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关于“拓跋”(或拓跋氏)部落名称

(1)
东胡不是通古斯,东胡是游牧民族,而直到公元第一个千年末,通古斯还是驯鹿、渔猎民族,蒙古语族还是森林渔猎民族,突厥语族是很古老的游牧民族,而且东胡住毡房门口“向日”这一习俗与突厥语族完全一样,至今很多哈萨克游牧家庭的毡房都是将门口朝向东方太阳升起的方向,因此有学者认为三千年前左右的东胡属于突厥语族。

东胡后来分成鲜卑和乌桓,从遗留下来的词汇看,建立北魏的拓跋鲜卑很明显就是突厥语族。古突厥语的r方言词汇借出到蒙古语族,因此现在的蒙古语和突厥语族的楚瓦什语有很多相似之处,因为楚瓦什语正是与古代匈奴、东部鲜卑同属于古突厥语r方言。鲜卑主体的方言与突厥语族其他部落的方言发展为现在共同语突厥语方言。

至于图腾,使用过鹿图腾的部落多了去了,鹿石分布从东亚到东欧。以古代突厥语族为例,某部落先以鹰为图腾,后该部落人口繁衍分化为若干新部落,各部落以示区别遂分别用狼、鹿、牛、羊等作为各自图腾,这样例子很多。
《乌古斯可汗传说》提到食熊鹿肉的神兽为qiat,这也是一种图腾,有学者认为即是麒麟,《虎狮民族鲜卑源流考》作者即认为与虎狮图腾有关,包括高车乞袁即后来乞颜之称与此有关,以及可汗之称与此有关,是为“大”之意。

唐人尹知章注《管子》称:“屠何,东胡之先也。”东胡起源之屠何、土方说也值得关注。
而“东胡”、“屠何”和匈奴“屠各”、鲜卑“独孤”、乌古斯“tuger”音近,地理也近,而且也音近“吐火罗”、“同罗”(鲜卑、高车、回鹘,以及后来的克列、乃曼都有此部),或许他们是同源部落,在不同地点不同时期不同方言分化而来。现在哈萨克乃曼部有toqar部落。

拓跋之拟音toghbek,被突厥语念做tabghas等也与上面“东胡”各种变音音近,或许有同源词根togh关系。togh是古突厥语“土”之意,由此同源词还有tagh\taw是突厥语“山地”之意。
托铎莫何,陇西鲜卑的始祖,《晋书》解释托铎为“非神非人之称”,卜弼德在其《胡天汉月方诸》系列札记里讨论及此,认为即是突厥语中的taγdaqï,意为“山居者”,与突厥人的高山崇拜传统颇有关系⑤。莫何即古突厥碑文里的baγa,夏德早就把Baga Tarkhan与唐代史料中的“莫贺达干”对应起来⑥。

(2)
东胡自出现于史册就是个游牧民族,嘎仙洞鲜卑那并不是东胡起源地,而是部分游牧东胡退居鲜卑山嘎仙洞以山为号的,另外嘎仙洞这说其实牵强,鲜卑未必住过那里,相关文献网上有。

【tagh\taw是突厥语“山地”之意】——这个不是我“认为”的,而是现实。山地是游牧民族常见的一种重要牧场,天山、阿勒泰山的哈萨克牧民每年都转场上下山。

不是一些突厥,而是古代突厥语族大部分,现代哈萨克等突厥语族的牧民毡房,都是门口向东,也不是什么“起源东方的一种表达”,而是如同古书早已记载过的那样是“敬日”。

我那是打比方,一个图腾变为多个图腾,一个部落名称演化为多个部落、氏族名称,如同汉族的一个姓氏演化为多个姓氏那样,不知道你能懂否?

“鸟图腾,鹿图腾,狼图腾”——我那是打比方,除此外还有树、山、日、月等原始,太多了。特定民族有过确定的图腾,但并不绝对是该民族独有的,比如鸟图腾,在世界各地都有,狼图腾也是。

突厥除了狼图腾,其实还有日、月、山、树等崇拜和图腾。突厥汗国碑文写道,大兴安岭是突厥的圣山之一,突厥人称之为qadyr山,而后来在中亚,从哈喇汗王朝第一任可汗的称号里就都带有qadyr一词,而哈喇汗王朝可汗们还自称tawghas(桃花石)可汗,也就是突厥碑文里写过的tabghas(唐朝),也即拓跋氏,现在哈萨克乃曼部即有toqas部,哈萨克还有tabin、tama等音近部落,与回鹘内姓之tabin,鲜卑乞伏等有关。

根据林安庆的研究,与“拓”对应的词汇是[to:g,与“跋”对应的是【be:g〕,两者都是突厥语词汇。克劳森解释to:g为尘土、泥土,be:g为氏族和部落首领,并怀疑可能最早是借自中文表数量的“百”字(这个说法源自很多突厥学者的猜测,恐怕是不能成立的)。»林安庆还发现,今天厦门方言中的拓跋发音,与突厥语这两个对应词汇几乎没有分别。他得出结论说,汉字“拓跋”二字并不是古突厥文tabgatch(即tabγach)的对音转写,而是古突厥文[to:g beg〕这一复合词组的对音转写,其词义正是土地之主人,完全证实了北魏官方自己的解释。——摘自《论拓跋鲜卑之得名》


有这种演化可能:t(d)—>ts—>ch—>sh—>s。林安庆认为是 to:g beg,我认为,“跋”还有可能是bay, “跋”的bad的d或者按古突厥语语音演化规律部分词中或词尾的d演化为y,或者此汉字的d并不反映在音译里。
十六国时期建立了西秦政权的陇西鲜卑乞伏部,其部族名称“乞伏”,或作乞扶、乞佛、乞步。 “佛”中古音biut,据蒲立本构拟的早期中古音,“伏”音buwk,或拟biu,这里t收尾、k收尾、没有收尾的三者用在同一个词的音译。

史书里的鲜卑指的就是拓跋鲜卑等中部和西部鲜卑,特别是建立北魏的拓跋鲜卑等。东部鲜卑其实也是突厥语族,只不过还有匈奴遗裔、东北土著等混化,与鲜卑主体语脱离较多,并且后来大部分汉化了。比如慕容鲜卑的:慕容bayan、步摇bayan、莫护跋bayanbek(bayanbay)、亦洛韩el qan、阿干agha,这些都是突厥语词。


(3)
跋、拔古音同。

一方面,对照突厥语碑文,拔也古=bayarghu,拔悉密=basmyl,这里“拔”对译ba,不带尾。

另一方面,Ferghana拔汗那的拔对译带尾的fer,带尾r。

而“跋”古音为buat。

综上,说明“跋”在ba基础上,可对译不带尾词,也可对译带尾,且可不限于原来的t尾音,拓跋的跋很可能为后种情况,应是ba(?)\be(?)这种情况。

拓跋的跋,根据北魏官方解释为君主、首领之意,大部分学者都可在突厥语词中找到符合的词,我认为可以对译突厥语词bay或bas或bek等,而且这些词可能还有更古的同源词关系。bay是富有、富人,bas是头、首领,bek是一种部落首领称号。

(4)
按突厥语音规则,bek对应的后元音是baq,浊音gh对应的清音为q。
“拓跋”如果按克劳森等解释为togh bek,那么按语音规则可以对应为toq baq。
查哈萨克语词典,可知toq是“饱的”等义,toqbaq(或toqpaq)是“大头棒”,其中词组toqpaq jilik是“大腿骨”,并发现“大腿骨”也可用词组toqbas jilik,而toqbas单独并无意思,该词组中toqbas等同toqpaq,正与古汉语“拓跋”的可能音译toqbaq或toqbas相同,以及接近突厥语tabghas,而tabghas以及后来的tawqas桃花石等变音被很多学者考证为由toqbas词中q\b音素易位而来。
而toqbas单独并无意思可能反映了古突厥语不同部落方言,在融合为哈萨克语过程中,使用toqpaq的方言保留了大部分词义,而使用toqbas的方言仅保留了toqbas jilik大腿骨的含义,这可能和牧业经济有关,当然和该词变为部落名称专有词后原来含义消失也可能有关,这样“拓跋”部落的名称很可能就是toqbas。




以上仅为我个人推测,还有很多需要继续思考。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5)
这样“拓跋”部落的名称很可能就是toqbas,其含义也可能与toqbaq相同为“大头棒”,在古代是一种战争武器,然而据北魏官方解释拓跋为“土”之“君主” ,我想或许是拓跋部建立北魏后,为了提升自身形象,使用音同且词义优雅的双关词组来解释,这样toqbas=“大头棒”部落名就拆分成了togh bas=“土”之“君主”部落(拓跋)。而在当时,拓跋北魏官方选用的古突厥语词togh之“土、泥土”意可能已经是生僻词了,正在被topyraq、balshyq等突厥语词所取代,尽管它们有些可能是更古老的同源词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给周边突厥语族,甚至给拓跋自身(除了文人外)的大众造成了部落名称含义混乱和遗忘,在随后数百年拓跋部在北中国的持续强盛,同时北方游牧区的拓跋遗族不断分化,导致toqbas“大头棒” 原意消失,专指为北魏拓跋,且由于含义消失造成容易音变,进而q/b音位互易且o和谐为a音成了突厥碑文上的tabghas,而拓跋在北方的遗族也因此演化为toqas\tawghas部,喀喇汗王朝历届可汗自称桃花石汗tawghas,且指中国,这个其实就是“拓跋”,且称号带有qadyr,而突厥碑文显示qadyr山(大兴安岭)是狭义突厥的圣山之一,据学者们推测喀喇汗统治者出自一支九姓乌古斯部落。

突厥碑文说突厥与九姓乌古斯同族,据研究狭义突厥出自八姓乌古斯(或八滑、九姓乌古斯),八姓乌古斯(或九姓乌古斯)主体后来演化为乃曼部,据《史集》记载乃曼曾有位君主称号即为qadyr汗,且现今乃曼部内仍有toqas部,可能即为拓跋在北方的遗族,他们的一支可能从阿勒泰、塔城一带脱离九姓乌古斯(或八姓乌古斯,即后来的乃曼)南下建立了喀喇汗王朝。在这种推测下,toqar(=吐火罗=同罗)与拓跋(toqbas)则非同源,toqar部现在素万部名为toqaristan,本来也是乃曼属部,后脱离,南下大玉兹地区独为部落。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拓跋,鲜卑中一个部落,拥有数万户部众,应同“土默特(数万)”之意。
拓跋与tabghas、tabgatch、tabγach、tawghas是无论如何也对应不起来的。
O3a3c* (M134+, M117-)
拓跋与tabghas、tabgatch、tabγach、tawghas是无论如何也对应不起来的。
hercules 发表于 2014-10-23 08:50
那些肯定对不上。
我在2楼写的是:“拓跋”部落的名称很可能就是toqbas。tabghas/toqas/tawqas等则是toqbas的b/q音位互换演化的结果,读法虽然变了,但所指仍是拓跋及其同源异流部落。

在哈萨克语里toqbas单独使用并无含义,但词组toqbas jilik则与toqbaq jilik含义同为“大腿骨”,toqbaq意为“大头棒”,所以推测toqbas原本也是“大头棒”,两者应是不同部落方言差异,随着拓跋部的崛起,北魏官方重新解释拓跋名称含义,促使拓跋原意消失,可知拓跋是使用toqbas方言的部落,拓跋一词正是原意消失的toqbas。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拓跋,鲜卑中一个部落,拥有数万户部众,应同“土默特(数万)”之意。
远方的一片白云 发表于 2014-10-22 04:40
这个不太可能,北魏官方没有这样解释拓跋,发音也对不上。突厥语万是tumen。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tobas(topas)意为“无头脑”,北魏官方选了当时也算生僻的古突厥语词togh(土),可能没想到自以为很好的重新解释“拓跋”名toqbas意“大头棒”—>为togh bas意“土”之“君主”,在突厥语进化规律特别是乌古斯方言词中gh容易丢失,从而成了tobas“无头脑”,也可能这个原因导致北方拓跋遗族将本部名b/q音位互换,成了没有含义的tabqas/tawqas—>toqas,进而成为新的部落名称专属词传播至今。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周书》:“金山形似兜鍪,其俗谓兜鍪为‘突厥’,遂因以为号”,很多学者早已注意到“兜鍪”可能是突厥语词,并且发现音同哈萨克语常用于男士无沿帽的tumaq,哈萨克语常用于女士帽的则为bo'rk,在古突厥语某些词存在b/t通用现象,比如土门可汗又称布民可汗tumen/bumen,所以bo'rk为to'rk—>turk。

因此“突厥”意为“无沿帽”,特别是冬天的高帽、护耳帽等,古波斯雕刻里塞人战士的帽子也是这样,古游牧民因物质有限,可能常把这种帽加固当作头盔用,因而当时汉语解释“兜鍪”为“头盔”。《周书》将“兜鍪”当作自己的词,表明出身于突厥语族的鲜卑系拓跋、北魏、北周等直到唐朝,在汉化过程中还保留了一些突厥语词汇。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表示“帽子”的突厥语词还有qalpaq,一般指夏天的带沿帽,哈萨克有时也根据帽子特征,把吉尔吉斯称为aq qalpaq“白带沿帽”,卡拉卡帕克族的名称即为qara qalpaq“黑带沿帽”(清朝记载其为哈萨克别部)。
与此词形似的qalmaq“卡尔梅克”,哈萨克人一般认为该词是突厥语词“打算留下的人”,是哈萨克等突厥语游牧民族对蒙古族的称呼,因古代哈萨克的一些部落从蒙古高原西迁,其中某些人没有跟随,留下来而得名,或者蒙古人到哈萨克游牧地附近滞留而得名。但在蒙古族中有种观点认为qalmaq是qalpaq的变音(p/b/m互通后),是哈萨克语的“带沿帽”意思,认为是哈萨克族对蒙古族的歧视性外号。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那些肯定对不上。
我在2楼写的是:“拓跋”部落的名称很可能就是toqbas。tabghas/toqas/tawqas等则是toqbas的b/q音位互换演化的结果,读法虽然变了,但所指仍是拓跋及其同源异流部落。

在哈萨克语里toqbas单独 ...
乃曼 发表于 2014-10-23 22:03
tabghas最早是柔然对北魏的称呼,与拓跋族人无关。柔然与拓跋氏打了几百年的交道,连人家的姓都搞错,这不太可能。
O3a3c* (M134+, M117-)
tabghas最早是柔然对北魏的称呼,与拓跋族人无关。柔然与拓跋氏打了几百年的交道,连人家的姓都搞错,这不太可能。
hercules 发表于 2014-10-24 08:26
tabghas与北魏既对译不了,也没最早是柔然对北魏的称呼的证据。
最早见于突厥碑文中突厥人对唐朝人的称呼。到唐朝时,“拓跋”早已分化出多种形式。其音变见我在7楼写的。

北魏拓跋togh bas、秃发、唐朝人的tabghas、哈喇汗可汗的桃花石tawqas等,现在的图瓦tuva、图发拉尔tufa-lar、哈萨克族的tama\toqas(我推测toqas不是原始toqbas丢掉b音直接而来,而是toqbas—>b/q易位tobqas—>元音和谐tabqas—>b演变为w音tawqas—>aw演变为o音toqas)等都是原始鲜卑拓跋(toqbas)分化而来。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周书》:“金山形似兜鍪,其俗谓兜鍪为‘突厥’,遂因以为号”,很多学者早已注意到“兜鍪”可能是突厥语词,并且发现音同哈萨克语常用于男士无沿帽的tumaq,哈萨克语常用于女士帽的则为bo'rk,在古突厥语某些词存在 ...
乃曼 发表于 2014-10-23 23:37
这个存疑,我还是坚持认为“土耳其”的词源是蒙古语族的“toolek”,原始含义是“头颅”,后来引申出“兜鍪”(头盔)的含义,同意你认为的“兜鍪”在汉语中可能是外来语的说法,但不敢肯定,因为用汉字也能解释,只是很别扭。


在我看来,突厥和高丽正相反,突厥用东边的蒙古语族的“toolek”做族称,高丽用西北的塞语中的“kol”(勾丽,含义是“头颅”)做族称,“高勾丽”可能是勾丽的自傲的称呼,王莽就强行改成“低勾丽”,结果高句丽人认为受到污辱因而起义造反,从这一段历史看,“勾丽”是“头颅”的含义的可能性很大。“高”在古突厥语中词根也是“ko”或“kok”,是“抬高”“升高”的意思,搭配不同词尾形成不同的词,我个人认为“高句丽”原始含义可能从“高头”的含义演变指高句丽人戴尖顶高帽子,和突厥人的演变方式一样。
另外想问一下,阿尔泰语系的朋友(从小在非汉语环境长大)是否发“r”的音都有困难?像是“sorry”最后都发成“soly”?
tabghas与北魏既对译不了,也没最早是柔然对北魏的称呼的证据。
最早见于突厥碑文中突厥人对唐朝人的称呼。到唐朝时,“拓跋”早已分化出多种形式。其音变见我在7楼写的。

北魏拓跋togh bas、秃发、唐朝人的ta ...
乃曼 发表于 2014-10-24 23:13
这个我的观点认为:
从后来的突厥族系的人称呼宁夏回民为“唐古特”,以及党项人国号自称“大夏”(西夏国全名为“白弥大夏”或“白高大夏”,“白弥”含义一种说法是“白人”)来看,古代突厥语“gh”发音是倾向于一种略带喉音的汉语“h”,因此“桃花石”发音另一种很大可能的含义是“大夏氏”或“大贺氏”(按赫连勃勃的说法,大夏氏先祖北逃后“北迁幽、朔”,看来夏人北逃也包括了东北方向,因此不能排除大贺氏是大夏含义的可能性)
另外想问一下,阿尔泰语系的朋友(从小在非汉语环境长大)是否发“r”的音都有困难?像是“sorry”最后都发成“soly”?
爱好者 发表于 2014-10-26 08:22
发“r”的音没困难,突厥语的r是颤舌音,像俄语、西班牙语的r音,说的时候也常弱化为卷舌音,像英语里r音。
突厥语里r和l区分明显,而且很稳定,比如bil(知道)、bir(一)根本不会混淆r/l,所有突厥语的“一”都是bir或byr,后面一定是r,没有变成bil的,不会像汉语等语言的l/r有混用的现象。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这个存疑,我还是坚持认为“土耳其”的词源是蒙古语族的“toolek”,原始含义是“头颅”,后来引申出“兜鍪”(头盔)的含义,同意你认为的“兜鍪”在汉语中可能是外来语的说法,但不敢肯定,因为用汉字也能解释, ...
爱好者 发表于 2014-10-26 08:20
突厥语里l/r区别稳定,不太可能混淆。(看上楼)

所以你说的那个toolek以及其他t(?)l(?)之类的不可能是turk一词。

我之前说过, “头盔式帽子”在一些突厥语方言读“兜鍪”tumaq(今哈萨克语常指男式帽子,形似头盔,常用于冬季),在蓝突厥方言是turk,在古突厥语里某些词中b/t通用,比如布民可汗bumen=土门可汗tumen,所以也正与bo'rk帽子同(今哈萨克语常指女式帽子,也有形似头盔的)。

关于高丽,我在别的帖子写过,我推测其祖先为古突厥系的一支,后来大量混合其他民族异化为韩语了,但保留了高丽名称也就是现在korea,其祖先是“貉”,也即现在哈萨克的克列部kerei,还有个相关的是貊,也即现在哈萨克的蔑儿乞merkit部,克列、蔑儿乞常在一起,有时合并有时分开,现在蔑儿乞在克列里面。
版权声明:我发表的文章是我潜心研究并参考国内外文献后所写,我拥有全部版权。读者可以转载,但必须注明出处、原作者——哈萨克族网友“乃曼”,并且不得在转载时夹杂谩骂、攻击性言语,否则一经发现勒令删除并追究法律责任!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要求转载方删除转载内容,则转载方必须删除,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突厥语里l/r区别稳定,不太可能混淆。(看上楼)

所以你说的那个toolek以及其他t(?)l(?)之类的不可能是turk一词。

我之前说过, “头盔式帽子”在一些突厥语方言读“兜鍪”tumaq(今哈萨克语常指男式帽子,形 ...
乃曼 发表于 2014-10-26 16:41
哦,这样,我还以为阿尔泰语系的人都发不出“r”的音,看来是误会了

关于“turk”,为避免你误解,必须好好解释一下,
这个词是典型的伊兰语词根,我在本论坛的其它帖子中说起过这个词根,它的词根在波斯语中是“tar”,在一些塞语后裔语言中元音降级成为“tur”或“tor”,其本来的意思是“头顶”、“头发”、“黑色”、“暗色”,在波斯语中元音没有降级,都是“tar”,在一些东伊兰语中形容“头发”、“黑色”、“暗色”时用“tor”,在形容“头颅”、“头顶”时元音又降级成为“tur”,这是个词根,在和其它词搭配或衍生出其他词时,后面加一元音,波斯语加“a",东伊兰语加“i”,比如“萨里库勒”(首山),“萨里”是“sar”(首)加上“i”。比如形容黑马的“tori”(盗骊)。
波斯语中常见的使用形式是再加上“k”,扩展其含义,成为“turik”,含义变成了“头顶”、“头盔”(铁质)。实际上这个附加的“i”发音很不明显,过去老的波斯语教学保留了“turik”发音中的“i”,现在的波斯语教学已经取消了“i”,直接变成“turk”,这个和什么女士帽子没联系。


原本的阿尔泰人如现在的蒙古人、韩国人一样发不出“r”的音,因此像达斡尔人的“头”有两种发音,一种就是“teoli”,组合使用时变格为“toole”或“tolek”.该词在达斡尔语中不但有“头”的含义,还有“顶”的含义,和北地本土词明显含义不一致,应该源自塞语,只是不知道是夏人北逃带到北地的,还是达斡尔人自己和塞语系接触学会的,我怀疑汉语的“头”和“头颅”发音最早也来自夏人,到了汉代读音发生变化,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兜鍪”的解释时,说“”,就是“头”,显然“头”读音和“tor”不一样了,但我怀疑更古老的时期有可能一致。
关于“句丽”名称来源,你说的“貉”,本来就是一种歧视性发音,本身没有任何含义,你若非说“句丽”是“喀喇”黑色的意思,明显没有什么说服力,高句丽或朝鲜人尚白,突厥人在书里也说高勾丽人白色皮肤,最重要的,没有人会称自己是“抬高黑”族,语法上也解释不通,王莽也不会因为有人称自己是“抬高黑”族而生气非要给别人改名字,只有用塞语的“koli”——“头”解释,王莽才有生气的理由,“高昂头颅”,代表着一个小民族面对强势民族时的不屈服和自尊。就像“突厥”,最初可能就是自称“头”族、“顶级”族,谁知后来忘记了“turk”本身不仅仅是“头盔”的含义,更重要的是“头”“顶部”的含义,只记得个“头盔”,结果使得自己的族称变成了可笑的“头盔”族。后来干脆连“头盔”也忘记了,变成了一个无含义的名称。又比如“特勤”,就是借用塞语“头”“顶”、加上后缀形成的,意思是“头人”,可现在有哪个突厥人能说清楚“特勤”的含义?
我是外行,说下我的个人感觉。拓跋,句丽,乞伏这些词貌似发音方式相近,都是鼻子和嘴唇发音。
关于“句丽”名称来源,你说的“貉”,本来就是一种歧视性发音,本身没有任何含义,你若非说“句丽”是“喀喇”黑色的意思,明显没有什么说服力,高句丽或朝鲜人尚白,突厥人在书里也说高勾丽人白色皮肤,最重要的, ...
爱好者 发表于 2014-10-27 00:45
qara是黑,也有高贵的意思,在突厥语里面黑和蓝都有高贵尊贵含义,因为都是天的颜色。turk其实就是一种形状的帽子,包括铁制的作战头盔,也是突厥一种标志,突厥也是较早使用铁的。特勤是不是写错了,应该是特勒?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