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河西也有大夏,西汉陇西郡有大夏县,今甘肃广河县。此大夏之得名与月支人有关。昔大月氏遭匈奴攻击,大部西迁。剩下的保南山羌,即今天的甘南地区。月支与大夏的联名,在中亚已有确证。其发生当更早。我怀疑月支与战国中期的义渠有关,月义歌月对转,支渠皆牙音,韵母接近。秦人击破义渠,其残部向北向西迁演变为月支。与当地的大夏融合。
O3a3c* (M134+, M117-)
1447年的朝鲜语 地  닿 tah      高丽初应该是 taha  taga   大卤对应高句丽语的 奴  也是地 原   taga땅 会不会就是大夏 如果阿尔泰语有 taga音近的大地 那就更是那么一回事了
我觉得大夏也有可能是晋北 因为 奴是平原地的含义 但是 땅并没有平原含义 只有土地 领土含义 所以无所谓山地平原
1447年的朝鲜语 地  닿 tah      高丽初应该是 taha  taga   大卤对应高句丽语的 奴  也是地 原   taga땅 会不会就是大夏 如果阿尔泰语有 taga音近的大地 那就更是那么一回事了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17 07:58
魏书记载北人谓土为拓,后为跋。不幸的是,两种称谓在突厥语中都找不到。
O3a3c* (M134+, M117-)
会不会拓为tala,开阔之地,跋为baragun,西面,后面,都是现代蒙古语对音,呵呵,talabaragun,还是有点像的
个人一直觉得夏朝的夏应该跟现在夏天的夏的意思没有什么关系,即使有也是夏天的夏的意思是夏朝的夏的本意引申的。我一直总觉夏人叫这个名字值得周人的崇敬,可能这个字有一种标榜的的意义。就猜想夏可能是由广大疆域或地貌引申大或强盛之类的意思,看了你们的讨论和上面提供的文献关于"夏,大也"的资料,我的感觉还靠点谱。
既然夏是大的意思,而现在所得到夏的信息基本上都是周人关于早期的记忆,考虑周初居戎狄的历史和地理位置,那极有可能和大夏西夏的甚至中亚的大夏都是一个意思。如果真是那样这个词的词源从那来的,夏人来源都......哎呀,我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从左传看,大夏是大夏,有夏是有夏。
O3a3c* (M134+, M117-)
中国曰太原,夷狄曰大卤。按晋太原,大卤、大夏、夏墟--------大夏和夏墟是同一地。这个大夏可能是地名而已,不是部落名。离开这里的部落很可能不再使用这名称。“迁实沈於大夏主参”
周穆王迁戎于太原,所以这个大卤,也可能是汉语,夷狄发音不准而已。
陶唐,夏,就在山西这一小块地方,再玩下就是二里头了,。觉得古华夏就这么一块地方了
从左传看,陶唐和夏都不在山西。
O3a3c* (M134+, M117-)
最近看蒲立本先生的文章,蒲老先生始终认为匈奴是讲叶尼塞语的。但他认为匈奴统治下的丁零是讲突厥语的。丁零又称高车,汉密尔顿为其在突厥语中找到一个解释,dagrag,突厥语大词典解释为车轮的圆环部分。但我见到这个词首先想到的就是屠各,对应得太好了。这同时符合出身屠各部的赫连勃勃建国为什么称夏、大夏。司马迁等认为匈奴是夏后氏之后,可能有这个理由在里面。
O3a3c* (M134+, M117-)
屠各匈奴就在大夏一带起家,当然称夏
32# hercules


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说dagrag,意译是高车,音译是dag丁 rag零,同時是da大 grag夏 或 da屠 grag各
但是 郑张尚芳似乎没考虑过印欧语吐火罗是被大夏兼并的,反而认为大夏讲吐火罗语
本帖最后由 爱好者 于 2016-2-17 20:27 编辑

“高车”和“狄历”的干系也可能是这样的:

蒙古语族中将一种有高帮子的车称为:“tereg”,可能这个和“狄”与“狄历”有一定联系

不过我坚持认为“突厥”和“狄历”没关系,“突厥”是东波斯语“头颅”或“头盔”(turk)的意思,在蒙语里头也叫:“teleg”,这么看的主要原因是突厥是“杂胡”只会打铁不会做车辆,应该是做头盔比较有水平
古代大家传下来的说法是,丁零读音为“颠连”,我觉得这个和天/腾格里、后来突厥称号中的“登里”可能会有关连。
至于大力说的义渠演变为月氏,这个无法解释一个事实,就是月氏人在很早以前就到了新疆。还是林梅村的说法为好,即义渠=吐火罗语的马yakte=马方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标题

古代大家传下来的说法是,丁零读音为“颠连”,我觉得这个和天/腾格里、后来突厥称号中的“登里”可能会有关连。
至于大力说的义渠演变为月氏,这个无法解释一个事实,就是月氏人在很早以前就到了新疆。还是林梅村的 ...
roxsan 发表于 2016-2-18 09:15
这个是普遍说法,内蒙学者道尔说腾格里来自粟特语,既然都是学自外语,这么说狄人和蒙古没必然联系啦?我就说大量狄人溶进中原却没遗传印记。

不过有个撑犁在古书里立着,明确说是天的意思,而没有明确记载丁零是天的意思,倒是记载丁零也叫髙车,蒙古源流里车就叫特瑞格,所以对丁零是腾格里暂时存有疑惑。
另考虑到关中人至今把天唤作钱,说不定真和匈奴语同源,因为撑和钱两个都不是入声字。匈奴把丁零人当奴隶,匈奴被消灭丁零出了大力,故此匈奴和丁零人可能并非有紧密关系。也许因为丁零和汉隔着匈奴,所以中原对其族称不了解
也可能丁零人自称为“天”,而鲜卑语的人群故意用读音相似的“车”去曲解他们的族名也未可知,导致汉文记载失真。
丁零在战国以前和晋南北朝时期大量融入汉族,也许他们本来就是o3游牧也未可知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