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古代湖南省凤凰县土家族语言和习俗

志详沿革,盖历代相传,或更统易名,非溯源及流,无以资参考。查土官始自宋嘉泰三年(1203)年,由思州田氏土司世袭,后增流官,吏目一员,以籍察之,历元至明,迨我。大清世袭其职,至田宏天横虐不法,于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偏沅巡抚赵申乔题请革职,虽有子孙,不准袭替,钱粮、学校统归凤凰营通判经理,吏目如故。
    凤凰厅属,所居苗土各半,历唐、宋、元、明,羁縻弗绝而已。其中有土有苗,始也土挟兵以砻苗,苗亦倚土以作暴;继而土弱苗强,故前代苗民逆命,则又土为之导也。
   土民天性朴鲁者多,巧诈者少,故衣冠服物,俭质不移,惟患其太陋,不患其过奢。刚时伏腊,亦知相馈饷,总从简俭,其屋舍皆倚山结庐,缚草复板,聊备风雨,一村之中,亦有壮其梁栋,周其墙垣者数家,然并无步栏曲房,深邃至数重者,其屋前舍后,即系猪圈牛栏,入其门,秽难入目。所居鲜有厨灶,惟设火床,昼则炊饪,夜则儿女围从,向火取暖,至其业耕力作,最习勤苦,处山多田少区,刀耕火种,终岁勤劬,绝不言劳。间有出外贸迁者,亦不过挟微赀,在数百里往来贩卖,觅取蝇头而已,若夫工匠伎艺,其性拙而不灵,凡木工、土工、石工之类,欲求其稍有匠心者,必求诸他邑,来此佣工之人,本地绝无。但愚拙之中,往往有好胜健讼之辈,不过鼠牙雀角,而前官所断,重控新官,有司审明,越诉上宪,此风今虽渐减,然亦未能尽革也,性尤信巫尚鬼,不重医药,故本地亦无精于医者,凡疾病先祀鬼,不愈则宰豕割羊,又不愈则椎牛以祷。如又不愈,则委之于命,听其死生而已。凤厅之民,天性习尚,大略如此。
    胶庠之中,亦有秀俊,士但囿于俗习,方补弟子员,辄意满不求再上,甚且辍业而逐锱铢、躬耕稼,故其为文也,不但空疏无物,而枯涩鄙俚,往往皆是。又苦于平上去入,四声明晓者寡,故诗歌词赋无能焉。喜其朴诚自守,不轻出入公庭,即间有造言弄笔,代人作词,架捏控告者,稍加惩便,即知绝迹,振其志气,泽以文章,亦非必不可上达者。
土语称父曰爹、称母曰妈、名女必曰某妹,呼儿曰崽,呼婿曰郎,称祖曰爷、称伯叔曰伯爷、叔爷。谓侄孙曰孙子,称外祖曰家公,称外祖母曰家婆;呼电曰火闪、呼虹曰起扛,呼萤曰亮火虫;呼鳗曰鳝,呼鳖曰甲鱼,呼一切大小蝶俱曰飞哦,呼蟋蟀曰蛐蛐;呼花蕊曰花苞,呼树根曰蔸。谓行曰衡,谓睡曰困,谓事不可为曰莫听,谓作事中止曰放散,谓上访曰高头,谓吃食曰却,俗字谓小为射(姚字去声),谓隐身而入为钻(诗攒音),越占为卡,肥面为胖,跛足为瘸(拜字去声),锁人为不(墩字上声)锁,此等字往往见之讼牍。
土民初丧家绕白布于首,浼道士取河水浇尸,做佛事,里党无论亲疏,皆来做夜,锣鼓喧闹,歌呼达旦,名曰闹丧,丧家设酒肴以待,稍节省,众共非之。以为薄待其亲,故多有称贷,以饰观者,此风甚于无礼,现已严禁,近亦渐少。葬前三日开吊,亲友以香谷酒礼祭奠,唯姻娅则用祭牲,赙从厚,葬先一日,行堂祭礼,次日里党毕为舁棺,助葬执佛,丧家设酒饭在山。饮食而散,坟无禁步,同族之人,共葬一地,止以昭穆为次,既葬三日后,丧主备席邀亲友至墓前,祭毕而饮,谓之复山,服阕后,火化灵牌即已。不知设木主奉祀,岁首惟有墓祭,其祭新冢在春社前,用蒿菜煮米饭,杂盐肉丁,和成团,名曰社饭,又曰挂社,其祭旧冢,在清明,冬则除夕,凡祭于冢上,必标纸钱,名曰挂坟。
土民妇人不知妆饰,从无结伴入寺烧香恶俗,且安于劳苦,纺棉绩麻,兼为夫男缝衣制履,担水舂粮,甚且有插秧锄草,妇习男事者,古诗云:“键妇把锄犁”于斯愈信,但邻近苗居,颇有不知妇道,夫在辄思更嫁,多方不睦于夫,冀图生离者,今亦渐寡矣。

土人冠礼久已不行,然土人于男子将婚,里党醵钱易字,为父兄者,邀客醮子,命以成人之道,谓之簪花。

土人婚礼,男家请媒药,至女家求亲,和三次始允,然后备送庚贴,谓之谢肯行聘,以首饰细布羊酒等,厚薄称家有无,将娶,以豚酒报日,谓之上头,亲迎之礼,行者甚少。迎亲之日,富有用鼓乐花轿,贫寒者以素轿无妆饰。女家邀亲友故旧,聚饮伴嫁,赴席者必带礼物相赠,谓之添箱。临行皆痛苦,新妇直哭至男方家止,谓之哭生,凡妇家送新之客,男家先托族长,设酒肉于将近郊野,席地而饮,醉饱而归,谓之茅筵酒。新妇三朝,亲烹茶汤酒水,送举家老幼,谓之拜茶,然后拜祖先,见公姑,即请贺客并备席送至岳家,谓之冷淡席。女家俟婿家宴客毕,择吉接婿并女同归,谓之回门,岳家设席,请至亲陪婿饮酒,其赠嫁妆奁厚薄,视家贫富,极富者赠以田产,谓之女户田。
方言称呼上和我们安庆潜山的基本一样。只是我们那儿对父亲的称呼各家都比较乱,有称呼为爷、父、伯、爸、爹等。对于父亲的父亲称呼比较一致,为爹爹。
上海话管打雷叫打火西
方言称呼上和我们安庆潜山的基本一样。只是我们那儿对父亲的称呼各家都比较乱,有称呼为爷、父、伯、爸、爹等。对于父亲的父亲称呼比较一致,为爹爹。
shuibian 发表于 2014-9-27 08:50
你们与湖北黄冈比较接近,喊父亲有爷、伯、爹等等。
凤凰厅志之凤凰土家族语补充:土语称哥曰大,称弟曰冒,称姐曰假,称姐夫曰假夫,称舅子曰逑佬,称小姑母曰满娘,称大曰身十大(台>,称小曰身十小(酿),称太阳曰尼头,称溪曰缸,称水曰许,称书曰须,称父亲的拜把子曰同年爷(亚),称老婆曰家娘(嘎娘),称匠曰枪,称厕所曰茅室,称白天曰尼尼嘎,称晚上曰亚嘎,称上午曰尚半尼,称下午曰哈半尼,称吃中饭曰恰点生,称半夜曰三公半亚,称正午曰尼头王天,称人曰尼,称他曰给,称他们曰给兹,称寨子曰院子。。。。
凤凰土人语句详解:尼孬蓝,你伢崽给强子咯兹冇tiang话蓝,咯兹亚毛三嘎哈光起脚板催靠,这安间咯兹热,毒杀多,ao到一口逑有地了lia,你当妈咯冇晓得给给两条子?译:你看,你儿子他怎么那么不听话呢?都那么半夜了他还赤脚出门,现在毒蛇多,咬了一口就完了,你当母亲的不知道用小棒打他两棒么?
凤凰厅志之凤凰土家族语补充:土语称哥曰大,称弟曰冒,称姐曰假,称姐夫曰假夫,称舅子曰逑佬,称小姑母曰满娘,称大曰身十大(台>,称小曰身十小(酿),称太阳曰尼头,称溪曰缸,称水曰许,称书曰须,称父亲的拜把子曰同年爷(亚),称老婆曰家娘(嘎娘),称匠曰枪,称厕所曰茅室,称白天曰尼尼嘎,称晚上曰亚嘎,称上午曰尚半尼,称下午曰哈半尼,称吃中饭曰恰点生,称半夜曰三公半亚,称正午曰尼头王天,称人曰尼,称他曰给,称他们曰给兹,称寨子曰院子。。。。
或许存在理想中的土家族方言,但是绝不是LZ列举的,这个就是个‘大汉方言’。。。LZ要多交点各地朋友小住段时间,所列举的‘土家族方言’有部分词语在江苏多地方言中雷同,毫无难度。
你所说的跟土家语毫无干系,只不过是汉语的一种方言形式,真正的土家语估计那些所谓的土司都不会。相当多的土司家族就是朝廷任命的汉族官员,有家谱为证,最后却统统在少民认定中被划分成土家族,我可以说TG的民族认定工作做得相当差劲。
我这是摘录的百度的土家语介绍:土家语是土家族使用的土家语支仅有的两种语言的统称。但由于孟兹语一直以来就是小众语言,使用人数极少,故一般提及土家语指的是武陵山区一千多年的通用语言毕基语。[4] 土家族(毕基卡)分布在中国湖南、湖北、重庆和贵州交界地带。土家语言属藏缅语族,语支未定,一说属彝语支(语音相对接近),一说属羌语支(黏着程度高),但毕基语和绝大多数藏缅语的差异都是十分明显的,当然与完全没有词形变化的汉语、苗瑶语、壮侗语差别更大,因此现一般单独成立土家语支。毕基语为黏着语,孟兹语为分析语。毕基语又分龙山土语和保靖土语两个方言区(注:以往将保靖土语分为沙沙语和虾语,但两者相对龙山土语十分接近,故2006年以后藏缅语学界倾向于两者合并为同一土语)。龙山土语还存在有无颚化和舌尖元音的差异。毕基语与孟兹语差异过大,无法交流。毕基语两土语间通话基本无碍。即使毕基语更为传统,语音上从改土归流开始也受到了汉语西南官话影响,浊辅音b、d、g、dz、dʑ有所清化,但此转变并不彻底,只有自然停顿后的第一个音节为浊音时清化成了不送气清音,而其余时间仍为浊音。[6] 而原清音节,停顿之后的第一个音节为清音时送气较强,其余时间送气较弱偶尔不送气。[6] 因此,应加强注意这一点,去掉改土归流以来西南官话对毕基语语音的影响,维持清浊二元对立模式,以消除同一个词两种拼写的不便。而孟兹语受周边语言(主要是湘语和苗语)的影响。语音与毕基语相去较远不提,语法上也与毕基语的高度黏着背道而驰,完全放弃了黏着手段,变成了分析语。[1]
土家语的另一语支--胡玛语。仅存在于永顺县郎溪乡王木村打洞溪。这里因为与世隔绝,山外土家族人受汉文化影响而不断汉化,这里却保存了原生态的土家文化,还完好保存了土家语另一支语系——胡玛语
不好意思,我不是抄百度百科的。我是转载乾隆初期的《凤凰厅志》一书中的《土家族风俗、语言、丧俗、婚俗》。如有不妥,欢迎批正。
因為母親曾在民委工作過,有一些資料的便利,我自學過一些北部土家語。看樓主貼的詞彙,鳳凰土人話底層似乎是湘語或贛語這一類南方方言,而難以尋覓和土家語(非土家語中的漢語借詞)有相同之處,比如:
(1)麻韻三等讀ia,如姐音假,夜音亞(三更半夜=三更半亞),
(2)日母保留鼻音讀法,讀日音尼(日頭=尼頭)
(3)全濁仄聲清化送氣,如匠音槍
(4)支微入魚,如水音許
(5)蟹攝單元音化,如界音嘎(夜界=亞嘎)
(6)第三人稱作”渠“這樣的南方方言形式,(他爲給)

隨便對比幾個土家語:
姐[a35 ta53]
白天[t'e53 niu53 k'u21]
太陽[lau21 tsi21]
……

從全濁平聲清化不送氣以及蟹攝單元音化來看,鳳凰土人話似乎屬於湘語。如果鳳凰的土人真的和武陵地區的土人爲同一民族的話,那真是一個不幸的消息,因爲這只是新漢族移民(講明官話)無法理解的湘語而已。所以我說,對於除了土家語地區以外的大部分土家族研究都是內部不能自洽的,只用對自己有利的證據,不利的證據忽視,自相矛盾牴牾之處比比皆是。國內的民族學(文科)真是水平普遍低下,很多從事民族學研究的對於語言學一竅不通,對於歷史文獻也未必熟悉(比如早在北朝《周書》就有記載的土著向(hiang)姓竟然被認為是巴人相(siang)姓所改),只會牽強附會。
——————————————————————————————————————————————
PS:所以,明清時湘黔川鄂地區方志中的"土人"當作”本地土著居民“解,而不是作”保靖等地土人“(講bizika的族群)解,索緒爾告訴我們,能指和所指不能混淆。
呵呵!中国的民族划分认定恐怕是全世界最奇葩的。

说数据吧:土家族人口1982年是572504人,到了2000年 就发展为8028133人。

什么原因?不解释。大家都明白。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6-28 02:21 编辑

鳳凰廳志之鳳凰土家族語...這些注音大抵是用北京腔去讀吳語系統的古雅口語,北京人以為自己是正統才會搞不清楚...日頭 lit-thau 的吳音,書 su,也可以古雅地讀作 tsu...爺 ia 是標準的雅言。「槍」和「匠」完全同音。

現代不標準的人,認為別人的古音不標準,這是很可笑的北京腔。
楼主说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藏缅语族的土家语吧。
土家语的语序不可能是那样的,楼主举的例子更像是汉语南方方言,广受赣语,湘语影响的一门方言。
没啥事
本帖最后由 welson 于 2015-7-7 08:59 编辑
呵呵!中国的民族划分认定恐怕是全世界最奇葩的。

说数据吧:土家族人口1982年是572504人,到了2000年 就发展为8028133人。

什么原因?不解释。大家都明白。
鹧鸪天 发表于 2015-6-25 23:21
土家族人口1982年应是283万多,1990年是570万,没有你说的那么离谱,但这个增幅确实吓人,与土家族类似的还有满族,由1982年430万增长至1990年980万

同期汉族9.37亿增长为10.42亿,由占全国人口93.3%降为91.96%,各少数民族则由6.7%上升至8.01%,八年间全国人口增长12.45%,汉族增长11.29%


发生这种变化与当时的民族政策有关,许许多多的民族县民族乡如雨后春笋般涌出,而原有自治民族人口太少,民族县民族乡又有许多实惠,于是整村整乡重新划为该自治民族的事并不少见,还有计划生育的影响,这是政治正确+现实利益的结果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5-7-7 09:06 编辑
你们与湖北黄冈比较接近,喊父亲有爷、伯、爹等等。
albert.xu 发表于 2014-9-28 16:26
这些人口文化都有楚国的底子。湖北及周边(包括湖南)的土、苗族,最早来源于商朝的西南夷,后来融入楚国。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7-7 09:21 编辑

真正的满族大概有400万 , 真正的蒙古族也只有400万左右。   朝鲜族则有8000万。  大概是他们的20倍,这是自然发展的正常比例,

在古代, 朝鲜半岛差不多有5~600万人口, 女真-满族的人口 20~30万。  比例一直很稳定。

1910年 满旗人口 100万, 朝鲜人口2000万,也是20倍稳定  这时旗人总数150万。
1950年 旗人总数240万 增长了0.6倍  朝鲜半岛人口3500万, 增长了0.75倍
发展到今天,半岛的乐浪郡汉人应该有多少人口,秽貊人应该有多少人口,平安道、咸镜道女真人应该有多少人口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