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计划生育国策破坏了家庭这一基本单位,家已不为家,再不加以终止,国将不国矣!
http://www.cnpop.org/study/theory/201410/00002428.html

为何中国会限制生育这么久? http://www.cnpop.org/column/ljz/201310/00000542.html
时代周刊封面:中国需要更多孩子: http://www.cnpop.org/news/popnews/201312/00000766.html

大国博弈——低生育率威胁国家安全(二)http://www.cnpop.org/column/ljz/201402/00001135.html
在分析了许多国家的数据后,梁建章发现,创新、创业与人口结构有很大关系。
http://www.cnpop.org/policy/reform/201409/00002300.html
                    
专家激辩中国生育政策是否该全面放开               
http://news.qq.com/zt2014/shenshuiqu/jhsy.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评论:生命本身吃喝拉撒是可循环的,所谓资源耗净从根子上与人口无关,是工业化的生产方式造成的,是富人奢侈消费,还有国与国之间军事竞赛造成的。所以,靠强制计划生育减少人口是共济会的阴谋,真正解决问题应是改变一味追求GDP的发展方式,各国之间控制军备竞赛。如果梦想靠自我阉割获得发展,无异于与虎谋皮。
贺雪峰:农民要审慎进城,中国若搞激进城市化有可能翻车
http://soci.cssn.cn/shx/shx_bjtj/201409/t20140912_1326154_1.shtml
《城市化的中国道路》 贺雪峰:谨防激进的人口城市化http://soci.cssn.cn/shx/shx_skz/201409/t20140915_1327532.shtml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 ... amp;articleId=64327
补充说明

  2014年10月20日《财经》的《从单独二孩实践看补偿性生育》和2014年10月30日《经济观察报》的《停止计划生育后会补偿性出生多少人?》两篇文章的差异:

  《财经》的文章,所用的单独二孩申请数据,相当于全国实行新政 138.4天,推算第一年全国会有119万例申请,减去原本就打算超生的30万例,只剩下 89万;以75%的出生/申请比计算,只 会多生66.8万孩子。

  《经济观察报》的文章,根据卫计委公布的截至8月31日的全国申请数据,相当于全国实行新政 150.3天,推算第一年全国会有120万例申请,减去政策前怀孕的18万例和政策后原本打算超生 的30万例,剩下的72万例以75%的出生/申请比计算,只会多生54万人。

  两篇文章对第一年的申请数判断是一致的(119万、120万)。但是《财经》文章有一个疏忽,就是没有减去政策前266天怀孕的18万例(目前的申请人数其实包括了政策前266天怀孕的原本打 算“超生”的单独二孩,根据浙江和湖北的情况,每天 “超生”687人,那么合计是18万)。

  两篇文章我对于“原本打算超生”的判断都是将湖北和浙江数据平均,但是《财经》采纳的是湖北截至6月30日的老数据(40.1人/天)《经济观察报》采纳的湖北后面公布的截至8月31日的新 数据(39.9人/天),但两个数据相差不大,说明湖北超生人数是稳定的。两篇文章都判断每年原本会超生25万人(怀孕30万例)。而最近重庆公布了数据:从3月26日到9月30日这189年共出 生5015个单独二孩, 平均每天26.53人;而全国人口是重庆的46.2倍,那么全国每天超生1226人,一年超生44.7万人,比根据湖北和浙江计算的25万人好多。但是考虑到东北和华北的超生率 远低于重庆,那么我在《财经》和《经济观察报》判断的超生25万人应该还是比较可信的。

  上海的双独二孩的出生/申请比只有50%,我在《财经》和《经济观察报》的文章认为全国放弃生育的比例和申请者的年龄都低于上海,因此出生/申请比将高于上海,假定为75%。全国的出生/ 申请比虽然会高于上海的50%,但是很可能达不到75%,实际可能会在60%-70%之间,那么实际补偿性出生应该比我文章中推测的还要少。

  国家卫计委最开始说全面放开二胎有1.5亿目标人群,单独二孩目标人群有1500-2000万,那么全面二孩的目标人群是单独二孩的7.5-10.0倍;后面看到单独二孩申请率低,又改口说单独二孩 目标人群只有1100万,那么全面二孩的目标人群是单独二孩的13.6倍。说明国家卫计委是一本糊涂账。其实即便真只有1100万,申请率也是非常非常低了。重庆市卫计委从6月份起,对重庆单 独夫妻信息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全面核查。10月30日重庆公布数据,认为重庆共323.74万对夫妇中,符合单独二孩再生育条件的有59.18万对,前者只是后者的5.5倍。其他省也公布了一些数据 。我估计,国家卫计委最开始公布的全面二孩目标人群是单独二孩的7.5-10.0倍比后面的13.6倍应该更可信。

  我在《大国空巢》底7章的“停止计划生育后补偿性出生高峰有多高”一节分析,得出结论(257页):“因此,中国停止计划生育后,在‘补偿性出生高峰’期间,‘补偿性出生’累计可能 很难达到3000万”。现在看来,我这一判断还过于乐观,单独二孩实践表明停止计划生育后可能只会补偿性出生一千多万。北京、上海的发展水平比东京和台北要低,照道理一孩次(不受政 策影响)应该高于东京和台北,但是事实上更低;那么停止计划生育,北京、上海的生育率也难以达到1.0。意味着即便停止计划生育,中国的生育率下降速度也会快于台湾、韩国。中国人口 问题的严峻程度可能出乎所有人(包括我本人)的意料。今后鼓励生育的难度非常大。
匪夷所思的计生政策

梁建章



匪夷所思之一:世界上所有国家在生育率下降到1.5以后,都会鼓励生育。我们竟然还在限制生育。

所有这些低生育率国家都非常担忧,少子化引起的劳动力减少、社会抚养成本上升、政府财政恶化、经济萧条、创新乏力等等问题。所以这些低生育率国家不遗余力地推出各种政策要把生育率恢复到2.0。这里包括人口密度远远高于中国的韩国、日本,也包括人口密度和中国差不多的欧洲国家。中国10年前生育率就已经降到1.5,不知中国政府这10年在想什么。



匪夷所思之二:当10岁的人口比20岁人口少30%,我们还嫌年轻人口减少得不够快。

几乎所有人口和经济学家都认为,即便要减少人口,每一代人减少10-20%是可以接受的上限。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经历如此之快的结构变化,后果不可预测,风险极高。



            匪夷所思之三:当所有华人社会如新加坡、香港、台湾等都是世界上生育率不到1.0(每代人口减半),中国城市人的生育率全世界最低时,还不担心将来生育率太低。

华人是世界上最不愿意生小孩的,这是因为华人尤其重视小孩的教育,所谓注重质量而不是数量。海外华人的生育率低于当地国家的平均生育率。中国的城市人口的生育率已经是世界最低。最近放开双独生二胎后,双独夫妇生二胎的人数也非常低。



匪夷所思之四:当农村年轻人大多已在城市工作生活,我们还认为中国农民将是天生的生育机器。

现在的30岁以下年轻农村人口大多已经在城市工作。他们的生活方式、面临的抚养小孩的成本,将和城市年轻人趋同。根据对一项农村人口的调查,理想生育率也只有1.7。就连发展水平低于中国的泰国、越南、伊朗等国的生育率都自然降到了2以下。担心农村人会生3个、4个,完全是杞人忧天。



匪夷所思之五:当用小学数学都算得出,年轻人口迅速减少,将导致社会养老成本急剧上升、税负加重、福利减少、退休年龄延长,我们还是无作为。

不懂小学数学也没问题,只要看看老化的日本和面临危机的欧洲国家,这些国家由于社会抚养成本迅速提高,无不债台高筑,濒临破产。看不见这些也可以,看看我们自己的社保的账本吧。



匪夷所思之六:日本的经验表明,老龄化严重影响未来创新和创业活力。如果继续执行限制生育政策,中国未来老龄化程度将超过现在的日本,可我们还是无作为。

日本最近二十年的经济萧条,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创新和创业活力的缺失。日本最近二十年几乎没有产生出新的像样的高科技企业,在高科技领域的创新能力远不如前,也远不如韩国等新兴国家。这和日本社会和企业年龄的老化密切相关(详见《中国人太多了吗?》)



匪夷所思之七:所有国家都是用全球的资源,而中国的人均粮食、钢铁、水泥产量都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我们不去检讨发展模式和环境治理力度,却还说,人多了饭不够吃,资源不够用。

所有工业化国家都是靠出口高附加值产品,来换取资源类产品的。中国的粮食基本能够自给,但是如果将来农村年轻人口继续减少,粮食反而不能自给。另外,中国在新能源的建设走在了世界的前沿,这得益于创新能力和强大的财力,如果将来年轻人口继续减少,创新能力减弱,财政恶化,反而会拖累了新能源的开发和建设。(关于人口和资源环境的关系,详见《中国人口太多了吗?》)



匪夷所思之八:当全球公认中国人聪明勤劳,却视自家小孩如洪水猛兽。

一百年前,中国最底层的华人到美国去做苦力。几代人之后,这些华人的后代大多成了专业人士,收入高于美国平均水平。200年前,中国人口一直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也是第一经济大国,人口比例一直是世界的20%。而现在的中国儿童占世界之比已经降到了12%。中国对自己的小孩没信心,是不是因为教育资源不够?不是!中国已经开始关小学,过几年马上要关中学和大学。



匪夷所思之九:计划生育政策引起的暴力事件不断,基本人权受侵。多少妇女付出巨大的代价,多少家庭放弃了子女双全的奢望或被罚得倾家荡产,多少超生子女收到各种各样的歧视。计划生育引起的公众事件让我们一次又一次成为了世界的笑柄。



匪夷所思之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决策者对人口形势的判断还停留在80年代。



这个匪夷所思的政策令大学教授都不能多培养一个后代,这个匪夷所思的政策让几十万计生工作者不干人事,这个匪夷所思的政策制造了中国未来3000万光棍,这个政策令全世界的人感觉中国人是匪夷所思的。

http://ljzrenkouwenti.blog.sohu.com/281628854.html
人口造假何时休?
http://cnlonglzl.blog.sohu.com/159663326.html
中产阶层如何沦落为“中惨阶层”?http://sike.news.cn/article.do?a ... il&id=218157223
计划生育和环境污染都是追求短期GDP,技术社会精英人才纷纷移民外流,环境被破坏,资源挖掘一空争取出口换来外汇纸钞,将来人口减少,高端人才稀缺,资源没有多少,中国靠什么保持长期竞争力?
有的人幻想靠机器人,那么中国的智能机器人产业能和发达国家比吗,尤其是高端人才流失的情况下?
还有侯东民竟然认为老龄化不是问题,中国维持目前的政策允许生育率,竟然到2080年还能增加4亿人,不知道他主观错误判断和目前越来越低的生育率有多大差别,他根本没有意识到高房价、高污染还有不断提高的不孕不育率,移民漏出对人口衰减的影响。
所以这些误国叫兽应该追究他们的责任,看看他们的子女是否已经移民国外,不受计划生育限制。如果他们阴谋谋杀中国人民,应该予以解聘,不让他们一边拿着人民的工资,一边吃人民的肉,喝人民的血,人民可以拒绝这样的混蛋叫兽砖家来计划来安排生育,人民对生育有自主权,如果要计划也是自我计划!
王丰:独生子女政策的危害比大跃进和文革更大:http://www.cnpop.org/column/wf/201307/00000202.html
中国面临无法逆转的人口危机:  http://www.cnpop.org/column/wf/201309/00000445.html
人不是冰冷数字 政策调整需认识障碍 :http://www.cnpop.org/column/wf/201307/00000050.html
陈友华:中国人口众多并非环境恶化资源短缺的主因:http://www.cnpop.org/column/cyh/201406/00001851.html
专家激辩中国生育政策是否该全面放开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称,“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一个可以看见的清晰趋势是,中国在不断放宽生育政策,更多家庭获准生育二胎。然而,这样的改革,幅度是否足够大,是否还应该全面放开人口生育政策来解决计划生育导致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又或者说人口真的应该被计划吗?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侯东民:目前生育政策调整主要是谈老龄化问题,都说中国是未富先老,实际上英国是1931年进入老龄化的,像北欧国家是在1885年左右进入老龄化的,他们也是未富先老。一个国家从进入老龄化开始到老龄化真正发生影响,发生所谓教科书上所告诉我们的这种切肤之痛的影响,是要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间的。但是在老龄化初期,中国所谓老龄化危机之声,所传达给公众和政府的信息,很多是危言耸听,基本是错误的。到2080年中国的老龄化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实际影响,既不会存在什么所谓的养老问题,也不会存在劳动力短缺问题。目前即使放开二胎,到2080年我们国家相对要增加4亿人口。这个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原来我们计划生育减少的4亿人口基本被抵消了。在老龄化初期,在匆忙的放宽乃至取消计划生育,它的结果只有一个,只能是加重中国的人口发展矛盾。

  人口学者黄文政:我是非常不认同侯老师的观点。他刚才说放开二胎我们的人口会增加4亿,我不知道你这个答案是怎么得出来的。实际按最最乐观的估计,最宽松的估计,中国人口永远不可能超过14.5亿,你要说从对计划生育的评价,从80年开始的政策可以说是一种认识错误和判断错误,以及认识不足,根本是没有任何必要的。侯老师所有的观点基于一个假设,是把人口当成负担,要把人口给消减中国才能发展。我的观点是,人当然是一个负担,这是没有错的。但是他也是一个贡献者。你如果把人当成是负担,一定去消减它的发展,这个完全是本末倒置。毛泽东时代生得特别多,至少站在世界范围内来说,它不是非常突出的一个现象。而我们每年出生的人口现在占世界多少呢?只有12%。而且我们现在的生育率只有世界平均的一半左右,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们维持这样的一个生育率的话,每隔25到30年,我们出生人口占世界的比例就要下降一半。到本世纪末,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中华民族将彻底的衰亡。未来中国的人口会极度的老化,我们现在老龄化才是刚刚开始,60岁以上的老人占人口比例14%,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感受到老龄化之痛了,未来会上升到38%甚至是40%。所以你现在说老龄化的负担很重是很可笑的事情,因为我们还没有开始,问题还是刚刚开始。

  侯东民:刚才黄老师提到一个按60岁人口算的话,30%,这个也在我们媒体上,政府都在反复利用这个数字。我想这样的一组数字也正是我们国家跨大老龄化的一个根本原因。因为现在发展中国家现在是马上要推行69岁退休,2080年,根据长远推测,我们到2080年,我们起码有70岁,如果按这个速度来算的话,如果按60岁的话,可以差20个年龄组。我们把北大教授的人口预测的老龄的数字稍微变了一下,我们看它的实际效果是什么,这个表格,到2080年,中国将以3到4亿人口,也就是说近似于我们目前政府公布的计划生育少生的人口,少生了4亿多人。也近似于美国和日本的人口。它所能减低的劳动赡养的老人是多少,0.12人。到2050年,减低的赡养老人的人口是0.03人。到2050年代价是多少?就业压力增加7000万,赡养人口要增加1亿。我们讲不是放开二胎,现在政策不变的话,那我们这个形势是什么样呢?根据这个预测,它是从现在到2080年,我们劳均增加赡养老人只是0.28个老人,总赡养包括儿童是增加0.12个,这样的变化没有什么重大的老龄化危机可言。

  黄文政:我非常难以理解侯老师这个观点,我的理解是,他说老龄化不严重,因为我们可以把定义变一下,原来是60岁以上是老人,我要变成70岁以上是老人,所以我的老龄化就不严重了。然后我们的抚养压力,西方是养老GDP是30%,我们是负8%,所以我们可以不管老人,所以我们的老人压力就不严重了。我觉得这个逻辑我个人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中国的老龄化很大程度上是跟计划生育是脱不了干系的,因为计划生育严格限制,使得中国的老龄化变得更加严重了。

  在计划生育实行之后,中国的老龄化进程似乎也跟着计划生育的脚步一起向前。而此时中国人多子多福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和政策的强制规定,也发生了直接的冲突,可是随着时间的变迁,传统的力量在削弱,政策在调整,这个冲突也好像在弥合。更为多元化的生育观也在逐步形成中,于是有个疑问一直就悬着那儿,如果放开了生育政策,中国人真的会多生吗?

  黄文政:我先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生育率,这是比较专业的一个词汇,生育率通俗来说是指每对夫妻生多少个孩子,跟生育率有关的有一个概念叫做更替水平,你的生育率必须高于这个更替水平,你的这个孩子未来才会跟父母未来才会是一样多。中国的更替水平,我想问一下侯老师,你知道中国的更替水平是多少?

  侯东民:中国的更替水平也在2.1左右。

  黄文政:你错了,你完全错了,因为中国的男女性别比是比其他国家多的,中国的更替水平在2.2甚至比这个更高,也就是说每对夫妻你平均要生育2.2个孩子。最终人口才不会衰减,我们现在的生育率是多少?

  黄文政:计生委说我们现在是1.5到1.6,这个数据我认为是不高,就算是1.6,这已经是非常低的生育率了,1.6相对于2.2是什么概念?相对于每隔一代人减少30%。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专业判断,我是专门做统计的,我的专业判断,中国生育率根本就不到1.6。

  侯东民:我跟你说一下中国的生育率问题,中国现在的政策生育率是多少?就是允许老百姓生育有两孩三孩一孩,1.5孩,平均起来原来是1.5,在双独放开以后,单独放开以后,双独原来已经放开的时候,这个应该是大于1.5的,但是我们看到农村是大量超生的,绝对不是一个1.5孩,农村是大量超生的,城市也不会低于一孩,所以我们中国的生育率不可能低于政策水平。

  黄文政:我不知道侯老师他凭什么说中国的生育率肯定不会低于政策水平,好像只要让你生这么多,你一定会生,还有超生对吧。那我想问一下,台湾的政策生育率是多少,无限大?你可以生一百个孩子,一万个孩子都可以,我告诉你,中国现在很多在农村的话,他都生一个孩子不生的,你知道吗?

  侯东民:我再跟你讲一个例子,我最近到鄂尔多斯,鄂尔多斯计生委反映现在很多城市的白领在找鄂尔多斯市,往回找,找他们干嘛,开独生子女证,证明他们要生育。

  黄文政:生育率有一个非常大的惯性,不像是你这个开关,你是自来水开关,你打开他就会生,不是这样的,中国很明显现在已经陷入了生育率陷井,你的生育率越低,越难提高。世界这么多国家低生育率国家,没有一个国家在生育率达到如此的超低水平的时候,他的成功的给他恢复到正常水平。我们面临的问题比其他国家更严重,因为整个东亚就是世界生育率最低的地方,中国这么多年受了计划生育的影响,城市一胎化,大家已经把一胎化当成正常状态了。在这个时候,因为你生得特别的爽,整个社会所有的父母会把资源集中到养孩子身上,你会把养育小孩的平均成本提得非常高,这样使得想生二胎或者是三胎的人,他根本就是望而却步,他不敢生,因为他对生育的负担,他是来自于他对平均成本的判断。其实你对超生有一个误区在什么地方?我们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假定一个社会一半的家庭生一个孩子,一半的家庭生三个孩子,这么一个特殊情况。那你会发现平均是生两个孩子,人口其实是减少的。你会发现所有的孩子里面,75%都是来自超生家庭的,你是有一个误区在里面,这个完全是一个错觉,其实一个正常的民族是需要有大量的三个孩子,四个孩子的家庭,才能弥补一些家庭生不了孩子或者是他只生一个孩子。

  从孩子扎堆到老人扎堆,三十年的时间中国人的家庭形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2010年,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有1.77亿,专家推测到2050年中国老龄人口可能将会达到4.37亿,有人口学家提出了一个比喻,中国现在人口老龄化就好像一个下坡的车,看你到底踩油门还是踩刹车,如果还是继续独生子女政策,实际上就等同于踩油门,当计划生育和人口老龄化相互交缠,事情似乎变得就更加复杂了,一旦放开生育政策,面对有限的社会资源,实际情况真的会那么危险吗?

  侯东民:从资源的角度来讲,我也可以提供一个数据。也就是说根据国际上现在的国际统计数据,目前铁矿石的数据,现在可开采的储量大概是60年,如果是潜在的储量估计是150年,我们讲这两个数字今后都会增长,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现在工业化社会我们讲只有上百年,发展中国家刚刚开始工业化。所以这种资源消耗的形式,中国仍然还要存在几千年。中国的情况来看,中国90年代预测实际上已经指出了,中国90年代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大宗矿产基本上全要靠进口。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大国没有一个危机意识,在这儿还拼命的增长人口,我想这个肯定不是一个大国应该有的态度。

  黄文政:我想侯老师对资源的看法其实是非常的一种肤浅的,或者是一种静态的看法。这个实际上是缺乏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我们首先来看,比如说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说石油,石油现在如果你现在这么开采下去,石油大概是54年就会一直用完。中国人你如果把人口控制得一个没有,你这些资源它就不枯竭了吗?会枯竭的资源还是会枯竭,也许可以把铁矿石从70年,本来你不控制人口是70年,你现在控制人口可能是80年,这有区别吗?这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你带来了什么?带来的是你自己国家的人口的老化,你的经济的衰微,你的市场相对萎缩。你这样最后是什么呢?你反而因为你的市场萎缩以后,你没有那种规模效应,你反而需要花更大的成本,更大的代价去国际市场上去买,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你把自己的人口消减掉了,然后你给全世界节省了资源,最后让自己的后代处于未来资源的博弈上的劣势,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做法。有一点,这个东西你必须要从动态来看,你可以讲资源是越来越缺,这个静态来看是这么回事,实际上你如果从价值来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比如说你拿一个手机3000块钱,你想想看,这个3000块钱,它那个铁,它那个里面的铜可能就值几块钱,你开一个车20万,这20万的车里面有多少钱,橡胶,这些自然资源是多少钱。你住一个房子,北京的房子一个小房子可能就是300万,500万,这里面的石头值多少钱,这个还是物品。你再讲服务,我去看一个病,我做一个手术你耗费了多少自然资源。这个比例其实非常非常低,我不知道侯老师知不知道这个比例,我们计算过。这个比例在过去60年里面在不断的下降,现在是不到5%。因为人不可能会被尿憋死的,你生产生活方式会改变,而且这么一种变化是整个人类社会来承担的。中国只要有1%的沙漠能够铺上太阳能光板,这个已经足够中国在2020年所有的电力需求了,但是现在大家没有办法去做这个事情,为什么没有办法做这个事情,因为你的传统能源还相对太便宜。

  侯东民:目前世界的资源的情况,中国工业化只发展了300多年,世界上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刚刚开始,在这种状况下,世界资源并不乐观,为什么造成这种状况不乐观?实际上现在整个世界的发展机制造成的,这种机制是什么机制?一个是人口在增长,在快速增长。

  刚才黄老师所说的西方经济学所谓的经济学理论,这个东西少了,那我们就少了,它不是资源了,这种假设总是很容易的。但是如果根据这种假设,如果很多资源都是这种情况的话,如果根据这种假设,作为一个大国绝对不是好事。如果那会儿资源没有了,我们是15亿人,20亿人,那时候对中国,那要用什么人口去养活这些人,那就需要马尔萨斯的那种消减人口的情况,那种必然会发生。所以不要把人口资源环境问题,这些国际上公认的问题放在我们的视野之外。

  面对老龄化困境,中国是否应该放开生育政策?专家们的观点则呈现出两极。但现实是实行了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卓有成效的控制了中国人口过快增长的势头,也成为了中国经济腾飞的动因之一,如今这项政策走到了转折点,十八届三中全会结束之后,卫计委也一再强调此次启动的是单独二孩,并不是此前的单独二胎,从这个细微之处也能够看出国家对于人口增长的控制还是比较慎重的,但这似乎也给了人们一个新的信号,这回是要动真格的了,中国的人口政策下一步将要走向何方?我们将拭目以待。
   
点评:中国经济腾飞有人口红利因素,但那恰恰是60-70年代没有严格计划杀胎时积累的人口资本,而不是因为计划生育。至于侯东民担心的不可再生资源耗尽没有了,怎么养活那么多人口的问题?首先,人类的生存只需要清新的空气、干净的水,无毒害的食品,这些在生态系统里属于可再生资源,所以最为关键的是加强环保,改变一味追求GDP的做法。
不可再生资源终有耗光的一天,如果石油耗光了还没有找到可替代能源,那就改为步行或骑自行车等环保方式,如果一部分富人适应不了新形势坚持要坐宝马,那么只能被淘汰。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富人,好让他们多活几天,就现在开始杀死无辜胎儿,这是毫无道理的。
如果需要人类的创新技术替代那些不可再生资源,那么,为了创新需要以及积累人才优势,一方面要有一定的人口数量,二要根绝污染和不成熟的转基因食品,三要改变教育方式,不搞愚民教育,四要防止淫乱,过圣洁的生活,这样下一代的智力才不会降低。
最最重要的是,要有正确的信仰限制人类的贪婪和无止境的物欲!
如果一些人坚持马尔萨斯定理成立(其实,食物链底层的繁殖力大大超过食物链上层的繁殖力),那也是淘汰奢侈消费的人,不愿意劳作依赖工业化的人,贪婪淫乱放纵败坏的罪人。
http://datanews.caixin.com/2014-11-21/100613897.html

点评:既然认为生养孩子社会付出了抚养成本,那么每个孩子包括第一胎都应该征收社会抚养费。
既然是收费,收费的各项目成本要有明确依据和实际的开销,公民在实际消费时才需要缴费,不可以提前无任何依据的征收。假若孩子出国移民或者夭折了,多征的社会抚养费应该计算利息予以退还!
孩子父母也可以拒绝强制服务的收费,例如计划生育强行提供的所谓“生育服务”,包括“杀胎服务”!
这样做才勉强算得上不违反宪法!

超过生育指标就翻倍的做法毫无道理,因为抚养成本基本差不多,孩子越多越有规模效应,平均的抚养成本实际降低。
每“超生一胎”就翻几倍的收费实际上就是行政处罚,不要挂羊头卖狗肉了!
在人口危机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也只有中国这朵奇葩的畸形做法在逆天而行!
不是想着彻底废除恶法,而是变着花样“合理”化恶例,延续罪恶,以后总会有清算的一天!
儿童权利公约:
第二条 1、缔约国应遵守本公约所载列的权利,并确保其管辖范围内的每一儿童均享受此种权利,不因儿童或其父母或法定监护人的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民族、族裔或社会出身、财产、伤残、出生或其他身份而有任何差别。

    2、缔约国应采取一切适当措施确保儿童得到保护,不受基于儿童父母、法定监护人或家庭成员的身份、活动、所表达的观点或信仰而加诸的一切形式的歧视或惩罚。(点评:没有指标出生的孩子就被征收高昂的社会抚养费,这是基于“超生身份”的惩罚。如果真的存在社会抚养需要收费,每个儿童包括一胎,单独二胎都应按相同标准收费。)

    第三条 1、关于儿童的一切行为,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
..................
第六条 1、缔约国确认每个儿童均有固有的生命权。

    2、缔约国应最大限度地确保儿童的存活于发展。(一个刚出生的小孩除了喝母亲的母乳或者父母出钱买了奶粉,没有对社会产生任何负担,可是正在修订的恶法却找借口无任何依据地对其父母各征收3倍的基于当地收入水平,相当于600%年收入的一笔说不清任何依据的费用,这比土匪抢劫还厉害,土匪还不会因为抢不够而征收高额滞纳金,这都是在婴儿刚出生没有消费的情况下就开始打劫新生儿口粮,贪婪无耻简直是空前绝后。)

    第七条 1、儿童出生后应立即登记,并有自出生起获得姓名的权利,有获得国籍的权利,以及尽可能知道谁是其父母并受其父母照料的权利。

    2、缔约国应确保这些权利按照本国法律及其根据有关国际文书在这一领域承担的义务予以实施,尤应注意不如此儿童即无国籍之情形。
http://dajia.qq.com/blog/355668009715622
如果一小孩出生时就被征收了社会抚养费,那么等到成人以后不得重复征收他/她的所得税、城市建设与教育附加、社会保险费等等,出生时征收到实际消费阶段的利息和滞纳金应该予以返还!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关于公布《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http://news.hexun.com/2014-11-20/170612208.html
黄文政:........对超生有一个误区在什么地方?我们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假定一个社会一半的家庭生一个孩子,一半的家庭生三个孩子,这么一个特殊情况。那你会发现平均是生两个孩子,人口其实是减少的。你会发现所有的孩子里面,75%都是来自超生家庭的,你是有一个误区在里面,这个完全是一个错觉,其实一个正常的民族是需要有大量的三个孩子,四个孩子的家庭,才能弥补一些家庭生不了孩子或者是他只生一个孩子。

白岩松就明显地在高层领导面前想立功: 白岩松说,“1998年抗洪报道,我发现无数个沿江家庭,都是三四个孩子。我在《面对面》做了一期《人口大堤防管涌》,强调超生现象。节目播完几分钟,江泽民总书记给计生委的主任张维庆打电话,接着张维庆写给我一封亲笔信,当天上午就召开全国电话会议。”(《白岩松的新闻长跑》,南方周末2014年5月22日)
http://bbs.cyol.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81702745
社会抚养费欠缴凭什么征收滞纳金?社会抚养在一个充满爱心的社会里,若父母失职确实有可能存在。如果一定要征收费用也该等到社会承担对孩子的抚养责任,付出了成本时征收。现在孩子一出生没给社会带来任何负担,仅仅没有计生指标就征收无疑是过早地提前征收,如果欠缴还得缴纳滞纳金,这是什么道理?
如果说新出生的婴儿呼吸了几口空气,喝了一点奶水,那么这些资源都是上帝赐予的,要征收每个人都得征收呼吸税,包括动物也得征收。不能单独针对没计生指标的出生婴儿,这样明显是歧视性惩罚。
明明是行政性处罚硬是玩弄字眼,指鹿为马为“社会抚养费”。宪法上明明是提倡性义务,实体法上却搞强制处分惩罚,还想瞒天过海试图蒙混过关, 还自以为聪明,如果不承认错误只会留下千古笑柄。
现在习近平主席提出良法善治,建立宪法宣誓制度,任何玩弄字眼,蒙骗天下的花招都是对宪法的亵渎,计划生育这类恶法必须予以废除。
既然征收社会抚养费,总要把社会抚养的项目,用途,成本费用,结余和亏空状态说清楚。
明明是行政惩罚却移花接木为社会抚养费,这是破坏法治的开端,如果不加以违宪审查和制止,则呜呼哀哉!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