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有趣的是,这种所谓的“来自丹人和尼人混血”的基因,一般都是在古老族群中比较高发。比如巴布亚人,而在较晚扩张的欧洲人和东亚人常染中比例较少。这可能说明这些古老基因其实很可能是原来就有,而后被自然选择逐渐淘汰掉的。
当然,藏人也属于这种古老人群,或者至少是包存了一部分东亚最古老人群的基因。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混血年代估算都好几个文献做过了,这种可能性基本被排除了。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4-7-4 18:11
对于常染的年代估算,我觉得是需要将来进一步验证和修正的问题,不是可以作为定论的。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有趣的是,这种所谓的“来自丹人和尼人混血”的基因,一般都是在古老族群中比较高发。比如巴布亚人,而在较晚扩张的欧洲人和东亚人常染中比例较少。这可能说明这些古老基因其实很可能是原来就有,而后被自然选择逐渐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4-7-4 18:18
尼人的就是你在扯淡了,尼人的比例欧洲人和亚洲人差不多,亚洲人略多一点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还有就是现在发现的被认为来自丹人和尼人的基因,比如浅色素和高原适应,显然都是面对出非洲之后的自然环境变化,所以现代非洲人没有这些基因也是可以理解的。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我个人的看法比较接近严博之前的观点,就是丹人、尼人和现代人共同祖先在分化之初可能在出非洲的大门口徘徊过很长时间,也不排除出非洲后又从近东返回的情况,所以在分化的早期阶段可能有过少量杂交,由于当时这几支人群的祖先分化程度很低,所以仍可以产生有生殖能力的后代。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还有就是现在发现的被认为来自丹人和尼人的基因,比如浅色素和高原适应,显然都是面对出非洲之后的自然环境变化,所以现代非洲人没有这些基因也是可以理解的。
baiyueren 发表于 2014-7-4 18:27
尼人的浅肤色、小雀斑、红发snp和现代欧洲人不同,是独立进化的。两个不同种系因为环境因素同时进化出相似的特征是可能的,但赶在同一个snp上发生突变,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你看看这段话。

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约书亚·阿基(Joshua Akey)和本·维诺特( Ben Vernot)进一步分析了665名人类身上的尼安德特人DNA。他们的研究和哈佛大学的研究都发现尼安德特人基因血统里的一个热点与角蛋白有关,后者发现于我们头发、皮肤和指甲里的纤维状蛋白质。
其中一个基因BNC2涉及皮肤色素的沉着。这暗示着欧亚人白皙的皮肤部分归因于尼安德特人。亮色皮肤在高纬度地区更为有利,因为它能够更有效的利用阳光产生维生素D,因此尼安德特人的DNA可能帮助现代人类更好地适应非洲以外的生活。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你看看这段话。

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约书亚·阿基(Joshua Akey)和本·维诺特( Ben Vernot)进一步分析了665名人类身上的尼安德特人DNA。他们的研究和哈佛大学的研究都发现尼安德特人基因血统里的一个热点与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4-7-4 18:38
类似的,尼人对东亚人的肤色也有一定影响,但红发这个是独立的。总之,如果不是混血,现代人出现红发特征,而刚好又在尼人的红发snp上发生同样的突变,几率微乎其微。

所以,只能用混血模式解释。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你没看懂上面这段话的意思吗?就是影响色素深度的基因有很多种:尼人和欧洲人的红发基因是各自独立进化的结果。但另一种影响色素沉着的BNC2基因是尼人和现代欧亚人群共享的。注意原文说的是欧亚人,不是只有欧洲人。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你没看懂上面这段话的意思吗?就是影响色素深度的基因有很多种:尼人和欧洲人的红发基因是各自独立进化的结果。但另一种影响色素沉着的BNC2基因是尼人和现代欧亚人群共享的。注意原文说的是欧亚人,不是只有欧洲人。
baiyueren 发表于 2014-7-4 18:56
这样要看非洲参照组,以及对突变年代的估算。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由于没看到正文,附件中汉藏split time用3k、5k、10k,p值都不高。如此平缓的变化,不知这3kya是怎么得出来的?
O3a3c* (M134+, M117-)
不排除藏人的EPAS1上的低氧耐受基因 来自早期居住在西藏高原上 混有较多丹人血统的“高原土著”,这个正好解释藏人关于猴母传说的神话。
值得一提的是,马鹿洞人极有可能混有大比例的丹人血统,而早期“高原土著”或许与他们有较多的关联。
另外,目前基因分析提示,丹人普遍是褐色卷发,这个性状似乎在藏人中有较多的残留~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32# imvivi001

晕,我的头发在阳光下就发红褐,我一半同事也这样,原来是丹人基因,
陕西很多人瞳孔在阳光直射下呈灰蓝色,也是丹人或d系基因基因而非高加索基因了?
33# 爱好者 这个未必,因为相同的性状未必是源于相同的基因,前面云老师也举例解释了。
之所以推测藏人可能携带丹人的褐色卷发基因(请注意,是推测,不是实测),是因为从EPAS1的检测结果来看,藏人携带着某些现代欧亚民族所不具备的丹人基因,因此联想到藏人独特的‘褐色卷发’特征可能来自丹人(因为丹人恰好也携带‘褐色卷发’基因,而目前实测知携带较多丹人血统的‘巴布亚新几内亚人’恰好也是褐色卷发民族)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尼人和丹人与现代人是同一个种的不同亚种,能混血产生可生育的后代的。至于直立人,那是不同的种,染色体都是23对的
不过奇怪的是尼人,丹人的成分在现代人的常染中一直有发现,但是Y染色体和线粒体怎么毫无踪迹了呢
尼人和丹人与现代人是同一个种的不同亚种,能混血产生可生育的后代的。至于直立人,那是不同的种,染色体都是23对的
aegge 发表于 2015-1-28 13:44
尼人和丹人与现代人应该是不同的种。三者分别起源于直立人。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不过奇怪的是尼人,丹人的成分在现代人的常染中一直有发现,但是Y染色体和线粒体怎么毫无踪迹了呢
aegge 发表于 2015-1-28 13:45
Y染色体和线粒体都是一脉单传,如果混血个体少的话很容易湮没。常染色体经常重组,可以保留下来,如果是影响到生存的基因,更会淘汰掉不含这类基因的个体。
物变天汰,余者生存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网易环球眼:《《自然》期刊报告,现代人从远古所继承的一种基因,可以让他们适应高原的生活。
据悉,这种远古的人类已经灭绝。这种叫EPAS-1的基因变种可以影响人类血液中的氧气,在西藏人当中十分普遍。
西藏人长年生活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
该DNA(脱氧核糖核酸)的序列与一种早已消失了的远古人类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的DNA相符合。
其实,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现代人类的许多人都携带已经灭绝了的远古人类的DNA。
而这些远古已灭绝的人类曾经和我们的非洲祖先“杂交”。
40万年前出现的尼安德特人(the Neanderthals)曾生活在欧洲和西亚地区,直到3万5千年前。
无论是尼安德特人还是丹尼索瓦人都对现代人的DNA有所贡献。
而现在,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血红蛋白找到了EPAS-1基因与丹尼索瓦人之间的联系。
比如,当人体在海拔较高的高原时,体内血液中的氧气水平就比较低,这时候EPAS-1基因就会告诉身体中的其他的基因活跃起来,包括生产额外的红血球。
而这种EPAS-1基因的变体在西藏人中十分普遍,这可能和他们在数千年前移居到高原生活时所发生的一种自然的基因选择。
陈O1a1a1a1a1a
QQ75790219
QQ交流群490879081
明确证据
该文章的主要作者之一,加州大学的尼尔森教授说,他们找到了明确的证据这种基因来自丹尼索瓦人。
尼尔森告诉BBC,“如果你、我到海拔高纬度时,我们都将立即会经历各种不同的不良身体反应。我们会喘气困难,还可能会得高原病。”
“过一阵,我们的身体为了适应这一情况将会生产更多的红血球。但是由于我们不适应高原环境,我们的身体可能将会制造许多红血球。”
“我们的血液变得太粘稠,血压也会升高,这样就会有中风的危险,如果是孕妇还可能患妊娠毒血症”。
但西藏人就不会有这些问题,他们的身体不会制造过多的红血球,因此血液也不会粘稠。
尼尔森教授的研究小组在2010年就发现了西藏人身体中的这种EPAS-1基因变体,但是研究人员当时无法解释它为什么与从其他现代人类身上找到的DNA序列不一样。
因此,他们才从更远古的人类染色体组序列当中去寻找答案。
研究人员把它同尼安德特人相比较,没有找到匹配,但当同丹尼索瓦人比较时令人吃惊地找到了吻合。
尼尔森教授解释说,人类祖先与丹尼索瓦人的“杂交”发生在很久以前。
当西藏人的祖先移居到高原之后,丹尼索瓦人的DNA在他们的身体中产生了基因变体,并喜欢这种环境转变。之后它便存在于今天大多数的西藏人身上。
尼尔森教授说,这是人类通过与远古人类“杂交”后获得的基因适应新环境的一种清楚和直接的例子。
陈O1a1a1a1a1a
QQ75790219
QQ交流群490879081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