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牛的起源和农业、人类的关系

哪位能介绍一下牛的起源和农业、人类的关系
根据出土的牛颅骨化石和古代遗留的壁画等资料,可以证明普通牛起源于原牛(Bos primie-nius),在新石器时代开始驯化。原牛的遗骸在西亚、北非和欧洲大陆均有发现。多数学者认为,普通牛最初驯化的地点在中亚,以后扩展到欧洲、中国和亚洲。亚洲是野牛原种的栖息地,迄今仍有许多在原地生活于野生状态中,而在欧洲和北美则除动物园和保护区尚存少数外,野牛已绝迹。中国黄牛的祖先原牛的化石材料也在南北许多地方发现,如大同博物馆陈列的原牛头骨,经鉴定已有 7万年。安徽省博物馆保存的长约 1米余的骨心,是在淮北地区更新世晚期地层中发掘到的。此外,在东北的榆树县也发掘到原牛的化石和万年前牛的野生种遗骨。
牛的剪纸驯化了的普通牛,在外形、生物学特性和生产性能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野牛体躯高大(体高 1.8~2.1 米)、性野,毛色单一、多为黑色或白色,乳房小、产乳量低、仅够牛犊食用。经驯化后的牛体型比野牛小(体高在 1.7米以下),性情温驯,毛色多样,乳房变大,产乳量和其它经济性能都大大提高。
关于其他牛种的起源问题,凯勒(1909)曾认为印度瘤牛系由爪哇野牛驯化而来,但据近代对颅骨类型和角型的研究,以及对瘤牛与普通牛杂交能产生后代并育成新品种的分析,证明瘤牛也起源于原牛,其在南亚驯化的时间大致与普通牛相同或稍迟。中国古书记载的“牛”,即现代的瘤牛中国水牛的毛色、颅骨和角形等特征同印度野水牛极相似,故以前学者都认为中国水牛起源于印度的野生平角水牛──亚尼水牛(Bubalus arne)。但近期对华北、东北、内蒙古以及四川等地更新世不同时期地层中发掘出的不下 7个水牛种的化石研究,可证明其中至少有1~2种后来进化而成为现代的家水牛。中国水牛起源于南方。这可能是由于更新世晚期亚洲北部受冰川侵袭,使原属热带性气候的黄河流域以北广大地区变得干寒,以致古代水牛等动物被迫向南方迁移的结果。中国牦牛系由野牦牛驯化而来。至今青海省的海北、海南高寒地区和藏北高原海拔4 000~5 000米高山峻岭之间,以及蒙古和苏联的西伯利亚东北部仍有野牦牛分布。 牛是中国的12生肖之一,排名第二。
牛在西方文化中是财富与力量的象徵,源於古埃及,依照《圣经.出埃及记》的记载,以色列人由於从埃及出奔不久,尚未摆脱从埃及耳濡目染的习俗,就利用黄金打造了金牛犊,当作耶和华上帝的形象来膜拜。
牛在中国文化中是勤力的象徵。古代就有利用牛拉动耕犁以整地的应用,後来人们知道牛的力气巨大,开始有各种不同的应用,从农耕、交通甚至军事都广泛运用。战国时代的齐国还使用火牛阵,三国时代蜀伐魏的栈道运输也曾用到牛。
匈奴、蒙古等游牧民族,除了牧马之外,牧牛也相当常见。蒙古草原盛产蒙古牛,西藏高原盛产犛牛。受游牧民族文化影响的汉人,会比江南更盛行牛肉、牛乳的食用。
股票价格持续上升被称为「牛市」,下跌称「熊市」,因为牛象徵生产与增值,熊有「破坏者」与「威胁」的寓意。
牛在印度教中被视为神圣的动物,因为早期恒河流域的农耕十分仰赖牛的力气,牛粪也是很重要的肥料,牛代表了印度民族的生存与生机。
西班牙则是将牛当作冒险娱乐的对象,例如专业的斗牛与常民化的奔牛活动。利用牛对红色敏感的特性,藉著激怒牛只然後由斗牛士与之决斗。
现代饮食文化中,牛排或牛肉是很重要的饮食西化指标,有时甚至会用来当做衡量经济贫富的象徵,例如希特勒曾提倡他的政见:「让德国每一户人家的餐桌上有牛排与面包」。牛在中国古代是牛科 (Bovidae) 中不同种和不同属家畜的统称。通常指黄牛或普通牛 (Bos taurus) 和水牛 (Bubalus bubalus) ,也包括牦牛等。
中国牛种的驯化和演进普通牛的驯化,距今至少已有 6000 年的历史,在草原地区可能更早。长期的定向选择以黄色为主(见《礼记·檀弓上》),牛角也逐渐变短。到春秋、战国时代,已出现优秀的牛种。现代著名的秦川牛,奠基于唐代,可认为导源于当时,毛色则以红色为主。至于塞北草原的牛种,据南宋徐霆《黑鞑事略》中说:“见草地之牛,纯是黄色,甚大,与江南水牛等,最能走”,也说明了牛种在不同生态环境下产生的差异。
水牛在中国南方驯化较早。浙江余姚河姆渡和桐乡罗家角二处文化遗址的水牛遗骸,证明约 7000 年前中国东南滨海或沼泽地带,野水牛已开始被驯化;现除在云南偏远地方外 , 野水牛已绝迹。从古代文献看,甲骨文中有“沈牛”一词,被释为水牛的古称,汉代司马相如《上林赋》也有此名词。现陈列在美国明尼亚波里斯美术馆的卧态水牛铜像,是周代文物。明代《凉州异物志》载“有水牛育于河中”,证明古代在今甘肃武威地区也有水牛,只因数目稀少,被视为珍异动物。
牦牛由野牦牛驯化而来。古代用牦牛尾毛制成的饰物称旄,常用作旌旗、枪矛和帽上的饰品。《书经·牧誓》载“右秉白旄”;《荀子·王制》说:“西海则有皮革文旄焉,然而中国得而用之”,说明先秦时期牦牛产品已成为与西部地区商品交换的内容之一。《吕氏春秋》中“肉之美者,……牦象之肉”,说明牦牛自古也供肉用。
牛利用的历史发展 牛在远古时代就被用作祭祀的牺牲。据古文献载,每次宰牛多达三四百头,多于羊和猪的数量。周代祭祀时牛羊猪三牲俱全称太牢(一说太牢是肥育牛的畜栏);如缺少牛牲,则称少牢,说明自古即以牛牲为上品。《礼记·王制》称:“祭天地之牛,角茧栗;宗庙之牛,角握;宾客之牛,角尺。”这是根据牛角的发育程度,判断牛的老幼,从而区别牛的等级。为了掌管国家所有的牛在祭祀、军用等方面的用途 , 周代设有“牛人”一职,汉以后曾发展成为专管养牛的行政设置。
牛在古代的主要用途是供役用。牛车是最古老的重要陆地交通工具,有认为尧、舜以前已发明牛车,但后来的发展不及马车。井田制度规定每十六井有戎马一匹、牛一头,以备征用。在有驿站交通后,牛在某些朝代,也用于缺马的地区或无需急行的驿运。历史上每当大战之后,马匹大减,牛车就应运而起,甚至有骑牛代步的。元代大量搜刮民马,民间的畜力运输曾以牛为主。但使牛的利用发生决定性变化的,则是农业生产中牛耕的发展。有说牛耕始于铁器农具产生以后。但在甲骨文和金文中,犁字无不从牛字。孔子的门徒冉耕,字伯牛;司马耕,字子牛,二人的名号中都有相应的“耕”“牛”二字。这些似都可说明耕地与牛的关系和牛耕之早。自汉代以后的 2000 余年来,许多出土文物更可证明牛耕的发展。“二牛抬杠”和用单套牛耕作的方法,已见于徐州地区汉墓的石刻和嘉峪关、敦煌、榆林等地的壁画。唐初李寿墓的壁画则说明早在 1000 多年前,无论是牛的轭具或耕作技术,都已发展到相当于近代农具的水平。
牛乳及其制品,一向是草原地区各族人民的主食。南北朝时期,已遍及北方农村,《齐民要术》就详细记载了农民挤牛乳和制造乳酪的方法。乳制品在古代通称为酪,也很快推广到南北各地,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唐时在今甘、青、川诸省以及庐州(今合肥市)也已有此产品。此后,江南如湖州、苏州等地农民也养乳牛,挤乳作酪,并制成乳饼及酥油为商品。直至西洋乳牛输入以前,中国南北不少城市早有牛乳供应,采取的是赶黄牛上门挤乳出售的方法。 20 世纪初期开始,才从欧美引入乳牛品种,饲养在各大城市,供应乳品。至于牛的肉用,虽在 1000 多年前已出现近乎肉牛型的优秀牛种,但限于特定的经济条件,加以佛教的影响,一直未获发展。
陈O1a1a1a1a1a
QQ75790219
QQ交流群490879081
据说:本世纪初对现代牛类所做的线粒体DNA与Y染色体测试结果,更多倾向于支持多中心假说。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