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0# 红山人 高句丽地命中的汉字音,根本和当时的汉语不同。


你怎么知道高句丽用的这些汉字读音和汉语中的读音不同,或者说”押“在《三国史记》中表示高句丽地名时,是当成标音字符来使用,即读音与汉字相同含义不同,还是像日韩语对汉字的训读一样,即含义与汉字相同读音不同
而不是什么“押发音kusi 对应朝鲜语的”,押这个汉字在韩语中的训读,”押“这个汉字,在古代怎么也不可能读”kusi“这个连绵音
-----------------------------------------------------------------------------------------------
押发kusi 的音,是因为百济和新罗的地名中存在同样含义的另一个词,古尸。 正如 中国记在沟娄,高句丽记忽, 百济记 己  那么我们起码知道高句丽语的城 发音是两个音节,并且高句丽和百济发音不同。

另, 这个词和中古韩语中的 串 对应, 这个训读后就是 곶 koz 但是 z音是从s音变得。 因此原型是kos 但是这是在高丽时期,发生音节合并脱落现象后的形态,所以 原型是 kosi  但是秽语韵母不存在o 因此才会推论 押的发音是 kusi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20# 红山人 高句丽地命中的汉字音,根本和当时的汉语不同。


你怎么知道高句丽用的这些汉字读音和汉语中的读音不同,或者说”押“在《三国史记》中表示高句丽地名时,是当成标音字符来使用,即读音与汉字相同含 ...
lw109 发表于 2015-3-25 11:46
忽 上古汉音是 goos 中古汉音是hut  高句丽音是kuru    一样么?? 你倒是说说盖马发音为什么是hema   押为什么是yama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高句丽语好像和日语有关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5 14:00 编辑

邪马 才是yama。缅甸语“山”读yoma日语“半山腰”“抬高”也读koshi
“押”古音ngat,对应“岳”古音ngak

곶对应







自己琢磨押到底是 顶,尖,上, 还是山。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5 14:29 编辑

Vietschlinger 说粤语表“尖端”也是读“笃”(duk)  这个挺有意思。 不过汉语方言众多,彼此差异不小,汉字又有几万个。 很难说明汉语方言里得某些词,就是汉语词
日语龟kame,韩语龟kobuk    龟对玄,也就是黑。 黑和盖马对应这个我说了,朝鲜语 keme


熊 日语 koma  高句丽语 kumuku    我感觉看出来了什么。

玄冥,玄武和 盖马是对应的,


玄菟 作为九夷的一支出现,并且朝鲜之外的真番也是 单独一部族形式出现过,因此 玄菟很可能是当地土著自己使用的汉字。 楚语的於

菟和这个菟是不是一个东西不清楚,如果是,那么玄菟就是黑虎。 楚和秽可以同属东夷范围内的话,存在同源词那不奇怪。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5 15:18 编辑

全罗南道长城郡 本百济古尸里 又名丘斯珍兮縣  唐朝占领熊津都护府那几年唐人改名貴旦 景德王改名岬城郡




又有,江华郡古名 穴口 坡州市古名泉井口,这里的口 就是古尸


此外还有京畿道古池里 古支里 月串 庆北 庫脂里 新罗嘉瑟岬寺别名古尸寺 ,岬寺


高句丽地名何西良 又名何瑟羅  迦葉原  这里叫溟州 新罗的东北部为什么叫溟州 它离盖马高原最近是一种解释。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5 19:23 编辑

还是没有解释清楚,在高句丽语中,用”押“这个汉字表示高大的山这一含义的时候读什么音,显然无论是高句丽还是新罗,都没有发展出对汉字训读的用法,即用汉字表意而读音按照本民族语言发音,这些***押的地名读音只能按照汉字”押“的发音
至于高句丽语与日语的联系,三、五、七、十这四个仅存的基础数词就已经足够说明了,其余的名词只是更进一步而已
20# 红山人 但是功木 是高句丽自己用的字,这两个字发音你是怎么得出它和固麻一致


你给说清楚,高句丽用”功木达“来表示”熊闪山“的含义,功木达“是当标音字符使用还是作为有具体含义的汉字词组使用,当标音字符的话功木达“的读音,是不是应该按照这三个汉字的读音。你说高句丽语的功木达“不按照汉字读音,那应该按照什么读音,这一读音是怎么推导出来的
22# 红山人 押发kusi 的音,是因为百济和新罗的地名中存在同样含义的另一个词,古尸


新罗、百济那些地名用汉字”古尸“的读音来表示汉字”岳“的含义即高大的山,举出来,那些新罗、百济地名,而不是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说新罗、百济用”古尸“的读音表示高大的山。再退一步,高句丽语"高大的山"读音标为汉字”押“,新罗、百济”高大的山“读音标为古尸“,正说明在高大的山这一地貌上,高句丽语与新罗语、百济语(实际是三韩语)的读音大不一样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5 19:50 编辑

你装看不见 虽然我估计是装糊涂 但是貌似又觉得理解能力确实差的要命。我根本就不需要再怎么给你说明因为你永远都是那句 没解释清楚 永远不反省你自己 提高你自己 因为你就是个疯狂的黄汉 你的精神世界永远你没问题 日本和高句丽必须撇开韩人 因此三五七十 和盖马是yama 是你最终自我胜利的必杀技  还有那一串狗屎一样的高句丽日语韩语词汇对应表

我一直在说 押是尖是顶部 不是高大的山 你居然最后问什么高大山时读什么音。我都把押为什么发kusi音的原因都说了 我跟你说只是为了打你脸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你有多离谱 你真的太没前途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5 19:51 编辑

还有 三五七十足够个屁  三五七十中三不是高句丽语 其他的都不是日语 而是朝鲜语
盖马上古音是gapma,与咸音近,咸与押近,与功木有明显区别。押不可能对音kusi,居尸也不会对音kusi。忽上古音也不是goos,拜托说话之前先查一查。
O3a3c* (M134+, M117-)
忽的上古音是我用百度查的 里面那么多人版本 我哪知道哪个对。 我说过功木和盖马的音不同 因为指的就不是一个东西 日语的神和熊发音一样么? 咸和押音近 只能说明 神和顶音近 朝鲜语里 黑和锅还音近呢 虽然黑 神 王 鼎 熊 顶都有可能是一个祖先。大力懂的多 那你就说说 盖马和押是yama的理论依据。不会仅仅是音近吧
押作为汉字发音我不懂 也许无法对应kusi 但是 高句丽的汉字都是用的汉字某一时期的音么。加火的火是bere 是训读 是火某一时期的音么
丙戌十二月中漢城下後(部)小兄文達節自此西北行步之. 这里的 中 节 之 这三个明显不能以汉字音读 新罗乡歌都是有可能受到过高句丽影响才诞生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5 21:14 编辑

还有 你说的居尸可能是说古尸。你说他对应不了押 但是明明有记载古尸对应岬 汉语不对应别人就不可能 这逻辑得成立在证明汉字的使用曾经高度一致并且严格遵循汉人发音的基础上 但是不说远 战国汉字就不是统一的。大力之前说尸不可能发si的音只能是ril 但是我看到的结论是可以发 而且相反根本发不了ril这样的音

标题

忽的上古音是我用百度查的 里面那么多人版本 我哪知道哪个对。 我说过功木和盖马的音不同 因为指的就不是一个东西 日语的神和熊发音一样么? 咸和押音近 只能说明 神和顶音近 朝鲜语里 黑和锅还音近呢 虽然黑 神 王 鼎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5 20:48
百度查的?页面在哪?我要骂死它。
说不咸是大大山不合清理,那么你听说过大江大河大厦吗,江河厦本来就有大的意思。
O3a3c* (M134+, M117-)

标题

还有 你说的居尸可能是说古尸。你说他对应不了押 但是明明有记载古尸对应岬 汉语不对应别人就不可能 这逻辑得成立在证明汉字的使用曾经高度一致并且严格遵循汉人发音的基础上 但是不说远 战国汉字就不是统一的。大力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5 21:10
尸发lir有新罗时代用鄰代替原来的尸的证据。相反尸在中古早期读音不会与心母相混。
O3a3c* (M134+, M117-)
盖马和咸的原型可能是γam(a)。γ变成j是常见音变,这就能将其与yama联系起来。
O3a3c* (M134+, M117-)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