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的估计是,只要复旦的样本量积累到1万左右,且大部分都做了高通量SNP检测,刘汉应该是很容易找出来的。这个方法我觉得比测单个的遗骨还靠谱。
张三 发表于 2014-12-10 10:34
你这个方法是可行,但是难度过大,实现的可能性比测3一5个刘姓诸侯王遗骨都低。
复旦能对1万人无关样本做Y高通,估计这个高通树形可以用个几百年不用改。
赞同!事实上多测几个诸侯王一比较答案就出来了!况且也有现存的遗骨可测,完全有可操作性!
你这个方法是可行,但是难度过大,实现的可能性比测3一5个刘姓诸侯王遗骨都低。
风虎云龙 发表于 2014-12-10 11:19
你这个方法是可行,但是难度过大,实现的可能性比测3一5个刘姓诸侯王遗骨都低。
风虎云龙 发表于 2014-12-10 11:19
如果能测到三五个不同地方的诸侯王遗骨,那当然最可靠了。问题是,有这么多能被检测的遗骨的可能性是不是已经永远失去了?
而如果只是要找汉刘类型,其实用不着测1万个样本,只要用排除法从现在最热门的候选F
316开始向下排查,用不了多少样本就能出结果了。比如,假设复旦的F316样本现在有50个,一种办法是直接做这50个的高通;另一种办法是,因为50个样本里面的姓氏大量集中于刘姓(比王李张还多得多),那就可以直接查这些样本的六七十个STR位点,如果汉刘确实是F316,相对于其他姓氏的F316,那些刘姓的STR应该是能有显著的聚合度的。这种办法的测试成本应该会低得多。
如果能测到三五个不同地方的诸侯王遗骨,那当然最可靠了。问题是,有这么多能被检测的遗骨的可能性是不是已经永远失去了?
而如果只是要找汉刘类型,其实用不着测1万个样本,只要用排除法从现在最热门的候选F
...
张三 发表于 2014-12-12 11:48
又想了一下,觉得刚才的STR检测办法行不通,那只能证伪,不能证实。
已挖掘的汉墓一大堆,遗骨例如楚王刘戊的就有一堆完整的。高通量测现代的DNA从逻辑就上欠严密!
如果能测到三五个不同地方的诸侯王遗骨,那当然最可靠了。问题是,有这么多能被检测的遗骨的可能性是不是已经永远失去了?
而如果只是要找汉刘类型,其实用不着测1万个样本,只要用排除法从现在最热门的候选F
...
张三 发表于 2014-12-12 11:48
hm.jpg
严博,我就是你数据里面的武汉徐姓,我发现就我的17Y-STR没公布,我个人已经在论坛公布过,所以如果没其他问题的话,可以公布,谢谢。
严博,我就是你数据里面的武汉徐姓,我发现就我的17Y-STR没公布,我个人已经在论坛公布过,所以如果没其他问题的话,可以公布,谢谢。
albert.xu 发表于 2014-12-12 16:16
好的,公佈STR應該對你個人沒有損害的。下一版更新時就加進去。
目前在復旦已經停止對外的收費服務,只做科硏項目。測試可以找源基因 www.yoogene.com 。
新浪微博@polyhedron
微信公衆号fenzirenleixue
49# polyhedron 谢谢了。我还没做过中通量,希望以后你们能对老的测试者提供优惠,呵呵。
49# polyhedron 谢谢了。我还没做过中通量,希望以后你们能对老的测试者提供优惠,呵呵。
albert.xu 发表于 2014-12-12 16:28
中通量對老用戶有過優惠的,但優惠期已經過了。後面常染色體對老用戶還有優惠。
目前在復旦已經停止對外的收費服務,只做科硏項目。測試可以找源基因 www.yoogene.com 。
新浪微博@polyhedron
微信公衆号fenzirenleixue
20# snelheid 浙江东阳刘改金测出N2-F2569
20# snelheid 浙江东阳刘改金测出N2-F2569
并行并存 发表于 2015-2-3 19:30
金华东阳。有个姓俞的好像浙江中部人也是
34# snelheid
是的,家谱(北宋时修)里是说源自姬周分封的雕国。F444,O贝塔2.
34# snelheid
是的,家谱(北宋时修)里是说源自姬周分封的雕国。F444,O贝塔2.
Lemon_tree 发表于 2015-2-3 23:06
前面都说了是YY了。。

姬姓连是不是O都还是个问题
就说Q-M120,主要也还是跟东亚人群相关,虽然伊朗等地也发现过M120,但这远远不足以拿来作为该单倍群的核心起源与北方民族有关的依据,恰恰相反,仅就现代而言,该单倍群跟“汉藏语系”群体的关联还要大于跟阿尔泰语系人群。宁夏彭阳的Q应该也还没证实有M120(《中国北方古代人群Y染色体遗传多样性研究》一文提到过那里的Q是M120?我不记得,若有误请指出),而且即使有,要论证其起源于北方民族的论据也仍不充分

当然有文献称汉族的Q主要是春秋时融入的,若此结论可靠,且中间没经历过世系更替,则这已经排除了它与商末至西周时期姬姓相关的可能性。但是其他非O候选项如某些C2(即原C3)、原D1等仍然不能完全排除,特别是原D1,在汉族及东亚其他各族中均有低频而广泛的分布,它很大程度上跟所谓“汉藏语系”也颇有些渊源

当前我看到的几例现代汉族“姬”姓(就是以姓为氏直接姓“姬”的人。主要分布在河南、山西等地)有好几例都是C2,其中有山西的,有东北的。尽管现代汉族“姬”姓本身也复杂,不止以姓为氏这一源还有其他起源。不过现在确实尚无确切可信证据仅凭周族的语言就判断古公亶父一族本身的世系,因为首领或者酋长家族或代表性人物家族的血缘并不一定与整个部落的主流血缘一致、甚至很“非主流”的事情历史上绝不是个例

目前已经可以肯定周王直系后裔的实际人口比例远远低于按中国人家谱推算所得的值,究竟有多低尚是个未知数,既然这样,低至5%和低至1%就没有根本上的性质区别了,很多小单倍群也挤入视线成为candidates,这就使得姬姓到底是否如某些人所想当然那样真与中国“主流”人口密集单倍群相关成了个问号,不排除最终真相很“意外”
就说Q-M120,主要也还是跟东亚人群相关,虽然伊朗等地也发现过M120,但这远远不足以拿来作为该单倍群的核心起源与北方民族有关的依据,恰恰相反,仅就现代而言,该单倍群跟“汉藏语系”群体的关联还要大于跟阿尔泰语 ...
snelheid 发表于 2015-2-4 01:45
吉大的数据一直让人很担心,但彭阳这组,y-snp和y-str来看,问题不大,M120+。另外,秘鲁土著的M120+,根据yfull的最新树,应当是很早分离的分支,不是亚洲人近代混血。

就当前证据而言,东亚的M120,与青铜时代开始陆续出现在长城沿线和西北地区的北亚种系相关,问题不会太大。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吉大的数据一直让人很担心,但彭阳这组,y-snp和y-str来看,问题不大,M120+。另外,秘鲁土著的M120+,根据yfull的最新树,应当是很早分离的分支,不是亚洲人近代混血。

就当前证据而言,东亚的M120,与青铜时代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5-2-4 02:13
彭阳有SNP结果?你见过多少大远东地区非主流的NWT01+ M120-的有这把握?秘鲁人你说的是HG01944?那例个案有族裔背景说明此人是印白混血或者纯印土著吗?秘鲁的藤森笑了,YHRD上秘鲁还有O3呢
另外,汉族的Q于春秋时始有融入,这可以有多种解读,汉族的Q于春秋时“从何地”融入,融入源是否单一,这才是关键。越南京族那些DYS391=7的是“春秋”哪个时期的“著名家族”从“中国”南下带入的?

西藏的M346+大概是中亚来源?中国四川等地的R确定都是从中亚过去的?那四川人的M11a等母系是怎么来的?你说云南有较多中亚父系那是不奇怪,这里说的是川藏的R
根据yfull的最新树,应当是很早分离的分支,不是亚洲人近代混血。
你的依据是?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25249&page=1#pid416887
就这?

捷克发现一例F5+ F438/F666/F375/F2268-,能否说应当是很早分离的分支,不是亚洲人近代混血?于是乎F5起源于中欧?

要判定早期分离的分支,得用+号证据,而不是-号证据,-号证明不了任何问题(除非有证据表明东亚洲-比例极低以至于混入秘鲁是小概率事件。悲剧的是Yfull上总共3例样本,根本不足以论证这点),何况孤证不立,逻辑问题
另外,汉族的Q于春秋时始有融入,这可以有多种解读,汉族的Q于春秋时“从何地”融入,融入源是否单一,这才是关键。越南京族那些DYS391=7的是“春秋”哪个时期的“著名家族”从“中国”南下带入的?

西藏的M346+大 ...
snelheid 发表于 2015-2-4 10:08
不说四川,就说西藏,其R来自中亚可能性很大。一个是从吐蕃时代以来就和中亚有很多交流,包括著名的苯教的教义就受到中亚琐罗亚斯德教的很大影响,另一个证据是吐蕃曾经控制过新疆近一个世纪,并且控制过克什米尔、现在的巴基斯坦北部、阿富汗北部等地,并经常进入中亚两河流域。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