先祖姓姬,是周王室的后裔。后来,曹操的孙子魏明帝说曹姓是虞舜的后代,出自有虞氏。作为一国之君的曹氏,竟然如此三易其祖,说明他们自己实际上已经不知道血统所出了。

       这类的例子还有很多,几乎举不胜举。比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自称是楚太子建之子白公胜之后,认为白公胜在被楚国杀害后,子孙逃亡秦国,世代为将,如白乙丙即是其中一个。白乙丙裔孙白起为秦国立过大功,受封为武安君,白氏从此兴盛。事实上,白居易的这些自述完全是无稽之谈,因为白乙丙生活时代要早白公胜一百多年,不可能是他的后代。因此,后来曾有人针对家谱的这种妄相攀附而对其进行尖锐批评,并说它“出于闾巷,家自为说,事非经典,苟引先贤,妄相假托,无所取信,宁足据乎”。从这种意义上说,上述观点也并非没有道理。

     我国古代许多家族拉名人作祖先,并把他们记录在家谱中,其做法实际上是十分不科学的。众所周知,我国姓氏的来源有多种多样的途径,发展过程中又经过离合演化,情况十分复杂。今天使用同一姓氏的人,历史上不一定同宗同姓。尤其是一些大姓,来源更为复杂。如向称“圣人之姓”的孔姓,虽有自孔子以来连绵不断的世系可考,但如果认为天下所有的孔姓人都与孔子有关,或者只有这一单一的血统则不合事实。从有关记载上可以考知,孔子的孔姓出自子姓,是春秋时宋国贵族孔父嘉的后代。而在当时,卫国也有孔姓,源出姞姓;陈国有孔姓,源于妫姓;郑国有孔姓,出自姬姓。上述4支孔姓人后来都有子孙传世,但由于出自子姓的孔姓人因有孔子而地位最高,其余三支为了抬高自己,后来也都自称是孔子的后代,从而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血统。特别是清代时,全国孔姓与颜、曾、孟三姓联合修谱,凡姓孔的人都被认为是孔子的后代,使用共同的字辈作为辈序,使本与孔子无关的其他三支孔姓人的假冒身份得到了正式确认。从此,要想区分哪些人与孔子有关,哪些人与孔子无关,就更加困难了。至于那些人口相对较小的姓氏,也未必都有完全纯正的血统。
古代家谱的造假之一:
  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是士族政治、魏立九品中正制,“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选官品人,婚姻嫁媾,士庶分明,尊卑严格,“官之选举,必由簿状;家之婚姻,必由谱系”,因而维系门阀制度的家谱特别兴盛。此时的家谱成了政府选举、士族出仕、门第婚姻的根据,同时也成为士族政治服务的工具。正因为家谱对于人们的社会地位、发展前途、社交层次有如此重大的作用,造假的现象应运泛滥起来,由“尚官”“尚姓”“至于”“尚诈”,这是利益驱动所致。

            古代家谱的造假之二:
    封建时代,许多姓氏为了抬高自己的门第和郡望,习惯于与名人扯上关系,或硬追溯到某皇帝作自己的祖先。不少家谱为“光宗耀族”,往往攀附帝王、名臣为自己先祖。如有的李氏称李世民为本族始祖,张氏则以张良、张飞为自己先祖,萧氏则拉萧何为自己祖宗等。俗话说: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实际不一定是一家。有些名人作序也是假托的,最明显是朱熹,翻阅朱熹作谱序的家谱达几十种,有的是真的,有的则是伪作,如朱熹一篇谱序,竟为周、黄、刘、戴、郑、洪、吴等姓的家谱同时采用,其中只姓氏一字之别,其余文字均雷同,显系伪造。

    古代家谱的造假之三:
  明清时,有“谱匠”、“谱师”职业,专为有些家族制作伪劣产品(家谱)。
          族谱可信度有多大?1

  导演们可以说:“我的摄影机不说谎”,可是,决不会有人敢说,“我的家谱不说谎”。

  家谱是以记载一个血缘家族的世系与事迹为主要内容的史类文献。虽是史类文献,事实上,家谱的要旨和核心就是在于要隐恶扬善,蒙蔽真相。古代的家谱纂修,出于抬高家族地位和声望起见,在追溯先祖时,必然要上溯到一个名人或皇帝方才罢休,哪怕是冒认攀附也行。来自鲜卑的地主豪强李世民为了附会自己是老子的后人,把道教立为唐代国教;出身草莽的朱元璋为了与朱熹结下亲缘关系,抬高了理学的地位。而且,出现了凡是姓范的必是范仲淹的后代,姓王的都是王羲之后代的现象,而历史上的坏人都是既没有祖先父母,也没有子孙后裔的。

  早在唐朝灭亡以后,经历了五代十国时期的连年战乱和社会动荡,传世的家谱几乎丧失殆尽,以至宋代时就已很少能见到旧谱,许多家族的世系也因此断了线、失了传。流传至今的古代家谱,大多是明清两代纂修的。明清时还出现了专门替人伪造家谱世系的“谱匠”,利用事先准备、不具姓氏的通用家谱作为“道具”,每当有人延请修谱,填上姓氏即大功告成。这样出来的家谱几乎一个面孔,所出现的欧阳修、苏轼、朱熹、文天祥、方孝孺等名人的题跋序言,其实都是这些“谱匠”的杰作。不了解真相的人还将其视为祖传之宝。

  如果家族历史上出过什么著名人物,受过何种褒奖,为家族争光者,家谱纂修都要大写特写。妇女在家谱中没有地位,但如果是节妇、烈女,受到政府褒奖,立了牌坊,则被视为全家族的光荣,家谱上要专辟一处详细书写。如果家族中有不肖子孙,则一般采用除名的方式。可见,修家谱,也只是话挑好听的说,柿子拣软的捏。不过,正像作家纪伯伦所说的:“我说的话有一半是没有意义的,我把它说出来,为的是也许会让你听到其他的一半。”即使有虚假,但是,它记载和镌刻了太多历史的片断和细节,记载下来,是因为我们毕竟可以能通过它看到不撒谎的那50%。这非常重要。

  是否可以通过修家谱来起到一个粘合剂的作用?对于个人来说,多一种相亲近、相攀认的理由,多一个与更多人交流沟通的方式,毕竟是一件好事;作为一个民族来说,多一些都是炎黄子孙的心理暗示,也未尝不可。可是,也仅限于此。13亿人的最上游都与炎帝、黄帝、蚩尤有关,每个人的同宗都几百万上千万人,那么,这种同宗对于真正的连接人际关系的意义也就被无限稀释了。再通过同宗来攀亲,未免就是一场闹剧了。
      族谱可信度有多大2

      有资料说,早在唐朝灭亡以后,经历了五代十国时期的连年战乱和社会动荡,传世的家谱已经几乎丧失殆尽了!到了宋代,社会上是很少见到有什么人家能够捧出旧家谱来的。因此,许多家族的世系早已断了线、失了传。能够流传到今天的古代家谱,大多是明清两代纂修的。

      世上早有“盛世修谱”的说法。明清两代,都出现过纷纷修谱的时期。为了一些家族修谱方便,明清两代都还有专门替人伪造家谱的“谱匠”。这些替人修谱的“捉刀”手,利用事先准备好的、不写具体姓氏的通用家谱世系作为“道具”,每当有人延请修谱,就填上延请人的姓氏,再稍作修改,令修谱者心满意足。“谱匠”大功告成,银子也就顺利到手。这样修出来的家谱,常常就是好几个家族同一个面孔。而且,家谱之首都煌煌然写有欧阳修、苏轼、朱熹、文天祥、方孝孺等名人的题跋序言。其实,这些东东也都是“谱匠”的杰作。对于这样的家谱,不了解真相的人将其视为祖传之宝,是很自然的事;但是,其中也有一些是了解情况的,而且嘴又不紧牢,不免有时漏风,传出了一些关于“买家谱”、“偷祖宗”的秘密。这种事,本博友就亲耳听到一位朋友讲过。这位朋友说,他爷爷告诉他爸,他爸又告诉他,他家家谱上的祖宗就是“偷”来的。

      像修家谱这种需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的事,请人“捉刀”是很自然的,只要稍稍了解一些旧时社会的常识,就不会感到奇怪。大多数已经失传了的“家族世系”,只是一朝工夫,却又家家都恢复如初,其中奥妙是可以想像的。不然,在旧时社会,“捉刀”何以能成为一行呢?

      再说,近年一些小报登载的家谱“发现”,判断其真伪其实也并不费难。就说上面提到的某皇帝的宗谱吧,据小报说,那已经是“第八次重修本”了,只要其中一次作了假,就完全失去了可信性。小报能够一次一次去考查核实其真伪吗?再说,消息本身就有原李氏宗谱“现已无存”之说,现今“发现”的,还要说它“详实可信”,其真实程度究竟存有几分呢?
        族谱可信度有多大?3

    承平日久,修家谱之风又盛。家谱不仅对于相关学科,诸如社会史、移民史、人口史、地方史......等都具有史料价值,在凝聚家庭、鼓舞族群方面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工作和专业的关系,笔者阅读了几部家谱,我发现有一股不好的风气,就是喜欢攀龙附凤,无视事实,把毫无关系的同姓中有名气的古人,奉为嫡祖,四处炫耀。

    实际上这个风气由来已久,帝王之家也未能免俗,三国曹魏就曾三换祖宗。三国时的曹魏皇族自认是汉相曹参的后代,这在《三国志》里有明确的交待。但曹参又是谁的后代?也就是他们的远祖是谁,却更换再三。

    曹操在世时,亲笔撰写了一部《家传》,说曹家的祖宗是后稷,就是尧时代教导人民耕田、种地的那位农神,后稷的后代周文王,然后是周文王的儿子姬振铎,一脉相承。周武王克商后,为了巩固周王朝的政权,便实行大分封,在封商旧臣曹挟于邾的同时,把自己的弟弟姬振铎封于曹邑,为曹伯,建曹国,称为曹叔振铎。故地在今山东省菏泽、定陶、曹县一带,都于陶丘(今山东定陶,北齐时以定陶为曹州,今为曹县)。公元前487年为宋景公所灭,姬振铎的后代就用原来的国名作为自己的姓氏。曹振铎即为曹氏的受姓始祖。

    曹操的孙子魏明帝曹睿,追遵高祖父曹腾为高皇帝,大臣蒋济议定郊礼(郊礼为古代最重要的礼制之一,圜丘在南郊,方丘在北郊,故天地之祀称郊礼),又援引曹腾碑文中的“曹氏出于邾”,也就是说根据碑文曹家祖先是封于邾国(今山东邹县)的曹安的后人。曹安是古帝高阳氏(又称颛顼或帝颛顼,是继黄帝以后又一个杰出首领)的后代,经过皇帝认可,曹魏的祖宗就用高阳氏取代了后稷。

    没多长时间,儒生高堂隆考订说,“魏皇是帝舜的后代。”文章说说的头头是道,尽管蒋济也写文章论争,但这事也就这么定了。直到末代皇帝曹奂被迫禅让退伍,还是沿称:昔我皇祖有虞。


    这几次变更祖宗,都是和古代帝王接了轨,无非就是给自己的统治粘点灵光而已。《三国志》的裴松之注中援引吴人作《曹瞒传》就揭了点曹氏的老底:实际上,他们根本就不姓曹!曹操的爷爷是个宦官,为了传宗接代,从夏侯家过继了个孩子改姓曹,这就是曹操之父曹嵩!

    但不管祖宗是谁,曹魏的江山也是不可挽救了,只不过是在历史长河中又添了一个笑料而已。不过曹家毕竟出过三个文坛巨匠,文史家底深厚,就是后代子孙不肖,还有文臣们忙活,这是个笑话,但还不算大。但不是每个人冒认祖宗都有这么好的运气,有的人就闹出了大笑话。

    南宋有一个人名叫林可山,擅诗文,着有《西湖衣钵集》、《文房图赞》。他对园林、饮食也颇有研究,着有《山家清事》一卷、《山家清供》二卷,其著述常被后人引述,现在的火锅最早最为详尽的介绍就是来自《山家清供》。就是这么一个颇有成就的人士,为了抬高自己身份,不走正路,玩起了花花肠子。他抬出了北宋时期的林逋,宣称自己是林逋的第七代嫡孙。这么一折腾,笑话就出来了,而且还是个大笑话。

    要说好这个笑话,还得先介绍一下林逋。林逋(967—1028),字君复,是北宋时期一位著名的文人,“性恬淡好古,不及荣利”,死后赐谥和靖先生。根据《梦溪笔谈》所载,林逋为人豪迈洒脱,多才多艺,善行书,工诗词,风格淡远、婉丽,尤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山园小梅》)两句被视作千古绝唱。

    但林逋长期隐居杭州孤山,终身未仕未娶,自然也就没有子孙。他住处遍植梅花,家中畜养丹顶鹤,人们说他是“以梅为妻,以鹤为子”,留下了“梅妻鹤子”的佳话。

    这在《宋史•林逋传》里有明确记载:“不娶,无子”。北宋梅尧臣的《林和靖先生诗集序》也有相同的记载,原文云:天圣(宋仁宗年号,1023—1032)中,闻宁海西湖之上有林君……是时予因适会稽还,访于雪中……先生少时多病,不娶,无子。侄孙大年能掇拾所为诗,请予为序。”

    林可山自以为家谱藏在自己屋里,外人无法看到,不管自己怎么胡说,真伪别人也难以判断。殊不知,梅尧臣所作《林和靖先生诗集序》早已流传人间,只要读过的人,恐怕都能毫不费力地识破这个作伪者的手法,人们背后纷纷讥笑。有位作诗对他的丑行进行揭露和嘲讽:“和靖当年不娶妻,因何七世有孙儿?若非鹤种并梅种,定是瓜皮搭李皮!”时有无名子也做了一首类似的诗嘲之曰:“和靖当年不娶妻,只留一鹤一童儿。可山认作孤山种,正是瓜皮搭李皮。”其弄虚作假、欺世盗名的无赖嘴脸真可谓跃然纸上,结果却只能是演了一场丑剧,贻笑后世。

  “可山认作孤山种,正是瓜皮搭李皮。”这样的讽刺,真是够辛辣的!但愿这样的事情不再出现,就是做伪,也该动动脑筋,下点功夫,多看几本书,提高一下做伪的知识含量和技术含量,不要再成为人们嘲讽和讪笑的对象吧!

造假有说不出的苦衷,在宋以前,世谱的作用对个人以及家族很重要,为了自己表示出身显贵,附名人为祖的现象很普遍。偷拼的事不奇怪,所以同一名人在不同的世系会以不同的世代出现,就是这一说的最好注脚。



家谱上造假,也许用普遍现象来概括不算为过。

究其根源,“官之选举,必由簿状;家之婚姻,必由谱系”可能是古人的主要原因。借古人之名气、显耀自己的家族是今人的动机。
别说唐代了 就算是明清的家谱也不怎么靠普
天朝人类学=粪坑
孔姓也绝非四支。
我的同学孔某某五官长的与古画上的孔子几乎一模一样,而且身材高大。估计是“真传”
imvivi001 发表于 2014-1-9 19:19
他的Y是什么?我们德阳孔庙塑像,夫子门齿外露。
按《论语》说法,孔子相貌酷似尧帝。我以为是北狄系。。。。。。。。
本帖最后由 WuShan_53_ 于 2014-2-22 22:30 编辑
一看這種結果,就知道這是法醫爲了破案抓了兩個村。他們說沒親緣關係,可能指不是父子。

另:孔子家族Y染色體已有結果,尚未發佈而已。
polyhedron 发表于 2014-1-10 10:44
难道孔子的Y涉及国家机密吗?为什么不发布?如果是C3或N,是不是让中国人有点难堪。
本帖最后由 diannaoxz 于 2014-2-23 13:25 编辑

楼上  我是中国人  我不觉得难堪,请问你指的"中国人"又是哪批人?
ranhaer-英莱盾祖源交流群 205178390
Y染色体闲谈祖源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祖源世界总群271838550
Yoogene尊享结果分享,群号码:301220165
WEGENE检测结果分享,群号码:548946720
C家族南F1144北F1396一家,群号码:542136235
34# WuShan_53_
C3或N不会让国人难堪。估计很有可能是白种或黑种父系
12月19日,据媒体报道,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朱维铮在广东省档案馆的“名人名家讲堂”上语出惊人,认定“孔子原是私生子”、“后代都是假子孙”。

  12月19日,新民网连线朱维铮,朱维铮说,如此论断并不是自己下的,是古人司马迁说的。朱维铮向新民网举证说,早在1982年他编撰的《孔子思想体系》中就发表过孔子为观点,而他的观点就来源于司马迁在《史记》卷四十七《孔子世家》中记载的“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於尼丘得孔子”,所以说孔子是“私生子”无疑。

  新民网询问“孔子后代都是假子孙”又是典出何处,朱维铮称他考证过孔世家谱,孔子家族中间断了好多代,家谱根本没办法延续起来。他回忆道,有一年去山东曲阜,当地讲解员曾明确透露孔子后代都是不实的。朱维铮认为,从史书记载,孔子后裔两千多年来几经惨遭政乱迫害,所谓山东一带孔子家族已经延续到第70多代都是假的。(新民网喻成浩)

  朱维铮简介

  1936年出生,江苏无锡人。复旦大学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专门史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文化史、中国思想史、中国经学史、中国史学史等领域的教学与研究。主要社会职务有:中国史学会理事、国际儒联顾问、孔子基金会顾问、上海海峡两岸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徐光启研究会会长、香港城市大学课座教授、安徽大学兼职教授、《九州学林》常务编辑、北美《亚洲评论》顾问等,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1987年以来,曾先后应邀至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德国慕尼黑大学、海德堡大学、哥廷根大学、韩国高丽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等海外名校担任课座教授,并曾任台北驻市学者。

  有鉴于朱维铮教授在宏阔视野下所取得的学术研究重大成果,以及为中西文化学术交流所作的重大贡献,德国汉堡大学于2006年7月14日即朱维铮教授70寿辰之日,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德国学术界向以严谨、慎名器著称,学位颁予异常严格。在大陆,除学界泰斗季羡林先生曾于上世纪40年代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外,朱维铮教授是荣获此一殊荣的第一人。
N和Q各占一半,结合孔氏源于子姓,商又有来自东北之说(殷墟中的古东北类型的颅骨),结合红山遗址古人类的检测,推断孔子是N的可能性较大。
史载,刘末乱孔,Q类型或许就来自于曲阜外孔之孔末之后。

欢迎讨论。
风虎云龙 发表于 2014-1-9 18:52
NQ类型,经过哲学推理,不合孔子本身的DNA类型。
NQ类型,经过哲学推理,不合孔子本身的DNA类型。
红历 发表于 2014-2-23 21:45
CD类型,经过哲学推理,也不和孔子本身的DNA类型。
他的Y是什么?我们德阳孔庙塑像,夫子门齿外露。
按《论语》说法,孔子相貌酷似尧帝。我以为是北狄系。。。。。。。。
WuShan_53_ 发表于 2014-2-22 22:26
与吴道子的孔子像颇像,我估计吴道子的孔子像应该参照了当时的孔氏家族的相貌~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孔子
高额骨——“隆颡”
肤色较黑——“面污不恶”(面黑但不难看)
突颌——“皋陶之喙”
大嘴——“海口含泽。”
蒙古眼型——“河目”(不知道河目是什么,但根据王肃《家语》注:“河目:上下匡平而长”,就是没有眼窝眼很细长。)
没胡子没眉毛——”生无须眉“
大个子——“长九尺有六寸”(大概一米九三左右?)
身子长腿相对短——“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前边夸奖孔子,“然”—"但是",语风一转,说孔子腿短)
此外还有头顶下陷、驼背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