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5 22:18 编辑
尸发lir有新罗时代用鄰代替原来的尸的证据。相反尸在中古早期读音不会与心母相混。
hercules 发表于 2015-3-25 21:21
你是说 新罗后来用鄰来对应了过去用的尸  加上汉语发音尸在那之前也不可能发si 所以倒推 新罗用的尸就是发lir是这个意思么?

但是 如果新罗没有引进当时尸的汉字音 而是自行用尸来标si的音了呢 我看到的解释 si是原始的 后来在新罗末期 朝鲜语开始闭音节化 尾音脱落 最终在李朝还层短暂出现过双头音群 就是rh gt 这种具体我也不记得
这种变化也使得韩语出现重音的
简单说就是。khusi。 khuti 变成 khus khut 因此 他们的发音就全部变成khut 然后 khut 变khul 这个是下一步 这也是我为啥说 khul 早期不存在。至于 kh硬化为g 破为k  软为h dh 破为t 硬为d 软为z bh 硬b 破p s硬为ss 破为c z硬为zz  相信你也知道。kat da 这种 前面因为有辅音 而且又有结合的趋势 所以 才会使后面的da 变硬为dda
日语的神和熊发音一样么? ——这个,神风是kamikaze,kami 就是神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日语的神和熊发音一样么? ——这个,神风是kamikaze,kami 就是神
roxsan 发表于 2015-3-25 23:01
当然不一样
百度查的?页面在哪?我要骂死它。
说不咸是大大山不合清理,那么你听说过大江大河大厦吗,江河厦本来就有大的意思。
hercules 发表于 2015-3-25 21:17
我说的是大山山, 大大山当然合理, 太大,寻觅。这种同义形容词,动词的连绵用法很正常。 但是山是名词。 单于,可汗,没有叫可汗王,单于主的。  我到是想到了名词的连绵。 比如君王,君主。国都。 但是 这是因为汉字的演变过程中, 君以不再是王,降格了,表示男人,风度,所以可以和表示王的主连接。  国也不是城市的含义了,已经是国家了,所以可以和都连接。

而且, 更何况,盖马是外语。 一个外来词。 和与他相对应的汉语词连绵的使用情况更是想不到。  这就像看到汉字词,就说是汉人起源,汉语起源的某些脑残皇汉思路一样。

比如 太郎,次郎, 这种明显就不是汉人的用法,汉人从来都是大郎,二郎,太君。

标题

你是说 新罗后来用鄰来对应了过去用的尸  加上汉语发音尸在那之前也不可能发si 所以倒推 新罗用的尸就是发lir是这个意思么?
但是 如果新罗没有引进当时尸的汉字音 而是自行用尸来标si的音了呢 我看到的解释 si是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5 22:02
标s新罗用了师,你的帖子我也看了,没看到原文,感觉就是循环论证很明显,不知实情如何。
除非你认为尸是训读,否则只能认为鄰尸音近。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11:56 编辑
你是说 新罗后来用鄰来对应了过去用的尸  加上汉语发音尸在那之前也不可能发si 所以倒推 新罗用的尸就是发lir是这个意思么?

但是 如果新罗没有引进当时尸的汉字音 而是自行用尸来标si的音了呢 我看到的解释 si是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5 22:02
前承汉字音是李朝16世纪记录的,当时已经不用了,他的起始时间不明,从记录的描述来看,和高句丽地名中的秽语有了一点变化,但是也有延续。 新罗语到了后期开始逐渐形成单音节汉字对应单音节母音的形态。 了解日本汉字音和朝鲜汉字音区别的人都知道,日本音就很多做不到单音节对应,因为他们没有经历从开音节到闭音节的进化

因此才会推测前承汉字音的诞生时间是新罗后期,大概9,10世纪开始,

而根据研究发现, 高句丽地名那些词,同样存在 无重音,无破音,未闭音节化等特征。因此才会更坚信 那个语言并不能对应日语。 而且和后期新罗语是前后继承关系的。

标题

我说的是大山山, 大大山当然合理, 太大,寻觅。这种同义形容词,动词的连绵用法很正常。 但是山是名词。 单于,可汗,没有叫可汗王,单于主的。  我到是想到了名词的连绵。 比如君王,君主。国都。 但是 这是因为汉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6 07:47
你要知道这翻译的是外来语,汉字读者未必了解单单不咸有大山的意思,为了帮助他们了解加个说明也未可知。比如密西西比、湄公本来已有河的意思,汉语还叫密西西比河、湄公河。
O3a3c* (M134+, M117-)

标题

前承汉字音是李朝初期记录的,可能是当时还在用,或者当时已经不用了,他的起始时间不明,从记录的描述来看,和高句丽地名中的秽语有了一点变化,但是也有延续。 新罗语到了后期开始逐渐形成单音节汉字对应单音节母音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6 08:02
三国史记中记载高句丽时期带尸的地名新罗时期改为鄰,莫非你认为尸到了高丽时代反而变成lir?这不太合理吧。
O3a3c* (M134+, M117-)
标s新罗用了师,你的帖子我也看了,没看到原文,感觉就是循环论证很明显,不知实情如何。
除非你认为尸是训读,否则只能认为鄰尸音近。
hercules 发表于 2015-3-26 07:58
我还真想到过,尸是训读,你忘了,朝鲜语人 叫saram 么, 我记得哪里看到过,人方也叫尸方。
33# 红山人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高句丽语的三、五、七、十与韩语相同,这些高句丽语是怎么推出来的,要有证据、推论过程,最后才有结论,而不是凭空下结论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6 08:50 编辑

32# 红山人 别东拉西扯,直接回答,那些高句丽地名“***押”都工整的对译“***岳”,“岳”这个汉字的含义就是高大的山。那些高句丽语地名是把汉字作为标音字符用的,即用汉字“押”的读音来表示相应的高句丽语读音,其含义就是汉字“岳”即高大的山

既然你说高句丽语读音“押”是尖是顶部 不是高大的山,是从哪里得出来的,有什么证据说明高句丽语读汉字“押”字音的含义是“顶部”。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6 08:51 编辑

永远不反省你自己 提高你自己 因为你就是个疯狂的黄汉 你的精神世界永远你没问题 日本和高句丽必须撇开韩人 因此三五七十 和盖马是yama 是你最终自我胜利的必杀技  还有那一串狗屎一样的高句丽日语韩语词汇对应表

你在质疑的你族的史学先贤金富轼等的著作不对吗,为什么当时他们如实地把高句丽语地名的类日语特征完整地记录下了来,或者说为什么他们记录下来的高句丽时期的土语地名都那么有日语特性

这是学术论坛,不要乱扣这类民族主义的帽子,学术讲究的是事实,还有论证高句丽语与日语的关系叫什么“皇汉”,本人一向认为高句丽相对汉族、韩族、倭族、通古斯语系诸族是一个独立的民族,高句丽国相对中原朝廷、新罗、百济、倭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唐朝灭亡高句丽虽有收复乐浪、辽东等郡县故土的目的,但对高句丽民族就是灭族征服战争,对当时的韩人国家-新罗,是靠边站对位置的翻脸分赃战争,另一个分赃者是通古斯语系部族

而且你先去反驳白桂思等西方的东方学家,人家没有必要在汉、韩、日、满等东北亚民族里有什么偏向。

而且把高句丽语与日语联系起来的的结论依据,不就是把韩语、日语与汉语分离开同时把日语、韩语分离开,又把韩语与阿尔泰语系语言满语等联系起来的依据吗,即判定语系归属的依据-底层语言词汇的发声同源性
47# hercules 不咸山就是一个典型的通古斯语地名,其含义是终年覆盖积雪的山,其含义和神山没有什么关系,“不咸”在通古斯语系语言中绝没有神仙的意思,就像泰山对汉族来说具有神山意义,但泰山的字面含义没有神山的意义,泰山的含义就是“大山”
还有《三国志》里面“沟娄”高句丽语含义为“城”,很有可能是当时汉人的误记,从读音上“沟娄”明显与高句丽的族名、国名是一会事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6 13:19 编辑
三国史记中记载高句丽时期带尸的地名新罗时期改为鄰,莫非你认为尸到了高丽时代反而变成lir?这不太合理吧。
hercules 发表于 2015-3-26 08:06
我不是解释了朝鲜语的s 是怎么从新罗时期到高丽朝,变成r 的了么,  我为了证明高句丽在5,6世纪就已经先于新罗用了吏读  把平壤城石刻的内容都拿出来了。 因为某个人总说高句丽地名就是汉字音
尸确实是被 高句丽,以及新罗训读了, 因为后来的比如 押-古尸的对应中,只有押是训读,古尸的尸也是训读,才能对应上,而且它们被对应上了。 而且可以对应一个中古词并且他变成了现在的词。

如果说,这个 koz 不等于 押 是成立的话,那么在平壤城石刻中已经有吏读,怎么证明押一定是汉字音。 然后怎么证明 押-古尸的对应是一个“记错,弄错,”
对某个看不懂汉字的人最后说一句。

三不是高句丽语的证据, 5,7,10是高丽朝鲜语的证据,我在本论坛已经提出过, 长眼就自己找 看不懂就问别人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6 12:49 编辑

如果说, 押确实是=咸。 那么,押=顶,尖,不咸山的咸就不是神。也是顶尖。  那么,盖马就不是山。  盖马高原=单单达岭。 这里的单单 是高顶尖。 不是山 达才是山。 所以,盖马对应单单 也是高顶尖   当然,盖马也可能是单单达

魏书勿吉传说 徒太山是白头大岳。 朝鲜曾经管他叫 太白山,白头山。 从这些记在来看,长白山给人印象最深的一直是他的山顶部, 那么, 在先秦。 不咸也有可能是指 巨顶。 高高尖尖的巨顶是长白山的原貌。 10世纪渤海国灭亡之际,火山爆发,才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因为盖马确实有可能是单单达  如果说, 盖马确实是高山。那么盖马,咸,我甚至 怀疑他是,kusi moi 的合成词。  kusi对应了押对应古尸对应顶尖。moi 就是朝鲜土语山的一种。   不虽然有大的含义,但是在朝鲜语中,同样有 非常的含义,而且更多的是十分,非常,那么 不咸=非常耸立的山。

不咸,盖马 和朝鲜语无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朝鲜语中, 顶叫 koz  上叫  乌    k-h-o 对应是有的。 盖马-盒马-yama 如果大力说有可能,那也只能是这么想,但是他也只是说了,有可能而已
不咸山,有很多种说法。有说是满通古斯语的 幽灵山。有说是蒙古语的神巫山。还有说 不咸就是味道不咸但像盐一样白。    总之, 不咸山如果以幽灵看,和溟州对应,虽然后者加了海滨的含义,但幽暗是有的,
如果以神巫看  我所谓大神山也是对应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6 15:02 编辑

据我了解。 10世纪之前 朝鲜语是有破音的,但是这可能是新罗地区出现。高句丽地区没有。7世纪的高句丽语反正是没有的。  朝鲜语的进化顺序是, 破音出现,闭音节化,重音出现。 好像学术说法是,破音出现是有气无气音对立。 重音出现是,有声无声音对立。
闭音节化,和重音的出现原因没有答案,我估计是因为汉化的原因。 破音的出现可能也是
齿音的有气音化是8世纪就开始,但是唇音和牙音的有气音化直到15世纪才完成。

标题

我还真想到过,尸是训读,你忘了,朝鲜语人 叫saram 么, 我记得哪里看到过,人方也叫尸方。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6 08:06
汉代以来尸和人不会混,高句丽没有理由要混。甲骨文人方是误释,不存在人方就是尸方的问题。
O3a3c* (M134+, M117-)

标题

我不是解释了朝鲜语的s 是怎么从新罗时期到高丽朝,变成r 的了么,  我为了证明高句丽在5,6世纪就已经先于新罗用了吏读  把平壤城石刻的内容都拿出来了。 因为某个人总说高句丽地名就是汉字音
尸确实是被 高句丽,以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6 08:50
翻了一下,没看到你怎么解释变化的。从语言学上讲,l变成s很常见,汉藏语和突厥语都有此变化,反过来我没听说过。
O3a3c* (M134+, M117-)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