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神奇的跨湖桥文化,中国是世界的陶器起源中心(慢轮制陶术)

《探索发现·三探跨湖桥(上)》
http://tv.cntv.cn/video/C14092/a91149489f024655a21ead4e81df671a
《探索发现·三探跨湖桥(下)》
http://tv.cntv.cn/video/C14092/06de5b363b2f4801b49061d0de7a437c


看完跨湖桥文化的央视纪录片,发现跨湖桥文化很神奇,跨湖桥文化可能是很多技术的起源地。跨湖桥文化是8000年前在杭州萧山出现的新石器文化,并且类似于后来的良渚文化,都由于海侵而中断,其文化因子也同样向其他地区扩散和传播。

我们由江西(万年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湖南(玉蟾岩遗址)、广西(甑皮岩遗址)、浙江(跨湖桥遗址)的考古发现,可以发现中国南方是世界农业(水稻)和陶器的起源中心。

跨湖桥文化和大地湾文化都是中国最早的彩陶发现地,我们可以看到在同一时期,中国的东南和西北地区同时出现彩陶,由此可见彩陶文化是一种陶器很自然的进化状态,安特生依据早期较为贫乏的考古资料而推断中国的彩陶源自西亚是错误的,包括美洲的陶器也很自然进化出彩陶。如果非要确认所谓的单一起源,那么中国就是世界的陶器起源中心。

跨湖桥文化最为神奇的是对慢轮制陶术的实物发现,在此实物被发现之前,考古学家根据跨湖桥文化出土的黑光陶器齐整弦纹而判定跨湖桥文化存在陶轮技术,随后通过考古发掘发现木质陶轮底座实物,并且这是世界目前考古所发现最早的陶轮实物,由此有一些学者开始拟构跨湖桥的陶轮通过什么路径向西方传播和扩散。陶轮技术可能是触发车轮发明的前溯技术,按照现在中国的陶器技术群发现,我们似乎可以拟构旧大陆的陶器之路,而中国则是世界陶器起源的中心,世界各地的陶器由中国扩散。

我们可以发现所有与陶器相关的技术的最早实物都是在中国发现,也包括制作陶器的技术。无论是陶器、彩陶、陶轮制陶法和瓷器都是中国最先发明的。

跨湖桥遗址除了发现陶轮实物,还发现了磨床砂轮,就是用砂轮磨制石器,这个考古学家在石器的刃部的磨痕就已经发现端倪,然后发现了砂轮实物,而陶轮和砂轮是一种同构技术,这两种同构技术都在跨湖桥遗址被发现。
(中国陶轮是苏美尔陶轮的祖宗?)


起源于跨湖桥文明的陶轮
来源:萧山日报

  “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5卷本《技术史》(A History of Technology),是一部资料丰富的国际技术史巨著,从1954年起,用了整整30年才出齐。”“已成为迄今为止最为权威的涵盖旧石器时代至20世纪中期的技术通史,被誉为影响20世纪的科学巨著”(查尔斯·辛格、E·J·霍姆亚德、A·R·霍尔,主编,王前、孙希忠主译,技术史,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牛津大学出版社授权出版,2004年12月)

  《技术史 ·第Ⅰ卷 ·132~133页》:“我们从波斯湾和底格里斯河越往西走,利用陶轮制成的花瓶首次出现的时间就越晚。大致的时间是这样的:苏美尔,公元前3250±250年;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地中海沿岸,公元前3000年;埃及,公元前2750年;克里特岛,公元前2000年,希腊大陆,公元前1800年;意大利南部,公元前750年;苏格兰,公元前400年。”“苏美尔和印度河流域的陶工所共同拥有的陶轮,是一种由带凹窝的圆盘组成的旋盘,它可能已经从印度河流域传播到印度的其他地区和中国。”《技术史》列举的最早陶轮部件如图1所示。图2为古埃及第5王朝(约公元前2380年)制造陶器的浮雕(陈进海,世界陶瓷艺术史,黑龙江美术出版社,1995年4月)。图2中最左侧为烧制陶器的立窑,窑前一名奴隶在看火,左起第二人一手移动陶轮的转盘,另一手在抹圆陶钵的泥胎。

  《技术史》这段文字至少有两处错误。其一是印度河流域使用陶轮的年代远早于苏美尔(两河流域早期文化),其二是印度河流域的陶轮源自中国。

  印度河流域最早的陶轮工艺发现于梅尔枷赫(Mehrgarh)文化。梅尔枷赫位于巴基斯坦西南俾路支省基达市东南博郎河口附近,坐落在连接西亚伊朗高原与印度河平原的主要通道之上。从地理特征来看,梅尔枷赫位于一个巨大冲积扇的枢纽上,其西部是南北走向的长达500公里的中布腊圭山--基尔达尔山,梅尔伽赫位于山系北端河口附近,东部是冲积扇,山地与平原相交处为地震带。这一特点与都江堰类似。都江堰西部是川西山区,东部是巨大的冲积扇—成都平原。梅尔伽赫主要新石器遗址可以划分为8个不同时期,第二时期甲段开始出现陶器,年度为公元前6000年--公元前5500年之间,“时在公元前5000年的第二时期乙段,陶器是一种新成分,碎陶片的数量在第二时期乙段则有所增加,此时陶器变得精细的多,容器在转台上形成(柳:指慢陶轮)……有一个远距离的联络网,将伊朗和苏联生产的绿松石、阿富汗东北部的青金石(考古界误译为“天青石”)以及阿拉伯海沿岸的贝壳带到了梅尔伽赫。第三时期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A·H·丹尼、V·M·马松主编,芮传明译,中亚文明史。巴基斯坦与北印度的食物生产聚落,中国对外翻译出版社公司、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2年1月)

  梅尔伽赫从有陶器到出现陶轮,也就是花费了1000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非凡的进步说明他的制陶和陶轮有可能是传自外来文化,是来自华域的陶文化。显然,苏美尔的陶轮是伴随着这一联络网从梅尔伽赫传入的。

  “在陕西西安市丰坡、长安县马王村、铜川市李家沟、甘肃宁县阳呱等遗址发现有仰韶文化的陶质转盘,足见当时的慢轮修整技术已经相当普及”(王然主编,中国文物大典·陶器,2001年1月)仰韶文化半坡类型的年代与梅尔伽赫文化第二期乙段基本相当,如果没有跨湖桥文化和贾湖文化的发现,还真说不清陶轮源于何处。

  在杭州萧山跨湖桥文化遗址被发掘后,考古学家们在古陶器上发现了迄今为止最古老的用陶轮加工的陶器,如图3所示,陶器口沿上一道道环纹,平行环状弦纹明显是用陶轮加工的(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萧山博物馆,跨湖桥,文物出版社,2004年12月)。

  经萧山博物馆馆长施加农进一步研究后发现跨湖桥木质A型砣形器(TO510⑤A:111)很可能是陶轮底座,如图4所示。

  图4陶轮底径14、高22.4㎝,略呈梯形圆台,在上台面上有一凸起的小圆柱,它是陶轮转盘的轴。制一件转盘放在上台面上,于是一件完整的陶轮被复原了。

  图5为陶轮工作示意,将未干的陶泥胎(此处用跨湖桥文化陶器替代)置于转盘上并仔细对中,转动转盘,并用木、 骨或石器接触要修整的胎体,多次转动后,即可在胎体上留下所需的环状弦纹。

  将图4和图5与图1和图2对比,四者何其相似(柳志青、施加农、沈忠悦、柳翔,浙江国土资源·跨湖桥文化先民发明了陶轮和制盐,2006年3月)。陶轮底座出土于跨湖桥文化第三期,第三期从老到新地层为⑦→④,年代为距今7200~7000年(经用树轮校正),底座发现于第⑤层(跨湖桥),由此论证了图3的陶器弦纹使用陶轮加工的。

  在跨湖桥文化更早的层位中发现的有弦纹的陶器更多,除前述图3外。如图6所示。这两件陶器属跨湖桥文化第二期的⑨、⑧层,年代距今7700~7300年(跨湖桥),明显早于梅尔伽赫。

  无独有偶,在离贾湖文化遗址6公里的大岗遗址也发现了陶轮,其相对年代与绝对年代均晚于贾湖文化(贾湖文化年代为公元前7000年~前5800年),因此大岗遗址的陶轮应晚于跨湖桥。

  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跨湖桥文化陶轮是经河南舞阳→河西走廊→新疆红其拉甫山口然后顺印度河而下到达梅尔伽赫;还是经东海→南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到达印度河河口逆流而上到达梅尔伽赫?
从考古上,跨湖桥文化和环太湖地区的河姆渡文化与马家浜文化没有承续关系,跨湖桥文化的陶器比河姆渡文化更为先进,在碳十四测年数据出来之前,当时考古学家以为跨湖桥文化是河姆渡文化的后续文化,而数据出来之后,考古界还是不能相信,直到对第二次和第三次的考古发掘,数十次的测年,最终才使考古界接受了跨湖桥文化的年代。

在跨湖桥遗址还有很多惊人的发现,比如发现了一个较为完整的独木舟,同时包括与这个独木舟相关的“修船厂”环境,也发现了保存完好的木浆。

发现了水稻实物,比河姆渡遗址更早;
发现了编制实物;
通过出土猪和牛的的牙床痕迹,发现跨湖桥文化人群已经开始驯养牲畜了;
发现了一个陶釜,其中的残物推断可能是药物根茎,可能是中医的起源,特别是结合用于针灸骨针的发现;
发现与现代龙井茶相似的种子,可能是中国茶叶的起源。

纪录片后面给出了由于海侵,逃散的跨湖桥文化人群可能迁移到湖南,但是纪录片没有说明这个湖南文化的名称。





跨湖桥文化的考古实物指向了很多中医起源,比如针灸。

跨湖桥文化先民使用骨制针灸针” 跨湖桥遗址针灸针图13
距今8200—7000年的跨湖桥文化先民已经制造了世界最早的独木舟,并用网捕鱼,已经有世界最早的制海盐的技术,因此,他们很可能是最早使用砭石的先民,但是在跨湖桥文化出土文物中并没有发现砭石。然而在对一批不知用途的骨器进行仔细审视后发现,这是探索多年的最早用于治病的骨针,即跨湖桥文化遗址出土的A、B型骨锥和A、B型骨钉形器。

跨湖桥文化按陶器分为三期,第一期距今8200—7800年;第二期距今7700—7300年;第三期距今7200—7000年。三期文化层中都出土了针灸针,如图1和图2。

A型骨锥,共16件,由肢骨片切而成。图1中12件和图2中2、5、9件均为A型骨锥。其中图1-1、1-7、1-11和图2-2共4件属第一期;图1-5属第二期;图1-2、1-3、1-4、1-6、1-8、1-9、1-10、1-12,图2-5、2-9共10件均属第三期。三期A型骨锥之间无明显 跨湖桥遗址针灸针图14
差异。长度最长为19.5厘米cm、最短为4厘米。刃部磨制程度不一,少数尚未磨制。A型骨锥功能与内蒙古多伦旗头道洼遗址出土的砭石功能相同。

B型骨锥,共5件,利用动物、鱼骨的自然形态,磨成尖锐形态。图2-4属第一期;图2-6、2-8属第二期;用2-3属第三期。三期无明显差异。最长11.1厘米cm、最短7.5厘米。其功能与A型骨锥一样,主要为刺破肿疡和放血。放血后的伤痕有长期刺激穴位的作用。

跨湖桥文化遗址还出土了A、B型骨钉形器,由骨壁较厚的肢骨锯切、精磨而成。造型圆润、规整,器壁光亮,尖部较钝。由于长期使用,骨钉形器表面有如玉器长期把玩后的包浆。A型与B型的区别是A型有“钉头”。骨钉形器最长13.5cm、属B型,最短6.5cm、属A型。第一期文化层中有2件B型钉形器;第二期文化层中有1件B型钉形器和3件A型钉形器;第三期文化层有7件A型钉形器和1件B型钉形器。 跨湖桥遗址针灸针图15
A、B型钉形器在三期文化层中分布的消长关系反映了器形的演化关系。钉形器与山东日照龙山文化层中出土的尖端为圆形的砭石具有相同的功能。其作用与针具中的鍉针类似,着重于用力刺压穴位皮肤,但一般不刺破。

跨湖桥文化遗址还出土了一批木钉形器和D形木锥,它们的形态与骨锥和骨钉形器相同,功能亦相同。
从跨湖桥文化出土的针灸针具看,已经相当系统和完整。因此在跨湖桥文化之前应当已经有更原始的针灸出现。这有待于进一步考古研究。

八千年前跨湖桥先民已掌握原始针灸技术

跨湖桥遗址出土的部分骨器、木器与后来针灸针具造型极为类似,浙江大学地球科学系教授柳志青研究推断:跨湖桥先民已掌握原始针灸技术比已发现的砭石针具早了4000年。

对于跨湖桥遗址出土的一些奇形怪状的骨器和木器,考古专家们至今还无法解释它们的用途。浙江大学地球科学系教授柳志青一直醉心于研究这些器物,最近,他发现其中一些骨锥、骨钉形器和木锥、木钉形器的造型与后来的针灸用针十分相似,并由此推断:八千年前的跨湖桥人已经懂得用针灸祛除疾病。

据了解,针灸学是中医学最古老的组成部分,二千多年前成书的《黄帝内经》标志着针灸学建立起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另据考古资料记载,山东日照龙山文化遗址墓葬中出土的两根砭石,其顶端为三棱尖锥形和圆形。这两例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砭石,是早期的针灸针具,它的发现将针灸医学的历史推前到距今四千多年前。

那么早在八千年前的跨湖桥人是否可能懂得原始的针灸治疗技术呢?对此的答案是肯定的。中医界普遍认为,砭石治病来源于我国东部沿海以渔业为主的民族。《黄帝内经》曾记载说:“其民食鱼而嗜咸,皆安其处,美其食。鱼使人热中。盐者胜血。故其民皆黑色疏理,其病皆为痛疡,治宜砭石。故砭石者,亦从东方来。”也就是说,东部沿海的渔民很喜欢吃咸鱼,因为吃鱼容易让人体内产生热毒,致使长出一些脓疮,而砭石疗法刚好可以治这种热毒。从当时的古地理环境看,萧山跨湖桥文化遗址就在海边,具有发明早期针灸的环境和条件。目前的考古研究表明,当时的跨湖桥人不仅懂得制造世界上最早的独木舟和渔网,也掌握了世界上最早的制盐技术,那么凭他们的聪明才智也完全可以掌握早期针灸治疗技术。

跨湖桥文化遗址出土的文物中,专家们并没有发现砭石。但通过对大量出土骨器和木器的对比研究,终于在出土文物中发现了一些与砭石相同形状的器物,主要有骨锥、骨钉形器、木钉形器。古代针灸针具品种有“九针”,其中,“锋针”针身呈三棱形,针尖三面有刃,现代多用于“放血疗法”,而跨湖桥文化遗址出土的一些骨锥呈三棱形,与锋针造型极为相似。“鍉针”通常用金属、硬木或骨制成,其尖部尖而不锐,一般不用力是刺不进皮肤的。在跨湖桥遗址出土的骨钉形器有的是由骨壁较厚的肢骨锯切、精磨而成,造型圆润、规整,器壁光亮,尖部较钝,因为长期被使用,骨钉形器表面还呈现出一种有如玉器被长期把玩后的包浆状。它的作用与鍉针类似,都是着重于用力刺压穴位皮肤,但不刺破,而同期出土的木钉形器也是同样构造。跨湖桥文化遗址出土的针灸针具比山东日照龙山文化遗址墓葬发掘的砭石早了4000年,而且从跨湖桥文化遗址的文化层分布来看,其“针灸针具”尖部还有一个形状演变过程,这说明古人的针灸技术也在不断探索完善。


中国的秦汉古籍的文字总是能和考古实物契合,反应了史料文字对各种历史记忆的准确性,中医圣经《黄帝内经》的记录与考古发生了对应。
陶器可以称得上是人类的一大发明~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