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鸣条的位置是很容易确定了。我们还是要从蒲阪说起,先秦古籍并没有蒲阪的说法,但从西汉以后,舜与蒲阪联系了起来,这显然是汉通西域的结果,而蒲阪即吐鲁番的对音,蒲阪的位置在于今天大河沿北部的天山大阪。在大禹之前,蒲阪几乎是唯一可以逾越天山南北之通道,也是中亚-东亚通路上的屏障。而在大禹治水之后,蒲阪的通道意义渐渐消失,慢慢地专指了南部的盆地。
所以鸣条与蒲阪指向同一个地方,达坂城风谷,东西天山的分界线。风谷的东北山是西域第一圣山,天山主峰博格达峰,五千多米的海拔,终年白雪皑皑。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死于鸣条”,舜真是死于鸣条吗?
而流传更广泛的说法是,舜死于苍梧之野。
《山海经.大荒南经》:"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
《山海经》“赤水出东南隅,以行其东北,(西南 ...
wslgt888 发表于 2015-11-7 09:17
你说的这个人是谁,什么年代的,活动地区在哪里,死的时候是哪一年?他的名字是何时开始有记录的?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楼上的这位已经有些语无伦次,是否朱大可的北印度神话看太多了?
研究历史需要看文献,但没有方法就悲剧了,就能轻易地说出天山不产玉这种荒唐话。
历史已经进入了真相时代,大神,忽悠,愚人的时代过去了,理性与逻辑,就是文明的精神,是所有未来人所需要的。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不像“诸冯”,“负夏”只有的聊聊记载,鸣条在先秦古籍中的记载很多,因为鸣条之战就是商汤与夏桀的最后一战。
《呂氏春秋·仲秋紀·簡選》:“殷湯良車七十乘,必死士六千人,以戊子戰于郕,遂禽推移、大犧,登自鳴條,乃入巢門,遂有夏。”这里也是写到了鸣条之战决定了商汤的胜利。
同样是《呂氏春秋》的描写,《呂氏春秋·慎大》:“伊尹以告湯。商涸旱,湯猶發師,以信伊尹之盟。故令師從東方出于國,西以進。 未接刃而桀走,逐之至大沙。身體離散,爲天下戮。”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在鸣条附近应该是有一个规模不小的沙漠。
所以鸣条是不可能出现在中原之地的,因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地理条件。同时此沙漠必须处于交通要道之上,是不得不经过之地,符合这个条件的沙漠并不多,所以这个大沙漠也透露了鸣条的真实位置。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呂氏春秋·慎大》:“伊尹以告湯。商涸旱,湯猶發師,以信伊尹之盟。“ 这里也提到了大旱,这场历史上少见的大旱,一说5年,一说7年,先秦古籍都有记录。抛开古籍,看看世界范围内,在公元前1600-1500年发生了什么?雅利安人第二次大迁徙,南下入侵古印度。小亚细亚之赫梯人南下入侵巴比伦。很多人类活动都是由外界的自然因素所驱动,而这个时期全世界的气候发生了重要变化,很可能是突然变冷,促使北部居民南下。今日之叙利亚乱局,也是连续的几年大旱,而造成混乱,才有了百万人的难民进入欧洲。
由于气候与环境,商汤进行了大迁徙,西部文明向着东方进军了,而这个迁徙早在商汤之前就陆续开始了。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诸冯“与现实地理是完全对应的,并且具有唯一性,这可以至少说明两个问题:
1.舜在历史上是确有其人的,其生活在距今4000多年前,也是可以确定的。
2.作为代表地理地点的文字原型出现的时期,可以推到尧舜时期。系统性文字的出现要晚于尧舜禹时期,基本上在夏代中后期形成。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本帖最后由 wslgt888 于 2017-3-8 09:35 编辑

《帝王世纪》曰:“舜,姚姓也。其先出自颛顼。颛顼生穷蝉,穷蝉有子曰敬康,生勾芒。勾芒有子曰桥牛,桥牛生瞽瞍。妻曰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於姚墟,故姓姚,名重华,字都君。”《説文解字》也说:“姚,虞舜居姚虛,因以爲姓。”

“姚”的金文,代表了一条大河穿过两座有生机的田野,这就是古人对大湖盆地的地理写实。大湖盆地由吉尔吉斯湖与哈尔乌苏湖两个主要湖区组成,被科布多河与扎布汉河组成的河系所连接贯通,地理形态与“姚”的描写完全一致。

所以不同古籍记载中的舜所出生之地,诸冯与姚墟,乃是同一个地方-大湖盆地。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吕氏春秋·君守篇》记载有:“奚仲作车,仓颉作书,后稷作稼,皋陶作刑,昆吾作陶,夏鲧作城,此六人者,所作当矣。”
仓颉受命于黄帝造字是众多古籍所记载的,但是真假一直难辨。而”诸冯“与”姚“所特指的舜地与实际地理完全相符,可以验证仓颉造字大概是真实的历史。从历史记载上,舜时期距离黄帝时代不过几代人,那么时间上是完全支持造字始于仓颉的。
”诸冯“与”姚“同时也揭示了文字最初产生的地理位置,大体就在大湖盆地周边,如果给出一个具体的范围,那么就是阿尔泰山中段的两侧,今天的科布多省的范围。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淮南子》:“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同时说到:“昔者鲧作三仞之城,诸侯倍之。禹知天下叛之,乃坏城平地,散财物,禁甲兵,施之以德,海外宾服,四夷纳职。” 4000年前,文字与城池的产生都是有依据的,也有现实的对应。
而诸冯-大湖盆地无疑在4000年前是具有先进青铜技术的,现代的考古说明,大湖盆地所在的阿尔泰山是东亚最早的青铜冶炼地,其年代水平与欧亚大陆的青铜时代是处于同一阶段的,甚至是略微领先的。即使是按照西方的文明标准-青铜,城,文字,阿尔泰山天山之间的文明无疑是具备了文明的要素的,而且可能是欧亚大陆文明的源泉之一。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韩非子》记载:“虞夏2000年。”这段记录很让人疑惑。

舜出生的诸冯是大湖盆地,则有虞氏即传说中的虞朝就找到了具体的地点。
大湖盆地是欧亚大陆早期的青铜文明,与北部的萨彦岭地区一样,在考古上类似于阿凡纳谢沃文化。阿凡纳谢沃文化开始的年代是公元前3500年,也有说3300年,而根据公元前1600年夏亡的推算,则虞夏有近2000年的跨度,是与《韩非子》的记载一致的!

所以《韩非子》说,虞夏2000年,是完全有依据的,并非空穴来风,先秦古籍的真实性是可靠的。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