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重要的颅骨数据: 高加索人种向西伯利亚和中亚的迁徙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16 12:24 编辑

Archaeology, Ethnology and Anthropology of Eurasia
Volume 37, Issue 4, December 2009, Pages 125–136

CRANIOMETRIC EVIDENCE OF THE EARLY CAUCASOID MIGRATIONS TO SIBERIA AND EASTERN CENTRAL ASIA, WITH REFERENCE TO THE INDO-EUROPEAN PROBLEM ☆
A.G. Kozintsev


Measurements of 220 male Neolithic and Bronze Age cranial series from Eurasia were subjected to multivariate statistical analysis. The results support the idea that people associated with the Catacomb culture played a major role in the origin of the Afanasyev culture. Okunev people of the Minusinsk Basin, those associated with Karakol, Ust- Tartas, and Krotovo cultures, and those buried in the Andronov-type cemeteries at Cherno-ozerye and Yelovka were of predominantly local Siberian origin. The Samus series resembles that from Poltavka burials. The Okunev people of Tuva and probably Yelunino people were likely descendants of the Pit Grave (Yamnaya) and early Catacomb populations of the Ukraine. The same is true of the Alakul people of western Kazakhstan, who in addition, have numerous affinities amongst Neolithic and Early Bronze Age groups of Central and Western Europe. The probable ancestors of certain Fedorov populations were the Afanasyev tribes of the Altai, whereas other Fedorov groups apparently descended from late Pit Grave and Catacomb tribes of the Northern Caucasus and the northwestern Caspian. People of Gumugou are closest to Fedorov groups of northeastern Kazakhstan and Rudny Altai, suggesting that Caucasoids migrated to Xinjiang from the north rather than from the west. Describing the gracile Caucasoids of Siberia and Eastern Central Asia as “Mediterraneans” is misleading since they display virtually no craniometric ties with the Near Eastern, Southwestern Central Asian or Transcaucasian groups. The totality of evidence suggests that they were Nordics.

本文使用多重变量分析的方法, 对 220组欧亚大陆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男性颅骨数据进行了分析。 结果支持以下观点,即洞室墓文化人群对阿凡那谢沃文化的起源有重大的影响。此外,以下人群主要是西伯利亚本土起源:米奴辛斯克盆地的奥库涅夫文化人群,与喀拉库文化、乌斯特-塔尔塔斯文化和科洛托夫文化相关的人群以及在车尔诺-奥泽耶和叶洛夫卡和流域发现的阿凡那谢沃类型墓地中的人群。 Samu组颅骨与波尔塔夫卡墓地的遗骨最为接近。图瓦地区的奥库涅夫人群,也可能包括Yelunino墓地人群,很可能是乌克兰地区的竖穴墓文化人群(颜那亚文化)和早期洞室墓人群的直接后裔。哈萨克斯坦西部的阿拉库文化人群也是这些人群的后裔。阿拉库文化人群与大量的中欧和西欧的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人群有相似性。创造典型费德罗夫文化遗存的人群,是阿尔泰山区的阿凡那谢沃部落的后裔,而其他费德罗夫文化人群很明显是北高加索和里海西北岸的晚期竖穴墓文化和洞室墓文化人群的后裔。古墓沟人群与哈萨克东北部和阿尔泰-鲁德内地区的费德罗夫文化人群最为接近,暗示高加索文化人群是从北部,而不是从西部进入新疆的。将西伯利亚和中亚东部地区的高加索类型颅骨描述为“地中海类型”是容易让人误解的--这些人群在颅型学数据上与中东,中亚西南部和外高加索地区的人群没有直接联系。所有的证据均证明,他们属于高加索人群的Noridc类型。

发表: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563011010000152

全文:
http://wenku.baidu.com/view/3da46327e87101f69f319507.html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这是一篇重要的,综合分析数据的文章。非常详细地讨论了 西欧亚人群如何扩散到中亚和西伯利亚的过程。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冷饭,另外作者对中亚一无所知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19 11:00 编辑

Kozintsev对颅骨数据的整理和分析,还是花了很大的精力的。这篇文章还是有不少新的发现的。

比如,这篇文章指出了 “创造典型费德罗沃文化遗存的人群,是阿尔泰山区的阿凡那谢沃部落的后裔,而其他费德罗沃文化人群很明显是北高加索和里海西北岸的晚期竖穴墓文化和洞室墓文化人群的后裔。”  这一点和 郭物先生多考古资料的分析是非常一致的。 郭物先生认为,小河文化的草篓的形制,与费德罗沃文化的陶器非常接近。 结合其他证据,认为小河文化与费德罗沃文化最为接近,而不是切木尔切克文化。

另外,安德罗诺沃文化共同体是一组彼此接近的考古文化,但内部文化的差异显示它们并非同一起源。 之前也的普遍观点认为 安德罗诺沃文化共同体就是 现代说印度-伊朗语的人群的祖先创造的。但实际可能并不是这样的。 总之,对于安德罗诺沃文化共同体之下的各种文化的来源,及其与现代人群的关系,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清晰的结论。有待继续研究。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19 10:58 编辑

我发现一个矛盾的问题。

*****
科技考古在小河文化研究中的应用_中国文物信息网

系列样本测年

    小河墓地墓葬上下分五层布列,早晚之间遗迹遗物变化明显,可大致分为早晚两期。吴小红等对取自小河墓地不同层位的植物种子、动物毛皮等近30个样品进行了测年,经数据拟合所得年代范围为1950 BC~1400BC,早晚期分界约在1700BC前后;对位于塔克拉玛干腹地与小河墓地文化面貌一致的克里雅北方墓地的5个样本测年,结果为1880BC~1700BC;对采自罗布泊北岸小河文化遗存的4个样本测年,结果为2200BC~1880BC 。此外,结合环境考古,还对墓地附近采集的枯胡杨树皮、芦苇、螺壳样本做了测年,结果显示距今3000年、1500年、1000年左右及19世纪50年代,小河区域都有水资源存在。

******

根据这些测年数据,小河文化早期是 1950BC~1700BC, 晚期是1700BC~1400BC。

但是,费德罗沃文化(Fedorovo)存在于 1500BC~1300BC,主要分布哈萨克东北部地区直至阿尔泰山西北麓。这样的年代范围,无论如何也不能影响到 小河文化的形成。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我发现一个矛盾的问题。

*****
科技考古在小河文化研究中的应用_中国文物信息网

系列样本测年

    小河墓地墓葬上下分五层布列,早晚之间遗迹遗物变化明显,可大致分为早晚两期。吴小红等对取自小河墓地不 ...
Ryan 发表于 2014-5-19 10:47
作者明显不知道新疆考古,其实这个韩康信早就有观点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4-5-19 11:55 编辑
比如,这篇文章指出了 “创造典型费德罗沃文化遗存的人群,是阿尔泰山区的阿凡那谢沃部落的后裔,而其他费德罗沃文化人群很明显是北高加索和里海西北岸的晚期竖穴墓文化和洞室墓文化人群的后裔。”  这一点和 郭物先生多考古资料的分析是非常一致的。 Ryan 发表于 2014-5-19 10:44
这篇东西从逻辑上就出问题了!
从兰海上面贴的内容可以推断费德罗沃文化整体上很可能是早先的阿凡纳羡沃文化与稍晚的安德罗诺沃文化合流产生的。
而从韩康信的研究看:小河墓地不是一种文化,而是早期接近阿凡纳羡沃文化,晚期接近安德罗诺沃文化。

所以最有可能的情形是,费德罗沃文化和小河文化都是阿和安文化在不同地方共同作用产生的,两者是并列的关系而不是谁承继谁的关系。

另外,从地形和水系分布来分析,从北路跨越阿尔泰山的迁徙比从西路的迁徙要困难很多。
QQ截图20140519115150.jpg
2014-5-19 11:55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不太理解。你是说 郭物先生的观点有问题,还是 测年的数据有问题?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4-5-19 12:02 编辑

8# Ryan
我的意思是,从逻辑上来说:不是两种文化有相似的成分,就一定是父与子,或者子与父的承继关系。也有可能是共祖的兄弟关系,或者两种文化之间还存在一定的互动交流。
另外,阿尔泰山的自然环境实在是太过恶劣了。人类没有可能不走相对容易的西部路线,而是先从更困难的北部路线突破。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前几年有个热门的Discovery探索节目《荒野求生》,主持人贝尔·格里尔斯,就是选的阿尔泰山深处的图瓦人部落去探险,最后探险结束主持人是被直升机接走的,可以想想那种地方的环境有多严酷。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4:57 编辑

Archaeology, Ethnology and Anthropology of Eurasia
July 2007, Volume 30, Issue 1, pp 41-51

Okunev cultural tradition in the stratigraphic aspect


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134/S156301100702003X

终于找到了这篇被关注的 论文。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4:52 编辑

邵会秋在《试论新疆阿尔泰地区的两类青铜文化》 和郭物先生在论及 石卯遗址的时候,都有引用到这篇文献。

从石峁遗址的石人看龙山时代中国北方同欧亚草原的交流  郭物
http://www.ccrnews.com.cn/plus/view.php?aid=47311


“石峁遗址发现的石人和新疆北疆的石人也有相似之处。新疆类似的石人一般认为属于切木尔切克文化(约公元前2500~前1500年?)。切木尔切克文化的特点之一是:多数墓建有块石围成的矩形坟院,坟院的东侧栽立石人,人像表现方式的特点是脸部周围被圈起来。人形石雕近于腰的位置,正面有的刻有牛的形象,有的一头,有的两头,有一例刻有双轮牛车。石雕人像根据是否有胡须、胸部特征能分出男性和女性,女性胸部为倒长三角形,表示乳房。牛一般刻于男性的石雕人像上。可能晚一阶段,出现了一种简化的石人,有点近似奥库涅夫文化的小型随葬石人,即简单地在一石柱的上部浅浅雕出一个人面。在阿勒泰地区博物馆收藏有一个完整的长方形石棺,由四块石板围成,在窄的一侧的石棺板上刻着四个人面。从人面的特征看,切木尔切克文化晚期的石人像比较接近石峁遗址发现的石人。”


还有:

透过亚洲草原看石峁城址
http://www.ccrnews.com.cn/plus/view.php?aid=50485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5:02 编辑

“这个时期最为壮观的石人流行于南西伯利亚的奥库涅夫文化(约公元前2500~前1700年),根据文化因素的类比,有人推测奥库涅夫文化来自北方森林地带。有学者认为整个奥库涅夫文化可能来源于叶尼塞河中游的乌斯特-别拉雅文化(Ust-Belaya) ,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属于铜石并用时代,文化上更多保留了乌斯特-别拉雅文化的传统;第二阶段与阿凡纳谢沃文化共存;第三阶段则完全是自身的传统;第四阶段逐渐融入了安德罗诺沃文化中。”。

*****
那么,四个阶段的年代分别是:

第一阶段属于铜石并用时代,2500BC~2300BC。
第二阶段与阿凡纳谢沃文化共存,2300BC~2100BC。
第三阶段完全是自身的传统,2100BC~1900BC。 这一阶段是典型的奥库涅夫文化。
第四阶段逐渐融入了安德罗诺沃文化中,1900BC~1700BC。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5:30 编辑

再据 邵会秋在《试论新疆阿尔泰地区的两类青铜文化》 的论证:

切木尔切克墓地的早期遗存,包括第一组和第二组遗存,属于切木尔切克文化。以M16为代表的遗存,年代范围“可能在公元前2千纪初至公元前两千纪中叶之间”, 即 ~2000BC~1500BC。 此外,部分遗存可能延续到了公元前2千纪后半段,即1500BC~1300BC(?)。

切木尔切克墓地的第三组,与前两组的年代差别很大,进入了铁器时代,不属于切木尔切克文化。

切木尔切克文化之后,阿尔泰地区存在的考古遗存是 库希遗址,其考古资料非常薄弱。据论证,库希遗址 是在卡拉苏克文化的影响下产生的,年代范围应该接近,即上限不早于1300BC, 下限为1000BC。



*************

此外,郭物先生在《新疆史前晚期社会的考古学研究》一书中比较详细地论证了 三道海子文化的兴起和扩散。

三道海子文化兴起与蒙古国西北部和图瓦地区,在 1000BC~500BC之间向西南部强势扩张,覆盖了北疆的准噶尔盆地东西。

500BC之后,已经接近进入文字记载时代。在500BC~200BC的这个时间段里,北疆地区从东向西一次分布以下人群:  

1, 东天山东部的月氏人。
2,东天山西部-乌鲁木齐附近是 乌孙。
3,伊犁河流域是塞人。
4,吐鲁番盆地是 车师/姑师人。
5,阿尔泰山地区是 呼揭。

之后的历史,大致都有文字记载了。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5:39 编辑

总结,阿尔泰-北疆地区的考古文化:

切木尔切克文化早期,~2000BC~1500BC。
切木尔切克文化晚期,~1500BC~1200BC。
类卡拉苏克的库希遗址,~1200BC~1000BC。
三道海子文化,           ~1000BC~500BC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5:49 编辑

在根据 邵会秋的 《新疆地区安德罗诺沃文化相关遗存探析》:

安德罗诺沃共同体的三个阶段:

1,第一阶段是 1700BC~1600BC。以彼得罗夫卡类型Petrovka为代表,分布于南乌拉尔,哈萨克北部和中部地区。是兴起期。

2,第二阶段是 1600BC~1300BC。以 阿拉库类型(Alaku)和费德罗沃类型(Fedorovo)为代表。是繁荣期。扩散到了 叶尼塞河流域和中亚南部。

3,第三阶段是 1200BC~900BC。在东欧的木椁墓和西伯利亚的卡拉苏克文化兴起的影响下衰落。以 哈萨克斯坦中部的阿列克谢耶夫卡类型(Alekseevka)和七河地区的七河类型为代表。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6:07 编辑

题外话: 突厥阿史那氏的葬俗是石人石围石棺墓,这种类型也正是 切木尔切克文化的典型墓葬类型。 这种类型,在切木尔切克衰落之后,过了近一千年后重新兴起,绝对不是偶然的现象。

而奥库涅夫文化,卡拉苏克文化和三道海子文化,是以蒙古人种为优势族群,向西扩散的强大文化,很有可能向西传播了Y-SNP 单倍群Q。

由于父系 C3下的各个支系都是在非常晚的时候才扩散开来的,因此,从远古至距今2500年的时间里,在阿尔泰周围发生的 东西方人群的融合,东方成分应 以 Q为主,N为辅。

在南疆和新疆东部,东方成分就只有汉藏系人群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关注这一系列考古文化的原因。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6:23 编辑

回到 小河文化的问题。

还没有人使用最新的年代数据,对小河文化早期和晚期的材料进行 继承和变化方面的分析(或者我没有读到?)。

而古墓沟墓地也有两种差别巨大的墓葬。第一种与小河墓地一致(早期 还是晚期?)。第二种墓葬形式是:地表上排列着整齐的环形列木桩,围绕墓室构成7圈同心圆,木桩由内向外排列,粗细有序。 圆环之外,有四向展开的放射状列木。还出土 木雕人像等遗物。

很明显,第二种墓葬形式与 图瓦地区的阿尔然王冢的形制完一致。应可以归结到 郭物先生所定义的 三道海子文化中。 可见古墓沟晚期墓地(第二类)的年代应该是很晚的。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4-5-21 19:21 编辑

因此, 小河-古墓沟墓地可以分成以下三期:

1,第一期为 小河文化早期,年代为 1950BC~1700BC。
2,第二期为 小河文化晚期,年代为 1700BC~1400BC。
3,第三期为三道海子文化,年代为  1000BC~500BC(?)。

部分证据显示 小河文化的形成与切木尔切克文化有关,而同时又有证据小河文化部分遗物与 安德罗诺沃共同体的 费德罗沃类型最为接近。 而切木尔切克文化本身是 阿凡那谢沃文化和奥库涅夫文化结合的产物,切木尔切克文化的晚期起观察到了 安德罗诺沃文化的影响。

由此,对于这一地区复杂的考古文化源流关系,我个人粗浅的想法是这样的:

1,阿凡那谢沃文化人群从东欧向东方迁徙,最后到达米奴辛斯克盆地。这个时期,这一类型文化,及其亲族,同化了迁徙途中遇到各种土著,包括 阿尔泰山地区的土著。

2,阿凡那谢沃文化后期,奥库涅夫文化兴起,并强势扩张。在西南方向的阿尔泰山地区,融合当地的阿凡那谢沃文化,形成切木尔切克文化。此文化采用奥库涅夫的特殊葬式和阿凡那谢沃类型的陶器,应视为 外来的奥库涅夫居民征服当地,采用了当地原有的一些文化因素。

3,切木尔切克文化扩散到整个北疆地区。在东部,到达哈密地区,直接参与以下文化的形成:当地天山北部文化,焉不拉克文化寒气沟类型以及更晚的 巴里坤草原的南湾类型遗存。 在南方,到达孔雀河下游,形成小河文化。 哈萨克东北部存在与切木尔切克很接近的考古遗存(资料待细查)。
安德罗诺沃共同体中的费德罗沃文化的东方因素的来源, 很可能与切木尔切克文化的形成的原因是一样的。

4,阿尔泰山西麓的居民(阿凡那谢沃文化居民和奥库涅夫文化居民的融合,状态和 切木尔切克文化人群一样),接收了从西部传来的的安德罗诺沃文化因素(彼得罗夫卡类型),形成了典型费德罗沃文化。 但此文化迅速崛起,形成安德罗诺沃共同体中的一大强势文化。

费德罗沃文化作为安德罗诺沃共同体的一部分,向东影响到阿尔泰山地区的切木尔切克晚期文化(铜铃的出现)。而小河文化晚期中与费德罗沃文化相似的因素,可以是源于共同的起源,而不是费德罗沃文化人群迁徙的结果(小河文化晚期的年代早于费德罗沃文化)。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4-5-21 19:31 编辑

我同意你对奥库涅夫人的观点,即他们原本很是Q为主的北亚族群。仅从头骨测量推断文化人群的原初起源是有问题的,比如“图瓦地区的奥库涅夫人群,……很可能是乌克兰地区的竖穴墓文化人群(颜那亚文化)和早期洞室墓人群的直接后裔。”
还有从你转贴的《西南西伯利亚青铜时代古mtDNA》,以及之前有关乌克兰新石器墓葬中发现mt-c来分析,安德罗诺沃人其实不是纯粹的原欧人种,而是已经混杂了一些东部欧亚的母系成分。安德罗诺沃类型相对阿凡纳羡沃类型头型更圆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至于你说“安德罗诺沃文化共同体是一组彼此接近的考古文化,但内部文化的差异显示它们并非同一起源”,这个我是不赞同的。我的观点是:安德罗诺沃文化肯定是有共同起源的,只是安文化的形成过程中,就已经有其他人种和文化的影响存在,而在向东发展的过程中,进一步的同化融合使得安文化的种族和面貌变得更加多样化而已。一个很好的例证就是我在《西南西伯利亚青铜时代古mtDNA》中写的:
(从mtDNA来看)安德罗诺沃文化人似乎和晚期Krotovo文化的母系成分非常接近,也许晚期Krotovo文化人就是接受了土著文化的安德罗诺沃人群的先头部队也说不定。

就是说文化和种族最初肯定是有比较明确对应关系的,只是在后期的融合与冲突中,文化和种族的对应关系才会被逐渐打乱,这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规律。所以,在分析一种文化的时候,要注意不能静态地看问题,不同时期的变异类型是不能等量齐观的。
NRY: O2a1c1a1a1a1a1a1a1a1(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