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这个速率有数千父子对数据支持,是靠谱的。
hercules 发表于 2015-2-15 08:32
"Medians from Bayesian estimation of locus-specific mutation rates ranged from 0.0003 for DYS448 to 0.0074 for DYS458, with a median rate across all 17 Y-STRs of 0.0025."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9322579/

0.0025只是一个中值而已。不恰当地应用这个数字,误导性很大。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我們通過NETWORK 4.6.1.2 輭件(Fluxus),採用了折衷的每個STR 位點20000 年一次的突
變率,使用除DYS385a/b 之外的15 個STR(因DYS385 可能發生重組突變而影響時閒計算)估計
了A、B、C 這三個樣本的共祖時閒,爲666±471 年。"

原文中的这个说法还算合理,尽管“666±471 年”这个估测还是忽略了其他一些造成误差的因素。

也就是说,A、B、C三人实际共祖的时间从一百年前到1千多年前都有相当大的可能性。福满落在这个区间内,但这并不能说明多大的问题。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标题

"Medians from Bayesian estimation of locus-specific mutation rates ranged from 0.0003 for DYS448 to 0.0074 for DYS458, with a median rate across all 17 Y-STRs of 0.0025."
http://www.ncbi.nlm.ni ...
ptr123 发表于 2015-2-20 17:46
啥叫不恰当的应用?STR就这尿性,你很难恰当应用。
O3a3c* (M134+, M117-)
啥叫不恰当的应用?STR就这尿性,你很难恰当应用。
hercules 发表于 2015-2-21 14:58
"如果突变率使用0.0025,计算结果大约16代,30年每代计算,大约470年前后。福满于1522-1542间在位,距今493-473年间。"



我没说STR的不恰当应用,我说的是统计学上的"中值"的不恰当应用。上面的就是一个例子,可以误导不少人。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5-2-21 18:33 编辑

95%的可能性区间,就是一个可能性,浮动区间大的已经没什么意义。如果非要估算一个最可能接近实际情况的值,文献基于大样本比对样本估算的y-filer 17 y-str 0.0025突变率还是最为理想的值。
没有人说,浮动区间的两极没有可能性,而是说,最可能的值是多少。这没什么误导性,而是你的理解有问题。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没有人说,浮动区间的两极没有可能性,而是说,最可能的值是多少。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5-2-21 18:32
看来你连什么叫中值(Median)还没搞清楚。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5-2-21 18:41 编辑

没有必要东扯西扯,我指针对你的这句话,其他我不关心。0.0025这个值在估算家族样本最近共祖年代,是非常理想的。而这个值也根本不是谁主观找出来的,是基于大样本的研究所得。
这里的问题是,从200年前到1000多年前,都可以找到合适的突变速率和代数来支持。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95%的可能性区间,就是一个可能性,浮动区间大的已经没什么意义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5-2-21 18:32
这是哪个老师教给你的错误观念?  

任何时候,估测的误差大小都是极有意义的。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本帖最后由 tyuebc 于 2015-3-30 16:34 编辑

118# xxx 2006年北京石景山出土龙袍干尸有网文分析很有可能是顺治帝爱新觉罗·福临,应该去测一测
請問何以朶顏三卫又會被冠上兀良哈之名?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19 16:43 编辑

不是兀良哈 而是虎尔哈,瓦尔喀。 虎尔哈 就是牡丹江,满族是滚兔岭凤山文化后裔, 起源地在牡丹江  在魏晋时期就开始定居图们江流域了。
瓦尔喀人就是 赫哲族   虎尔哈人就是 满族。  目前Y染色体上。 赫哲族 o2b 8%~12%  乌德盖人 10%  满族也是有。  这暗示 乌苏里江,牡丹江流域南下的人群曾经吸收了一部分 兴凯湖以南,图们江下游的克罗诺夫卡文化人群。
挹娄人区别于肃慎-靺鞨     他们在后来也有角 兀者的, 就是沿用了 勿吉的名称。 勿吉是凤山文化人群吞并沃沮地之后,沿用了沃沮地名的。   但是 沃沮系, 克罗诺夫卡系, 挹娄系, 都是不同的。
勿吉,靺羯是一个词的不同翻译,大致都类似murkit的读音,比较接近蔑儿乞的读音
sahaliyan 发表于 2015-5-19 16:37
你认为 沃沮和勿吉是两个词么??

如果靺鞨是勿吉,那么 黑水部就应该是假靺鞨   满族,赫哲族是假肃慎,假女真
沃和勿/靺 的声母全是不同。  前者是q 后者是m
因为朵颜卫的统治家族是元臣者勒蔑(折里麦)的后裔,者勒蔑之弟就是大名鼎鼎的速不台(速不台子兀良合台,兀良合台子阿术皆自有功业),他们的父亲叫扎儿赤兀歹,注意孛端察儿掠为奴隶的那一族兀良哈人正是扎儿赤兀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5-5-19 16:04
謝謝大大
請問可否這樣推論 : 扎儿赤兀歹與胡里改是同源異流? 都是來自兀良哈人 ?
大大不敢当,但是兀良哈一词可能指代范围比较广,因为波斯伊儿汗国宰相拉施特所编《史集》中提到兀良哈就分两种了,一种是作为迭儿列勤蒙古的兀良哈,一种是森林兀良哈,这里的森林指的是南西伯利亚泰加林,不是满洲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5-5-21 16:44
謝謝回復, 解答了我一直以來的疑問, tks
伊儿汗国宰相拉施特所编《史集》中提到兀良哈分两种.兀良哈是通古斯语应该是对的,但其包括的部落并不尽然都是同一语种的部落,而是包括突厥、蒙古、通古斯部落在内的来源广泛的部落。拉施特所述的森林兀良哈应该有回鹘遗民成分,史料中就记载回鹘帝国崩溃后一部分回鹘人到了萨彦阿尔泰森林地区生活。而现今被称为图瓦的民族过去也被称作乌梁海,但他们是突厥民族,他们过去的历史也与突厥回鹘密切相关,只是后来文化习俗深受蒙古影响。
118# xxx
依据?
新元史说,速不台的爹叫 哈班。
<新元史>: 速不台远祖捏里必,猎于斡难河上,遇敦必乃汗,因相结为按答。捏里必生孛忽都,众目为折里麻,译语有知略人也。孛忽都孙合赤温,生哈班、哈不里。哈班二子:长忽鲁浑,次速不台,俱善骑射。
英文全文:
Y chromosome of Aisin Gioro, the imperial house of the Qing dynasty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15) 60, 295–298
Shi Yan et al.
http://www.nature.com/jhg/journal/v60/n6/full/jhg201528a.html

Abstract: The House of Aisin Gioro is the imperial family of the last dynasty in Chinese history—Qing dynasty (1644–1911). The Aisin Gioro family originated from Jurchen tribes and founded the Manchu people before they conquered China. By investigating the Y chromosomal short tandem repeats (STRs) of seven modern male individuals who claim to belong to the Aisin Gioro family (three of which have full records of pedigree), we found that three of them (two of which having full pedigree, whose most recent common ancestor is Nurgaci) showed very close relationship (1–2 steps of differences in 17 STRs) and possessed a rare haplotype. We therefore conclude that this haplotype is the Y chromosome of the House of Aisin Gioro. Further tests of single-nucleotide polymorphisms indicate that they belong to haplogroup C3b2b1*-M401(xF5483), although their Y-STR results indicate that they are not a part of the ‘star cluster’ (once linked to Genghis Khan), which belongs to the same haplogroup. This study forms the base for the pedigree research of the imperial family of Qing dynasty by means of genetics.
这个靠谱。一点奇怪的是随机测序中皇族Y之少。按说贵族应当会有相当多的非婚生子女。比如说家里很多丫环,或者是路上遇上的民妇,都有可能生下没有名分的子女。感觉这个可能不比登记在册的少。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4-12-26 10:29
相比历朝满清对仁义道德这一套继承得到了极致,律法严厉,管得相当严。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